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六百一十九章 找上门去

陈太忠决定释放五人,那五人也走得飞快,至于说方师弟的下场,没人敢再问——开什么玩笑,对方是能斩杀玉仙的主儿!

他们身后也有玉仙,但终那究是身后,并非本人是玉仙,他们背后有势力,难道人家东公子背后就没势力了?

这五人离开之后,洪家的人才战战兢兢地迎上来,小心地表示:真意宗弟子前来,我们真不敢有所举动,还请东上人你谅解。

陈太忠当然表示谅解,以洪家的底蕴,根本就不敢得罪这样的人。

说句难听话,若不是洪家掌控着天雷谷,想请真意宗的弟子来,人家都不会来。

然后洪家就又发问:这个赤衫少年,您打算怎么处理?

“有些事情,你不知道比知道了要好,不要好奇心那么强,”陈太忠冷冷地回答,然后提起赤衫少年,破空而去,“我蓝翔两名天仙,就在这里修炼了,若出问题,我唯你洪家是问。”

“可是……对方是真意宗啊,”洪家的修者急得大叫,真意宗,洪家真的惹不起。

“你洪家有官府的力量,”陈太忠头也不回地走了,只留下淡淡地一句,“别跟我说,你们保不住我蓝翔的人。”

地北道的官府,对付不了真意宗,但是整个官府体系,那不是开玩笑的,事实上,地北道的战兵出动的话,玉仙也要头疼。

“这才……真是的,”看着他离开,洪家的人苦笑一声,然后扭头看向乔任女,“乔上人,东上人此番离开,莫不是去搬救兵?”

“救兵?等方啸钦能对付了东公子再说吧,”乔任女冷冷一笑,她跟东易名接触的时间不多,但是着实听了不少他的事情,所以猜得出来他是去做什么,“恨不能陪着公子前去!”

“公子这是要打上门去?”洪家这位登时骇然。

“这谁知道呢?”乔任女淡淡地回答,她虽然猜到了,但也不会随便跟人说,事关东上人的布局,她何苦乱说?

五天之后,真意宗传来消息,有人挑着赤裸裸的天仙,在真意宗山门外示威,这天仙不是别人,正是宗里三级玉仙方啸钦的后辈。

尤其是,方家那个小辈,已经被去了双腿,只留下上半截身子和大腿,整个人显得凄惨无比,真的是令闻者动容。

陈太忠也不是有意做得这么血腥,但是方家已经成为了真意宗的归附家族,真意宗山门外,有方家不少产业,可是方家的核心人物,全在真意宗的宗产里。

以他一个区区的高阶天仙,想要在真意宗的宗产中兴风作浪,那不啻于找死,所以他就是挑着那赤衫少年,时不时地在宗产之外,露一下面。

事实上对陈太忠来说,这也是一桩苦差事,因为真意宗实在是太大了。

他当初毁灭的巧器门,面积占了差不多三分之一个郡州,而真意宗的面积,足足有六个郡州那么大——起码有六个积州郡大小。

这占地,可以说近六十万里方圆了,这是什么概念呢?就是长一千里,宽六百里的地面,基本上顶得过半个地北道。

真意宗热闹的地方,并没有那么多,也就是七八万里方圆的模样,不过真要算起来,真意宗的疆域,甚至跟西疆的戈壁和大漠有接触。

算上修者罕至的大漠的话,真意宗的实际控制范围,可能会超过百万里。

陈太忠来到这里之后,也是很震惊真意宗的雄奇,这里山峦起伏,溪流和湖泊众多,还有草原和雪山,一个真意宗,相当于一个小小的王国,而且还是地形地貌非常齐全的王国。

能雄踞西疆宗门体系的顶端,真意宗的气派和雍容,并没有刻意展现出来,但是只须一眼望去,就能感到不凡。

陈太忠所熟悉的宗派,最高级别当是无锋门,但是跟真意宗比起来,无锋门真的是比不了……什么都比不了。

远远看着宗产内富丽堂皇、大气异常的各种建筑,真的给人一种人间仙境的感觉,然而,这仅仅才是宗产,还不是本宗。

陈太忠甚至生出一点疑惑来,那两个被灭的称宗门派,阳明宗和天极宗,也曾经是如此地辉煌和强大吗?

能毁掉这样的大宗派,真不知道那该是什么样的力量!

感慨归感慨,他并没有因此而退缩,方家不住地找他麻烦,他必须强力打击。

他来了几天,活动的范围,大约在一段长约五六百里的宗产边界,而边界的外围,大部分是不适合人类居住的险峻山岭和密林沼泽。

但是合适人居住的地方,人丁极其地兴旺,而且绝大多数都是修者家族和修者。

比如说,一个方圆百里的镇子,能住下差不多十万人,其中灵仙数千,天仙十余人,至于说玉仙,倒是不听说有,但是也没谁敢说,绝对就没有——起码过路的玉仙是有的。

事实上,这些外围虽然不是真意宗的宗产,却也紧邻着宗产,一般的玉仙不敢随便接近这里,接近了也不敢露头,以免被真意宗看到,生出什么不好的联想。

陈太忠已经打听清楚了,方家是在一个名为西凤的镇子上落脚,除了镇子上有产业,在镇外也有些灵田,是个有三四千人的家族。

因为族中在真意宗有真人存在,所以又收了几个小家族,在西凤镇也算得上一方势力。

不过这方势力,只有区区的四名天仙,有两人还不姓方,是归附家族的老祖,方家大部分的顶尖高手,都在真意宗内。

陈太忠根本没兴趣去找这“小小势力”的麻烦,他只是挑着那只留一条短裤的赤衫少年,在西凤镇外面晃了一圈,少年的脖子上,挂了一条条幅,“方啸钦,有种不要缩在宗里。”

但是这个条幅,也带给了西凤镇极大的震撼——这是谁啊,竟然敢直接叫板上宗真人?

更有人眼尖,发现被挑着的少年,竟然是方家小辈里的杰出人物方承天,不到四百岁就天仙四级,未来极有可能悟真的苗子,登时大哗。

方家人听说之后,不敢怠慢,直接派出队伍追了出去,同行的还有真意宗弟子两名。

然而,在镇外挑衅的那厮,只是晃了一下,就不见了踪影,一群人气势汹汹地扑来,却是扑空了。

然而,他们虽然扑空了,却一定要将此事报知宗内的方家,意思就是说,西凤镇外出现狂徒,拿了咱方家的方承天,叫板方真人。

尤其令人发指的是,方家的希望之星,竟然被人斩掉了双腿,真是叔可忍婶不可忍!

而宗内方家的回信,却简单得很,只有淡淡地三个字——“知道了”。

宗外方家完全不能理解,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,于是他们去问镇上的真意宗弟子。

在真意宗宗产的外围,也分布着数量不少的真意宗弟子,这里不是宗产,但却是拱卫宗产的前沿阵地,被真意宗有效地控制着。

对于这里,真意宗的控制力度不是很强,也不会查验所有人的身份,但是有常设机构,保持了巡查的权力,一旦有纠葛,宗门弟子可以随时出动。

正是因为如此,宗外方家发现异常的时候,能及时地请出宗门弟子。

对于方家的询问,一开始,宗门弟子也表示出了适当的愤怒,说居然有人敢挑衅上宗威严,这个事情我们一定会严查到底。

但是没过几天,那厮又挑着赤裸的方承天,在宗产边界处,晃了一圈之后消失不见,方家又去找宗门弟子的时候,真意宗弟子明显地态度冷淡了不少。

原因无他,真意宗不是方家的真意宗,方承天带着一大票二代,去找东公子麻烦的消息,已经在宗里传开了。

对于东易名此人,真意宗真的看不到眼里,而那么多玉仙,也不会太忌惮一个斩杀了魔修真人的东公子。

然而,看不到眼里是一回事,方承天忽悠自家弟子或者子弟去找东公子的麻烦,还是让很多真人心生不爽——合着你根本不知道对方是谁,就带着我的人去了?

这也太不是玩意儿了。

尤其是,那五个人回来之后,将前因后果讲得明明白白——是方承天先要抢人家的位置,被痛打了一顿,后来又去找场子,带了方啸钦的攻击符,还有利真人的护送,又被东公子劈头盖脸地打了回来。

真人们没有几个怕事的,但是尼玛……这都是些什么事儿啊。

再说了,东易名不算什么,斩杀魔修的东公子也就那么回事,但是两个人加在一起,那就是一加一大于二了,而东家隐藏的战力还有多少,谁也不知道。

不是所有的真人都会讲规矩,但是遇到这种不一般的势力,大家就必须要讲规矩了——不讲规矩的后果,可能会很惨烈。

于是大家就发现:泥煤,原来这是东家和方家的私人恩怨!

现在,东公子打上门了,不过出于对真意宗的忌惮,还只是在外面转悠,这个时候,该不该把事情搞大呢?

那些真人做出了一致的决定:己方的人先不要参与,看别人怎么做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