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六百三十三章 城主来访

“哪儿那么多事,”陈太忠见计可乘缩了,很不高兴地皱一皱眉头,“你买短尾貘没花钱吗?”

“花了,”计可乘点点头,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。

千幻岳家现有一名真人老祖,最少还有一名真人客卿,这样的势力,哪怕搁给称门宗派,如非必要,也不愿意去招惹。

计可乘知道,东公子是斩杀了魔修真人的主儿,不过东易名是不是有实力斩杀真人,那就说不定了,对上千幻岳家是不是该让一让,真的很难讲。

眼下东上人的意思,是不怕对方惹事,他自然明白如何取舍。

于是计可乘走上前,抬手狠狠一推对方,“滚开,凭你区区四级灵仙的蝼蚁,也敢妄言招待静雅伯府的贵客?我呸……什么东西!”

他这话,还是给伯爵府留了点情分——我不是不给静雅伯面子,实在是来的灵仙级别太低,口气却太大,不成个体统。

“敢说静雅伯的坏话?”那灵仙登时就跳了起来,“你知道不敬上位者,是什么罪名?”

“啪”地一声脆响,计可乘抬手给了他一记耳光,他再是想息事宁人,终究也是个天仙,天仙的面子是要讲的。

然后,他又一抬脚,将对方踹到一边,“蝼蚁,滚!”

“蝼蚁”二字入耳,那灵仙先是一怔,然后就缩了,他火气再大,也不敢再纠缠下去——合着原来是天仙?

撵开这只小蝼蚁,四人有说有笑地向小院走去,那灵仙愣了一愣之后,远远地缀在身后,显然是心有不甘。

四个天仙都没兴趣理会这只蝼蚁,言笑梦笑眯眯地打趣乔任女,“短尾貘倒是买来了,谁做啊?”

“当然是我了,”乔任女大喇喇地一拍胸脯,傲然回答,“保证你恨不得把舌头咽下去。”

一个小时之后,陈太忠拿起半边血红半边焦黑的肉串,狐疑地看一眼乔任女,“你确定……这个玩意儿能吃,毒不死人?”

“这个……你可以拿这串嘛,”乔任女又拿起一串来,讪讪地笑着,“那一串还要再烤一烤,这串肯定是好了。”

“这一串,我咬得动吗?”陈太忠不是个挑食的主儿,但是半斤的肉串,被她烤得只剩下了二两,虽然没有特别地焦黑,但是缩成了一个个的小块,这玩意儿吃下去……真的没问题吗?

“计可乘,你来吃,”乔任女冲远处的计可乘招一招手。

“这个……”计可乘的嘴角抽动一下,然后讪笑着回答,“主人,我怎么能吃您做的饭?这个主仆尊卑,是要讲的。”

“你真不吃?”乔任女眼睛一眯,冷冷地发话。

计可乘犹豫一下,还是坚决地点点头,“规矩不能不讲,我不是个目无主人的人。”

“切,不吃我吃,”乔任女冷哼一声,抬手将肉串送进嘴里,用力一扯,然后就有滋有味地咀嚼了起来。

她咀嚼了有一两分钟,然后一伸脖子,若无其事地咽了下去,淡淡地发话,“嗯,味道不错,不过我口重,估计不合适你们吃……笑梦你来吧。”

“我也不行,”言笑梦摇摇头,“计可乘你会做吗?”

蓝翔双娇都是近三百岁的主儿了,但是她俩最擅长的是打打杀杀,平日里想吃点什么,有弟子们代劳,不急不就的时候,直接就是辟谷丸了,在烹饪上还真没什么造诣。

像乔任女知道短尾貘好吃,这就已经是不错了,怎么才能做得好,她真的是一窍不通。

正经是计可乘的厨艺尚可,不过他见乔上人做出了这样的奇葩,也不敢说自己会做了,只得干笑一声,“要不……我现在去找个厨子来?”

“去吧,”乔任女一扬下巴,又拿起一串肉串,“津津有味”地吃了起来,心里却是在滴血——自己烤得肉,含泪也要吃完。

“哎,”陈太忠长叹一声,只是买了一只半的短尾貘,还跟人争执了半天,现在更是要从外面找个厨子来做。

这划得来划不来啊?他无奈地摇摇头。

计可乘站起身走出去,不多时又走了回来,身后跟着十几个人,其中有两个天仙,还有人拎着食盒,“东上人,城主前来拜访。”

陈太忠进城的时候,亮出了真意宗的通行令牌,那守卫不识得,虽然将人放了进来,却也向上面做了汇报。

城主一听,有这样的贵人来了,那是无论如何要见一下的,官府和宗派,确实是两个不同的系统,但是能持有真意宗通行令的人,身份可以跟宗门的真人相媲美,他怎么能不来?

更别说跟此人一起来的,还有两个蓝翔弟子——这绝对是宗门里的实权人物。

城主不是空着手来的,迎来送往这种习惯,在风黄界也常见。

想当初晨风堡城主温曾亮,也曾经出城迎接李董氏——他看的不是李董氏身后李家的面子,而是李董氏的弟弟董明远,两百岁就九级天仙,号称大能转世。

此次持有真意宗通行令的人进城,城主没有出迎,已经是有点失礼了,他仔细地问了又问,确定对方真的是拥有该令牌,马上就全城查找此人。

找到落脚点之后,他就带着人来拜会,因为这里已经出了地北道,他不是很清楚,对方到底是何身份,但是上门拜访,带一些礼物和精美食水,那是绝对不能少的。

双方寒暄一下,一通姓名,城主才知道,原来此人竟然是新近蹿起、大名鼎鼎的东易名。

大家也没有考虑,东上人是否有得到通行令牌的资格,不过那闻道谷的传言,官府方面却是极为眼热。

大家吃喝一阵,又聊了一会儿,城主才提起,我城中有不少百战精锐将士,守护一方平安,也是极为用心,不过有些人修为有些不足,未来的位面大战中,可能付出惨重的代价。

不知道这个闻道谷……能不能让他们也进去,寻一下机缘?

毕竟将士们守护的,不仅仅是官府这一点利益,也是为整个人族在拼杀。

陈太忠沉吟一下,自打飞升以来,他最见不惯的是家族和宗门,但是当杜春辉要被灵狐斩杀的时候,他还是搁下个人恩怨,果断伸手。

他就是这么个性子,有着朴素的小集体主义情结。

陈太忠对官府也没什么好印象,但是杀掉魔修之后,他很痛快地把首级让出去,好让官府安抚民众,至于赏赐什么的,他也不放在心上——王艳艳的功勋倒是多,还不是没用?

考虑到会涉及到未来的位面大战,陈太忠就不好拒绝,最终还是淡淡地表示:这个事,你要去跟蓝翔的执掌商量,或者去找白驼门中人。

城主对这个答案有点失望,不过这也在他的意料之中——只要蓝翔不排斥,这个事情就好商量,他今天这一问,也不是要敲定什么,而是先探听一下蓝翔的态度。

他才待趁热打铁,再争取点什么,只听得门外传来一阵喧哗声。

“这是?”城主很奇怪地看陈太忠一眼。

陈太忠并不答话,不过他已经猜出发生了什么事。

果不其然,下一刻,就有七八个人冲了进来,旁边还有两个人苦苦地阻拦着,正是这院子的主人。

不过,这俩人肯定是拦不住这么多人的,更别说这些人里,打头的是一个五级的天仙。

“是谁抢了我静雅伯府的东西?”他四下扫一眼,冷冷地发问,虽然他也看到城主在场了,只是淡淡地点了一下头,“原来城主也在。”

“胡闹,给我出去!”城主气得一拍桌子,站了起来,“城里还轮不到你岳老三胡来!”

“城主大人,你这么说就不好了,”岳老三皮笑肉不笑地哼一声,“我道他们为何这么猖狂,原来是认识您,不过……我岳家的东西,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抢的。”

说完之后,他眨巴一下眼睛,目光在陈太忠的脸上停留了一下,然后又笑一声,“原来这么多上人在……这样吧,我也不欲多追究,看在城主的面子上,你们道个歉就算了。”

原来,他看不透陈太忠的修为,知道这是修为比自己还高的主儿,心里就有点打鼓,再看黑脸汉子旁边的两女,也都是天仙修为,就不想再坚持下去了。

“道歉……凭你也配?”言笑梦慢慢地站起来,面带寒霜,“你确定是我们抢了你的东西?”

“就是你们抢了我的东西!”那四级灵仙跳了出来,大声地嚷嚷,“我下了定的短尾貘,你们强行买走,我报出静雅伯的名头都没用,欺我伯爵府太甚!”

“这是打算不讲理了吗?”乔任女也站起来了,她冷冷地发问,“我只问一句,你能不能代表了伯爵府?”

她可以辩说,这个短尾貘是我先买到手的,但是身为宗门天仙,抠这种细节,反倒有失身份——非常没必要,你打算不讲理,我也就不跟你讲理。

这四级灵仙哪敢说自己能代表伯爵府?见对方很强硬,他眼珠一转,“你不肯承认,那咱们去找店家作证!”

他倒是不相信,本城的店家,敢为了几个外地人,得罪了静雅伯府。

“你们够了!”城主脸色一沉,抬手一指岳老三,“你可知道,你们招惹的是真意通行令牌的拥有者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