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六百三十章 引人注目

要不要找月古芳呢?这是一个问题。

凭良心说,月真人的信用,并不见得比方啸钦强多少,甚或者还不如。

她也是陈太忠的仇家,他愿意选择她,不过是她的战力差一点,而且事情也过去了一段时间——时间是治疗仇恨的最好良药。

不过这个事情……等一等再说吧,陈太忠收回心思,飞向洪家。

在洪家门口,他被拦下了,洪家人不认识他这副面孔,他很不耐烦地直接报名——我是东易名,让蓝翔的人出来接我。

言笑梦和乔任女都没出来,倒是出来一个英挺的天仙,一见到是他,登时点头哈腰笑着打招呼,“果然是东上人驾到,里面请。”

“你不在屈刀城,跑这儿做什么?”陈太忠眉头一皱,他认识这厮,屈刀城外,东市的老大计可乘。

“这还是拜二公子所赐,”计可乘赔着笑脸回答,“二公子斩魔修真人,又去了真意宗,不少人找我来打听二公子神威,我不堪其扰,想着蓝翔两位仙子也需要人保护……”

“嗯?”陈太忠听到这里,眉头一皱。

“主要是我想躲开,”计可乘见他这样,也不敢乱说了。

原来东公子赴真意宗寻仇,已经被传开了,太底层的人不清楚,可地北道大部分的天仙,对此有所耳闻。

就有人上洪家来,找蓝翔双娇,目的不一而足。

不过洪家受到了陈太忠的警告,在这一点上做得不错,死死地保护住了她俩——官府来人,他们就打出青云观的字号,宗派来人,他们就摆出张州郡守府的关系。

这些人要找的,不仅仅是蓝翔双娇,计可乘也被骚扰了,终究是他介绍东公子接洪家任务的。

计可乘抵挡不住这些人,一开始还虚与委蛇,后来实在受不了,听说蓝翔双娇也面临这样的问题,索性就跑到洪家来,为言笑梦和乔任女把关。

他有理由这么做,因为……他是被乔任女下了奴印的。

别说,言笑梦和乔任女还真需要他这么一号人——事实上也是各取所需,两女需要他帮忙挡着无聊的人,而那些想威逼计可乘的,则是要考虑他身后的蓝翔双娇。

据计可乘说,最近前来拜访蓝翔双娇的人,格外地多,因为……东公子在两个多月前消失了,然后再没出现,而东易名消失的时间更久了。

于是就有人怀疑,东家是不是被真意宗的人算计了,那么他们来找蓝翔双娇的时候,就少了一些忌惮,功利心也暴露出来一些。

来的人有的是惦记蓝翔的闻道谷,但是更多的,是想知道东家到底是怎么回事,如何能以区区的天仙修为,斩杀了魔修真人,并且令方啸钦栽了一个很大的跟头。

这种对于异于常情事件的追查,真的太常见了,大家都想得到一些意外的收获。

比如说,当初血沙侯郑家不依不饶地追查陈太忠,就是想得到他快速晋阶和超强战力的奥秘,一旦获得了,对自家势力有极大的帮助。

最近一段时间里,前来纠缠言笑梦和乔任女的人越来越多——蓝翔虽然是个宗派,但是风黄界的修者,对于可能提升战力的手段,兴趣不是一般的强烈。

陈太忠听他说完,眉头微微一皱,“有过分的事儿没有?”

计可乘沉吟一下,缓缓回答,“过分的事倒是没有,就是人挺多……若是您再不出现,早晚是会有过分的事的。”

“那些人都在哪里?”陈太忠冷冷地发问,然后看一眼洪家的门卫,“我能进去了吗?”

“您请,”洪家门卫赔着笑脸回答,确认了此人是东易名,哪里还敢拦着?他们或者不知道东易名的闻道谷有多么神奇,但是东公子的斩杀魔修真人的战力,他们一清二楚。

陈太忠一边走进去,一边听计可乘说话,才知道那些人居然都汇集在他休息的小院附近。

前文说过,天雷谷附近有一群院落,是招待贵客用的,而陈太忠来了之后,就占据了最大的、也是灵气最强的院落。

往日里,这院落是他在修炼,言笑梦和乔任女会时不时回来歇息两天,后来他去真意宗寻仇,小院经常处于没人的状态。

小院处于没有人操持的状态,很多人就想进去一探究竟,在这一点上,洪家做得比较不错,他们派了灵仙来值守,并且告诫那些人,这个小院,我们洪家已经让给贵客暂住,你们不得入内。

洪家的做法理直气壮,但是这些人也不肯善罢甘休,来的人里,很多人是有底蕴的,能占了其他的小院,平日没事就走出来,在陈太忠的小院门口等候。

还有些人,就直接在陈太忠的院子外蹲守,总算是他们没有得到东家兄弟陨落的消息,不敢随便地冲进去。

“居然敢在外面蹲守?”陈太忠听得眉头一皱,心里非常不爽——随便一个阿猫阿狗,都敢蹲在我家门口了?

“敢蹲守的……来历未必就小,”计可乘无奈地叹口气,向他解释。

蹲守的人没几个修为很高的,但是这种修为的人都敢如此行事,那就说明,这些人只是被推出的棋子,身后肯定还有势力支持着。

计可乘是屈刀城东市的幕后老大,常年跟市井中人接触,对这种事很清楚。

“哦,”陈太忠点点头,也没说话,径自向小院飞去。

待他来到小院门口,眉头微微一皱,还真是有两个天仙,就在小院面前不远处放出椅子,懒洋洋地坐着,而不远处摆了一张桌子,三个人正在那里……打扑克?

陈太忠眉头微微一皱,降了下来,冲着那俩天仙淡淡地发话,“这儿是我的院子门口,你们离得远点。”

这俩见到他降落下来,早就在盯着看了,愣了一愣之后,其中一人不确定地发问,“你是……东易名上人?”

大家在等的是东二公子,没想到却是东易名现身了。

“嗯,”陈太忠点点头,然后抬手指一指院子,面无表情地发话,“这里是我东家人住的地方,你们离得远点。”

听到这话,一个正在打牌的天仙有点不高兴了,直接呛声,“我们在院子外面,并没有进院子……洪家的人都不说什么,你这也有点霸道了吧?”

“你再说一遍?”陈太忠眉头一皱,冷冷地看向对方。

那位也不敢再说了,只是扬一扬眉毛,不过看得出来,他还是有点不甘心。

陈太忠也懒得理他,左右看一看,沉声发话,“我不管院子里外,我只在意一点,你们离得我太近了,如果出什么事情,后果自负!”

陈某人是讲究人,讲道理,确实不能撵走这些院子外的人,但是同时,他也很霸道地宣布:我让你们离开是有道理的,你们离我太近!

这个理由,其实是很说得过去的,修者之间,谁不防谁?

这么点距离,暴起发难的话,还真是让人防不胜防——防御阵一直开着,也费灵石。

本地业主洪家,在他们这些外人面前,相对弱势了一点,维护秩序的能力有限。

陈太忠说完之后,也没管那么多,拔脚向院子走去。

洪家一个老迈的七级灵仙,在看护院子,见状忙不迭打开大门。

就在陈太忠即将进入院子的时候,斜刺里冲过一个五级的天仙来,手上还攥着扑克牌,“呵呵,东上人请留步。”

“滚!”陈太忠神念一动,一道神识打出,直接将此人击晕,看也不看此人,昂首走进院子,“让我留步……你算什么东西?”

在场的其他人见状,齐齐地就是脸色一变——这东易名,还真有传说中的那么蛮横啊。

不过他这行为虽然霸道,却也不能说有多出格,在自家门口,被素不相识的人拦住,有脾气的人当然会不高兴。

他和计可乘就这么施施然进了院子,这时,剩下的几个天仙相互看一看,也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好。

这些人的来意不同,有些人真的是没什么恶意,更有纯粹是为了争取闻道谷名额而来的,硬生生碰了这么个钉子,忍不住想解释一下。

然而,看到那被神念击倒的中阶天仙,大家还是按下了那份心思——算了,这个时候解释,是火上浇油呢。

计可乘看到平日里像苍蝇一般烦人的家伙,都不敢吱声了,心里也高兴得很,关住院门之后,笑着冲陈太忠一拱手,“东上人,大约明后日,主人就会出谷了。”

“主人?”陈太忠愣了一下,才想起说的是乔任女,无奈地摇摇头,也懒得多说什么。

乔任女的天赋,比言笑梦要高出一些,怎奈她定力不足,每次修炼都坚持不了多长时间,不过这个东西也是天性,不是能强迫扭转的。

下一刻,他出声发问,“她俩有没有说,修炼效果如何?”

计可乘想一想,回答一句,“好像是说,再有个把月就差不多了。”

“也是时候回去了啊,”陈太忠沉默一阵,轻声嘟囔一句。

计可乘听他这么说,脸上显出了犹豫的神情,好半天才问一句,“东上人,我可以跟着去蓝翔的地方吗?”

陈太忠看他一眼,眉头微微一皱,“什么意思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