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六百三十五章 千幻

岳家堡的守卫,第一时间就发现了不对劲——有四个天仙出现在了堡外!

岳家是封号家族,有两名真人,但是上人并不多,十余名而已,又有在官府中办事的,剩下的上人,又分别划在静雅伯和风澜伯两股分支里。

就算加上招来的供奉和客卿,静雅伯府上的天仙,也是个位数的,眼下外面出现四个天仙,天上下着不小的雨,四人就站在空中,怎么看,都是有点来意不善的样子。

“何方上人驾临岳家堡?”守卫的胆子倒是不小,大声发问,语气也很警惕,“还请明示来意。”

陈太忠轻笑一声,掣出一柄宝刀,身子猛地前蹿,抬手一刀斩了出去。

这一刀的速度似乎不算快,刀气所指的方向,临近的人都有逃避的机会。

然而同时,这一刀也不算慢,带着雄浑无匹的气势,堂堂正正地斩了下去,给人的感觉就是:可以逃避,但是真的……不能抵挡!

似缓实疾的一刀,威力无匹的一刀,一刀过后,整个岳家堡的城门,轰然地崩塌。

因为天上下雨,崩塌的城门并没有激起什么烟尘,就那么缓缓地滑落了下去,就有若一个慢动作的场景。

守卫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:这是……斩塌了岳家堡的城门?

谁敢这么大胆?他只觉得一腔热血,蹭蹭地冲上了脑门子。

城门开始坍塌的时候,陈太忠已经退了回去,宝刀也收了起来,站在青色的伞下,袖着双手,淡淡地看着眼前的一幕,仿佛这事情跟他无关似的。

岳家堡内外的人,都被这一刀惊呆了,一时间竟然无人说话,只有那城门轰隆隆的坍塌声,在雨中回响着。

好半天之后,守卫才不可置信地尖叫一声,“混蛋……你们竟然敢……”

“冒犯上位者……死!”挎着花篮的女修身子一闪,不见作势就来到了守卫身边,一抬手,千万道刀光斩下。

等到乔任女退回去的时候,那守卫完整的身子,已经变成了几十段,抛射向四周,她使出的无欲,单就刀法而言,已经距陈太忠相差无几。

这极其残忍的一刀,登时震慑了所有的人,整个现场寂静无声。

乔任女退回来之后,才沉声发话,“来个能做主的。”

能做主的人,很快就来了,是一个三级天仙,他来到城门口,看到坍塌的城门,以及被斩做肉块的族人,他先是一皱眉。

待看到空中的四人,他怔了一怔,才沉声发问,“四位此来何意……因何大动干戈?”

“这厮算个沉得住气的,”陈太忠不无遗憾地叹口气,若是来人见到子弟被杀,登时热血上头的话,这剧本就好演了。

怎奈此人冷静得可怕,这让他感觉有点扫兴,“你就不能愤怒一下吗?”

这句话,被三级天仙听到了,他嘴角抽动一下,却也没有多说——此时此刻,争那口头便宜,没有任何意义。

岳家能报仇的话,直接诛绝这四人即可,报不了仇,说再多也没用,一不小心,反倒没准让岳家陷入更深的被动,何必呢?

“你岳家能打到我们门上,我们自然可以回敬,”言笑梦冷冷地回答,“有些蝼蚁不敬上位者,死了也是活该!”

“嗯?”岳家的天仙眉头一皱,他心里怒火中烧,但是对方的言辞中,也泄露出不少信息。

合着是宿怨?但是……我岳家又做什么了,惹得四个天仙打上门来?

四个天仙,倒不可能颠覆了伯爵府,但是对方一旦不正面作战,而是四处乱窜的话,岳家就要面临比较大的损失了。

同时,就像天雷洪家遇到四个天仙在路上打麻将一样,他也担心对方有后手。

照眼下的情况看来,对方没有后手的可能性,无限接近于零。

岳家死了子弟,他是很心痛的,尤其是守卫的子弟,这相当于打岳家的脸,不过现在最要紧的,还是要判明对方来意。

于是他皱着眉头,很不客气地发问,“我岳家何时打到你门上了?”

这样的语气,就是随时打算翻脸的意思,你最好给我一个交待,静雅伯的地位,是一刀一枪打出来的,不是吹出来的。

“叫岳老三出来,”言笑梦冷哼一声,也不多言。

“原来……是你们?”三级天仙脸色一变,昨天岳老三遇到的事,他也听说了,终究是岳家撞上了一个不好惹的对头,回族中讲一讲,顺便发点牢骚,也是正常的。

事实上,族中人还很为岳老三抱不平,说区区的一个真意宗通行令牌,能代表了什么?咱岳家怕他不成?

岳老三就说,当时城主也在,不好造次,这事就这么过去吧。

却没人想到,对方竟然在次日,冒着雨前来岳家堡,直接轰塌了岳家的城门,还杀了一人。

这就是不肯干休了,那三级天仙闻言,二话不说,直接放出一团焰火,“啪”地在空中炸开,然后才冷笑一声,“通行令牌的持有者,不会滥杀无辜吧?”

他是怕族人遭殃,拿话挤兑对方,言笑梦也无意对岳家的老幼动手,闻言只是冷哼一声,“那就要看是不是真的无辜了!”

她的征战经验极为丰富,知道有些人在保护自家财产的时候,会疯狂到不可理喻,所以她不会承诺绝对不下手——谁敢自不量力地动手,照杀不误!

“何方狂徒!”远处先后传来几声高喊,几条身影电射而至,陈太忠一刀斩开城门的动静,就足以惊动城中所有人了,再加上示警的焰火,族中天仙纷纷赶来。

先赶到的是三名天仙,接着又是六名天仙赶到,其中就有那岳老三,这六人是在一起的,从同一时间同一方向赶来。

一见到来人,岳老三就气得笑了起来,“混蛋,昨天已经给了你们面子,现在竟然敢打上门来,当真欺负我岳家无人?”

一听“混蛋”二字,陈太忠就有将其斩杀的冲动,不过他身边跟着蓝翔双娇,二女都是晋阶天仙时间不长,正是需要磨练的时候,于是他冷哼一声,“你俩,谁去砍掉他的舌头?”

“我来!”乔任女自告奋勇,她收起手中花篮,取出一柄长刀,身子往前一蹿,抬手就幻化出千万片雪亮的刀光。

“找死!”岳老三狞笑一声,抬手一道白光,然后取出一条长鞭,迎了上来,两人眨眼之间就战做了一团,那打出的白光没用多久,就化作了漫天的白雾。

这便是岳家被称作“千幻”的缘故,岳家的技法,主要偏向于术,而且是能引发人幻觉的术法为主,搏斗倒不是很擅长。

迷雾之中,不住传来兵器的碰撞声,以及怒吼声。

陈太忠不动声色地开启天目术,仔细打量两人的战斗,他对岳老三有修为上的压制,所以很容易就能看清白雾内的情况。

他没什么表情,但是岳家人却惊呆了——这是什么情况,区区一个二级天仙,竟然能跟五级天仙拼成这样,半天不落下风?

大家吃惊,岳老三更吃惊,他将此女放进白雾中,却没有催动白雾致幻,而是持着长鞭迎上来,跟对方真刀实枪地对战——岳家的搏杀能力不行,也不怕你一个小小的初阶天仙。

事实上,他的搏杀能力,在整个岳家都排得上前三,他也不信自己会输给对方。

然而接下来的战斗证明,不管他愿意不愿意承认,他的搏杀能力,还真的赶不上这个小小的二级天仙。

乔任女使出的无欲,和飘忽的步法,已经令对方手忙脚乱了,而她偶尔使出的半吊子“无回刀意”,更是让对方不得不强行避让。

打斗了一阵之后,岳老三有点急了,迟迟拿不下对方,他有点没面子,于是一掐法诀,白雾变得越发地浓密了,他的身形,也在对方面前消失。

陈太忠将这一切看得明明白白,心里暗骂对方无耻,不过这也算岳家的成名绝技,不属于卑鄙暗算,他暂时无意出手,否则难免起不到锤炼的效果。

乔任女猛然间不见了对手,只得小心翼翼地戒备,同时塞一颗解毒丸进嘴,防备白雾有毒。

岳老三家计谋得逞,开始围着对方打转,一旦发现可能的漏洞,抖手就是一鞭打下。

他其实还有别的攻击手段,不过对方的战力,颇令他惊讶,他也不着急下绝杀手段,慢慢地看对方还有什么手段。

对乔任女来说,这种看不见对手的仗,是相当难打,心里不由得有点懊悔,自己似乎是托大了,所幸的是,她还有灵目术,在对方长鞭抽到之前,能捕捉到一点灵气的波动。

所以她左支右绌地抵挡着,一时也看不到败象,却是逐渐落了下风。

接了几鞭之后,她有点心气浮躁了,一咬牙,顶门上冒出一道青光,冲天而起!

“这是……青气燃天?”外面有人惊呼一声,“此人是气修?”

气修的精气神强悍,遇到污秽或者幻阵之类的东西,可凭胸中气血,直接冲击各种幻像,虽然要体内真炁催动,但是效果是相当不错,名头也不小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