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六百一十五章 不妙

陈太忠不回答跟东易名的关系,那宝蓝装的天仙脸色一沉,“你既然不肯说,那咱们就说正经事,听说你抢走了方师弟的宝器‘荡雷’,还给了别人?”

陈太忠眉毛一扬,懒洋洋地回答,“他能抢别人的位置,我抢不得他的宝器?”

“我不想听这些,”宝蓝装的天仙一摆手,很干脆地表示,“那就是说,你承认抢劫了?”

“你算什么玩意儿?”陈太忠眉头一皱,冷冷地发话,“也敢这么跟我说话?”

“哈哈,”宝蓝装的天仙仰天大笑一声,然后竖起一个大拇指来,“数遍西疆,敢跟我真意宗执法殿弟子如此说话,你算一号人物!”

“私人恩怨,何时轮到你执法殿出头了?”陈太忠冷笑一声,真意宗执法弟子,听起来很吓人,但是这些年他一直呆在宗门里,对此中内情很清楚。

执法弟子主要是用来维护宗门尊严的,对内惩治犯了错误的弟子,对外打击那些对宗门不敬的修者。

而陈太忠跟那赤衫少年之间,属于典型的私人恩怨,方师弟来到天雷谷修炼,那是自身的需求,跟真意宗扯不上半点关系。

为这种事,真意宗出动执法弟子,那纯属扯淡,正经是宗门弟子在外行走,遭遇到什么恩怨的话,只要不是很明显地被欺负,宗门不可能为此出头。

比如说遭遇大欺小,宗门可以出头——我真意宗弟子是有长辈的。

以众凌寡,这就值得商榷了,当然,宗门弟子占理的话,宗门依旧可以出头——想比人多吗?

宗门弟子不占理,宗门都不好出面,比如说遇到千年灵药什么的,那是各凭机缘,宗门虽然强横,但也不能挡了别人的机缘。

当然,这其间的分寸,不是很好把握,但是毫无疑问,方师弟想抢别人的雷穴,这种事情,真意宗不可能把执法弟子派出来出头。

就像蓝翔开始驱逐何家之前,因为一个任务的纠葛,何家子弟邀了隆山弟子助拳,蓝翔弟子也是邀了同门出头,但也没有打执法堂的旗号——些许纠纷,不值得。

所以陈太忠不在意对方的身份,而是眉头一挑,“你想架梁子就直说!”

“果然猖狂得很啊,”宝蓝装的天仙冷笑一声,“看来你真不把真意宗放在眼里?”

“冯师兄,你且替我压阵,”赤衫少年沉声发话,他看着陈太忠,仿佛是看着一个死人一般,“今天我要狠狠地收拾他。”

“不是要杀人吗?”陈太忠笑一笑,但是他的眼中,没有半分笑意。

“话恁多,”赤衫少年不屑地一撇嘴角,额头亮光一闪,一道飞剑直取对方,端的是快捷无比,正是真意宗心剑手段。

真意宗以意念为先,强调以心境胜人,不过弟子们搏杀的能力也极强,比如说这心剑,就可以算是剑修的一个分支。

陈太忠掣出一柄长刀,直接斩向心剑,同时身子向斜前方蹿去,抖手又是一拳打去。

他真的看不起这四级天仙的少年,事实上,对方若是敢再说一句,此来就是为了杀人,他绝对一刀斩过去,定要将其斩为两段。

不过同时,他知道这少年不怎么怕雷电,束气成雷就不好再用了,而对方人这么多,他也不便祭出红尘天罗来。

对方是真意宗门人,他想用神识制敌,恐怕效果也不大,而对方还有五个伴当,看起来也是很不含糊的样子。

这几个人的做派,他真的有点瞧不起,根本就是地球上打群架的路数,不过不管再怎么瞧不起,他还是要留下足够强大的灵气和神识,以便应对其他人可能的围攻。

所以陈太忠就是一拳轰了过去,这是他在灵仙时学到的舍生取义拳法,此拳法到了现在,对他来说,已经是相当鸡肋了,不过揍一个四级天仙,基本上还是没问题的。

然而下一刻,白光一闪,赤衫少年硬生生地扛住了他这一拳。

他不但扛住了,同时还一抬手,狞笑着捏碎了一块玉符。

陈太忠的战斗意识,哪里是这帮宗门弟子能相比的?他一见对方站立不动,登时就知道有问题,所以想也不想,就招出了圆环护身,同时嘴一张,一道白光吐出。

若对方是高阶天仙的话,他大约还不会这么托大,要利用身法避开,但一个区区的中阶天仙,他若是也是靠身法避开的话,那还真不够丢人的。

尤其这厮,还招来了不少伴当,这么多人看着,陈太忠也是要面子的,虽然他心里也清楚,对方的手段绝对差不了。

至于说束气成雷神通,他估计也奏不了多少效,但他却还是要出手,别的不说,他要逼得对方分出灵气防御,如此一来,自然会影响到进攻的效率。

不成想,那玉符才被捏碎,一股浩浩荡荡的气势疯狂地涌了出来,晴空一声霹雳响起,一道青气如长龙一般,向他席卷了过去。

“玉仙攻击玉符?”陈太忠脸色一变,直接一个缩地踏云,想要躲开这次攻击。

但是非常遗憾,他实在太托大了,那攻击和防护的玉符,乃是同一人所制,在防护玉符起作用的时候,攻击玉符就锁定了他的气息。

此时他离对方十分近,虽然缩地踏云身法是奇快的,但是那道青气也不慢,迅疾地追着他卷了过去。

若仅仅是如此的话,陈太忠依旧有几分把握脱身,不过非常糟糕的是,晴空那一声霹雳,也是有讲究的,巨响过后,一道精神意志,直接冲向他的识海,霸道且凌厉。

陈太忠的神念,比一般人强出太多,但是真意宗修炼神念的人也不少——没有强大的神念,谈何承载“真意”二字?

所以他就被玉仙强大的神念攻击了,饶是他识海强大,发髻上又有蕴神木的发簪,这一击也击得他头晕眼花。

在赤衫少年眼中,对方这样的反应才是正常的。

接下来,因为反应迟缓,在那道青气的追逐下,陈太忠很快就被缠住了,青气越缠越紧,他整个人很快就动弹不得。

那赤衫少年吃了一记束气成雷,再次被击飞,不过眼见对方被擒住,他根本顾不得调息,抬手抹一把嘴角的渗出的鲜血,狞笑一声走上前。

来到对方面前,他抬手就是重重的一记耳光扇过去。“你也有今天。”

然而,陈太忠虽然被青气缠得极紧,灵气运转不畅,可他修习的缩地踏云身法,是有些空间属性的,他两腿微微摆动一下,又蹿出十余米,躲过了这一记。

“还能跑?”赤衫少年的脸色,越发地狰狞了,心剑从他的眉心再次冒了出来,“待我斩断你双腿,看你再怎么跑!”

“方师弟,”那宝蓝装天仙上前一步,拦住了他,正色发话,“我们来是帮你报仇,不是要看着你杀人的。”

赤衫少年的脸涨得通红,显然是气得狠了,不过他也不欲得罪面前这位,只能强压怒火,“冯师兄,我只斩他双腿,也不算多大事。”

“我可不能看着你斩他双腿,”宝蓝装天仙笑眯眯地回答,“你此次拿出来的攻击符,不是杀符,只是困符,明白吗?”

原来赤衫少年回去之后,向方真人要攻击符,方真人想了想,还是只做了一个困符,因为他也有点不摸东家的底。

东易名现在的名气,实在有点火爆,闻道谷内的外人也越来越多,对于此人的出身来历,大家众说纷纭,错非不得已,没人愿意主动去招惹。

这还是陈太忠跟舒真人对战的一刀没有传出去,否则更没人敢惹。

鉴宝阁虽然消息灵通,但是当时在场的,只有雪峰观的弟子,她们自然不会自爆家丑,所以就连那负责情报的二郎,都不知道东易名的战力恐怖到什么程度。

至于说东公子,就不是特别让人信服了。

要说起来,东公子甚至阵斩了魔修真人,名气应该更大才对,然而事实上,还真不是这么回事,在场的其他人,就不知道这位竟然是斩杀石真人的那位。

这里面,就不得不提到一个人:玄机真人的侄孙蔡希昭。

蔡上人暂时无法报仇,但这并不妨碍他大肆宣扬,说他才是斩杀石真人的功臣,而此事后来是被官府接手了,官方口径也是如此。

洪家和青云观的人,知道真正出手的是东公子,但是对青云观而言,东公子不过是白驼门下的一个客卿,不值得他们专门去辩护,省得让掌道大人和玄机真人不高兴。

洪家是在官府和宗派两头下注的,所以也没有去大力宣传,他们能认真交好东公子就行了——反正东公子能交出首级,看起来也不是很在乎这名头。

而真意宗也接到了魔修真人被斩杀的消息,可是他们更关注的是,幽冥界似乎开始往风黄界渗透了,至于说那石真人,已经是确确实实地死了,官府又接手此事,那么,到底是谁斩杀的,就不重要了。

所以现在找东公子麻烦的这帮人,只是知道此人很强,跟东易名有关,却不知道此人的战力,强到逆天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