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六百一十一章 暴打

洪道格也很无奈,若是他愿意做帮凶,刚才不会反应那么激烈了。

他觉得若是配合蔡上人行事,实在有辱洪家的声名,但是帮蓝翔三人的话,蓝翔的人能跑,洪家这个家族,却是跑不了的。

所幸的是,洪家是两头下注,除了有人在郡守府公干,也有他这个青云观弟子,姓蔡的来头虽然不小,但是洪家也不用太过在意。

面对东公子的质问,他只能苦笑一声回答,“东公子,只要你进入天雷洪家,洪家保证你安全修炼,但是在洪家之外……你曾经提过什么要求吗?”

“保证安全修炼?”陈太忠斜睥他一眼,你要能做到这一点,也算!

“没问题,”洪道格淡淡地斜睥蔡上人一眼,“进了我洪家,就是我洪家的客人。”

“嘿嘿,你洪家,”蔡上人不屑地哼一声,不过,他既然全力对付外来的蓝翔,也就懒得跟本地的势力冲突太狠。

事实上,在未来的位面之战中,对于整个地北道而言,洪家雷修是很重要的一环,哪怕没有这一次的魔修偷袭,官府和宗派也明白其份量,都不会将其逼得太狠。

所以他放过了跟洪家计较,而是淡淡地发话,“那个储物手镯,对你而言,不具备多大价值……有看好的东西,你可以留下。”

出于傲慢,他此刻才做出解释,你拿走大部分东西,我十灵晶买下手镯,大家各取所需。

然而非常遗憾,这个解释来得实在太晚了,陈太忠的火气已经被勾上来了,他冷冷一笑,“我的东西,卖不卖,在我!”

“你是一定要找事了?”蔡上人眉头一扬,恼怒之下大声发话,“信不信我现在就让你留在小岭城走不了?”

“你算什么东西?”陈太忠想也不想,口一张,直接一道白光打出,“混蛋!”

蔡上人哪里想得到,他说动手就动手?眼见那白光来势汹汹,他身子一侧就想躲开。

但是陈太忠已经晋级高阶天仙,束气成雷的威力也有了提高,对上同阶的修者,真的不要太轻松。

白光闪过之后,蔡上人的身子被击出老远,陈太忠身子一晃,一个缩地成寸冲了过去,探手就去抓人。

“阁下住手!”这时,一声大喊从身后传来,听声音却是那青云观的高上人。

陈太忠哪里会听他的?一抬手就抓住了蔡上人的脖领,同时一道气息打过去,干脆利索地给对方下了禁制。

然后,他才施施然转身,却看到那高师兄掣出一柄拂尘,一脸肃穆地看着他,“东上人,还请不要做这些意气之争,徒令亲痛仇快,智者不为。”

“呵呵,我还以为你会出手呢,”陈太忠轻笑一声,眼中有着浓浓的鄙夷,“照你这么说,这事反倒是我不对了?”

高师兄对这局面,也很是无语,他当然知道,蔡希昭做的有些过分,身为宗派弟子,他也深恨此人的态度——储物手镯不是不能卖给你,但是你这样的态度,搁给我也不卖!

但是青云观虽然是称门宗派,终究是立足于地北道,跟官府固然是不同系统,可终究大家都是本地势力,往日里瓜葛不少。

所以他不能无条件地支持蓝翔,只能含含糊糊地回答,“有什么问题,大家可以坐下来慢慢谈,何至于到了这步田地?”

“说起来还是我的错了?”陈太忠气得笑了起来,“刚才这厮对我们做出的威胁,你就没有听到?”

高师兄无言以对,姓蔡的做得太差了,让他怎么解释?于是一转头不再说话——该说的他已经说了,玄机真人也不能再怪他了。

陈太忠也不再理他,拎起蔡上人,抬手就是一百多个正反耳光,将人打得跟个猪头一般。

然后他摘下此人的储物袋,又是一抬脚,将人踹出老远,“滚,以后不要在我面前出现,否则我见你一次,打你一次!”

蔡上人双颊红肿,嘴角淌血,可是他也硬气,抬手一指陈太忠,“有种的,你就不要离开……”

“小子勇气可嘉啊,”陈太忠哈哈大笑一声,蹿上前去,对着此人又是一阵毒打,这次他甚至踢断了对方一条胳膊。

打了好一阵,他才停下来,轻笑一声,“小子,继续说狠话,继续说啊。”

蔡上人直接被打懵了,好半天之后,他才晃一晃脑袋,目光有些茫然,嘴巴却依旧极硬,“此恩此德,我蔡希昭没齿难忘……”

“那就叫你记得再深一点,”陈太忠长笑一声,又是一阵毒打。

他足足将人打了有两个多小时,就用村夫一般的粗浅手段,硬生生地将此人的满嘴牙打掉,打折了两条胳膊和一条腿。

两人都是天仙,但是蔡上人修为被禁,而陈太忠也不用天仙的手段,就是拳拳着肉,虽然没有灵气,却也势大力沉,砰砰的拳脚声传出,显得异常的野蛮和粗鲁。

对堂堂的蔡上人来说,被这种毫无技巧可言的手段殴打,而不能还击,真是天大的耻辱。

然而就算是这样,他依旧是不松口,得空就骂,而陈太忠对这个游戏,也是乐此不疲,对方只要开口骂人,他就下手打人。

到了后来,蔡上人骂不动了,就拿眼睛瞪他,然而,只要敢瞪他,他就又毒打此人一顿。

旁边围观的人实在看不下去了,但是没人敢拦陈太忠,说不得只能去拦蔡上人了,“你别再惹事了,规规矩矩扭头走人,不要去再看他!”

我明明是一次又一次地挨打,你们竟然说是我惹事?蔡上人气得差点一口血喷出来。

不过大家一而再、再而三地劝说,他最后也只能认栽,被人扶着一瘸一拐地走了。

虽然他没有再回头怨毒地看对方,可是他心里已经发狠了:小子你有种就别走!爷马上就回来!

他离开之后,那洪道格低声发话,“东公子,你们还是先行离开吧。”

陈太忠奇怪地看他一眼,“为什么?”

为什么……你问我为什么?洪道格很无语地看着他,“玄机真人就在城中。”

“我知道,”陈太忠漫不经心地点点头,然后淡淡地问一句,“那又如何?”

“你不怕他找你的麻烦?”洪道格的眼睛瞪得老大,差一点瞪出眼眶。

陈太忠的眉头微微一皱,不以为然地回答,“希望他没那么无聊吧。”

这次他是真不担心,乔任女和言笑梦的身份都已经暴露,而且被众人周知,瞒都瞒不住。

玄机真人再没品,也不可能主动去欺负她俩,须知她俩的身后,不仅仅是蓝翔派,还有整个宗门体系做她俩的后盾。

她俩没事,陈太忠就不介意跟那六级玉仙斗一斗,他也没想着能赢,琢磨着只要对方一动手,哥们儿争取跑掉就是胜利。

当然,只要他能跑掉,那个玄机真人……你就等着哭吧,哥们儿完全不介意蘑菇重现于西疆。

他之所以做出这个决定,原因也很简单,对方是六级玉仙,而他只是六级天仙——就算真实修为,他也不过是七级天仙。

修为相差如此悬殊,对方还要强行出手的话,那就不仅仅是大欺小的问题了,而是不要脸!

对上不要脸的人,陈太忠做什么事情,都毫无心理压力。

要说起来,他当然不想招惹玄机真人,但是王八好当气难受,姓蔡的都把自己欺负成这样了,要是不反抗,有违他的本心。

他也不想两女放弃在天雷谷修行的机会,于是就大打出手,至于结果如何,全看对方如何选择了,反正他就一个意念:我是有机会逃脱的。

这种事情,能早解决,比晚解决要好,他索性就留在本地等了。

原本……哥们儿是想把剩下的蘑菇,用在幽冥界的啊,其实陈太忠的心里,也有些遗憾。

但是在旁人的眼里,看到的就不是遗憾,而是彻底的嚣张。

你打了掌道大人的人也就算了,城里明明有个六级的玉仙,随时都能出来找你的碴儿,你竟然不知道悄悄地溜走——这么作死,真的没有问题吗?

于是就有人猜测,这东公子如此地有恃无恐,莫非这东家……真是什么隐世家族?

天色很快就大黑了下来,雨又开始窸窸窣窣地下,东公子坐在玉伞下,有滋有味地品茗,而蓝翔双娇也坐在伞下,有一搭没一搭地修炼着。

一夜时间很快就过去了,天亮之际,小岭城的东门缓缓地打开,却依旧不见城内有玉仙出来。

难道蔡希昭就甘心认命了吗?不少人心生疑惑,想一想蔡上人昨天的咬牙切齿,大家觉得,这件事似乎不该这么轻易结束。

而东公子依旧坐在玉伞下打坐,仿佛根本没把即将到来的报复放在心上。

天上依旧在下着淅沥沥的小雨,整个城东门外,气氛都异常地压抑。

事实上,大家都没有猜对,到现在为止,玄机真人甚至不知道,蔡上人被打了。

因为他一直在推算那个矮胖剑修的神念闭锁,此人是中阶天仙,神念闭锁得十分紧凑,而地北道的官府非常希望,能将此人也彻底搜魂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