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六百三十二章 购物

言笑梦迟疑一下,才缓缓答话,“收走,也是替东上人你保管,未得允许,哪里敢贪占?我要这伞……是为上人遮蔽风雨。”

陈太忠现在的修为,哪里还会怕什么风雨?不过他已经是知名人物了,出行总该有些派头,而一般来说,就是言笑梦撑伞,乔任女挎花篮。

此前,言笑梦撑的是一柄玉伞,不过是高阶灵器,而得自于方承天的青伞,却是中阶宝器,而且还有防雷功效。

陈太忠也没想那么多,听到她收了宝器,都不贪占,也觉得有点意思,说不得笑着点点头,“那你拿着吧,有防雷的功效,很不错的。”

言笑梦笑吟吟地拿出了青伞。

乔任女见状,眼珠转一转,轻声发话,“东上人你有花篮宝器没有?我也不介意男修用过。”

“嗯?”陈太忠很不解地看她一眼,疑惑地发问,“花篮宝器……男修用?”

言笑梦扑哧一声就笑出了声,乔任女脸上有点挂不住,“我这不是给您挎花篮吗?”

其实花篮和雨伞,是传说中陈太忠的女仆的装束,关于刀疤的这个形象,很多蓝翔弟子耳熟能详——谁让大家视他为偶像呢?

两女怀疑东上人就是散修之怒,此前才如此试探,不过东上人对此一直麻木得很,并没有表现出什么异样来。

“花篮这东西,无所谓的,”陈太忠很随意地笑一笑,然后就想起,自己飞升的时候,看到南宫不为很装逼,带了书僮和侍女,其中一个是捧剑的。

他觉得这个形象也不错,于是信口回答,“你都是上人了,不用这样刻意讨好我,哪怕没有花篮,你帮我捧剑也行……算了,我回头让李晓柳这么做吧。”

“你要无所谓花篮的话,我也可以捧剑,”乔任女很干脆地表态,事实上在风黄界,大人物有侍女捧剑,是很常见的现象,“对了……是帮你捧刀,你的刀呢?”

陈太忠摸出一根短棍看一看,感觉一个女人抱根棍子,画面总是有点不和谐,于是将棍子塞回去,轻咳一声,“算了,不用了……回头弄个花篮好了。”

“咦,这就是大家说的……东公子的棍子?”乔任女的眼睛眨巴一下,透出点好奇来。

这话……怎么听得这么别扭呢?陈太忠的眉头皱一皱,“我的棍子很有名吗?”

“有人猜东公子就是东易名,”言笑梦听得就笑,“当时你在洪家门口战利盛坛的时候,洪家不少人看到了,东公子使用棍子,而东易名用刀,所以众人才不怀疑。”

“嗯?”陈太忠听得眉头一皱,“那……岂不是我以后都不能随便用棍子了?”

“外面加个刀的模样就是了,”乔任女不以为然地回答,她的思路比较跳脱,“这不算什么,你的刀碎了都能恢复样子的,也不怕别人看出来,不过……你这棍子,好像有点来头,能砸坏三才柱。”

“我也觉得有点来头,”陈太忠点点头。

三人一路说着,在下午时分,就飞到了一座城市边。

既然决定逛街了,那就要进城了,计可乘和两女的身份,都没有问题,但是陈太忠的身份,就有点不好说了。

乔任女和言笑梦,都有蓝翔正经的弟子身份,晃一下就过了,但是陈太忠手里只是一个客卿牌,而这里并不是白驼门的范围,这个身份,官府可认可不认。

当然,蓝翔双娇愿意作证的话,这并不是什么问题,一句话的事儿,但是那两位好像忘记了有这么档子事,就站在那里不言语,眼中反倒似乎有些期待的光芒。

陈太忠在平常的时候,总是大大咧咧的,并没注意到这一点,看到守卫对蓝翔双娇恭敬地施礼,也没反应过来,自己可以利用一下。

在她俩的注视之下,他很随意地拿出一个黑色的牌子,随手一晃,“看到了吧?”

“嗯?”守卫先是一愣,然后眨巴一下眼睛,“这位……您的身份玉牌呢?”

“我说,你仔细看看,”陈太忠有点不高兴,又拿出黑色牌子晃一晃,“有这个……你跟我要身份玉牌?”

守卫知道,此人跟那两个蓝翔的弟子是一起的,但是这个牌子,他实在有点不明白,可是还不敢强硬,只得委委屈屈地表示,“您这……到底是什么啊?”

“我拿这个,传送都免检的,你懂不懂啊?”陈太忠快气死了,“没这眼力价,你做什么守卫?把你们城主叫过来!”

这可真不是他狐假虎威,真意宗的通行令牌,象征着真意宗的背书,外域通行都免检,在西疆的话,随便哪个城市都进得去,无须查验身份。

哪怕城市是官府系统所掌控的,但是真意宗的背书,谁敢质疑?

然而非常不幸的是,这个令牌实在有点太高大上了,这守卫眼光有限,自打守门的时候起,他就没见过这种东西——有这个东西的人来这里,都是直接被城主亲自迎进去了。

眼见对方发怒,大喇喇地要叫城主来,他也只能委委屈屈地回答,“这位大人,要请城主的话……您先跟我说一说,这是什么啊?”

“这是真意通行令!”计可乘忍不住发话了,他做的是大宗物资买卖,眼皮子相当驳杂,“外域传送都免检……你看不到真意宗的标识吗?”

守卫闻言,登时吓了一跳,他是真没听说过这个东西,但是对方一个个器宇轩昂,看起来都非常不含糊的样子,他也没胆子质疑,只能看一眼蓝翔的两位天仙,“两位上人……是这么回事吗?”

“没问题,”乔任女意兴索然地回答,“你记下我俩的身份,有问题的话,找我俩来。”

她本来是想借此逼出陈太忠的身份,才伪作没反应,眼下图谋不逞,只能出声解释。

那守卫听她这么说,也不敢再拦着——这里虽然不是蓝翔的地盘,但对方终究是宗门弟子,就算有人可能刁难,也绝对不会是他,所以只能放行。

倒是言笑梦对此有点好奇,走进城之后不久,就问一句,“东上人你从哪里弄来的?”

“真意宗的歉意,赔给二公子的,”陈太忠也不想解释太多——计可乘还在旁边呢。

计可乘心里也一直在好奇,不过听到这话之后,他就不敢再继续好奇下去了,“您三位先随便走走,我去了解一下情况。”

他对这个城市也不是很熟悉,但是他必须表示出自己存在的意义。

鱼有鱼路,虾有虾路,没过了多久,他就搞定了晚上大家住宿的地点——一个独门两进小院,虽然不大也占地一亩多,独立的聚灵阵和防御阵,还附赠三餐。

接下来的时间里,他带着三人看了几处买卖中心,不过没有淘换到什么太好的东西,只是有个地方,竟然有两枚青尊果,被陈太忠毫不犹豫地买下了。

他已经修成了改容易貌的神通,但是这种东西,从来不嫌多的,倒也算意外之喜。

除了青尊果,三人基本上没有买东西,不过两女逛街的意愿倒是很强烈,一直逛到天快黑了,才往回走。

因为有屈刀城东不太愉快的记忆,她俩都显露出了修为,免得不开眼的家伙撞上来,在快回到院子的时候,乔任女猛地发现有一家肉铺子,居然在短尾貘的肉。

“短尾貘啊,这可是少见,”她马上瞪大了眼睛,“晚上有好东西吃了。”

小院是提供三餐的,不过以四人天仙的身份,自然看不上这点免费食物,计可乘见状,马上上前买下了所有的短尾貘——有一只半那么多。

付了灵石,他才要将短尾貘收起来,斜刺里跑过一人来,“喂喂……你怎么就全拿了?给我留一只。”

“嗯?”计可乘眉头一皱,恶狠狠地看着对方。

他有心发作,可是瞟一眼同行的三人,都是一副漠不关心的样子,想一想之后,他终于强行按下心里的怒火,冷冰冰地发问,“我跟你很熟吗?”

“你这是什么话?”来人也恼了,这是一个四级的灵仙。

他知道对方的修为高过自己,但并不知道对方是天仙,所以不怎么害怕,“我跟你说,这是我得到消息晚了,要不然轮不到你买……老实点,别给自己找麻烦!”

“嘿,”计可乘气得笑了,要说他也是眼皮子极为驳杂的,听到这样的回答,就能猜出对方来头不小,搁在往日,在这种陌生的地方,他也不愿意多事。

但是身边跟了这三位,他也不能扭头就走,少不得冷哼一声,“真是要找死吗?”

“静雅伯府招待贵客,”那灵仙抬手一拍自己腰间的腰牌,冷笑一声发话,“看到了吧,别找事啊,现在我改主意了,把所有的短尾貘,双手奉送上来。”

“静雅伯府?”计可乘听得吓了一跳,他看一眼东上人,小心翼翼地发话,“是千幻岳家。”

千幻岳家是封号家族,虽然没有侯爵,却有两个伯爵,一名静雅,一名风澜,计可乘听到这样的来头,也是有点头大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