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六百二十一章 利真人的勇气

陈太忠也不着急出手,而是手持短棍,站在那里,淡淡地发话,“你们现在,是我的俘虏,谁敢妄动……杀!”

见他一棍子就打断了初阶宝器的战舟,方家人也终于意识到,双方的差距有多么大了,就算有使用灵器飞出灵舟,也不敢乱动,只能乖乖地停留在空中,任由对方发落。

陈太忠很不客气地发话,“刚才那一弩炮,是谁发射的?”

“是我!”一个年轻的中阶灵仙发话了,他有着中二少年的血性,“大丈夫敢作敢当,都是我的错,不关别人的事。”

“你少胡说八道,”一个高阶灵仙飞过来,抬手就是狠狠的一记耳光。

然后他转头看向陈太忠,尴尬地笑一笑,“东公子,动手的人,已经被您杀了,这个孩子不懂事……您大人大量,饶他这一遭。”

陈太忠一棍子……一刀斩下去,有个倒霉鬼正好首当其冲,不幸被打做了一团血花。

而对方的辩解,只是想保护住这个颇具血性的族人。

“小家伙胆量不错,”陈太忠冲那中阶灵仙呲牙一笑,“说句实话,对于你这种有勇气的年轻人,我还是比较欣赏的,或者,你心里还想着,莫欺少年穷……想着在未来某一天,能超越我的修为干掉我,对吧?”

“没错,”年轻人傲然地点点头,他已经豁出去了,没啥不敢承认的。

“你别胡说八道,”高阶灵仙一抬手,又重重给他一个耳光,然后扭头冲陈太忠谦恭地笑一笑,“孩子不懂事,您多体谅。”

“没事,谁家少年不张扬?”陈太忠哈哈一笑,不以为意地摆一摆手,“年轻嘛,没什么不可以,我要是不给你机会,倒显得我怕了你似的。”

高阶灵仙闻言,微微松一口气,总算是没事了。

下一刻,陈太忠口一张,一道白光打出,直接将此人下半个身子打爆,化作一团血光。

“你……”高阶灵仙直看得睚眦欲裂。

那中阶灵仙也没想到,对方才说放过自己,就使出如此狠毒的手段,他肚腹之下全没了,可是偏偏一时半会儿还死不了,他抬手指向对方,一脸的愤怒,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,“你……”

“我不怕你追赶,真的,”陈太忠微微一笑,笑得异常灿烂,“但是你非要承认,是自己开的弩炮,我要是不杀你,别人还以为我怕了你方家。”

“就是我开的,你待……”那灵仙话说到一半,嘴里吐出一口血来,“你待如何?”

“那你回去养伤吧,”陈太忠哈哈一笑,笑得异常畅快,“下一次,你再冲我开一炮,我还不杀你,不过,你得能先活下去。”

“噗~”那灵仙又是一口鲜血喷出,胸口急速起伏两下,没了气息,不过他到死的时候,都是双眼圆睁,显然是极其不甘心。

“好了,你们也别说了,”陈太忠戏弄那年轻人半天,只觉得念头通达了不少,于是背着双手,开口发话,“今天你们出来,肯定是有要紧事办,对吧?”

众人齐齐默然,不敢出声回答,面前这黄脸汉子太可怕了,不但修为高超,而且喜怒无常,他们不想触怒对方,只是心里暗暗地腹诽——没有要紧事,我们会动用战舟吗?

“若是我抢劫你们,想必能发一笔横财,”陈太忠继续笑眯眯地发话。

众人的脸色齐齐一白,很显然,对方说得没错。

“可是我没兴趣抢你们,我这人做事呢……讲究,”陈太忠背着双手,侃侃而谈,“你不欺负我,我就不欺负你;你不抢我,我就不抢你。”

“你方家得罪我了,我必然要羞辱你们,不过你方家那点破烂家当,我没看在眼里!”

到最后,截下的十二个人,他都放了回去,也没动储物袋,只是将每个人的双腿都打折了,还是那种开放性骨折,不过对于风黄界的修者而言,这点伤不算什么。

正经是方承天那种双腿打没了的,是极为不好治,真意宗有断肢再生的丹药,不过那丹药珍贵无比,方家能不能弄到,那就是两说了。

将人放出去的时候,陈太忠再次强调,“这一次只是断腿,不抢东西,下一次,我可就要抢东西了,而且必须留下一臂!”

“阁下何不去找我家方真人?”那护卫的天仙也被打折了双腿,带一点怨气地发问。

“这你得问他啊,”陈太忠放声大笑了起来,“他不敢出来找我,你难道指望我打进真意宗……那不是有病吗?”

宗外方家不敢多说,只能悻悻地回转,但是他们回去不到两炷香功夫,一个高阶灵仙从门外奔了回来,半边身子血淋淋的,一条膀子已经不见了。

“姓东的那厮说了,我是第二波,所以只取一臂,第三波要取双臂了!快让方真人出面吧!”

“这才两炷香的功夫,就算第二波了?”宗外方家群情激奋,这也太欺负人了。

但是大家再怎么生气,打不过就是打不过,于是这个消息,火速地传进了宗内。

“这姓东的欺人太甚!”宗内方家忍无可忍了,“长此以往,咱方家还敢出门吗?”

方啸钦嘿然不语,好半天才狠狠一咬牙,“派宗内子弟出去,遇到姓东的,告诉他,有种就等我两炷香的功夫!”

有确切地点的话,两炷香时间,足以让他带着天仙悄悄赶去,布下三才阵拿人了。

第二天,方家派出了两名灵仙和两个天仙的宗内子弟,前去搜寻东公子。

严格来说,那两名灵仙,只是宗产内的子弟,根本不够资格入宗,而两名天仙中,也有一名年纪明显偏大,只是真意宗的记名弟子,只有一个两百七十岁的二级天仙,算真意宗弟子。

这四人组成的队伍,在宗外搜寻了差不多两天时间,终于撞上了陈太忠。

双方一报字号,陈太忠毫不犹豫地拿下了四人,听说对方是在下战书,于是当场表示,“你让他来,我等着。”

等方啸钦带着两名方家天仙赶到的时候,那里只有三个被下了禁制的方家子弟,东公子留下了话——两炷香时间,东南方一百里的沼泽边,方啸钦你来吧。

方真人又没有捉住这厮,心里的郁闷可想而知,一百里地虽然不远,但是他想在两炷香之内赶到,难免要暴露行迹。

若是对方在路途上做什么埋伏的,那就危险就更大了。

不过开弓没有回头箭,方啸钦也被对方折磨得烦了,索性发个通讯鹤,对象是利真人。

利真人大名利盛坛,其实一直跟冯家走得比较近,这次出马,也是受了冯师兄所邀请,遭遇挫折之后,狼狈而回。

冯家的子弟回来了,然后被族中禁足,冯家对相关的事情,也没有表态——其实还是那个意思,先坐等看别家的反应。

不过利真人有点不甘心,首先,他身为真人,被一个天仙吓得跑路了,这是一个极大的耻辱,事实上,很多真人认为,你哪怕战死当场,也不能丢这么大的人。

可是真意宗的人都知道,利真人的胆子从来就不是很大,打顺风仗没有问题,若是打逆风仗,就有点不太靠得住。

利真人也知道,宗里的人很怀疑自己的胆量,他觉得这是一种偏见,心里十分不服气。

所以此次逃回来之后,他很罕见地没有附和冯家,而是告诉方真人:你们要是打算对东家下手,一定记得通知我一声,我要前去讨要我的三才柱。

到底是什么原因,导致了利真人有如此胆量,这实在不得而知,或许他认为,方家是吃得下东家的;又或者他认为,真意宗最终可能出面。

不管怎么说,利盛坛非常想洗刷掉自己胆小的名声,哪怕是跟关系一般的方家合作。

接到方啸钦的通讯鹤,利真人马上就赶了过来,还是孤身一人——两名真人联手,若是还不能拿下一个天仙,那不如买块豆腐撞死算了。

不过他是从宗里出来的,抵达的时候,已经过了两炷香的时间。

当然,这并不要紧,方啸钦因为家人被波及,此刻火冒三丈,已经改变主意,决定主动追踪姓东的,那么时间什么的,就无所谓了。

方真人随身带着两个天仙,根本不怕撞上对方,事实上,若不是他一开始想算计人一把,以雷霆之威犁庭扫穴,干脆利落地挽回面子,他早就出手了。

此刻他改变主意,又有利真人在身边,根本不担心路遇对方的问题——就算利盛坛确实打不过对方,可拖延一下时间总做得到。

有须臾的时间缓冲,足够方啸钦出手了,甚至没准能撑到布下三才阵来。

两个真人汇合之后,直奔沼泽地而去,不过他们到了之后,陈太忠早走了,只在地上留下一行大字,每个字都有十来平米大小——“方啸钦你既然无胆,那方家子弟要小心了。”

方真人直气得仰天长啸,“竖子,你且等着!”

利真人眼珠一转,阴森森地发话,“方真人,既然你家还有弟子在他手上……对方是否遮蔽了精血追踪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