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六百二十四章 乱战

这短短的棍子,竟然没事?方啸钦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,怎么可能?

然而下一刻,他眉心剧痛,却是心剑受损的征兆。

屋漏偏逢连夜雨,紧接着,方真人就发现,自己麻烦大了——不光是心剑的问题。

首先,对方又一道白光吐出来了,此刻他身子僵直,这一击他躲不过的。

其次,他的囚禁神通,不止是被白光屡次突破,对方又一棍击出,似乎也有打破神通的迹象。

尼玛,这是什么棍子啊?连神通都打得穿?

此刻的方啸钦,虽然大脑一片混沌,但是真意宗多年的培养,那不是白给的——宗门的教育或者死板,可基础却打得十分牢。

既然躲不过,就硬扛着,同时他做出了非常标准的反击:遭遇极大的危机时,要用最擅长的手段攻击,并且借此脱身。

于是他拼尽全力,用神念冲着对方狠狠的一击——他的神念并不是强到逆天,但是此刻全身麻痹,他可以选择的手段并不多。

当神念在体内的时候,遇到雷电并不受太大干扰,然而神念离体时遭遇雷击,后果可想而知——对纯意识来说,雷电是极其可怕的。

当方真人反应过来,自己选择的手段似乎错误的时候,他的神念重重地撞上了陈太忠吐出的第二道束气成雷。

“啊”地一声大叫,他身子剧烈一抖,识海中登时翻江倒海了起来,整个人差点昏厥了过去。

就在此刻,一个高阶天仙用尽力气,也是一道神念攻击打出!

他已经中毒了,使不出太多的手段,但是身为方家子弟,看着自家的真人有陨落的危险,断无袖手之力,所以他甚至顾不得压制体内的毒性,悍然地发出了最后一击。

此人既是方家子弟,又是真意宗弟子,神念也是极其强大的。

“燃烧精血!”另一个中阶天仙更干脆,直接咬破舌尖,一口精血喷了出去,正是对着被打得不辨东西的方啸钦。

这又是方家的一道秘法,可用精血相助自家人,不过使用此法,会付出极为高昂的代价,更别说此人还在中毒中,这一口精血出去,他会伤了根基。

要不说很多人在战斗中会伤了根基,这一点都不奇怪,各种突发情况太多了,不得不通过透支战斗力来处理,而这中阶天仙别说伤根基了,哪怕自己身陨,也要保住方家的真人。

对于方家而言,谁死都可以,方啸钦死不得。

陈太忠这一刀在即将斩开神通的时候,神识遭到重重一击,这后果也是可想而知——那高阶天仙的神识攻击,不在他束气成雷的攻击范围内,一点都不受影响。

真意宗高阶天仙的弟子,全力的神念一击,对陈太忠来说,并不好受,他甚至觉得发髻上的蕴神木发簪微微抖了一下,隐约地发出啪的一声。

与此同时,他的识海也猛地一震,传来一阵剧痛,那是发自灵魂的痛楚,疼得他差点喊出声来。

这一切说来话长,但是在战斗中,不过是眨眼间的事,陈太忠的悍勇、方啸钦的应变以及方家弟子的配合,在这短短的瞬间展现得淋漓尽致。

陈太忠吃了这一记神识攻击,神智都有点模糊了,但是他的这一招无意,并没有受到太大的影响,所谓无意,原本就是突破某些念头桎梏,达到一种忘我的状态。

第二招无意,没有斩开神通,然而就在这种懵懂状态下,他再次出刀,使出了第三招无意。

一声若有若无的轻响,囚禁神通被破——方啸钦的神智都已经模糊了,这神通得不到维持,原本也坚持不料多长时间。

陈太忠虽然出来了,状态依旧不太好,但是毫无疑问,方啸钦的状态更要糟糕一点。

到目前为止,这一场战斗,陈太忠施毒和偷袭在先,不过堪堪跟方真人打了一个平手,两人刀法对剑法,神通对神通,现在则是狼狈对狼狈。

但是必须指出的是,方真人在过程中,犯了一个极其幼稚的错误,若不是他有两名族人拼死相救,此刻的他已经落得跟月古芳同样的下场了。

陈太忠胜在有心算无心,方家则是强在人多势众。

陈太忠冲出囚禁神通之后,直接先是个缩地踏云,将身子移到另一个位置,然后才晃一晃脑袋,看一眼现在的情势。

待他反应过来之后,才发现方啸钦的状态也在好转——方家中阶天仙冒着根基大损的危险,喷出一口精血,效果不会太差。

天色不是很好,陈太忠用天目术扫一眼,确定对方正在迅速回血,少不得又是一刀……一棍无意斩过去。

刚才的拼杀时间虽然短,但是他挖空心思强手迭出,尤其那两记束气成雷,耗费了他大量的灵气,想到不远处可能还有追踪的人,他不能再肆无忌惮地挥霍灵气了。

不过,一刀无意,斩杀这真人也绰绰有余了。

“你要真意宗全面开战吗?”那中阶天仙口吐鲜血,兀自强撑着发话,他的伤情要严重得多,但是却能出声发话,那高阶的天仙过度使用神念,则是正抱着脑袋在地上打滚。

咦?我好像是来讨说法的,陈太忠这才反应过来,自己这次来,并不是一定要杀人,否则早就杀得血流成河了。

然而,无意一出,断无收手的道理,所以杀不杀人的,此刻也就不用说了。

可是正在回血的方啸钦不想这么挂了,虽然他还有点神智不清,也有点身体僵直,但是见到这一棍斩过来,再一想利真人说过的话,想也不想,直接从储物戒里取出一根柱子丢过来——据说三才柱挡得住这一棍。

嗵地又是一声大响,这柱子果然挡住了这一棍。

方啸钦在掷出三才柱的同时,就用心感应着,想着若是能安然接下这一击,那他豁出去激发潜力,也要拖住这厮,等着利真人前来汇合。

他们这边的战斗,肯定已经被利盛坛知晓了,他不需要拖延多长时间,有四五息的时间,足够利真人赶到。

修者之间的打斗,从来都不是一加一等于二,有两名玉仙的夹击,姓东的可以说是根本没有赢的希望。

但是非常遗憾的是,下一刻,他丹田气血一荡,心里登时也是一沉:三才柱受损了!

看到那厮又是一棍打来,方啸钦知道,自己再不走,就走不了了,他甚至无法激发潜能,坚持不到利真人赶来了。

因为他在受到身体僵直以及神识大损之外,又多了一个气息激荡气血不稳,必须离开。

于是他很干脆地捏一道法诀,却是迷途知返挪移术,嘴里大喊一声,“利真人小心!”

这种挪移术,需要预先设定挪移的目的地,一旦发动,就可以快速回归。

陈太忠当初在南池村遇到的池家老祖,使用的就是类似术法,为此,池家老祖还撞破了自家的护庄大阵,老祖和大阵,都付出了惨重的代价。

要不说万变不离其宗,很多低级的术法,都是参照高级术法衍生演化而来的。

方真人使出的迷途知返术,级别要高出很多,这原本是方便宗门弟子探险的术法,万一遇到迷路甚至神智被迷惑,可以及时回归宗门营地,还附带了一些保护作用。

他知道今天是彻底栽了,甚至顾不得还留在原地的两名中毒族人,能出声知会利真人一句,只是不欲沾染太多的因果。

“我去,”陈太忠眼见一棍都已经要击中对方,那厮却陡然加速,直接逃走,心里一急,无意之中使出了万里闲庭的法门。

这术法他根本没有参透,只不过日思夜想之下,极其自然地使了出来,不成想恍惚之间,直接蹭地蹿出一里多地。

与此同时,他刀气的锁定,登时就解了,方真人见一道虚影追来,心里也异常着急,没命地搬运一下气血,也是要以玉仙的修为摆脱锁定。

感觉到对方断了气息追踪,他可没想到,这是某人自己出了问题,还当是自家的努力,见到那厮在速度加剧时失了方向,忍不住长出一口气:总算甩脱了。

陈太忠也没想到,自己竟然在这个时候,悟出了万里闲庭,他也顾不得感悟,而是神念一动,扫了出去——姓利的那厮也追来了?

利盛坛还真是追来了,这边战斗一起,利真人就感受到了,登时就是一怔:难道是方啸钦暴露了?不过,怎么会在那个位置?

战斗的地方,距离假设的战场有些微的出入,利盛坛愣神之际,却看到白光一闪,在漆黑的夜里煞是明亮——这岂不是姓东的神通?

利真人眼见双方打得热闹,特意隐了身形,还换了方向,要绕过去悄悄地出手,以他的估计,方啸钦和两个方家子弟,拖住对方二三十息不成问题。

他也没想着要耗费方家战力,不过眼下直接杀过去,这个方向不太保险,没准有什么陷阱,真的不如稍微绕一下,也就多两三息的工夫而已。

然而,就是这两三息之差,方啸钦不得不果断地迷途知返——再不走就走不了啦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