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六百三十四章 宗门尊严

要说这城主,也挺阴险的,只是指出了一个“真意宗通行令牌的主人”,却没有点明东易名的身份。

不过这也是可以理解的,他身为城主,静雅伯却是本地的豪门,一山难容二虎,平日里磕磕绊绊的事情不算少。

而且他今天来,除了套交情,还有跟东上人深入合作的意思,在事情没谈妥之前,传出去总是不好,所以适当地封锁消息,还是必要的。

“真意通行令牌?”岳老三听得脸色一变,能拥有这个东西的,可都不是简单人物。

当然,千幻岳家身为封号家族,也未必就怕了这种人,要知道,岳家可是有两名真人的,而一般的称门宗派,也不过三名真人,可是一门之中,怎么还没有三四块通行令牌?

事实上,岳老三跟城主的关系尚可,只不过岳家的势力太过雄厚,经常不经意间就压制了城主,他还时不时地就某些事情,跟城主府沟通。

所以他疑惑地看城主一眼,“此话当真?”

“我哄你做什么?”城主也知道他的尿性,不耐烦地一摆手,“走走走……少在这里碍眼。”

岳老三自然也不会再留着,于是转身离开。

经过这么一出之后,宾主双方也觉得很扫兴,又坐了一会儿,就散了摊子。

第二天一大早,就下起了小雨,大家昨天已经把城里差不多的地方转遍了,说好今天要离开的,吃过早餐之后,乔任女就问,“下雨,还走吗?”

“走是要走的,”陈太忠很随意地回答,然后看一眼计可乘,“你去打听一下,静雅伯府在什么地方……还有城外的家族聚居地,在哪里。”

这世界上的事,就是这么奇怪,昨天买青尊果,都没遇到任何麻烦,反倒是买只短尾貘,有人不依不饶,有些恩怨,来得确实是莫名其妙。

“好嘞,”计可乘先是一愣,然后笑着点点头,径自出门去了。

言笑梦和乔任女并不奇怪他这反应,身为宗派弟子,从来只有她们欺负别人的份儿,被别人欺上门来,这口气也咽不下去。

倒是乔任女点点头,“太过分了,当时强抢未遂就不说了,打上门来,还要倒打一耙……说咱们抢了他们的,得寸进尺啊。”

“咱们的身份,早晚会传出去,”言笑梦也表示支持,“到时候,知道的人说咱们不计较,不知道的,还当咱们蓝翔怕了岳家。”

其实她们此刻走了,将来身份泄露了,也无所谓的,名声就算有点损失,也是在外人的地盘上,这点意气之争的小事,谁会真的在意?

但是这世间事,就是怕上升到一定的高度,她这么说了,那此事想要善了,也是不可能了。

虽然是对上了封号家族,蓝翔双娇也不是很在意,东上人的战力在那里摆着。

对于青罡门或者白驼门,她们不好太叫真,因为大家处于同一个体系内,犯上的罪名是很重的——这是对体系的颠覆,但是对于别的体系,她们无须太客气。

三人沉默了一阵,乔任女猛地冒出一句来,“我就喜欢恩怨分明的人,睚眦必报……才是真性情,好男儿。”

你师尊是不是跟你说了什么?陈太忠有意无意地看她一眼:你怎么就咬定我本尊了?

陈太忠号称散修之怒,在东莽,他的睚眦必报是出了名了,只看他不肯放过青石城四家族,并且血洗了两次梁家庄,就知道他的心眼了。

言笑梦也知道这个说法,不过,她可不想让乔任女一直这么做,少不得微笑着扯开话题,“这计可乘倒是好用得很,东上人你为何要带他前往宝兰?”

“他精于买卖之道,”陈太忠摸出黑色的令牌晃一下,“有朝一日,我去外域的话,没准能捎带些货物,也好贴补家用。”

“这个事,皇甫师弟也能做啊,”乔任女眉头一扬,“何必找他?”

“皇甫院主出手,总要碍于一点门派的身份,有些事情不太方便,”陈太忠不以为然地笑一笑,“倒是这计可乘,可以肆无忌惮地行事,修为也将就。”

“他若不肯用心做事,我定然会惩罚他,”乔任女马上表忠心,谁让计可乘是她的奴仆呢?

“此人自身,很可能就有走私途径,”言笑梦淡淡地发话,“屈刀城外的货物成交量,是极大的。”

“他走私的东西,我不会参与,跌份儿,”陈太忠摇摇头,他终究是个好面子的,“就是让他帮着分析一下,有些什么东西,占用的地方小,货物利润又高。”

“不知道东上人想去哪里?”言笑梦有意无意地瞥他一眼,“中州、北域和南荒……货物行情都不一样,你得先定下目的地。”

西疆的传送阵,可以抵达这三处,至于东莽,那是到不了,一西一东,传送距离太远了,必须要经过中州中转才行。

“中州,”陈太忠很坦然地回答。

“然后呢?”乔任女斜睥他一眼,快点说你要去东莽啊。

“然后……去子午阴阳谷看一看吧,”陈太忠想一想,觉得自己也不需要隐瞒,他要去探路,很难不被人发现,倒不如大明大方地前去,“你俩谁修了灵目术吗?”

“派里就有净心神泉,谁会不修?”乔任女笑着回答,“而且……灵目术也很好用啊。”

蓝翔近几百年,厮杀着实不少,虽然气修在逐渐地凋敝,但是气修能打,也是出了名的,经常就被上门征调啥的。

灵目术可防陷阱和阵法,是非常实用的术法。

“派里就有……净心神泉?”陈太忠愕然,哥们儿当时为了求点神水,好悬没累吐血,蓝翔这已经凋敝的门派,竟然有神泉?

这世道,简直是太不公平了。

“很小很小的泉水,不是喷的,是渗出的,”乔任女笑着回答,“一天也就四五十滴。”

“四五十滴?”陈太忠好悬没有叫出声,这还叫很小?哥们儿练灵目术,前前后后也不过才用了十滴,这里一天的产量,就够四五个人修成灵目术了!

“神泉主要是用来配药的,”言笑梦笑着回答,“修灵目术的话,需要的贡献点很高,一年最多也就几十人用得上。”

一年最多几十人……陈太忠的嘴角抽动一下,那只须五十年,蓝翔所有人都能修成灵目术了。

“这个神水……派里积攒得不少,可以拿到中州去贩卖,”乔任女眼睛一亮,然后又颓然地叹口气,“不过,这东西不许随便卖的,查到了,后果很严重。”

“嘿,”陈太忠不屑地哼一声,心说怕查那还叫走私吗?

“你去子午阴阳谷,是想修习天目术吧?”言笑梦眼睛一亮,“正好,我也可以修习……不过,白驼门卡得很紧,这个推荐资格很难得的。”

“那咱们一起去,”乔任女闻言,也来了精神,“推荐资格,又不是一定要白驼门给,大不了咱们去雪峰观拿。”

前一阵蓝翔帮着雪峰观挡住了青罡门,她俩都清楚,而这雪峰观的人虽然很傲慢,可是极少欠人情,既然承了蓝翔这个人情,还起人情来,也肯定很干脆。

“天目术我已经修成了,”陈太忠倒是不怕直接说,“去子午阴阳谷,也是想感受一下,子午阴阳潮到底是什么……你俩真的要去?”

“当然,”两女齐齐回答,天目术虽然是被派里控制的,可是蓝翔凋敝已久,连南忘留都没有修成天目术,猛地多出两个天仙来修,应该问题不大,了不得再做点什么任务。

“那就……同去吧,”陈太忠点点头,他一个人去子午阴阳谷,虽然只是探路,总是容易惹人怀疑,多两个修习天目术的伴当,能有效地降低嫌疑。

下一刻,他又强调一点,“不过,这要等一段时间,你俩先修炼,时机成熟再一起去……对了,不能用我的免检名额。”

“那你的免检名额要给谁?”乔任女很怀疑地看着他。

“东上人要留着去东莽,”难得地,言笑梦居然也出声挤兑陈太忠,“反正咱俩储物袋的东西,都塞进东上人的须弥戒里就行了。”

她俩的身份,使用传送阵不需要特别批准,不过不能免检的话,要被人翻看储物袋的——身为宗派弟子,带点违禁的东西倒也不打紧,关键是不能带太过分的东西。

然而,两人是女修,被人翻看储物袋,总是很羞人的,倒不如把东西塞到东上人那里。

“这个事情,以后再说吧,”陈太忠没兴趣继续这个话题。

就在此刻,计可乘匆匆地回来了,“东上人,情况我已经打听清楚了,静雅伯府没什么人,大部分都住在不远处的岳家堡。”

岳家堡离此城,不过是十余里的距离,也是很雄伟的一座城堡,有点像楚家所在的小飞云城,跟飞云城的关系,是明显的卫星城。

四人冒雨出了城,眨眼功夫,就来到了岳家堡。

岳家堡只有两个城门,一个正对着大城,一个则在相反的方向。

四人来到另一个城门,齐齐飞到空中,俯瞰这这座城堡。

陈太忠的派头最足,袖手在空中站着,身后两个女修,一个打着一把青色的雨伞,一个臂上挎着一个花篮。

而计可乘则是离他们稍微远一点,一个人孤零零地站在空中,不过自天而降的雨水在到达他身边的时候,很自然地改变了方向,他的身边,仿佛有个玻璃罩子一般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