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六百一十三章 抢位子

天雷谷名气不小,可地方并不是很大,只是一个一端封闭的山谷,长约十余里,谷底最宽的地方,也不过才里许,窄的地方,就只有百余米。

这样的小山谷,却是常年电闪雷鸣,在晴空万里的日子,也经常出现闪电,是非常神奇的景象。

天雷谷位于洪家的腹地,洪家在张州郡,占了不小的地盘,天雷谷这一块,足有三百里方圆,其中大部分是山地,洪家的老宅也在这里。

天雷谷四周林木茂盛,不过高的乔木很少,大多都是矮壮的,四处都能看到雷劈的痕迹,可偏偏是生机盎然。

谷中的植被要稀少一点,但也不像赤色谷地那般,一眼看不到多少绿意,灌木还是很多的,甚至还有一眼不大的山泉,汩汩地流过整个山谷。

别院就建在距离天雷谷尽头的不远处,由五个面积大约十来亩地的院落群构成,其中最大的院子,差不多有二十亩,安置了陈太忠三人。

这院子不但是最大的,聚灵阵的效果也是最好的,虽然不能满足陈太忠的修炼要求,但是足够乔任女和言笑梦的日常修炼。

当然,若是她俩晋阶的话,这里就不够看了,但是不管怎么说,可以算一块“伪灵地”。

天雷谷里有五十几个供灵仙修炼的位置,其中还有六个位置,是天仙都可以用来修炼雷系术法的,一向争夺得很激烈。

不过就算再紧张,洪家还是腾出了最好的两个位置,供言笑梦和乔任女修炼。

陈太忠心里明白,修出雷引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,以他的资质,当初都修了好几个月,乔任女和言笑梦已然晋阶天仙,修炼的难度只会更高。

所以他做好了打持久战的准备,每天呆在别院里修习刀法,顺便阅读一些掠夺自隆山的书籍,有闲暇的时候,他甚至悄悄地钻进通天塔里,琢磨一下那块得自隆山藏书阁的玉砖。

对这块玉砖,他有不小的期待,总觉得自己应该是捡了一个漏,但是非常遗憾的是,他前前后后琢磨了差不多一个月,都没找出来这块玉砖到底有何不同。

于是他又将兴趣转移到了“万里闲庭”上,这个功法他得自于洄水密库,对现在的他而言,洄水密库里的那些东西,已经变得相对普通了,极品灵石不算特别多,而宝符什么的,他基本上也快用不上了。

也只有这个“万里闲庭”,才能令他生出点兴趣来。

不过这个神通,不是一般地难琢磨,在赤磷岛的时候,他就开始着手推断了,但是到现在,依旧堪不破其中关键。

他隐约能感觉到,这东西应该是可以跟缩地踏云配合使用,不过总觉得哪里差了些什么。

琢磨了许久,竟然没有太大的进展,这让他心里生出点烦躁。

陈太忠并没有意识到,随着他修为的提高,接触的东西也越来越深奥,很多术法、神通和技法之类的东西,再不是短期内就能修炼好的。

大多数玉仙修炼神通,都是以十年为单位计算的,一不小心就过了百年,而风黄界大名鼎鼎的九大神通,修炼都是以百年计算的。

陈太忠有股子不服输的劲儿,越是难琢磨的东西,他就越有兴趣琢磨,用各种手段尝试。

不过非常遗憾的是,试验万里闲庭,需要很宽阔地地方,相较而言,天雷洪家的地盘就有点小了。

要说洪家这块地,也有三百多里方圆,但是光天雷谷和周边不宜修炼的地段,就占了差不多百里,洪家大部分族人也在这块地上,僻静的地方不算太多。

而陈太忠又不想被人窥到他修炼,所以能选择的地方,实在太少,尤其是他只是洪家的客人,也没权力自主选择地方修炼。

他若张嘴请求,洪家肯定会给他这个面子,但是双方原本就是一场交易,他又何必去多欠别人的人情?

所以他打算出了洪家习练一下,于是将洪家负责接待的灵仙喊来,说自己想出门。

东公子是洪家出了名的贵客,灵仙也不敢怠慢,不多时给他弄过来一个身份牌——凭此身份牌,出入洪家是免检的。

陈太忠出去了几次,感觉试验也不理想,还不是特别方便,于是就琢磨着:是不是把两女留在这里,自己出去寻找一下机缘?

这天他从外面回了小院,正好赶上言笑梦修炼告一段落,返回小院休息。

同样是修雷引,两女的修炼条件,比他好太多了。

陈某人当初修习的时候,在赤色谷地躲躲藏藏提心吊胆,还布设了无数的阵法以防万一;而她俩则是大明大方地修炼,修炼一段时间之后,还能回小院补充一下体力和精神。

要不说宗门弟子惹人艳羡,真的是便利无处不在。

陈太忠见她回来,正好通知一下,“你俩先修炼着,我打算出去走一走,反正在这里修炼,是很安全的。”

言笑梦有些愕然,不过她当年曾是蓝翔的骨干战力,也不是没有孤身闯荡过。

她闻言也没有惺惺作态,只是点点头,“这雷引的修成,我还得半年时间,主要是锻体太费时间,锻体完毕之后,用雷晶也可以修炼,就不用在谷中呆着了。”

“那等半年之后,我回来接你们,”陈太忠点点头,然后又问一句,“需要不需要我接?”

言笑梦当然希望他来接,不过她又不好意思说,想一想之后,才低声回答一句,“我不知道任女还得多长时间,才能完成锻体,你最好问她一声。”

她知道,乔任女的脸皮可是比她厚,到时候没准就拉着东上人不让走了。

“那等她出来,我跟她合计一下,你心里有数就行了,”陈太忠点点头。

这两女修炼雷引的速度差不多,但是方式有很大差别。

言笑梦是能坚持,一练起码十来天,才出来歇息一两天,然后就又进去了。

而乔任女修炼一次,不过三五天,绝对超不过六天,就要出来休息一两天,她不能忍受长时间的锻体,因为她觉得,时间一长就效果大减。

她休息的时间比较多,但是单位时间内锻体的效果,比言笑梦强很多,于是就导致两人的进度差不多。

言笑梦歇息了两天,原本是想等乔任女出来,然而这次,乔任女待的时间还挺长,居然第五天了还没出来。

言笑梦就懒得再等了,虽然在小院里,她也不是彻底放松,还要打坐、修炼刀法和身法,但是两人来此,是为了尽快修成雷引,其他的修炼,可以先搁置一下。

她们在这里是客人,待得太久并不好,早早完事走人才是正理。

于是她跟陈太忠打声招呼,就再次奔向了天雷谷。

她去了没多久,陈太忠正在翻看隆山派的剑谱,猛地听到天雷谷中,吵吵闹闹不已,他皱一皱眉:修炼场地,吵个什么?

不多时,吵闹声越发地大了,陈太忠索性放下玉简,几个缩地成寸,就蹿进了天雷谷中。

天雷谷上空雷电极为频繁,一般而言,还是不要在这里飞行的好,哪怕是雷修,如果没有特殊的情况,最好还是安步当车。

陈太忠走过来一看,巧了,吵闹的不是别人,正是蓝翔双娇,和四个人在斗嘴,旁边还有几个人在围观。

“怎么回事?”他走上前,沉声发问。

“公子,我才离去两日,他们就占了我修炼的地方,”言笑梦气得抬手一指,“你看!”

陈太忠抬眼望去,发现一个赤衫少年正盘坐在言笑梦往日修行的雷穴内,双眼微眯,旁若无人地修炼着,身边围绕着千万条细小的电蛇,发出噼里啪啦的响声。

“谁说这里就是你修炼的地方?”一个中年人冷笑一声,他是五级天仙,“天雷谷可是有主之物,不是你家所有,你就不要聒噪了!”

“此乃洪家留给我们的修炼之处,”乔任女大声嚷嚷着,“你家原本有修炼的雷穴,为何又要强抢我师姐的地方?”

合着这天雷谷若干雷穴中,只有六处雷穴,合适天仙使用,蓝翔双娇来的时候,六处里空着五处,洪家寻了最好的两处,安排她俩修炼。

那赤衫少年也是外人,是三日前来的,得了一处很普通的雷穴,他见到言笑梦离开,直接就占了这雷穴,言笑梦留在雷穴阵法上的一块雷晶,也被他取出来丢到一边。

要说起来,这是极为欺人的,阵法上有雷晶,就是说这里有人在使用。

使用者暂时离开,停了阵法,倒也不一定要取出雷晶,终究在这里的都是雷修,一块雷晶虽然价值不低,大家十有八九也不会去偷——丢不起那人。

赤衫少年将雷晶取出,然后丢到一边,摆明就是要占这个雷穴了。

言笑梦回来修炼,见到这种情况,登时勃然大怒,就要抢回雷穴,怎奈那少年还有四个伴当,就在左右相随,见状拦住了她。

吵吵了一阵,正好乔任女也完成修炼,打算出谷了,听到声音之后,赶来一看,发现是言笑梦的雷穴被抢,她就不答应了,撸胳膊挽袖子就要动手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