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六百一十八章 解毒费

“卑鄙,无耻!”陈太忠高声地叫骂着。

经过天目术细细的扫视,他终于确定,偷袭他的那个玉仙,是用了一张类似挪移符的宝符,直接跑路了。

这令他极为的愤慨,“你怎么就跑路了?你怎么就敢跑路呢?你怎么能这么不要脸呢?”

没错,那位是真的跑路了,甚至连那根柱子都没顾得上收起。

而那厮打出的珠子,只是几颗烟气障目珠,珠子破裂之后,能生出极浓的烟雾,可以遮掩人的行动,不过这种珠子,根本不是一个玉仙该持有的。

障目珠的范围不大,就算最好的,也不过遮蔽几里地,这点距离,中高阶天仙都基本上用不到——也只有特定的情况下,可能用得到。

这几颗珠子,大约是那真人给什么小辈搜刮的,却用在了这里。

而那玉仙打出这几颗珠子,目的也很简单,为自己争取一线时间,好激发挪移符。

陈太忠这是又一次被忽悠了,最让他感到气愤的是,忽悠他的不是散修,也不是血灵派燕上人那种比较没有节操的主儿,而是堂堂的真意宗弟子。

好歹是称宗的门派,好歹是堂堂的真人,怎么能这么不要脸呢?

他呲牙咧嘴半天,才冷哼一声,抬手一招,直接将柱子招到手中,塞进须弥戒,然后一转身,去找那六人的晦气了。

六个人里,残疾了一个,跑了一个,剩下的四个人,都在现场待着,大家虽然中了毒,也不是一步都跑不了,关键是,他们看到有真人出面了,就觉得没必要跑了。

正经是留在这里,能尽快地拿到解药,好尽快解除身上的毒素。

待看到东公子将真人打走,众人登时就傻掉了,根本无法相信自己所看到的一幕:有没有搞错,真人被打得直接挪移走了?

大家愣了半天,才回过神来,这时候想跑,就有点晚了——毒性发作得更厉害了。

陈太忠走上前,大喇喇地将四人和那赤衫少年制住,这些人根本连反抗的勇气都没有。

只有那宝蓝装的天仙,不可置信地问一句,“你……你竟然打跑了利真人?”

“多嘴,”陈太忠走上前,毫不客气地踹他一脚,然后冷冷一笑,“我杀得了魔修的石真人,他跑得了,算他命大,算他够不要脸!”

他没觉得说杀石真人有什么要紧的,反正大家都知道了,不成想那几名真意宗弟子闻言,齐齐地倒吸一口凉气,“魔修真人是你杀的?”

“不是我杀的,难道是你们这几只蝼蚁杀的?”陈太忠冷哼一声,摸一摸下巴,“一而再再而三地找我的事……我不发威,你当我病危?”

“方师弟……你怎么能这样?”有人高叫一声,却是刚才那个照顾方师弟的家伙喊了起来,“我自认平时对你不薄啊,你怎么领我进这样的火坑?”

大家若是知道,要对付的人,是杀了魔修真人的主儿,谁还敢这么大喇喇地前来?

“我……”赤衫少年失血过多,脸色有点苍白,精神也极其萎顿,尤其是他听说东公子的战绩之后,脸色越发地白了。

好半天之后,他才叹口气,“我也不知道,要不然我怎么敢来找他?”

“我要没能力杀真人,就活该受你欺负了?”陈太忠冷笑一声,走上前一脚将他踹倒,大脚踩在他的脸上,轻笑着发问,“欺负人的感觉,是不是很爽?”

“在下……认栽,”赤衫少年终于肯面对现实了,不过他心头一口气咽不下去,还是不愿意为自己的所作所为道歉,“若阁下肯就此放手,前事一笔勾销。”

“一笔勾销?”陈太忠笑了起来,越笑声音越大,好半天之后才止住笑声,“合着我这人这么好欺负,你想找我的麻烦,就来找我的麻烦,惹不起了,就一笔勾销?”

“我的腿已经被你打断了,”赤衫少年忍气吞声地回答——我都这样了,一笔勾销还不行吗?

“我要没能力的话,就是你打断我的腿了,”陈太忠冷笑一声,“想要一笔勾销?你做梦吧,这事儿没完!”

“啊?”有人忍不住轻呼一声——这样还算事儿没完?

倒是那宝蓝装的冯师兄看得透彻,长叹一声,也不说话。

就在此刻,一道人影从洪家电射而出,四下张望一下,冲着此地就飞了过来,来到近前,才降下身形,甜甜一笑,“原来公子无恙。”

来的不是别人,正是蓝翔双娇之一的乔任女。

“我说,你能好好地修炼吗?”陈太忠眉头一皱,“这才进雷穴三天多,不到四天,就又出来了?”

“我自己的情况,我知道,”乔任女暗暗地撇一撇嘴,“不在状态了,出来散散心。”

“你看好他们五个,”陈太忠冲着这几个人指一指,“还有一个家伙漏网,我去捉他回来。”

说完之后,他腾空而去,刚才在游斗躲闪的时候,他还没放毒的时候,就下了几个小神识,后来毒性发作,这些人虽然是真意宗弟子,神念惊人,却也都没顾得上查看。

那个高阶天仙也是如此,只顾狼狈逃跑了,根本想不到已经被对方神识附身。

只用了半个小时,他就将躲在两块巨石缝隙中驱毒的那厮擒了回来,而其他五人见状,也没表现出有多么吃惊——对方是能斩杀真人的存在,这点手段,并不算意外。

陈太忠想一想,扣下了所有人的储物袋,然后拎过那五个人来,“给你们家里传话,高阶天仙五百灵晶,中阶的二百……灵晶到了,我就放人。”

这个价钱不算太高,但也绝对不算低了,对方若不是一群“二代”,这样的价格,足以让一般的称号家族吐血。

“东上人,你已经夺了我们的储物袋,”最后被擒的高阶天仙回答。

他在这一群人里,算是个人缘比较差的,旁人都知道,此行有利真人暗暗随行保护,他却不知道,所以他是唯一一个见势不妙逃跑的。

而大家的储物袋里,虽然物资不多,但是此来是为了打一场硬仗,高端的东西也不少,他想在同伴面前彰显能力,也带了不少好东西。

怎奈他中毒在先,这些东西还没来得及施展,就都被人夺走了。

只是这一方面的损失,就令他心疼得想哭——我的损失已经超过五百灵晶了,你还要?

“给你们施毒解毒,不要灵晶吗?搞清楚,是你们惹上我了,”陈太忠淡淡地发话,然后他声音一冷,“谁不想出灵晶?直接说!”

谁敢直接说?大家就只能捏着鼻子认了。

然后陈太忠又发问了,“刚才大欺小的利真人,谁能把他的情况说一下?”

这五位登时闭嘴,出卖同门的事情,咱们可不能做。

不过陈太忠也不为己甚,姓利,一级玉仙——知道这些消息,不愁打听不出来人。

这五人处理完,就剩下那断腿的赤衫少年了,大家心情都不好,没心思过问,只有那冯师兄开口发话,“方师弟这里……要交多少灵晶?”

“他?嘿,”陈太忠冷笑一声,“一而再再而三地找我麻烦,哪里是灵晶能解决的?”

说完之后,他又想一想,索性直接就将五人放了——你们回吧,灵晶送到的时候拿解药。

遭遇围攻,这令他很不爽,但人家是帮同门的忙,也不能说就是罪无可逭,而且没有对他造成太大事实上的伤害,先抢储物袋,再勒索灵晶,也就……差不多了。

当然,有人可能自行解了毒,那也无所谓,对方解毒也是要付出不少代价的,他深信这一点,而且,就算对方能自行解毒,名义上总是欠着他的灵晶,他等悟真之后,什么时候想要,还可以前去讨取,倒不信对方敢不给。

还有一点就是,这些家伙身后都有些势力,他将人全扣下,等于同时得罪好几个玉仙,陈某人虽然天不怕地不怕,但是真来一个舒真人那样的玉仙,他估计也还只能是跑路。

这些都是借口,最最重要的一点是:他找不到合适的人来看这五个人。

指望洪家吗?不带这么逗的。

理论上讲,言笑梦和乔任女倒是可以胜任看守一职,但是她俩见了玉仙能反抗吗?那是在找死,而且她俩来地北道的目的,是要修出雷引,他也不想耽误她俩的修行。

而陈太忠本人,也不合适看守,他要前往真意宗,去寻找方家的麻烦!

陈太忠从来都不是一个能逆来顺受的主儿,以前如此,现在如此,将来还是如此!

姓方的一而再再而三地找他麻烦,而且每一次,都能看到方真人影子,上一次还仅仅是护符,这一次却是连攻击符都有了。

所以两次击败这个小小的天仙,事情不算完,他也没打算就这么了结,此次他以牙还牙地打断此人两条腿,可以想像得到,方真人十有八九会第三次出手。

与其等着你出手,不如我主动找上门去,人的毛病,都是惯出来的,无非是小小的三级玉仙,真当我不敢碰你?

抱着这样一种心态,他决定将这五人释放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