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六百一十七章 谁是黄雀

在诸多天仙围攻之下,不注意灵气的损耗,这是一个错误。

冯师兄就想不通,你怎么敢对我下这么重的手?

他不明白东公子的战力,也不明白束气成雷所需要的灵气。

但是这并不妨碍他估算出,对方的灵气不多了,没错,这是一个精细化的时代。

宗门弟子的战斗应变能力,或者赶不上某些身经百战的散修,但是在灵气估算方面,宗门里也是有相关知识的——他们有能力搜集大量的信息,从而做出有针对性的判断。

这种系统的培养,强过太多的散修。

简而言之,冯师兄非常肯定,对方的灵气不多了。

果不其然,下一刻,陈太忠的身子就晃了一晃,蜡黄的脸上也有些病态的红晕。

他一抬手,给宝蓝装的天仙下了禁制,然后收起红尘天罗,手中短棒指向此人喉头,厉喝一声,“你们都给我停手,否则……他死定了!”

那四人原本吓得准备飞逃了,见到眼前这般景象,先是一怔,然后犹豫片刻,齐齐冷笑一声,从四个方向围了过来,其中一人正在手忙脚乱地救治方师弟,倒没有逼得特别近。

陈太忠虽然抓了一个人质,然而,人质这一招,在风黄界好像不太好用,众人忌惮归忌惮,但还是缓缓地围了过来。

他从冯公子手里拿下挪移符,又取下了对方的储物袋,然后裹着人,来回乱窜了几下,因为灵气不够多了,能腾挪的距离有限,始终摆脱不了四人的围堵。

他想一想,索性狞笑一声,抬手凝出一滴精血,缓缓点向冯师兄的额头,“既然他们不给你面子,那你就认命吧。”

他没说要使用什么手段,但是毫无疑问,这绝对不是什么好路数。

一身宝蓝装的冯师兄,早就不见了刚才的意气风发,他面如死灰,大声地喊着,“慢着,我对阁下没有恶意,真的没有……”

就在这时,有人厉喝一声,“这厮……用毒!”

那四名围上来的天仙闻言,脸色齐齐一变,催动气血感受一下,登时就愣住了,其中唯二的那个高阶天仙反应极快,转身就走。

“哈哈,”陈太忠得意地狂笑着,心里还是在感叹,终于还是用出毒了,哥们儿本来,真的不想用的啊……

就在他的手指堪堪点上冯师兄眉心之际,一道庞大的神识从空中狠狠地撞了过来,有人冷哼一声,“小子尔敢!”

这一记攻击来得无声无息,毫无征兆,而且神念之庞大,还超过刚才那道攻击护符,绝对是玉仙亲自出手了。

“来得好!”陈太忠心里冷哼一声,身形一动棍子一挑,直接让那冯师兄出现在了自己的位置上。

他对遭遇偷袭早有准备,自打他用天目发现空中有些异常,就知道十有八九,还有玉仙埋伏在一边,否则的话,他根本不屑用毒对付在场这些人。

甚至他凝出精血,都是在诱使对方出手,他根本没有特殊的使用精血的法门,只会一个奴印,而奴印这东西,很容易就能被高阶修者解除。

现在毒已经开始发作,对方出手,他直接推出去冯师兄做挡箭牌。

然而,玉仙一旦出手,又岂是那么容易误中副车的?

隐身的真人也有算计,说良心话,他是不想出手的,他看得很清楚,对方虽然隐藏了修为,但不过是个七级天仙——正是因为他查看修为,才被陈太忠感知到了他的存在。

他此来是保护这六个弟子的,而且东易名的存在,让他不能随便出手——一旦出手,就坐实了大欺小。

可是他稍微一犹豫,方家弟子就被打断了双腿,眼见冯家弟子又要遭遇不测,他实在不能再坐视了,终于悍然出手。

然而,那东公子硬是了得,竟然在他偷袭即将得手之际,将被保护的目标顶了上来。

不过这位真人对神念,操控得极好,仓促之间遇到这种事,竟然能将神念一偏,击向一边,令暴风眼中心的冯师兄躲过了一劫。

这已经是很了不得的手段了,神念跟术法、技法和神通不一样,没有什么人的神念攻击,可以做到追踪的,能引偏已经大不易了。

事实上,绝大多数神通都不能追踪人,陈太忠的束气成雷便是如此,神念想要追踪攻击他人,起码是要到了真仙的地步,才有资格考虑的。

陈太忠的小神识可以附着和感知被追踪的对象,但那仅仅是神识,用来感知的,至于直接攻击人的,偏重于念头,两者合称为神念。

闲话少说,这隐身的玉仙稳稳的神念一击,竟然被对方防住,他偏开神念的同时,心里也微微一惊:这厮竟然早就发现我了?

不等他反应过来,陈太忠已经丢开身边的宝蓝装天仙,一个缩地踏云,就移到了此人身边,抖手就是一棍,同时厉喝一声,“找死!”

这是他凝聚了半天气势,才攒出的一刀,虽然是加成效果有限,但是多一分就是一分。

此刻他的脸上,哪里还有一丝一毫的无力?这是极为狂野和狰狞的一刀!

上当了!这玉仙见他的气势陡然一变,心里就知道坏了,身子猛地一个瞬移,想要躲开这束气成雷的神通。

他在一边看得够久,知道这道白光迅捷无比,还有雷电和冲击的属性,他虽然是玉仙,自问也不能稳稳接下这一击。

但是他没想到,对方只是很简单地喊了一嗓子,根本不见白光,反倒是那追踪而来的凌厉一棍,让他生出了躲无可躲的感觉。

刚才的旁观,他也看出了这是棍使刀招,能破开方真人的困符,想来威力也不小,但是只有真正直面这一刀的时候,他才知道这一刀的威力有多么恐怖!

陈太忠酝酿已久的一刀,不但有威力上的加成,还有速度上的加成。

就像他所说的那样,加成不是很多,但是速度上的加成,实在太过可怕了,这种可怕,远远超过威力上的加成。

很多人爱用“生死一线”来形容情势危急,很多时候说的就是时间上的毫厘之差。

尤其是已经臻达一定极限速度的行为,想要再提速,是相当不容易的——以地球上百米赛跑为例,零点零一秒的差距,就决定你是平了世界纪录,还是破了世界纪录。

陈太忠这一刀,牢牢地锁住了对方,令对方逃无可逃。

那玉仙心知不妙,不过这时候,他想跑都晚了,只能仓促祭出一根粗大的柱子,狠狠地迎上来,心里却是在暗暗地苦笑:有没有搞错,区区的一个天仙,竟然逼得我把灵宝都祭出来了。

他取出的这根柱子,相当地不俗,乃是真意宗大部分真人都要祭炼的三才柱。

三才柱可以做为三才阵的阵眼,若是由他掌控三才阵法,再加两个天仙配合的话,可阻玉仙、可诛玉仙,也可以保护阵中的弟子。

若是三名真人的三才柱组成三才阵,威力更可叠加。

这柱子是如此地重要,使用的材料肯定不会差了,这位也是被这一刀逼得没有办法了,才光秃秃地祭了出来,打算硬捱一下。

哪曾想,两根棍子重重地撞在一起,发出“嗵”的一声大响,然后……三才柱竟然硬生生地被打得飞了出去。

“什么?”这玉仙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他做梦也想不到,自己祭炼的灵宝,竟然硬生生被对方打退了,这怎么可能?

须知设计三才柱时,设定的假想敌就是玉仙,此柱不但坚韧,而且异常沉重,区区一根不长的短棍,怎么打得飞三才柱?这也太没有天理了。

没有天理的事情还在后头,下一刻,他心神一震,丹田猛地抖动了一下,全身气机登时一滞,好悬一口血吐了出来。

坏了,这是三才柱受损了!他的心猛地一沉。

陈太忠一棒子打掉对方的柱子,下意识地看一眼手中的棒子,发现竟然毫发无损,心里登时大喜:这棒子原来如此神奇!

他使用无意的次数也比较多了,心知刚才那碰撞的力道,就算是高阶宝刀在手,也必然是个崩裂的结果,只不过能用刀气勉强维持个形状罢了。

当然,眼下不是他感慨的时候,他的棒子向前一指,又是一刀斩了过去,“我让你大欺小!”

这位灵宝受损,气机正乱着呢,见状忙不迭地打出七八颗珠子,口中大喝一声,“咄!”

要说陈太忠在战斗最烦的是什么,除了护符,就是各种不知来历的古怪玩意儿,不知道来历,就不能硬接,只能躲避。

可是一躲避,就很可能贻误战机,虽然他为此得出了一个打法,那就是“你打你的,我打我的”,然而面对玉仙,好不容易抢到个先手,就这么放弃,委实令人扼腕。

但是他不躲还不行,那可是玉仙打出来的东西,能轻视吗?

他一个缩地踏云,斜斜地躲开那几颗珠子,嘴巴一张,就是一道白光打出——这束气成雷就算耗费灵气,他也要用了,好不容易抢到的先手,不能就这么让出去。

那玉仙身子又是一个横移,让过白光,待看到刀光再次袭来的时候,他的身子一晃,刷地不见了踪迹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