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六百二十七章 方应物来访

女天仙身材匀称容貌艳丽,眉眼间有些微的冷厉,一看就是性格比较强势的。

陈太忠闻言,淡淡地看她一眼,又耷拉下了眼皮,根本不屑回答。

有很多人,指责别人的时候总是理直气壮,浑然不问问自家做了什么。

对这种人,陈太忠没有好脾气,我又不是你阿舅,有必要为你答疑解惑吗?

对方若是再不识趣的话,他不介意让对方再次领教一下,什么叫实力为上。

女天仙从他的一眼中,看到了冷淡和傲慢,不过她还是有点不服气。

既然你是卖灵宝的,那就得有个卖灵宝的样子,跑到这小地方,还是城外,而且只立一块牌子,搁给谁都要疑惑一下——这不是找着让人误会呢?

于是她咬牙发话,“这位上人,可否留下字号?我们不配买灵宝,就不留字号了,可是您是有这样的实力的,想必也不会不敢吧?”

激将法吗?陈太忠心里冷哼一声,眼皮都不带抬一下的,只是淡淡地回答,“自己去打听,有那个实力,自然会知道我是谁,没有实力……你又何必知道?”

“你……”女天仙只气得脸色通红,但是对方的口气实在太大了,而且实力也在那里摆着,她若是再纠缠,惹得对方翻脸,那可就大大的不妙。

所以她只能一转身,愤愤地走人。

事实上,她猜的一点都不错,若是敢再纠缠下去,陈太忠绝对不会客气。

有了这场纠纷,这块牌子的名声越发地响了,第三天上午,又有两拨人过来问价,态度客气得很,虽然也都没报字号,但是他们表示不便透露,同时希望知道,最后将在哪里拍卖。

这也许是比较靠谱的买家,陈太忠告诉他们,拍卖的时间和地点还没确定。

这两拨人原本还想套一套交情,不过陈太忠显然没这个兴趣,而方家的天仙也是沉着一张脸,这两方于是各留了两人下来,算是时刻观察最新动向。

等到天快黑的时候,又来了三个天仙,打头的不是别人,正是方应物,而两个中阶天仙则是规规矩矩地跟在他后面,一看就是纨绔的做派。

不过方应物对东公子,态度还是很和气的,他走上前,笑眯眯地打个招呼,“你好,我是白驼门方应物,跟东易名上人是好友,还没请教阁下大名?”

陈太忠默不作声,就在方少门主感觉有点挂不住的时候,他才咂巴一下嘴巴,抬起了眼皮,“嘿,居然把你叫来了?”

方应物见到此人竟然知道自己,一腔怒火登时就不翼而飞——这可是诛杀了魔修真人的主儿,居然能知道自己,那是倍儿有面子。

他假巴意思地叹口气,“唉,谁说不是呢?长辈有令,我这做小辈的,也只能跑腿了。”

陈太忠又不言语了。

不过方应物这次就无所谓了,他笑眯眯地一拱手,“这个……东公子,能借一步说话吗?”

“那三才柱,我都打算卖了,”陈太忠抬手指一指身边的牌子。

“放心,以我跟东上人的交情,不会让你为难,”方应物压低了声音,“你有什么想法,也可以尽管跟我提……本来不大的事情,对吧?”

“行,给你个面子,”陈太忠点点头,抬手丢出个幻阵的阵盘,挡住了其他人的视线,然后一指桌子的另一边,“坐。”

这桌子旁只有一把椅子,不过方应物自家的储物袋里也有生活用品,少不得放一张椅子出来,很随意地坐下,然后笑着发问,“还未请教东公子大名?”

他不是没请教过,只不过对方不说罢了。

“这个不重要,”陈太忠也懒得再编名字了,他摇摇头,“说说你能做什么主。”

“两家罢斗,三才柱和四名方家子弟还来,你帮着把毒解了,”方应物一边慢吞吞地说着,一边小心地观察对方的神色,“双方立重誓,揭过此事。”

陈太忠并不说话,脸上也没什么表情。

方应物等了一等,见他没反应,也不敢再抻着,然后轻笑一声,“至于东公子你想要什么,只管提,就算我做不了主,我也会帮你争取。”

陈太忠还是不言语,好半天之后,他才开口打破了寂静,很悲痛地发话,“真意宗的神念很厉害,我的识海受到了重创,根基全毁,从此悟真无望,已然了无生趣……”

“东公子,您打住了,”方应物哭笑不得地一摆手,根基全毁还差点斩杀方啸钦,咱不带这么开玩笑的,“您就直接说,想要什么。”

“我需要一块巴掌大的养神玉,”陈太忠似笑非笑地看着他。

“那是我的,”方应物叫了起来,一脸不满地看着他,他当初结怨东易名,就是为了那块养神玉,“他家有没有,我不知道,不过这个问题不大,你接着说。”

“还要一块起码小臂大小的蕴神木,”陈太忠伸出胳膊来,比划一下。

“你识海受损,养神玉就够了吧?”方应物是真不能答应这个,小臂大小的蕴神木,开什么玩笑?做成蕴神牌,足够十个玉仙暂时寄托神魂了,这玩意儿越大越珍贵,想买都没地儿买。

“你让我直接说的啊,”陈太忠似笑非笑地看着他,“蕴神木我是一定要的。”

“我努力吧,”方应物点点头,沉吟一下又问,“还要什么?”

“二十个真意宗使用传送阵的名额,”陈太忠想这个也想了很久,“方啸钦是真意宗的玉仙,别告诉我说,他搞不到。”

“嘿,你要这个,我都能帮你找到一些,”方应物不以为然地笑一笑,然后怔一怔,“是去哪个地方的,中州还是北域?”

“通行的,”陈太忠淡淡地回答。

定向去某个地方,这个名额确实不算难,方应物身为方掌门之子,搞到免检名额很轻松,但是五域通行,这就难多了,那意味着不管从哪一域去哪一域,都用真意宗的身份免检。

“通行?”方应物听得眉头一皱,通行的名额,他是真不敢答应,就算他老爸也不敢随便答应人。

事实上,白驼门的掌门搞几个通行名额,并不是很难,本门每年也不愁申请三五十个,问题的关键在于,这通行名额一旦出事,是要追究白驼门责任的。

定向的还好说,通行的名额一旦发出去,比如说从东莽到南荒,传送免检靠的全是真意宗的招牌,同时却又不好监督。

有人会借此敛财,这个问题倒还不大,怕就怕倒腾一些危险东西,引出祸事来——比如说西疆的蛾子,进了中州肆虐。

方掌门把通行资格给门中其他人的时候,一来是知根知底,出了事儿也有报复的对象,二来就是……他有资格事先了解一下,得到名额的人想干什么。

但是很显然,这两点都不合适用在东公子身上——蓝翔虽然可以做背书,不过东家这两位天仙出现得实在有点诡异,让人有一种不信任感。

正经是真意宗内发放这种通行名额,约束要小很多,那是本宗自有的信用,而不是从上宗借用来的信用,而且真意宗这么大,执掌西疆宗派的牛耳,很多人情是推不掉的。

正因为如此,真意宗发放名额就宽松很多,真仙和真人们有些人情,想送就直接送了,就算出事,也容易化解。

这就是上宗和下门的区别,对上宗而言不是特别重要的资源,到了下门就变得极为珍稀和抢手,责任也大了很多。

方应物心里明白,自家老爹拿出一个两个通行名额或者可以,二十个那真是不可能,他这个做儿子的自然更不敢胡乱应承,但是比他老爹修为低的方啸钦,还真能答应下来。

当然,这也只是他的估计,方家两支走得并不是很近,所以他想一想之后,才皱着眉头回答,“我帮你问一下,这个名额就算给你,也不可能一下都拿出来,最少也要分好些年。”

“那就要看方啸钦是不是识趣了,”陈太忠冷哼一声,“他不答应我也无所谓,不过我心情不好……很多事就不好办了。”

“我努力劝说吧,”方应物点点头,他老爹就是一门的执掌,他家学渊源,对宗派里面的各种猫腻,以及资源争夺时的残酷,也相当的熟悉,他估计方啸钦会答应这个。

能化解这桩恩怨,要回自家的三才柱,二十个通行名额不算什么——此事干碍极大,一旦处理不好,方啸钦这一支,甚至很有可能就此走上衰败,由不得他们不重视。

应承下这个,他觉得事情就答应得差不多了,于是又问一句,“还有吗?”

“还有就是谈一谈赎买三才柱的价钱了,”陈太忠轻咳一声,“五千灵晶……不算多吧?”

“你怎么不去抢啊?”方应物纵然做好了全面接受的准备,听到这话也是一呲牙。

他原本就是纨绔的性子,有时候说话不是很注意,“三才柱没这个行情,它确实是灵宝,但是只有真意宗的人能用,别人买去也没用……分解成材料的话,一千灵晶也未必值。”

陈太忠听得一笑,饶有兴致地看着他,“我要是拍卖,没准能拍得高出这个价钱。”

“这根本不可能,”方应物断然摇头,“除非是你找人自己拍。”

陈太忠倒是没想到,自己高估了三才柱的价格,不过他也是要面子的,眼珠一转,笑吟吟地又问一句,“你怎么确定……真意宗没人来拍呢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