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六百二十九章 讲究人

跟方应物一晤之后,陈太忠就收起了那块牌子——对方没回复之前,他不会货卖两家。

什么叫讲究?这就叫讲究!

同时他失踪了一夜,待回来的时候,手里就多了三个人,正是方家的中阶和高阶天仙,以及断了腿的方承天。

三人的精神都很萎顿,陈太忠没给那俩解毒——谈妥了再解毒也不迟,要不然那是浪费解药,至于方承天,断腿断顿这么久,能活着已经很不容易了。

将三人抛下,他就到一边修复识海去了,一点都不担心有人前来抢夺。

方家真敢来抢夺,就像方啸钦想的那样,两个方真人同时出现并且下手,那就是不死不休的局面了,陈太忠不相信他们敢这么赌,也不怕他们赌。

一旦真的动手,在场的四个方家天仙,他抬手就能灭杀,哪怕他不得不跑路,但是方家会承受巨大的损失,仅此一项,就是无法弥补的损失。

事实证明,他的想法没错,三天之后,方应物再次赶来,履行此前商定的条件。

巴掌大的养神玉,连方啸钦也拿不出来,由此可见方应物那块养神玉的珍贵之处,不过方真人提供了一块蚕豆大小的养神玉精,这个东西对修炼神念的帮助,还在养神玉之上。

在养神玉的要求上,方真人算是表示出了诚意,不过蕴神木就糟糕得很了。

盖因蕴神木可以暂时寄托神魂,是修者转世重修的要紧物事,是天仙和玉仙的抢手货,甚至玄仙都用得到,想找那么大一块,委实不容易。

所以方啸钦只给了大拇指粗细,长约一尺的蕴神木,表示自己确实没更大的了,并且奉上刀法一套,神念锤炼法一套,滋养识海的神意丹三瓶。

这神意丹是真意宗特有的丹丸,有助于神念修炼,也能治疗识海受损,名声极大,却极少外传,就像真意宗的名茶七叶针一样,根本不是凭灵石能买到的。

对了,方应物还带来两玉瓶七叶针,足够陈太忠喝个三五年的。

这些东西惠而不费,极大地表示了方啸钦的诚意,而那两套功法,则更是投其所好。

方真人已经知道,东易名对收集各种功法,有着近乎于病态的偏执——不但去蓝翔看光了所有的书,还洗劫了隆山的藏书阁。

所以他强调说,这两套功法都是方家自己搜集的,来路绝对没有问题——就算东二公子不感兴趣,东易名没准也会感兴趣。

按照他的想法,这条件对方若是不答应,东家内部没准还会出现争执。

至于那二十个通行名额,当然也没有问题,不过是每年只有两个名额,十年付清。

陈太忠接过那块代表真意宗的玉符,巴掌大小的黑色玉石所制,却又散放出一些金属的光泽,他微微感受一下,又用天眼扫一扫,没觉出什么异样,于是发问,“只有一块?”

“一块已经不错了,”方应物白他一眼,“每年给你充两个名额进去,但是这玉符本身,进出西疆就是免检的,这样的玉符,我白驼门总共才五块!”

这么说的话,这块玉符真是了不得的,远不止二十个名额那么简单,进出西疆自动免检,也就是说,只有在中州、东莽、北域和南荒这四块地方之间传送,才会用到免检指标。

而且以白驼门之大,也才五块玉符,可见其珍贵。

不过这种事情,也看怎么说,对下门很珍贵的资源,在上宗可能就会变得很普通,而且白驼是真意宗下门,真要跨域办事,规规矩矩走流程,也能得到免检的待遇。

说来说去,这玉符不过是种特权的符号,白驼门三真人一人一面,剩下两面,由方掌门保管,一旦门中有急事,可以让弟子拿去使用,事毕之后交回即可。

所以白驼虽大,五块也足够使用了,这样的玉符,上宗拿来照顾一些关系,却也正常。

“好吧,”陈太忠收了起来,他开的条件,对方满足得不是很好,不过很显然,对方已经尽力了,尤其是有些东西,是有灵石都拿不到的。

当然,方啸钦的身份敏感,能用比较低廉的代价,收集到这些东西。

如此来说,似乎方真人占了便宜?

陈太忠不这么看,老方这也是尽力了,至于真意宗真人的身份,那是人家的本事——哥们儿跟他大战的时候,没考虑这个身份,那么收取胜利果实的时候,也不该考虑这个。

他做事就是这么讲究,然后,他就将那三名天仙解了毒,“人你可以带走了,五千灵晶什么时候给?”

“你还真要啊?”方应物苦笑一声。

陈太忠眉头一皱,“你不给也行,说出个理由来,合理我就不要了。”

“开玩笑的,”方应物笑着摆一摆手,犹豫一下回答,“这样吧,要灵晶没有,安太堡灵晶矿的两成股份……白驼门还给蓝翔了。”

“什么?”陈太忠听得一愣,想一想才反应过来,“你还给蓝翔,关我什么事?”

“易名上人一直是想把这两成收回去的,”方应物笑着回答,“大不了让他转给你,这个你东家关上门,自己商量好了。”

“这还真是……”陈太忠有点晕,要说刚才那几桩事,已经让他充分地领教了方啸钦的变通能力的话,对方的这个答案,变通能力已经超乎了他的想像,“白驼门能答应吗?”

“我老爸就是掌门,门中的公产,”方应物笑着摆一摆手,“若是私产,我家肯定不会承担,但是公产的话,他找个由头,奖励给蓝翔就行了,这个你放心。”

方少门主不愧是二代,这种话都能毫不顾忌地说出来。

亏了公产给我个人?陈太忠想一想,总还是觉得有点不放心,“像那……杜无忌要是叨叨,怎么办?”

杜无忌是白驼门大长老,项成贤的师尊,对蓝翔一向极其不友好。

“哈哈,”方应物听得笑了起来,“只要我老爸还是掌门,就由不得他们叨叨,在我老爸之后……不是还有我吗?”

陈太忠登时就无语了,他也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好了,好半天之后,才哭笑不得地摇摇头,“那这买卖还真是做得,那你老爸不是亏大了?”

“啸钦真人多少会意思一点吧,”方应物含含糊糊地回答,然后话题一转,“对了,利盛坛也希望你开个价码出来……他想赎回三才柱。”

“利真人?”陈太忠皱着眉头想一想,“这厮的事儿,可没那么简单……我跟他无冤无仇,他就要暗算我。”

“那好吧,”方应物很无所谓地笑一笑,对他来说,利真人的请托,能成固然好,不能成也无所谓,他帮方家把事办好就行了。

话说到这个地步,事儿就算办完了,陈太忠拿出方啸钦的三才柱,交还给方应物,点点头,一跃而起,直接向远方飞去。

“再要找你,该去哪里找?”方应物大声发问。

“你去找东易名吧,我该回家族了,”陈太忠很臭屁地回答一句,眨眼间去得远了。

打服了方家,陈太忠认为,自己这个身份就完成使命了——现在地北道的人都知道了,蓝翔双娇来了地北,而他这个东公子的名声,也是众所周知。

他当初用这个身份,就是想低调来的,既然已经无法低调了,而且也结怨不少,方家虽然说就此揭过,谁知道心里会不会存点芥蒂?

所以他寻个没人的地方降下来,改回东易名的容貌,然后又钻进通天塔里,专心地修补识海。

方啸钦给的神意丹,他并没有吃,但是那神念修炼的功法,他看了看,收获不小。

有了这个功法,他用了差不多二十天,将自己的识海修补得完全如初,然后又花了十天时间,去琢磨神念的运用。

待他再次出塔之际,他的识海比原来还要强大差不多四分之一,他相信哪怕再撞上方啸钦,神识对撞他也不会输了。

识海修补好了,陈太忠就要考虑另一个问题了:那天的万里闲庭,到底是怎么回事?

这个疑惑,已经让他憋了很久,不过前一阵他识海受损,顾不得琢磨此事。

须知那时他正跟方家对掐,就算心里有再多的疑惑,也只能忍着,首先是身体不行,其次他不能躲起来琢磨,一旦躲了,方家找言笑梦和乔任女发泄怨气,她俩扛不住的。

现在嘛,就可以慢慢地推演了。

于是他一边向洪家走去,一边琢磨,当时自己是怎么才迈出那一步的。

非常遗憾的是,不管他怎么试,都找不到当初的感觉,不长的一段路,他愣是走了一个月,也没有什么收获。

直到洪家在望了,他才得出一个大致的结论:当时他是破开掌控神通之后,猛地有了这种感悟,而掌控这个次神通,有空间禁锢的能力,带了空间属性的。

于是,他脑子里泛起一个很欠揍的念头:我得再找个人,对我施以掌控的神通,看看能不能找到那种感觉。

不过非常遗憾的是,他想来想去,这个事儿……他似乎只能找月古芳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