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六百一十章 人心没尽

陈太忠真是有点无语了,好半天才轻咳一声,“我家有没有玉仙,你不配知道,等你能诛杀真人的时候,再来问。”

蔡上人听得笑了起来,一改刚才橡皮脸的样子,不过他这个笑容,有点不怀好意的样子,“原来玄机真人的面子,你也不放在眼里?”

“玄机真人是玄机真人,你是你,”言笑梦听得火了,忍不住出口插话,“凭你也要代表真人的面子?”

她当然有资格说这个话,须知言家祖上,是出过飞升九重天的大能的,她能把自己当做飞升九重天的大能吗?

蔡上人似笑非笑地看她一眼,意味深长地回答,“我叔祖深得大公的信赖。”

这话份量就太重了,西留公那是公爵,是玄仙的存在,公爵府可是能跟真意宗平起平坐的,玄机真人身为六级玉仙,已经是相当骇人的了,还深得玄仙的信赖。

听到这种身份,一般人根本生不出抵抗的心思,不尿裤子已经算是胆气壮的了。

饶是陈太忠擒过月古芳,斩杀过石真人,还用蘑菇消灭了巧器门的数名真人,但是对上玄仙,真的最多……也只有选择死法的权力。

事实上,来个高阶玉仙,他都是绝对跑不了的。

当然,眼前这蔡上人,跟西留公也是勉强搭得上边,请出大公的可能性,无限接近于零——这厮连请出玄机真人的概率有多高,也不好说。

不过,这并不妨碍他自我感觉良好。

陈太忠有心刺他两句,可是再一想,逞嘴皮子的功夫,实在没啥意思,于是只是不屑地笑一笑,连话都懒得接。

可是他不说话,就被蔡上人看成了胆怯,事实上,他一旦打出西留公的旗号,根本就没人敢不卖面子。

所以他微微一笑,“那个魔修真人的储物袋……储物手镯,你开个价吧,我要了。”

“什么?”陈太忠听得眉头一皱,又若有所思地看一眼张州郡守府的那厮——合着说了半天,是想买储物手镯?

他毫不怀疑,这两者是通过气的,否则姓蔡的不可能知道,石真人身上是储物手镯,而不是储物袋。

这魔修真人的手镯里,难道真的有好东西?陈太忠很难不这么想,当然,最终他还是淡淡地拒绝了,“我没卖的兴趣,这东西害人害己的,打算找个地方销毁了。”

蔡上人一听,登时脸一沉,“你宁可销毁,也不卖给我?”

你这不是废话吗,我就是要让你不开心啊,陈太忠得意洋洋地一扬眉毛,也不回答——哥们儿又不差这点灵晶。

此时,倒是乔任女出声了,“魔修的储物袋,蔡上人一定要得到……这容易让我生出一些不好的联想,我们气修就是脾气直。”

她这话是在影射,说对方可能跟魔修有勾结——若没有勾结,你知道魔修的储物手镯里有什么吗,就一定要买?

“是这样的,”张州郡的那位见状,主动出声解释了,“你们既然已经让出了首级,索性把储物手镯也让出来吧……可以高价卖,反正对你们而言,也不可能领官府的奖励。”

“让出了首级?”陈太忠听得眉头一皱,泥煤,哥们儿我说要让出了吗?

不过再想一想,他真没把玉仙的首级当回事,昨天夜里,别人想拿走,他就直接让人拿走了——首级拿回山北,老百姓的心里就都踏实了。

反正他留下了尸身,对纯良来说,已经很补了,不差这么一个脑壳。

但是对方居然认为,是他让出了首级,这就令他不能忍了——谁有资格让我让出首级,脸大还是怎么着?

“你要首级也没用,不让出来还怎么着?”蔡上人傲然地发话,“官府的奖励,你宗派弟子又领不到,现在我就差储物手镯了……开个价,不要太高,否则对你没好处。”

合着他是要冒斩杀魔修真人的功劳,石真人是东上人杀的,这个毫无疑问,但是首级落在他手里,那他也可以说是他杀的。

至于真相什么的,这个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官府体系把魔修的头拿到手了,将来宗派体系若说魔修是蓝翔派的人杀的,官府也可以说,根本不是那么回事。

总之,从维护统治的角度来说,石真人能被官府所杀,是最好的。

而陈太忠不假思索地让出了首级,也说明他对官府可能的奖励并不在意。

事实上,遇上这种事,官府也不会给宗派弟子太多的奖励——你回师门领贡献点去吧。

所以说,陈太忠没把首级放在心上,就让某些人生出了不该有的心思,而与他同行的乔任女和言笑梦没有反对,是因为她俩知道,东上人把首级带回派里,也真的没什么意义。

宗门贡献点……东上人还会缺这个吗?斩杀真人的虚名,东上人会在意吗?

正经是能把那魔修的储物袋留下,这就够了。

但是蔡上人把首级拿到手之后,并没有满足,他发现若是能把对方的储物袋也弄到手,就更能坐实自己的战绩,堵住旁人的闲言碎语,也能从官府得到更多的奖赏。

到那时,哪怕蓝翔派弟子站在他面前,口口声声说石真人是东公子斩杀的,他也会矢口否认——你有病吧,首级在我手里,储物袋也在我手里,你竟然敢说是别人杀的?

所以他现在来到城外,目的不止一个。

主要目的当然还是通知洪家最新的消息动态,魔修既然将雷修看做眼中钉,那此次失败了,接下来没准还有动作,要洪家一定不要放松警惕。

其次的目的,就是在于购买这个储物手镯了,蔡上人托人代为收购,结果对方竟然不买帐,他就亲身前来——有病吧你,一百灵晶都不卖?

若是头颅尚在对方手中,首级加上储物手镯,一百灵晶当然是远远不够的,但是首级已经落到了蔡某人手里,一个储物手镯真值不了多少。

至于说东公子可以斩杀真人,战力不凡,蔡上人还真没放在心上,你能斩杀了三级玉仙的魔修,斩杀得了六级的玉仙吗?

他的叔祖若是有个三长两短,西留公又怎么会答应?到那时就是真仙出马了。

蔡上人相信对方拎得清楚其中份量,不过出于小心起见,他还是先问了一下,对方家族里是否有真人,结果对方不肯回答。

不回答,那就是没有了,在这种比腰板的时候,绝大多数修者都会报出自己的靠山,好让对方知难而退——玉仙之上一旦火拼,后果是极其惨烈的,很多时候根本不存在赢家。

所以他现在改主意了,要用更低的代价,拿下这个储物手镯。

事实上,他真的不是要捡漏,对方扣下手镯中的一些物事,他也不会在意,只要能留下一些证据,证明此手镯确实属石真人所有,就可以了。

但是帮他关说的那位,没点出这一点,蔡上人自我感觉良好,又不屑点出这一点。

陈太忠一听就笑了,“我缴获的储物手镯,我愿意不愿意卖,关你什么事?”

他一开始以为对方是想捡漏,只是有点不高兴,待听清楚因果,心里的火腾地就冒了起来:就凭你小子,也敢惦记冒我功劳?

他对冒充功劳的事情,异常地敏感,想陈某人当初飞升到此界,那真是身家清白前途无量——南特都说了,当时他若能拎着噩梦蛛找到城主府,那绝对会是不同的人生。

但是这一切的美好,都因为血沙侯郑家觊觎他手上的噩梦蛛,想要贪他的功劳,彻底地化为了泡沫,他也因此走上了一条坎坷的道路。

陈太忠一向认为,自己是个讲理的人,想他当初在地球界,是唯一的修者,也没在地球上折腾得天怒人怨,说明他还是很擅长克制的。

原本他在风黄界,也能那样走下去的。

一切的改变,就是因为那次有人想贪功,当他听到蔡上人竟然说出了这样的话的时候,他心里的愤怒,真的是可想而知。

“你最好还是卖了,”蔡上人眼睛一眯,阴森森地发话,他不知道已经严重惹恼了对方,所以又出声威胁,“要不然,你们蓝翔弟子来了地北道都不报备,我少不得要调查一下原因了。”

他除了有个六级玉仙的叔祖,还有另一重身份——他是掌道府的人。

这样的身份,可以让他很方便地为难蓝翔弟子,而当地的宗派青云观,却是没有支持蓝翔的理由——起码得白驼门提出要求,他们才可能插手。

陈太忠笑得越发地灿烂了,他轻声发问,“你这话算是威胁吗?”

“不是算是威胁,而是就是威胁,”蔡上人还之以灿烂的笑容,“十个灵晶,不卖给我储物手镯,你们就乖乖地滚蛋,呵呵……不想在天雷谷修炼了吗?”

他知道,对方若是出了地北道,自己其实也无可奈何,若是退回蓝翔,那就连玄机真人出面都没用了,所以他点出要点:我知道你们来的目的!

陈太忠看一眼旁边的洪道格,似笑非笑地发问,“我昨天的出手,换来你如此的报答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