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六百二十六章 想拍卖

陈太忠将那初阶天仙放出去,自己则是布了一个简易的聚灵阵,在里面修炼。

这种山野之外,就算布下聚灵阵,也满足不了他的需求,不过是聊胜于无罢了,但是他的心思也不在这个上面,正经是借助着养神玉,好好修复识海才是真的。

第一天的时候,初阶天仙没有带来什么消息,只不过是说真意宗那里没什么反应。

但是第二天,初阶天仙带来一人,是方家派出来寻找族人的修者,他被下了奴印,也猜到东公子的手段大约不止这些,所以根本没敢让族人回报消息,直接将人领来。

不过来者还是有点底气,直接表示说——你放了我方家的人,咱们恩怨一笔勾销。

“你再这么说,信不信我把你也扣下来?”陈太忠有点恼火,“你方家找我麻烦,一次又一次……现在你说不玩了,我就该不玩了?”

“可是我家上人方承天,被东上人你打断了双腿,他为自己的轻率付出了代价,”合着这位还有自己的道理,“这种事情,我们都不打算追究了,阁下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吗?”

“那是他先要打折我的双腿,”陈太忠冷笑一声,“这事儿一码归一码,他断双腿是活该……方啸钦偷袭我,又怎么算?”

“是阁下要见我家方真人的,偷袭的也是阁下,”来的这位口舌还真是便给,颠倒黑白很有一套,“我方家只是不想把事情弄大,不要以为是我们软弱。”

“那你滚吧,没得商量,这次放你全身而退,”陈太忠很不客气地一摆手,“我期望看到方家的强硬……不要让我失望啊。”

那位默然,好半天才问一句,“阁下一定要为难我方家吗?”

“为难你方家?呸……方啸钦还真把自己当号人物了,”陈太忠冷笑着一摆手,“接下来,我要拍卖方真人的三才柱了,没功夫理你。”

“拍卖三才柱?”这位登时就石化了,好半天之后,他才回过神来,也不再多说,而是转身离开——这事实在太严重了,他根本做不了主。

事实上,方啸钦听到这样的答复的时候,气得直接就蹦了起来,“混蛋,他怎么敢!”

在确定对方无意杀人之后,他觉得自己就掌握了一定的主动——既然你有顾虑,我就用最小的代价,尽快了结此事。

然而,三才柱真的被拍卖的话,方家就会成为所有人的笑柄——堂堂的玉仙,灵宝都被人抢了,还被拿去拍卖。

但是姓东的真要拍卖的话,真意宗也不好说什么,私人恩怨导致的争斗中,真意宗弟子被人抢了灵宝,还不允许人家卖不成?

若是东某人是中阶玉仙,真意宗不出面,也可以有中阶真人以看不惯“大欺小”为名,出来架一架梁子,中阶欺负低阶,那也勉强算得上大欺小。

可问题是,姓东的只是天仙,抢了玉仙的灵宝,这让真意宗怎么出面?一旦传出去,说真意宗的真人被外面的上人欺负了,那还真不够丢人的。

对方啸钦来说,这个消息是在太糟糕了,可是他偏偏没有好的应对手段,只能跳着脚大骂,“太卑鄙了,太无耻了,身为修者,怎能如此恶毒……方应物还没到吗?”

这种情况下,他也只能将希望寄托在据说跟东易名关系不错的方应物身上了,至于说“最小代价”什么的,那就不用考虑了……

陈太忠如此说话,自然也是他想明白了,这么做既可以极大程度地羞辱方家,也能尽量减少真意宗干预的可能性。

不过他并不是单纯地说一说,而是着手去调查操作的可能性了。

他带着那初阶天仙,出现在城郊,直接竖个牌子在那里,自己则是盘腿坐在旁边,默默地打坐,修养识海。

牌子上只有一行大字,“出售真人炼制的灵宝三才柱,非诚勿扰。”

“真人”和“灵宝”四个字,实在太刺激人的眼球了,一般的修者,见到个天仙都要颤抖和觳觫了,哪里能想到,真人和灵宝,居然也能这么近距离地看到?

陈太忠所处的地方,是地北道一个边陲的小城,相当偏僻,但是就算再偏僻,有这四个字,就不愁热闹不起来。

没用了一天的时间,旁边就聚起了黑压压的围观人群,不过,大家对于敢于出售灵宝的人,还是保持了相当的敬意,不敢靠近太多。

见到围观的人越来越多,陈太忠缓缓张开眼睛,侧头看一眼方家的初阶天仙,笑眯眯地发话,“你方家若是派人躲在人群中算计我,成功的几率很大啊。”

那天仙不想被围观者发现身份,早早地就蒙了一块面巾,闻听这位如此说,他只能悻悻地回答,“我方家解决过节的诚意,还是很足的……要不我为上人维持一下秩序?”

“你最好明白,什么事能做,什么事不能做,”陈太忠沉声回答,他倒不介意对方帮自己维持秩序。

这位闻言,身体往空中一飞,就将围观的人撵得远远的,“非诚勿扰,买不起的赶紧滚!”

一见天仙出面了,围观的人群马上四散奔逃,热闹虽然好看,但那首先得有命看不是?

至此,围观的人就退到了四五里地之外,还是有不少人持之以恒地观望,原因无他,“真人”和“灵宝”四个字,真的是太刺激人了。

天仙将人撵开了一段距离,不过,正是因为有天仙的出现,反倒勾来了真正有购买意图的人。

第二天中午时分,远处飞来两男一女三名修者,全部是天仙,其中一个男修,还是高阶天仙。

他感受一下对方的修为,发现一个是初阶天仙,一个中阶,心里就放松了一点,于是一摆手,三人大喇喇地走上前。

另一个男修率先开口发话,“三才柱呢?拿出来看看……不会是骗人的吧?”

方家的天仙闻言不乐意了,他不希望自家真人的三才柱被人买了,对方这么大喇喇低说话,正好给了他发作的理由,“骗人不骗人,凭你能看得出来吗?”

“小辈胆子不小啊,”这位是四级天仙,称对方为小辈并无不可,他沉着脸发话,“你家大人就是教你这么说话的?”

“我家大人……也是你配说的?”方家天仙冷哼一声,眼中冷芒一闪,他是真意宗弟子,平日里狂着呢,“你再敢出言不逊,信不信我诛你全族?”

“嘿,有趣啊,”那高阶天仙气得笑了,走过来抬手一指,“何方鼠辈,敢报个字号吗?”

“我报了字号,你敢报个字号吗?”方家天仙冷冷地发问,“须知有些事情做了,就回不了头了。”

他不怕这么说,这里是真意宗的外围,而对方三人他明显看着眼生,所以心里并无忌惮。

“好大的口气,”高阶天仙冷笑一声,不过对方敢卖灵宝,又这么说话,显然是有仗恃的,既然如此,他也不想让伴当再强硬下去。

刚才他同伴的做派,不过是傲慢习惯了,同时也算试探一下,这二人是不是真的有灵宝——哪怕有灵宝,是不是有保住灵宝的能力。

于是他淡淡地发话,“开个价钱吧,若真是三才柱,我买了。”

这次,方家的天仙是做不了主了,于是扭头看向东上人。

陈太忠默不作声,好半天才抬起眼皮,沉声发话,“留下字号,回头拍卖的时候通知你。”

这三才柱他是要拍卖的,眼下不过是释放消息,同时打探一下价格——随便来个人就卖了,那叫拍卖吗?

若是不能拍卖,钱财上的损失是一方面,关键是不能打方家的脸了,他念头不通达。

“留下字号,你要我留下字号?”高阶天仙气得笑了,“你卖的是真人的灵宝……我留下字号,保得住三才柱吗?”

“你都没信心保得住,还买什么?”陈太忠待理不待理地回答,“我卖东西,不是让你们捡漏的,没实力的话,就滚远一点!”

“你说什么?”高阶天仙登时就怒了,他狞笑一声,“够胆就再说一遍?”

“滚!”陈太忠厉喝一声,一道白光吐出,直接将对方打出了一里多地。

他根本没兴趣知道对方是谁,就是那句话,买个三才柱都瞻前顾后不敢留姓名,这种渣渣,他需要多想吗?

这一记束气成雷,也彻底地让对方明白了,自己面对的是什么人。

别看只是在城郊,只是一个不起眼的牌子,但是人家敢卖灵宝,是真的有卖灵宝的实力,谁想上前贪便宜捡漏,注定要碰得头破血流。

不过,有这种实力的人,怎么会这样卖东西呢?

陈太忠这一记束气成雷,只用了两成灵气,但是那高级天仙吃了这一击,飞出去之后,好半天都爬不起来,待他的伴当赶到,才发现他不但被击得毛发直竖,浑身骨头也断了十几根。

另一个男天仙蹲在地上照顾他,那女天仙却是气呼呼地转回去,冲着陈太忠嚷了起来,“彼此无冤无仇,阁下为何下此辣手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