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六百二十二章 分兵

利盛坛是非常着急拿下东公子的,请战的意图极为强烈。

而精血追踪这种事,玉仙根本不存在会不会的问题——都能做到,除非对方遮蔽了精血气息。

遮蔽精血气息也不难做到,一般来说,藏在隔绝气息的阵法中,就能令追踪者失去目标。

这种阵法不是防御阵,防御阵是防外不防内的,精血气息照样泄露得出去,但是换成聚灵阵的话,效果就会好很多了——聚灵阵是吸收周边气息入阵的。

由此可知,很普通的聚灵阵,隔绝精血的效果都不错,那某些敛息阵,效果就更好了,也就是说,对方若有这方面的警惕,很容易隔绝追踪者的查探。

然而,玉仙想要追踪精血,感知能力又要超出天仙,就算敛息阵,也不能完全遮蔽了气息,只不过不能精准判断,范围比较大而已。

方啸钦也知道,对方对此比较警惕,先前方承天的精血气息时强时弱,应该就是偶尔用手段遮蔽,而此前他一直默默等待,也是等着对方出个比较明显的纰漏。

现在方承天的气息消失了,但是对方手上还有一名方家子弟,正是出来探查的四人中的一员,而且还是那唯一的真意宗正式弟子,两百七十岁的二级天仙。

他想一想,点点头,“这名弟子对方家很重要,我打算继续追赶,利真人你意下如何?”

“我没有意见,”利盛坛阴沉着脸回答,“不过我希望,方真人不要一下杀死他,我还要夺回我的三才柱。”

“那我只能说尽量了,这厮战力极为惊人,”方啸钦铁青着脸回答,“若是收不住手,宁可将其斩杀也不能放走,不过缴获的储物袋,可任由利真人你先挑拣,不足以炼制三才柱的话,我方家可以补足你的需求。”

缴获的东西未必随身携带,这是风黄界的常识,三才柱虽然是真意宗的专用,但是里面的好材质不少,这样炼制灵宝的材料,解离开了,也是抢手货。

方啸钦很大度地表示,哪怕姓东的储物袋里没有三才柱,囊中空空,我也给你补完不足部分。

利真人眼珠转一下,又出声发话,“那谢谢方真人,他手上的那根短棍,我也要了。”

能把灵宝打得有了损伤,那根棍子的来历,绝对不简单。

方啸钦淡淡地看他一眼,轻哼一声,“利真人,这些事情都好商量……先拿下那厮才是正道。”

他也听说,方家的战舟,是被一根短棒打做两断的,原本他还没怎么放在心上,利盛坛郑重其事地提出要求,他反而要重视一下。

不过他也没特别放在心上,打算看一看再说,若不是什么奇宝,让与利真人也无妨,毕竟对付完东公子之后,就要对上东易名了,拉一个同盟总是没错的。

但是不管战利品怎么分配,人还没有抓到,现在商量,是不是太早了点?

“这个倒是,”利真人笑着点点头,“对了,那厮会放毒,一旦确定了对方的方位,咱们最好迂回一下。”

“这是肯定的,”方啸钦点点头,他对这种常识性的建议,并不是很感兴趣,“一路都要迂回着追,不过还是感谢利真人的提醒……他那个毒很厉害?”

“据说那五个弟子,现在还没有谁驱出了毒,”利真人沉声回答,“毒倒不是多么凶猛,对真人没太大效果,但是极其难缠,真人之下……很不好驱除。”

对真人效果不大的毒,用在天仙身上,真人也只能干看着,为自家驱毒和帮人驱毒,这不是一回事。

方啸钦微微颔首,他对这个毒性的了解,还真的不多,只知道对方会用毒,至于属性什么的,好不好治疗,别人也不告诉他——此次事情是方承天挑起的,那几家跟着帮忙却中了毒回来,对他都有怨怼之心。

当然,这几家也是有撇清之意,否则说完毒性的话,就要商谈怎么对付东公子了。

别人不说,方啸钦也不会去主动问,堂堂真人,丢不起那人,不过眼下利真人肯告诉他实情,他还是很领情的,“那咱们路上要小心了……是内息毒吗?”

“混毒,”利真人淡淡地摇摇头,“除非用器罩遮蔽,否则很难抵挡。”

很难抵挡,并不是说绝对不能抵挡,他听过别人对这毒的分析,认为只有器罩才能保证可靠。

“器罩吗?”方啸钦轻声重复一遍,没有再说话。

所谓器罩,就是灵器、宝器或者其他防护类器具,形成的防护罩,与之相对应的词是身罩,也就是修者用自身灵气,激发出来的防护罩。

器罩才保险,也就是说身罩不保险,基本上就达到了沾身毒的地步,方真人闻听之后,对于对手的难缠,有了更深刻的认识,“那就动身吧。”

因为有了对毒的忌惮,两个真人赶路都不是很快,而且并不是衔尾直追,效率就要底下很多。

两人直追到深夜,才确定了那方家弟子的大致位置,距离对方二十余里远近的时候,四人停了下来,做最后的商量。

“现在动手,还是等明天天亮?”利真人发出了疑问,哪怕是真人,夜间动手也要受到影响,当然,可以肯定的是,对方也会受到影响,不过一个追一个逃的话,逃跑的人更占便宜。

“先就位,黎明前动手,”方真人阴森森地回答,“这厮居无定所,既然缀上了他,怎能放跑?”

“正合我意,”利真人恶狠狠地点点头,“对我来说,现在动手也不错,省得他天亮之前改换地点。”

“咱们先分开两路,一路尾追,一路抄到他前方堵截,”方真人做出了决定,“如此一来,小畜生插翅难逃……”

利盛坛沉默片刻,果断地点点头,“精血追踪不好判断距离,尾追的事,交给我了。”

精血追踪主要是能感知方向,气息强烈的话,能判断出远近,不过被追踪的东公子显然也知道这一点,比较注意遮蔽气血,方真人追得也很辛苦。

正是因为感知得不是那么明显,所以绕道堵截的事情,只合适方真人来做,若是利真人来绕路,远近更不好把握。

不过,利盛坛主动做出如此选择,还有一层深意:方真人堵截的话,衔尾追踪的就是他了,而追踪东公子……有相当的风险。

那厮不但战力超群,还会玩毒,手上既然抓着方家子弟,怎么会不警惕身后有人追来?

利真人如此表态,就是把自己放在一个相对危险的位置了——虽然他也没有别的选择,但是主动讲出来,就显出了他的担当。

“那利真人你多加小心,”方啸钦点点头,他还是要领情的,“由你率先发动,五息之内,我必然出手牵制。”

“我自会小心,”利真人笑着点点头,“不过你迂回的时候,也要小心,你若是惊动了那厮,我再小心也没用了。”

“别的不敢夸口,不被那厮发现,这还是很容易做到的,”方啸钦傲然一笑。

说完之后,他带着两名天仙子弟,换个方向离开,好一阵之后,利盛坛才咂巴一下嘴,轻声嘟囔一句,“你若真担心我,把你家的两个子弟留下配合啊。”

他的三才柱丢了,但是又从宗里借了一根破损的三才柱,威力虽然逊色很多,但肯定比没有强,而方家的那俩弟子跟他配合,照样演练得出三才阵。

不过刚才他没有争,这时后悔也没意义了,事实上,带上那俩天仙,更容易暴露行踪,还要提防他们中毒,只他一个人的话,不需要顾忌那么多。

利真人调整一下心态,开始小心翼翼地向前走去,这个计划里,他所处的位置是关键,只要他不暴露,对方就插翅难逃。

当然,这两个真人都没有意识到,最容易暴露的,是方真人一行三人,因为他俩根本想不到,东公子竟然修习了天目术!

天目术并不是特别难学,有玉仙阶段才修习天目术的,也有天仙阶段就修习有成的。

但是同时,天目术又不是人人能学得的,从陈太忠修习灵目术修岔了路,就看得出天目术的要紧之处——继续修行下去,是可以窥天机的。

正因为此术关系重大,所以各家的天目术不尽相同,不是最最核心的人物,根本接触不到天目术,能修习个灵目术,大致辨识一下阵法和机关,就算可以了。

陈太忠能修习了天目术,实在是蓝翔这个宗派太奇葩了一点,弱得一塌糊涂不说,他还是上门引荐过去的,饶是如此,南忘留一开始提的条件也是交换。

两真人做梦也想不到,被追踪的那厮不但修习了天目术,还将此术修得臻达炉火纯青,竟然能看到精血追踪的气机。

所以对陈太忠来说,想在黑夜里发现悄悄接近的利真人,真不是那么容易的,但是方啸钦绕过他去,堵他的后路时,精血追踪气机的变化方向,却被他看得一清二楚。

“这个……有点奇怪啊,”陈太忠摸着下巴,看着气机另一端的方向转移,先是微微一愣,然后哈地一声轻笑,“嗯,有想法,我喜欢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