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六百二十五章 好多三才柱

利真人只差三四息时间就能出手了,猛地听到方真人大喊,吓得登时一怔,然后看到东公子以一种奇异的身法陡然加速,更是吓了一个半死,一时间连出手的胆子都没有了。

他是鼓足勇气,来证明自己不胆小,可是见到此情此景,本性登时暴露无遗。

待见到方真人如愿逃脱,他想也不想,转身就加速奔逃,嘴里还大声喊着,“姓东的,我只是来讨要我的三才柱,真意宗门前,容不得你胡乱杀人!”

“哈哈,”陈太忠长笑一声,“三才柱吗?我又得了一根呢。”

利真人逃命的速度,愈发地快了。

陈太忠却是没有追,因为利真人临走前的话,颇令他忌惮,现在他虽然是在真意宗的宗产之外,终究还是真意宗的地盘。

两边是私人恩怨,这个不假,但是在真意宗眼皮子底下杀宗内的真人,也太冒犯了。

而且他现在的状况,也不是很好,他的识海遭遇接二连三的攻击,而两记束气成雷,用去了他一半的灵气,贸贸然追过去,对方若有埋伏,那很可能倒大霉。

可能有风险,杀又不能杀,何必追呢?

所以他直接将地上的两个天仙卷起,又一抬手,收起了方真人遗落的三才柱,轻笑着摇摇头,“真意宗的三才柱,好多啊……”

那俩天仙并不言语,不过两人的脸上,都是一团燥热——这话实在太阴损了。

陈太忠将先前的另一人也卷起,直接走人了,此番他捉了真意宗高阶、中阶和初阶的天仙各一,目的已经达到,可以满足了,没必要再在这里逗留。

而且他的伤势,也必须好好地恢复一下,识海受损,真不是一时半会儿能恢复好的。

所以他携着三人,漏夜飞出去七八百里,才找个僻静的野外,丢一个幻阵出来,又将三人打晕装进袋子里,才带着人进了通天塔。

然后他就在通天塔里修炼了起来,尽力修复识海。

不过,这识海的修复,不是一朝一夕的事,他修炼了差不多一天一夜,才大致估计出,自己若想将识海恢复到原来的程度,没有一个月时间,是完全不可能的。

然后他又愕然地发现,自己头上的蕴神木发簪,也开裂了,顺着木纹崩裂出十几道小口,想着这发簪伴随自己许多年,竟然毁于一旦,他心里就越发地恼怒了。

这事儿显然不能就这么完了,他搜查一下三人的储物袋,猛地发现,那高阶天仙的储物袋里,竟然有两寸大小的一块养神玉,心说先拿这个将就一下吧。

有了养神玉,陈太忠就不想再呆在塔里了,他在真意宗门口大闹,此事肯定要最后有个说法,一直呆在塔中,没准要殃及蓝翔。

于是他带了那初阶天仙出塔,给此人下了奴印之后,令其去探听风声,每天必须回来汇报一次收获。

他也不担心此人搞鬼,除了奴印之外,他还附着了一个小神识在其身上,真意宗注重神念这个不假,但是区区的初阶天仙,根本发现不了他的手段。

他这里小心谨慎,却不知道方啸钦逃得一命回去之后,心情大变。

方真人将自己的失败,归咎于没有识破对方的埋伏,所以他恼怒异常,接连呵斥了好几个服侍的子弟,还将一个多年的老仆一掌打得吐血。

他努力让自己的心情平复,但是真的做不到,方家子弟都道方真人是气坏了,殊不知方真人心里很清楚:自己这一半是被气的,一半是被吓的。

平心而论,他是受到了埋伏,但若不是他存着偷袭对方的想法,又怎么可能被埋伏?

东公子的战力,他也充分地领教了,除了那卑鄙的施毒,缩地踏云、束气成雷和诡异的刀法,无一不让他震惊,而且此人对神念的攻击,也有极强的防御能力。

他有点明白,此人为什么能斩杀了魔修真人——这种战力,斩杀玉仙真的不奇怪。

也难怪利真人丢下三才柱,没命地跑了,自己的三才柱不也丢了吗?

尤其令他胆寒的,是对方最后时刻显出的追杀速度。

他不知道,那是陈太忠误打误撞地迈出了一步万里闲庭,他只知道,那个速度委实太可怕了,若不是他有迷途知返的术法,又摆脱了气息锁定,真的是难逃一死。

要说缩地成寸和缩地踏云,也算得上是神速了,尤其是缩地踏云,可以算是神通。

但是缩地踏云还有迹可循,速度较慢,比如说拦不住血遁——事实上,当陈太忠晋阶玉仙之后,缩地踏云的神通会变得名副其实,拦住血遁也是有可能的。

可最后那个速度,不是有迹可循那么简单,根本就是一道虚影,这样的速度,拦住血遁都没有问题。

方真人认为,自己是捡了一条命,他足足焦躁了一夜,直到天色方晓,他才稍微平息了一点情绪,问自己的老仆,“方应物何在?”

老仆确实很忠心,虽然吃了一掌,还是毕恭毕敬地回答,“昨天的消息,方上人刚离开白驼门,正在赶来的路上。”

合着方啸钦对上陈太忠的时候,也做了万全的打算,未虑胜先虑败,这是很正常的想法,所以他联系了白驼门主,说邀请方应物前来玩几天,介绍宗中弟子与其结识。

方啸钦和方清之,是方家唯二的两个玉仙,不过两个方真人之间,关系并不是特别融洽,方清之这一支,是从真意宗方家分家出来的。

方清之的祖父本是方家庶子,天生有驭兽之长,在白驼门还是白驼派的时候,就要入下派修行,方家不允,最后是开革出家,不许白驼方家使用本族的族谱排名。

而方清之的祖父和父亲也确实争气,到了他这一辈,就更争气了,成为了白驼的掌门,而且是中阶玉仙,未来不排除有证真的可能。

而方家本支,到现在也不过是一个初阶的玉仙撑着,反倒还不如旁支,唯一可以仗恃的,不过是上宗弟子的身份。

因为族谱不同,方家两支的族人,听起来名字也不相同,事实上方啸钦和方清之是同一辈的,方承天和方应物也是同辈。

在方清之的崛起已成定局的时候,方啸钦执掌了方家,努力跟旁支修好关系——毕竟是一笔写不出两个方字来。

方清之心里还是有怨念,不过终究是血浓于水,而且旁支虽然有中阶玉仙,玉仙之下的高端战力却是差不少,两方之间恢复了一定的接触,但也不是走得特别近。

这次方啸钦被东公子打上门来,他是打算收拾此人的,但是同时也邀请方应物来宗里游玩——方应物只是区区的一级天仙,但是撇开其父是方清之不谈,他跟东易名,可是有交情。

现在方啸钦打不过东公子了,自然要请其从中斡旋。

老仆得了授意走了,没过多久,利真人上门了,方真人马上迎了出去。

利盛坛一进门,就很不客气地发话,“方真人,你再挺两息时间,我就赶到了!”

“我能挺得下去,当然会挺了,”方啸钦的心情也不好,就很直接地回答,“问题我一息都挺不了,若不是族中子弟拼命相救,我未必回得来……你怎么那么慢?”

“我已经很赶了好不好?”利真人眼睛一瞪,“我都看到你丢出三才柱了,你跑得挺快,我差点被那厮抓住,幸亏我又用了挪移符……你这不是坑人吗?”

他是想辩解,自己不是胆小的那种人,方啸钦无意跟他争,只是苦笑一声,“利真人你相助之恩,我不会忘的,只不过……对方的战力太惊人,我也通知你了,不要出手。”

利真人自然也不会计较,他只是不想让别人怀疑自己胆小而已,于是他发话,“这个事情,不能算完,须得上报宗里……敢在真意宗门口对咱俩动手,上宗威严何在?”

方啸钦闻言,并不说话,只是用一种很古怪的眼神看着他。

“你这眼神是什么意思?”利真人有点恼了,他没有达到目的,当然希望宗里出面。

方真人继续用那古怪的眼神看着他,好半天才艰涩地发问,“你是想让大家知道,真意宗的两个玉仙,在自家门口大欺小……没有成功?”

“呃,”利盛坛登时无语了,你要这么想,我真的无话可说啊。

“这个事情,你知我知即可,”方啸钦叹口气,“我家被捉的几人,命牌都没有破碎,还有谈的余地……若是冯家不满意,自去找他好了,方家不奉陪了。”

“我来帮你,关冯家何事?”利盛坛明显有点不高兴了。

“那就好,”方真人干笑一声,心说左右不过意气之争。

我方家要真的死磕姓东的,不管是输赢,必然要付出沉重的代价,到时候别人非但不会感激我,反而会借机夺我方家的资源,还会笑我傻——我怎能让你们看这样的笑话?

说来说去,宗外的那些恩怨,只是涉及面子,最多不过是丢人,宗内的争夺,可是涉及了切切实实的利益,关系到方家未来的发展。

反正他的侄儿方应物跟东家说得上话,真要放弃面子,没有什么不可以商量的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