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六百一十六章 棍使刀招

然而,就算不知道东公子真实的战力,同来的这些人也有个共识:可以擒下东公子,也可以狠狠地羞辱,但是如非必要,不要杀人。

关键还是,东易名的名头越来越大了,且不说东家背后还有什么人,只说在闻道谷得了好处的,也要感念东易名。

须知在闻道谷有收获的,不止是蓝翔派内部的人,外面也有人因此登仙,这番因果,很难不跟东上人挂钩。

现在东易名在西疆的影响力,大约就已经超过了一个门派的执掌,整个蓝翔唯他命是从,而外围还有一些势力,其中不乏底蕴深厚者。

尤其是,闻道谷就摆在那里,将来不知道还会产生多少机缘出来,所以就算是真意宗弟子,也不愿意将东易名得罪死。

可是,赤衫少年不这么看,他跟东公子的仇结得大了,心说此人只是东公子,又不是东易名本人,只斩他两条腿,算给东易名面子了。

他想快意恩仇,那宝蓝装的天仙犹豫一下,向洪家的山门看一眼,低声发话,“就算你是这么想的,在这里……合适吗?”

洪家那里,有几个人站得远远的,冲着这里张头张脑,而大家可以想像得到,隐身观看的人更多,一旦当众斩掉东公子双腿,东易名很容易得到消息。

“冯师兄你是说?”方师弟的眼睛一亮。

“先将此人下了禁制,”冯师兄冲他一挤眼,“把人带走再说。”

方师弟此番请来的人,全是跟他身份相若的,不是家族子弟,也是身后有玉仙级别的师尊撑腰——搁在地球上,这就相当于是个富二代或者官二代的圈子。

他们虽然不欲得罪东易名,但是个顶个也是不怕事的,想的就是将东公子擒走,狠狠地羞辱一番之后,将人的双腿斩断,然后丢弃掉。

没有了目击者,就算东易名找过来,他们也不怕,身后有人撑腰,倒不信东易名你敢搜魂。

哪怕东家势力很大,再大还能大过真意宗去?实在不可力敌的时候,大家躲进宗门,也就没事了。

赤衫少年很快就反应过来了这个说辞。

不能当着洪家人的面蹂躏对方,这让他感觉有点遗憾——报仇不太彻底。

不过能斩掉对方双腿的话,也能发泄掉大部分的怨气,所以他竖起一个大拇指,笑眯眯地发话,“冯师兄高见。”

“方真人的护符时间也快到了,”冯师兄掣出一张宝蓝色的大网,向被青气缠绕的东公子丢过去,轻笑一声,“你再跑啊。”

“商量完了?”陈太忠轻笑一声,手中勉力摸出一根黑乎乎的棒子,向身边的青气狠狠一戳,却是棒使刀招——无意刀法。

事实上,刚才的神念攻击,并没有对方想的那么强大,他只是微微失了一下神,很快就反应了过来,他若想逃脱青气的追踪,并不难。

而那道青气的给他的感觉,威胁也不是很强烈,他隐约觉得,这道青气隐含着的,是一股“掌控”的意境。

拿人用的!陈太忠马上就反应了过来,既然知道了这一点,他反倒不着急脱身了,心说我倒要看你们想干点什么。

若对方不是丢出缚灵索之类的东西,仅仅是掌控意境袭身,他真的不怕,根据他的经验,在掌控之下,他还能做一些微小的动作——尤其这掌控不是真人亲自施为,他就更不怕了。

所以,他悄悄地掣出一个玉瓶攥在手中,里面是老易赠给他的毒——这是他最后的底牌,倒不着急使出。

待听清对方打算的时候,他就不想坐等双腿被砍了,一边悄悄打开玉瓶,手指盖住瓶口,只等放毒的那一刹那,同时就想驱动长刀,破开青气。

怎奈那长刀也被青气所裹挟,驱动起来太难,他想再取一柄长刀,结果发现须弥戒里,只有两把中阶的宝刀了。

他修习的无名刀法,强大是很强大,怎奈太坑刀了,尤其是前一阵跟楚惜刀切磋,又毁掉了两把,刀不够用。

中阶宝刀想破开玉仙的掌控,威力似乎有点不太够,陈太忠暗暗嘀咕,或者……我应该考虑,将本命法宝炼为一柄刀?

不过这时候,由不得他想很多,他才要取出这把刀,猛地扫到了一根黑黢黢的棒子。

这根棒子他有点印象,大约还是从青石城周家灵仙手里抢来的,棒子不长,但是坚硬无比,他曾经以为,这棒子有什么奥秘,所以尝试过用中阶宝刀去砍棒子。

试验证明,不用灵气的话,宝刀不会在棒子上留下什么痕迹,至于用灵气去砍——他吃撑着了,去做这种试验?

那就是它了!陈太忠掣出棒子来,狠狠“一刀”斩向青气,虽然动作不大,也很缓慢,但是将无意一招,体现得淋漓尽致。

棍子划过之处,青气被划开一条大大的裂缝,陈太忠见状更不犹豫,紧接着又是一刀无意斩出!

“这是?”宝蓝装的天仙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此人竟然破开了真人的困符?

陈太忠第二刀使出,人已经蹿出了青气,张嘴厉喝一声,“滚!”

宝蓝装天仙知道此人有音攻的雷电神通,不敢轻攫其锋,也顾不得操控大网了,身子猛地一闪,暴退出百余丈去,然后他就是脸一红,我擦……白光呢?

陈太忠根本不可能把灵气浪费在这种人身上,对方一躲,他可真的是灵气匮乏了,他只是稍微恐吓一下,然后一个缩地踏云,来到那赤衫少年身边,手起棍落。

无名刀法第五式——无意!

一直以来,他都保持着一分克制,不想对这家伙下狠手,主要是他难得的有了相对稳定的生活,很享受这份惬意,不愿意做太出格的事。

但是对方都要斩掉他的双腿了,这就没什么可商量的了,尤其是双腿被斩落之前,他估计还会受到很多的屈辱。

你不想我好过,那大家就都不要好过,所以这次,他再也不肯留手了。

一道青光闪过,棒子狠狠地砸到了赤衫少年的腿上。

这一次他是全力出手,纵然对方身上白光剧烈地闪起,但不过是刹那间,耀眼的白光登时崩裂开来——楚惜刀有言,无意一刀,可斩真人。

何况仅仅是真人做的护符呢?

然后,就只听得“啊”的一声惨呼。

在场众人再次看去的时候,才发现赤衫少年全身自膝盖之下,已经荡然无存,空中弥漫着血雾和和各种残渣。

陈太忠一刀,哦不——是一棒子,竟然将方师弟的两条小腿打得粉碎!

趁着对方疼痛难忍、头晕眼花之际,他又是一记神识攻击,直接将此人打得向地面跌去——真意宗人的神念都很强,但是心神失守的时候,就不是那么回事了。

“贼子尔敢!”有三个人掣出兵器和宝器,扑了过来,还有一个人向赤衫少年冲去,想要在他落地前接住。

只有那宝蓝装的冯师兄,警惕地站在那里,一动不动。

陈太忠躲闪两下,根本不跟他们交手,直奔那冯师兄而去。

“原来不止是中阶天仙啊,”冯师兄冷笑一声,祭起一颗碗大的晶莹珠子,狠狠地向他砸了过去。

他这话不是猜测,能斩开真人的困符,而且真人的护符,也是一棍子敲碎,这样的战力,不可能属于中阶天仙——谁家中阶天仙能有这么猛?

这珠子肯定不是什么好路数,陈太忠非常清楚这一点,他身子一晃,直接避开,也不管那珠子会不会自动追踪,抬手一棍,狠狠地“斩”了出去。

“我跟你有那么大的仇吗?”冯师兄脸上泛起一丝慌乱来,身形再次暴退,“是我制止了方师弟胡来的。”

他嘴上说着,手里已经掣出一张符箓,这是他从族中拿到的挪移符。

“你不是个好东西,”陈太忠的神识再次击出。

不过他也知道,真意宗的弟子,神念比别人强很多,他的神识,未必能强过眼前这个八级天仙多少。

但是他这个神识,只求扰乱对方一下,有心算无心,能迟滞一下对方的行动,就算是达到目的了。

下一刻,对方的身形果然一滞,陈太忠更不答话,口中白光一闪,“咄!”

这次是三成灵气的束气成雷,他不相信对方能挡得住——赤衫少年能挡住,那是身上有避雷手段,但是真意宗并不是雷修门派,懂得雷修手段的,只是极少一部分人。

果不其然,冯师兄身上白光一闪——这是必然的,然后整个人身子一僵,身躯向后方抛落。

陈太忠根本不带任何犹豫的,抬腿就追了过去,抖手打出了红尘天罗。

这个时候,红尘天罗能起的作用,跟一般的束缚型宝器别无二致,也不怕人认出来。

不过,就在打出红尘天罗的一瞬间,他身形有一个微微的迟滞,狐疑地向斜上方看一眼。

“你怎么敢这么使用灵气?”宝蓝装的冯公子见到一张大网罩下来,虽然他身体僵硬,无法避开,还是忍不住大声喊道,“师弟们……他灵气没多少了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