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六百一十四章 找场子

乔任女打算动手,但是这少年的四个伴当,是一个中阶天仙和三个低阶天仙,实力挺雄厚。

乔任女和言笑梦也不怕对方实力雄厚,不过糟糕的是,这里是天雷谷,她俩晋阶天仙的时间不长,符合她们身份的打斗手段,主要是无名刀法。

天雷谷内,不能出刀,要出也只能出玉刀或者非铁属性的刀,否则的话,一刀挥出去,还没斩到人,倒先把雷引来了。

不能出刀,她俩的手段就不是很多,甚至连合适的宝器都没有——毕竟两人晋阶天仙还不到一年。

当然,她俩还有一个选择,就是求助于东上人,不过这俩往昔也是门中主力,从不惧打斗的,觉得这样就去搬救兵,有点太过丢人。

几人吵吵间,陈太忠就听清了前因后果,但是令他极为不爽的,是那赤衫少年明知旁边有人在争吵,却是连眼皮都不带抬一下,就那么心安理得地修炼,真真的目中无人。

“你且等着,我现在就去寻洪家,”乔任女气得指着五级天仙的鼻子大骂,“一定要让你们让出这个位置。”

“嘿,”那位不屑地笑一声,一脸的不以为然——他们敢在天雷谷抢别人的位子,就不怕洪家来干涉,“没人还要占着雷穴,真不知道是哪家的规矩。”

“不用去了,”陈太忠一摆手,制止了乔任女,然后抬脚就向那那赤衫少年走去。

“你要干什么?”五级天仙刷地身形一闪,拦住了他的去路,警惕地看着他,旁边又过来一个低阶天仙,一起挡住了他。

“滚!”陈太忠口吐白光,直接将两人击飞,天雷谷中使用束气成雷,那是没有禁忌的,而且隐隐还有加成的效果。

这一击,他用去了两成的灵气,而他已经是高阶天仙,两成灵气的束气成雷神通,直接将两人击飞三十余丈,重重地撞到山石上,登时就口吐鲜血倒地不起。

那赤衫少年见状,再也不能装作看不到,“蹭”地就站了起来,恶狠狠地盯着他,“你要干什么,你知道我是谁吗?”

他是巅峰的四级天仙,随时能突破五级的样子。

他们这一行人,两个中阶天仙,三个低阶天仙,怪不得敢不把乔任女和言笑梦放在眼里。

陈太忠上前两步,再次口吐白光,“滚!”

那少年已经掣出了一柄青色的小伞,见白光袭来,抬手往前一指,小伞迎上了白光。

这小伞乃是他祭炼的中阶宝器“荡雷”,可承受雷电攻击,也可以藏蕴雷电之力,施放雷电术法,有事半功倍的效果。

他是见那白光的攻击隐含雷电之意,就想以此来抵挡。

但是束气成雷神通,除了雷还有气,而且这终究是神通,用风黄界的话来说就是:挡得住神通的,只有神通。

区区一把小伞,怎么能挡得住陈太忠的一击?

陈太忠这一击,用了三成的灵气,直接将对方打得倒飞出十余丈。

三成灵气的效果,还不如两成,除了那小伞起了作用,主要是因为,那厮身上白光一闪,竟然硬生生地化解了不少力道。

居然又是护符!而且是能挡住陈太忠束气成雷一击的护符,由此可见,少年的来历真的不凡,怪不得敢强抢别人的位置。

不过这护符的效果也是有限,并不能完全卸掉这一击的力道,那赤衫少年虽然飞得不远,重重地撞到山上之后,脸上由白变红由红变青,最后硬是憋得头上青筋蹦起,好半天才平缓下来。

一口血都到嗓子眼了,被他硬生生地咽了下去。

他把血咽下去了,但是陈太忠看出来了——无非就是个初阶玉仙做的护符!

若是中阶玉仙做的护符,那就是精血用得少了!

护符这种玩意儿,遇得多了,也就看出门道了——陈太忠遇到过太多的护符。

这不是说他运气有多糟糕,虽然他的运气也确实够糟糕的,但是问题的关键在于,遇到那些来头大的主儿,他一般不会退缩,总要硬碰一下,如此一来,当然会遇到很多护符。

那少年一口血咽下去,还没来得及说话,一道白光又打了过来,“我管你是谁,滚!”

这一下,护符的白光微微闪了一下,直接碎掉了,而那少年又重重地撞在山崖上,登时口吐鲜血,晕了过去。

陈太忠看也不看他一眼,走上前,捡起掉落在地的青色小伞,微微颔首,“这玩意儿有点意思啊,笑梦……送你了!”

“这是方真人送给小主人的,”一个低阶天仙没命地扑了过来,“你们竟然敢强抢?”

“滚!”言笑梦身形一闪,冲着此人裆下就是重重的一脚。

天仙打斗,用拳脚的时候很少见,因为效果很差,杀伤力也有限,同等情况下,手里哪怕随便拿个兵器,也比肉搏强——起码能破防。

不过气修的拳脚,不能小看,气修以灵气强横而著称,手脚上的功夫,仅次于体修,一般人还真吃不住。

尤其是言笑梦有极为精妙的身法,她在身法上的造诣,还远超乔任女,精确算计之下,她这一脚,重重地踢中了要害。

那天仙嗷地一声惨叫,登时跳起老高,然后就跌倒在地,双手捂着胯下,不住地打滚,凄厉地嘶号着。

看到他这般模样,在场的男性修者,禁不住齐齐地浑身一颤,裆下一紧,面色凝重。

言笑梦不以为意地笑一笑,接过了那柄青色小伞,直接塞进了储物袋,脸上甜甜地一笑,“我说嘛,哪里只有他抢我东西的道理。”

她这句话,为陈太忠的行为,做出了完美的解释:你能抢我,我自然也能抢你。

没错,陈太忠其实也是这么认为的。

这几位眼见对方大打出手,还破了真人的护符,情知再计较下去,讨不了什么好去,于是灰溜溜地走人了。

不过这件事情,显然没有完,没用了多久,洪家的家主赶了过来,他苦笑着发话,“东公子,今天的事情,真是有点对不住了。”

“这个事儿,你做得确实差了,”陈太忠不看他的脸色,只是淡淡地发话,“在天雷谷修炼的修者众多,你任人在这里抢夺位置,管理不善!”

“可是方公子,是真意宗方真人后辈啊,”洪家家主苦着脸发话,“他的族叔就是白驼门方清之真人,他想抢什么地方,我们敢管吗?”

“方清之?”陈太忠先是错愕一下,然后眨巴一下眼睛,笑了起来,“我管他是谁呢,敢抢我的地方,没商量啊,有本事让方清之来找我说话。”

不过,话虽然这么说,但是方清之三个字,给他和二女的压力,也是很大的,他们可以不在意真意宗的真人,可白驼门方掌门,那是实打实的顶头上司。

有这样的靠山,怪不得那赤衫少年,敢如此横行霸道。

当然,陈太忠也没有特别介意,心说方清之你要真是这么没眼色,也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,区区的一个白驼掌门,哥们儿还真敢跟你斗一斗。

所以他就安排言笑梦继续修炼,“你们练,我不走了。”

这里修炼虽然安全,怎奈洪家之外的人太多,有些是洪家都不便招惹的,其中肯定少不了自以为不含糊的,陈太忠不想让她俩吃了眼前亏。

然后,赤衫少年就率众离开了洪家,当着天雷谷众多修者的面,他被打了一个半死,怎么好意思留下来继续修炼?风黄界又不只是天雷谷有雷电。

不过此事显然没完,五天之后,他带着一群人再次来到洪家,也不进门,就站在外面,点名要蓝翔姓东的滚出来。

陈太忠还是在推演万里闲庭,推得正在兴起,猛地接到这消息,一时间异常地恼怒,站起身来,直接飞了出去。

在洪家大门之外,有六个天仙懒洋洋地站在空中,除了那赤衫少年,还有两个高阶天仙,三个中阶,众人很随意地说笑着,都非常放松。

待见到远处有人奇快地飞来,众人也没有收起闲散的样子,就那么淡淡地看着。

陈太忠飞过来之后,扫一眼在场的人,也没在意,而是盯着那赤衫少年轻笑一声,“小子,又准备了什么好东西,打算孝敬我?”

这少年还一直在考虑,对方若是不认账,自己该如何应对,他甚至准备了一大堆的说辞,耳听得对方直接开口勒索,他精心准备的说辞就用不上了。

可对方如此肆无忌惮,气得他浑身直抖,抬手一指陈太忠,“小子,今天你死定了!”

陈太忠原本是在微笑,闻言眼睛一眯,淡淡地发话,“你确定……今天打算杀我?”

对方若是真打算杀人,那就不要怪他心狠手辣了——以眼还眼以牙还牙,这世道本该如此。

“方师弟,莫要冲动,”旁边一个宝蓝色长衫的年轻人发话,此人是八级天仙,面目英挺,精气神十足。

他笑眯眯地走上前,淡淡地发问,“敢问阁下跟东易名上人,如何称呼?”

“这不关你事,”陈太忠眼皮都懒得抬一下,“你们来这么多人,打算干什么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