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六百二十章 白复生之祸

说句良心话,东公子打跑利真人的一幕,留给在场的人极为深刻的印象——利真人甚至都顾不得收起三才柱,就直接发动了挪移符。

所以那五人对于方承天,是有很浓的怨怼情绪的:咱们往日关系也不错,你非要拉我趟这么大个雷,你啥意思呢?

关系不错是不假,你认真不调查清楚,就拉我们去,是对我们的不尊重啊——合着我们在你眼里,是可以随意呼来喝去的奴仆?

真人们明白自家子弟的感受,也有点头疼东家的战力,所以才做出观望的决定——终究是人家的私人恩怨,咱们涉入太深并不好,先看看别人怎么做吧。

至于说朋友情谊?你们跟着过去,连储物袋都丢了,还中毒欠下了灵晶,这也算是尽了朋友的情谊吧?

大多数真人都是这么想的,别人家的战力消耗了,是别人家的,咱家的战力不能随便消耗——咱也不是不动手,等到宗里关注的时候,咱们再出手不迟!

大多数人有了这个决定,那么,就连镇子上的真意宗弟子,都提不起兴趣来对付东公子。

宗外方家对此异常愤怒,说被残害的是宗中弟子,对方来意,直指宗里方真人,这是对真意宗的挑衅啊,你们怎么能这样呢?

这关你宗外方家屁事!真意宗弟子有点不高兴,你们没权力对宗中事务指手画脚,真不服气的话,你让宗内方家向宗里反应,至于你们呢……省省吧。

这个态度也不能说就错了,但是宗内方家……又怎么能跟宗里提起此事?还不够丢人的呢。

须知方家是有真人的,你自家有真人,对付不了一个天仙,反而要向宗里求救,这得笑掉多少大牙?

事实上,自打知道东公子能越大阶斩杀魔修真人,大家就知道,方家这次是要头疼了。

方真人一旦出手,就铁铁坐实了以大欺小,若东家什么都不是,以大欺小也就欺了,可是现在看起来,东家并不是个软柿子。

尤其悲催的是,方啸钦就算出手,也未必奈何得了对方,须知对方可是斩杀了魔修石真人,打走了宗内利真人的主儿。

既是大欺小,又未必打得过,方家坐蜡是一定的了,这时候帮方家,并不是好的选择。

以方啸钦的面子,倒也能请出中阶玉仙来,可是……让一个中阶玉仙去对付一个天仙?咱不带这么逗的。

这就是前一段时间,玄机真人面临的问题:找个什么人去收拾姓东的呢?

若是陈太忠直闯真意宗的山门,那也好说了,他不敬在先,真意宗里除了玄仙,中阶和高阶的玉仙也不少,可以直接出手抹杀。

但是他只是摆明车马,要碰一碰方啸钦,大家于是就又想到,这是私人恩怨,不涉及宗门尊严,那么,何必强行介入呢?

因为私人恩怨,导致宗派招惹了劲敌,肇事弟子要被追究责任的。

举个最简单的例子,导致巧器门灭门的白复生,虽然已经身陨了,但是巧器门残余的弟子,依然将白家灵仙之上的子弟,全部诛除!

要说起来,白复生还没做错太多,他东莽之行,就是奉宗门之命去的,身为令史,也有很大的临机决断权力。

但是巧器门弟子不说这个,就说白令使在东莽狗拿耗子多管了一桩闲事,好吧,藏弓涉及巧器门弟子,不算闲事,但是……随便滥杀无辜总是真的吧?

滥杀无辜是个人行为,却导致了巧器门的灭门,白家必须为此付出代价。

不过还好,白家总共也没几个人,执行的过程,也不算多么血腥。

受这些因素的干扰,目前的真意宗,暂时没有人会为方家出头。

陈太忠不知道真意宗的风向,他隔三差五地扛着方承天出来晃一圈,如此三次之后,直接把人打晕装进袋子里,扔进了通天塔中。

他把人往通天塔里一扔,真意宗宗产的一个小院里,猛地就传来一声惊呼,“混蛋,这精血感应,怎么彻底消失了?”

方啸钦最近没有现身,但是这并不代表他就要坐视,方家这次丢脸丢大了,他必须要打一个漂亮的反击,才能挽回名声。

该怎么反击呢?那就是通过精血指引,找到姓东的行踪,然后集中战力,一举将人拿下。

方真人也祭炼有三才柱,宗内方家不缺天仙,只要能找到那厮的藏身之处,猛地出动,三才阵下,不信拿不下那厮。

方啸钦都已经想好了,人可以不杀,但是两条腿必须留下,东易名来了都没商量,你敢断我方家人的腿,我方家自然要以牙还牙。

最近一段时间,他就一直在捕捉方承天的精血气息,不过这个气息有点不稳,时强时弱的,不是很好判断方向,所以方真人不着急出手,他能成就真人,当然不缺乏耐心。

他等的就是最合适的时机,雷霆一击达到目的——眼前的耻辱再多,不过是一时的,等他拿下那厮的双腿,耻辱什么的,就都是过眼烟云了。

不成想,观察来观察去,方承天的精血气息猛地没了,他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又等了一个中午,还是没有丝毫的显示。

这下他就着急了,要不是方承天的命牌没有开裂,他几乎要认为,对方已经下了杀手。

可是,没了精血的信息,他想再找姓东的,那就太难了。

陈太忠将人扔进通天塔,自然也是在防备可能的精血追踪,对于这个东西,他并不陌生,当初在洄水河畔,王艳艳被人下了一滴精血,就招来了某个家族的穷追不舍。

那只是小小的灵仙家族,都能通过精血追踪的手段寻人,方家可是有玉仙的存在,怎么会不通这一套呢?

所以他在带着方承天赶路停留的时候,非常注意各种气机变化,坚持了多久,他甚至能通过天目术,隐约观察到一丝气血相连,一端是在方承天身上,一端来自真意宗中。

他发现了天目术的新的运用方式,托这个新应用的福,他也能反向发现方家的动作,有时动作意图很明显,他就要拎着方承天换个地方。

他不是不敢跟方啸钦碰面,若是方真人敢跳出来跟他单挑,他绝对会迎战。

但是对方一直躲在真意宗里,通过精血气息追踪和感知他的位置,这种鬼鬼祟祟的手段,目的显然不单纯,他自然也不会令对方如愿。

在将方承天示众三次之后,方真人依旧没有露面,陈太忠就知道,这个方案执行不下去了,得换一种方式了。

于是他直接将方承天扔进通天塔,隔绝了精血气息,下一步,他就要拿宗外方家开刀了——我叫阵了,你不理,那就别怪我拿你家人开刀了。

接下来的几天,他耐心地埋伏在西凤镇的周围,观察方家人的一举一动。

这一天,方家的院子里走出十几个人来,来到镇外之后,放出一艘灵舟,众人上了灵舟疾驰而去,其中有一个天仙,是在灵舟外飞行,护卫着灵舟。

就是它了,陈太忠隐身直追,来到灵舟前方,猛地现出身形,大喝一声,“给我停下,要不然,杀无赦!”

“混蛋,你找死?”那护卫的天仙才是三级,修为不高脾气不小,见到居然有人敢拦住自家的灵舟,火气腾地就上来了。

然而下一刻,他的眼就直了,不可置信地发话,“你你你……你姓东?”

“停下灵舟,”陈太忠面无表情地发话,“都给我滚出来,我不杀人!”

回答他的,是灵舟上的弩炮,很显然,灵舟里的人也发现他是谁了。

不过这灵舟的级别,还是低了一点,方家虽然有真人,但是宗外的方家,不能跟宗内方家比,这灵舟不过是初阶宝器级别的战舟,进攻和防御能力,都不是特别强。

然而话说回来,大部分的称号家族,都未必能拥有一艘初阶宝器的灵舟,更别说是战舟了,可见真意宗这条大腿,有多么粗壮了。

灵舟不错,可灵舟上的家伙,实在有点冲动,那天仙见状,就知道大事不妙,果不其然,黄脸瘦高汉子身形一闪,就躲开了弩炮的攻击。

要坏事!他想也不想,直接打出一团白芒,又掏出一颗丸药咽下,气息开始疯狂地上涨——很显然,这是透支类的丹丸。

陈太忠不屑地看他一眼,轻轻巧巧避开那白芒,然后身子前蹿,一棍子打向那战舟。

战舟是相当灵活的,防御也高,但是他一棍子敲下去,整个战舟被他打做两断,登时血花四溅,两截战舟从空中跌落了下来。

“阁下未免太过分了吧?”那天仙只看得睚眦欲裂,眼中都要喷出火来了,“以你的修为,好意思大欺小吗?”

说是这么说,他的气息也攀升到了中阶天仙的程度,但是并没有继续出手攻击,而是先裹住了那两截断了的灵舟,好让上面的人有时间掣出飞行灵器逃生。

“冒犯上位者,杀!”陈太忠不屑地哼一声,你丫只看到我大欺小了,不见是你家的战舟先打我的吗?

那天仙也知道自家的指责有点靠不住,若是对上其他人,他还敢仗着势力强辩,但是对上这位,他也只能将注意力放在抢救族人身上了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