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六百三十一章 装备

东易名来了洪家的消息,很快就传了出去,尤其是他现身的时候,相当强势,干脆利落地击晕了一个中阶天仙。

这个事实,充分让大家意识到,声名在外的东上人,可不是软柿子,出手也狠辣。

于是,在小院周边的蹲守的天仙,都纷纷地撤走,不敢再行此无礼举动。

不过有些有硬性需求的人,还是通过正规的拜访途径,求见东易名上人。

这些人里,有些人是想结识东上人的,也有些人是想打听一下,如何才能进入蓝翔闻道谷——卡在登仙口儿上的修者,真的不要太多,有千分之一的人找过来,陈太忠都招待不过来。

这时候,计可乘就显出了他的能力,对于那些曾经在门口蹲守过的人,他记得一清二楚——甚至可以通过一些当事人,关联到此人背后的势力。

对于那些曾经堵过小院门的人,东上人的态度很明确——不见!求人都敢堵门,我要答应你,岂不是怕了你?

没有采取过类似行动的,陈太忠倒是能见一下,不过他地位不凡,时间也宝贵,很多时候,都是乔任女和言笑梦在修炼的闲暇,出面接待的。

对于那些希冀得到闻道谷名额的人,陈太忠三人的态度很一致:这个事儿,你去蓝翔申请,不要找我们,找我们也没用。

真的没用吗?那是不可能的,但是一个门派想要成就基业,一定要讲规矩,他们三个也不会轻易地去破例。

至于说那些单纯想要拜会东上人的,三人也全部推了,原因很简单,东上人跟你们没那份交情——有人情的,亮出你们的人情。

按说如此不近人情的举动,是会受到诟病的,但是偏偏地,陈太忠三人这么做,还真没谁敢说闲话。

有意无意之间,大家已经将东易名视为一个可以媲美真人的存在了,就算是真人,也未必杀得了魔修真人,但是东二公子做到了。

那么,一个真人对天仙有些不感冒,算失礼吗?完全不算!

所以接下来的一个多月,几人并没有受到多大的干扰。

两个月之后,言笑梦的雷引修炼完毕,而乔任女比她还早八天,就修出了雷引。

不过通过天目术,陈太忠可以感受得出来,言笑梦的雷引,比乔任女要扎实一些。

他有点明白,为什么言笑梦会在闻道谷里第一个登仙了——天赋固然很重要,但是修炼这个东西,讲究的就是一步一个脚印,来不得半点虚假,辛苦下得越多,底子也就越扎实。

既然两人的雷引修成,大家就可以动身了,洪家也因此松了口气,东上人在这里驻留,带给家族的压力也很大。

临行的时候,洪家在青云观修行的中阶剑修洪道格前来送行,他带来了对东二公子诛杀魔修真人的奖励——蓝翔派可以随时派一名弟子,来天雷谷修炼。

洪家答应的谢礼,灵晶和雷晶,都已经交付了,那是一笔不小的财富,不过陈太忠也收得心安理得——那时是在跟玉仙玩命。

这次洪道格带来的奖励,是青云观的意思,虽然地北道官府把这功劳算到了蔡希昭的身上,但是青云观肯定不会附和。

要说这种奖励,青云观给不给都很正常,不给的话,能说得过去,毕竟地北道已经奖励过了,而蓝翔并不是青云观的下派。

然而,他们想给也是可以的,东先生在青云观的地盘出手诛杀魔修,也是帮青云观维护了秩序,尤其是,当时在场的,还有好几个观中弟子。

观里做出这个决定,大约还是对风头强劲的东家,表示出一定的善意,以维系关系。

至于说观里是拿洪家的天雷谷做人情,似乎诚意不太足,其实也不尽然,前面就说过,天雷谷虽然是洪家的,但是谷中修行的名额,洪家是不能完全做主的。

就像以蓝翔一派的实力,都不可能随心所欲地支配新冰洞的使用。

青云观此番为蓝翔的名额出面背书,就保证了蓝翔随时都可以派弟子前来修炼,这已经很难得了——须知这是本地宗门,划给外地宗派的名额。

宗派对地盘的控制欲望,并不是特别的强,但为外地宗派开绿灯,也是相当给面子了。

陈太忠对此表示了感谢,言笑梦甚至表示,就天雷谷这个名额,蓝翔会充分利用起来,过一阵她会派人来磋商此事。

因为她非常明白,这个名额利用好了,每年蓝翔派三四个弟子来,都是可能的,只要把时间合理错开就行了。

而乔任女的注意力不在这个上面,飞出洪家不远,她就看向陈太忠,“东上人,此行基本圆满,咱们去逛一逛集市吧……我和笑梦也该考虑炼制一些宝器了。”

“就你事儿多!”陈太忠瞪她一眼,心说哥们儿我都七级天仙了,俩月前用的也不过是大路货的宝刀,你这区区的二级,就要炼制专属宝器?

然而再想一想,他觉得有些合手的宝器,还是能充分发挥战斗力的,于是又问一句,“你想好炼制什么宝器了吗?”

他也想听一听,她是怎么设计发展方向的,须知他现在还没拿定主意,要将本命法宝祭炼成什么东西。

在最近的两战中,他差一点就决定,要将本命法宝祭炼成刀了,因为那无名刀法,实在太坑刀了,有多少刀也禁不起那么乱折腾。

但是关键时刻,他竟然划拉出一根结实异常的棍子来,棍使刀招,也格外地好用。

没有了紧迫感,他就又茫然了,不知道该选什么。

“刀的话,制式刀就行了,”难得的是,乔任女对刀也不挑剔,“我的丝带不太好用了,等晋级中阶的时候,就彻底不能用了,所以我想炼制一个束缚类的宝器,还有防御类的……防雷的也要考虑,还有神识方面……”

说到最后几个字,她的脸上微微地泛起一层红晕,声音也低了些许。

言笑梦没发现她的异常,而是顺着接话,“嗯,防御类和束缚类的,我也想要炼制。”

“那就逛一逛吧,”陈太忠也不反对。

事实上,他想到自己束缚类和防御类的“宝器”,还真的有点不好意思——他的束缚类宝器,是上古十大杀器之一,防御类更是通天塔和真器元胎,这俩丫头确实拮据了点。

不过想到束缚类的宝器,他取出了一件来,得自那宝蓝装冯家天仙的宝蓝色大网,“这是中阶宝器,笑梦你要喜欢,就拿走好了。”

言笑梦还没来得及说话,乔任女先嚷嚷了起来,“为什么不给我?”

陈太忠淡淡地看她一眼,“因为笑梦比你用功,态度比你端正。”

“明明是我先修成的雷引,”乔任女老大不高兴了,“东上人你偏心!”

陈太忠狠狠地瞪她一眼,“她比你先登仙的!”

乔任女还是不服气,“可是我的天赋极好,修炼的效率比笑梦高!”

“她比你先登仙!”

“我还指出了你功法的缺陷,”乔任女的脖子都红了,也不知道是不是气得,“大不了……我俩切磋一场,谁赢了给谁。”

亏得他们三人是坐在灵舟里,计可乘在灵舟外面飞行警戒,否则的话,被外人听到这番争执,不误会才见鬼了。

“她比你先登仙!”陈太忠就这么一句话,这不是死犟,其实他的用意,也是刺激这丫头一下——言笑梦为什么比你先登仙?人家的基础打得牢!

乔任女也没脾气了,低声嘟囔一句,“你就不能换一句吗?”

“我不想要这个,”言笑梦却是摇摇头,淡淡地发话,“我从不祭炼男修用过的东西,给了任女好了。”

“切,我也不用,”乔任女一听她这么说,马上就改变了主意,“就是说一说而已,觉得你不公平……男修用过的东西,恶心!”

陈太忠斜睥她一眼,“那我可就给了毛贡楠了啊,他一定也缺束缚类宝器。”

“给就给呗,谁稀罕,”乔任女虽然跟毛贡楠不是很对眼,这时候却是显得很大方。

陈太忠没好气地哼一声,“你就根本不明白我的意思。”

过了一阵,他猛地又想起来了,“对了,上次从一个女真人那里,也得了点宝器,你俩谁要?”

“我要!”言笑梦马上开口。

乔任女沉吟一下,然后侧头打量他两眼,目光中有点异样,“哪个女真人?”

“月古芳,”陈太忠现在没什么忌讳,他接连败了几个真人,就不怕这消息传出去了。

月古芳的百宝囊里,其实还是很有几样宝器的,其中有一面镜子,可以折射术法的攻击,虽然仅仅是中阶宝器,但是功能相当强悍,高阶天仙都用得上。

两女推让一番之后,乔任女收下了这面镜子。

她还收下了月古芳的两个玉瓶,几张宝符,其他的就让给了言笑梦。

言笑梦收到的,有一束轻纱,是防御加致幻的高阶宝器,还有一根中阶的缚灵索。

两女瓜分了这几样,其他的宝器,就不是很合用了,不过言笑梦迟疑一下发话,“那个方承天的宝器青伞,可否给我?”

“你不是收走了吗?”陈太忠看她一眼,愣了一下之后,又不解地发问,“你不是不用男修的物品吗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