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六百一十二章 纸麒麟

玄机真人的推算,最终还是失败了,那中阶天仙被弄成了白痴。

不过好的一点是,大家能从一些片段的信息中分析出,此人修习的是正统功法,是被石原的魔修制住之后,身不由己地做了些坏事。

至于说此人对魔修的了解,很可能并不多。

但是这个结果,还是令玄机真人有些不高兴,连一个中阶天仙都没搞定,实在有点没面子。

带着这种心情,他回到了客舍,不成想才一进院子,就看到了鼻青脸肿的蔡希昭,四肢断了三肢,衣衫也凌乱破烂。

一见这个样子,他就火了,“你能有点天仙的体统吗?”

“我过呵……被严砸哥,”蔡希昭含含糊糊地回答,他一嘴牙都没了,两腮肿胀,吐字很不清楚,“呼毒乃要为我壮主啊……”

一边说着,他一边就流下了眼泪。

玄机真人不耐烦地皱一皱眉,“先把你的伤都收拾好,再说别的,见过丢人的,没见过你这么丢人的。”

对于高阶天仙而言,这些伤根本就不是问题,接好四肢面皮消肿,这都是小得不能再小的事,牙齿掉了倒是有点麻烦,但是一段时间之后,也能长出来。

所以他非常看不惯蔡希昭的做法,吃亏了,你就说吃亏了,还非要把伤留在身上,衣服也不知道收拾一下,真不嫌丢人啊?

蔡上人不敢不听,马上就去收拾了,不多时,他就收拾妥当,再次进来,把自己遭遇的事儿,跟叔祖讲一遍。

当然,他不会如实地说,总是要将自己说得很无辜,为了煽风点火,他还强调一点,“我跟那厮说了,您是我叔祖,那厮表现得很不屑。”

不过他就算再怎么曲解,也不敢说魔修真人是自己杀的,他只是强调,我已经把首级弄到手了,想要高价买储物手镯。

玄机真人听到这种事,就特别腻歪,他擅长推演天机,对人心的把握程度,自然也远超旁人,心里就知道,这小子肯定是仗着自己的名头,去强买了,无奈对方不买帐。

道理在那里摆着的,人家不稀罕首级,就是证明不是特别的功利——否则首级拿回宗派去,没多有少,总能得到一些好处,可人家就不要了。

但是面前之人,是他的后辈,他也不能坐看其被欺负,沉吟片刻他问一句,“那你打算让我怎么做?”

“叔祖你得去教训他啊,”蔡希昭双眼圆睁——这还需要问吗?

“你放屁!”玄机真人直接开口骂人,“你让我去欺负一个宗派的六级天仙?”

“那叔祖你可以找个人去教训他,”蔡希昭双眼含泪,“咱们不能就这么算了!”

“你脑子里装的都是什么?”玄机真人真是有点无奈了,你小子是怎么修炼到高阶天仙的?“他能杀了三级的魔修真人,你让我找什么级别的人去教训他?”

他确实能邀两个低阶玉仙出手,但是对方有根脚,初阶玉仙出手也是大欺小,哪怕撇开这个不提,只问一句——打得过人家吗?

找俩高阶天仙出手,倒勉强不算大欺小,可是这样的战斗……结果绝对不会有悬念的。

“啊?”蔡希昭有点傻眼——事实上,这个表情有点做作。

在等叔祖的时候,他就反应过来这一点了,对方修为虽然低,但是战力太强,己方想派出什么人去找回场子,这个级别还真难定。

说来说去,还是当初他找碴的时候,只是想着对方一定会屈服,所以他就没想那么多,态度也很嚣张。

狠狠地挨了一顿打之后,他才意识到,人家要是不买帐,他……还真不好处理。

但是不管怎么说,他是挨打了,非常丢人、非常憋屈的一顿打,这个事情不能算完,必须报复回来,“叔祖,我无所谓,但是您的面子不能丢啊。”

“让我丢面子的,不是对方而是你!”玄机真人狠狠地瞪他一眼,心里这个无奈,也就不用提了,你能活得机灵点吗?

就在此时,一只通讯鹤飞了进来,蔡希昭接过来一看,越发地恼火了,“叔祖,那厮竟然一直待在城外,到现在都没有离开!这眼里也太没您了!”

真是有点欺负人啊!玄机真人听得也有些血气上头,修者最讲快意恩仇,哪怕他一把年纪了,听到这个消息,也有点忍无可忍。

然而,愤怒很快就被理智压制住了,他淡淡地问一句,“东家的底细你了解清楚了吗?”

他是西留公府上的人,对宗派弟子出手,本来就很容易激起宗派的反应,若是东家再底蕴深厚,那就绝对讨不了好去。

“东家应该是连真人都没有,”蔡希昭就是着急撺掇叔祖为自己报仇了。

“应该?”玄机真人的眉头微微一皱,脸也沉了下来。

“这个……我问了,他不回答我,”蔡希昭面对叔祖的冷冷的目光,嗫嚅着回答,他心里再急,也不敢在叔祖面前胡编。

“蠢货!”玄机真人气得哼一声,对方若是没有仗恃,怎么可能敢肆无忌惮地停在城外?真的指望宗派和官府之间那点可笑的默契吗?

说来说去,风黄界还是讲拳头、讲势力的。

玄机真人做梦也想不到,自己遇到了一个胆大包天的主儿,仅凭高阶天仙的实力,就敢挑战中阶玉仙的威严,说来说去,还是定式思维害人啊。

所以他淡淡地发话,“此事先这样吧,我辛苦两天,在打坐休息,你没有见到我。”

“那就这么算了?”蔡希昭是相当的不服气,“这亏可是吃大了。”

“以后再说,你最近老实一点,”玄机真人知道他是个草包,于是又点一句,“只要肯操心,大战将起,总有机会的,无非浪费一点时间罢了。”

这个结果,实在令蔡希昭有点遗憾,不过他也不敢再说什么,只能闷闷地叹口气——最近老实一点,那就是连他自己都不能随便刁难对方了。

不过叔祖说的话也有道理,这个仇明面上报不了,暗地阴人还不行吗?无非是等一段时间,过了这个风头而已。

不管是玄机真人还是蔡希昭,都没有想到,他们到底结了什么样的仇家,若是他们知道,对方是晋级速度逆天的陈太忠,绝对会后悔给了对方这段时间。

玄机真人操作完矮胖剑修的事情之后,城外的洪家很快就得知了情况,当然,以他们的位置,不会知道玄机真人的失误,他们只是被告知:那中阶天仙那里,也没得到更多的消息。

既然中阶天仙也审完,洪家送亲的队伍,就可以再次上路了,然后大家就将目光投向了某个三人组合——居然没有人出来报复?

陈太忠直接无视了这样的目光,收起玉伞跟着众人起身。

倒是乔任女有点好奇,在被东上人裹着飞行的时候,低声发问,“怎么会……没事?”

陈太忠不以为然地微微一笑,“一切反动派……一切高阶修者,其实都是纸麒麟,你豁得出去不怕他们,其实也不会有太多的事,气修,当保持一颗勇猛精进的心。”

他是在点拨她俩,但是同时,他自己在这件事里也有收获,昨天他大打出手的时候,还捏了一把汗,可是现在看来,修者真的没必要太委屈自己。

当然,之所以有这个结果,跟他们三人出身蓝翔不无关系,这时他就又想起了庾无颜的话:如果可能的话,还是要进体制啊。

他正胡思乱想着,乔任女猛地低声发问,“什么是反斗派?”

“嗯?”陈太忠侧头看她一眼,好半天才反应过来她在问什么,于是淡淡地一哼,也不回答。

乔任女见他这副样子,气得撇一撇嘴,却是也没胆子再问下去。

经历了这番磨难之后,送亲的队伍不再沿途夸耀,而是直接飞抵了目的地。

男方家也是个称号家族,早听说了路上的遭遇,送亲队伍还没到,他们就远远地迎了出来,冒头的也有六个天仙。

陈太忠对接下来的婚礼不感兴趣,但是男方家对他极为殷勤,知道他是斩杀魔修真人的主儿,盛情邀请他参加,后来洪道格也出声挽留,还说我青云观的师兄弟们,也没着急走。

陈太忠勉为其难地呆了两天,还是果断地离开了,然后又带着言笑梦和乔任女四处游逛了十余天,这一天,来到了张州的洪家。

乔任女走上前一报名,洪家立刻正门大开,派出了百余人的迎接队伍,又用灵器搭起玉拱桥,以极高的规格将三人隆重地迎接了进来。

陈太忠对这些东西无所谓,不过见到对方态度恭敬,他的心情也很舒畅。

当天洪家要摆谢恩宴,被他拒绝了,说你们尽快安排天雷谷的修炼吧。

将阁下三人安排到天雷谷附近的别院休息好了,洪家族长笑眯眯地建议,那里的环境尚可,关键是离天雷谷很近。

族长只是一个小小的八级灵仙,说话恭敬得很,所幸是洪道格也参加完婚礼回来了,为了接待陈太忠一行人,专程在家里等着。

他告诉东公子:住在别院就挺好的,我青云观有人来修雷系术法,也是住别院的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