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六百零九章 幽冥走狗

天雷洪家的人,对陈太忠客气得离谱,不过也有人婉转地打听,你跟蓝翔是什么关系?

对这样的问题,陈太忠就是一笑而过,根本不予回答。

还有人想知道他是怎么杀死魔修真人的,他依旧不予理会。

他的做派有点傲慢,不过在实力至上的社会里,这样的傲慢是可以被理解的。

事情已经结束,但是洪家的人还是暂时不能离开小岭城,原因很简单,官府也想了解清楚,魔修出现在山北,到底是为什么。

洪家一方擒下的四名天仙,连夜被提审,其中一个低阶天仙更是被搜魂,不过搜魂也没得出太多的东西。

那艳妇坦白了,说她是受了二郎和矮胖剑修所邀请,来做一票。

她还表示说,自己根本不知道会出现魔修真人,只是听二郎说,己方有强大助力。

那矮胖的中阶剑修自闭神魂,死活不配合,二郎那里可以搜魂,不过就像昨天言笑梦所说的那样,这个二郎修习的就是魔功。

亏得有她提醒,官府没有强行搜魂,而是先检查了一下此人的经脉和功法,结果真的检验出,此人的修为,是靠吸取精血堆上来的。

这样的话,就不能轻易搜魂了,魔修在神念方面,很有些诡异的手段,不但可以抗拒搜魂,更可能做出反击。

于是山北郡和青云观弟子,都向上面发出请求,希望能得到高阶修者的支持。

不过在等待的时候,大家发现,那少年天仙二郎,其实是经过易容的,于是剥去他的伪装手段,结果发现,还是个清瘦的少年,只是面貌大变。

通过少年的气息对比,大家很快寻找到了此人在此前的行踪,又经过各种辨认,才发现他竟然是鉴宝阁负责情报的一员。

这么一来,他为何消息灵通,就得到了解释。

山北郡守府闻言大怒,马上给鉴宝阁发出了知会,要他们说明白,为何魔修会混入鉴宝阁,而且居然是负责情报的。

地北道和青云观的高手正在赶来的路上,而洪家那个中介剑修,唤作洪道格的家伙,也是愁眉苦脸,“此事搞不清楚,实在没办法上路……为此耽误了东公子的时间,真的抱歉。”

陈太忠倒也无所谓,“你记得昨天许下的承诺即可。”

“呃,一定,”洪道格苦着脸回答,对洪家来说,昨天许的五百灵晶和一千雷晶,委实有点肉疼,但是当时不这么许也不可能——那是在跟玉仙对战啊。

凭良心说,若是东公子不出手,只顾自己逃脱,洪家的损失也不会比五百灵晶和一千雷晶少,送亲的嫁妆可能没有这么多,但是只说这么多天仙就此失踪,洪家就没办法跟别人交待。

更别说这里面还有青云观的弟子,那根本不是能用灵晶或者雷晶摆平的。

中午时分,雨又开始窸窸窣窣地下,陈太忠的心情不是很好,索性坐得离大家远一点,开始翻看石真人的储物手镯。

石真人的家当不多,丹药灵石都很少,瓶瓶罐罐之类的多了点。

陈太忠取出几个来,正要打开一一甄别,言笑梦出声制止了他,“公子,魔修的东西,咱们最好不要随意动,里面诡异的东西太多了。”

陈太忠想一想,也是这个理,起码他不能现在着手甄别。

于是他悻悻地叹口气,“要不看他是个真人,我直接就把储物手镯毁了,哪知道这真人,也是穷得可怜。”

“毁掉倒是不必,可以拿去鉴宝阁……可以找人帮着鉴定一下,”乔任女笑着回答,原本鉴宝阁就很合适,只不过出了二郎那档子事,估计蓝翔跟鉴宝阁的关系,也要紧张一阵了。

“东公子如觉得储物手镯无用,在下可以高价收购,”一个中阶天仙发话了,他就是昨天围攻矮胖剑修的三个中阶天仙之一。

不过此刻,这人的身份已经暴露了,是张州郡守府直属卫队的供奉,也是受了洪家官府内天仙的请托,混在队伍里,打算捉拿捣乱者的。

陈太忠淡淡地看他一眼,“嗯,打算多少灵晶购买?”

“一百灵晶,”中阶天仙竖起一根食指来,笑眯眯地回答,“我也是想赌一下,看能不能捡什么漏子。”

“哦,那就算了,这点灵晶,我还是不差的,”陈太忠摇头拒绝,他不仅不差灵晶,也不喜欢别人捡自己的漏,想他自打飞升上来之后,打家劫舍,很是淘换到了不少好东西。

这石真人的储物手镯虽然看起来寒酸,可谁能保证,里面就没好货了?陈某人的步法、刀法、麒麟草这些,可不都是淘换来的?

那中阶天仙遗憾地撇一撇嘴,不再多说。

到了天擦擦黑的时候,有几个人从城中走了出来,其中有三个高阶天仙。

他们找到洪道格,低声攀谈了起来,陈太忠远远地看了两眼,发现人家没有叫自己过去的意思,也就懒得多操心了。

听了一阵之后,洪道格的脸色变得极其不好看,跟对方轻声争执了几句,情绪也有些微的激动,最后,他重重地叹口气。

陈太忠正在低头喝茶,就见洪道格带了两个高阶天仙走了过来,“东公子,这是我门内高师兄,这是地北道掌道大人府上的蔡上人。”

“嗯,”陈太忠点点头,也不说话,要看他们说什么。

“据搜魂得知,那二郎和魔修石真人,是受人所托,对付我洪家的,”洪道格脸色阴沉,“盖因我洪家世代雷修,刚阳传家。”

陈太忠眨巴一下眼睛,继续等他说,谁想对方就不说了,而是愁眉苦脸地看着他。

他等了好一阵,才眉头微微一皱,“就这?”

“雷修至刚至阳,不但是魔修对头,也是阴邪煞气的克星,”洪道格叹口气。

好像我们气修就不是阴邪煞气的克星?陈太忠不满意地一皱眉,你小子到底想说什么?

倒是乔任女听得眉头一扬,沉声发问,“幽冥界?”

洪道格怔了一怔,然后默默地点点头。

“一群混蛋!”言笑梦听得破口大骂,“好好的人不做,要做幽冥异族的走狗!”

原来这魔修深受正统歧视,觉得这人族世界并不值得珍惜,倒不如投靠幽冥界,而且大多魔修除了靠精血提升修为,也能在煞气和阴邪之气的地方修炼。

所以对他们来说,幽冥界统治风黄界,也没什么不好的,没准到时候能大摇大摆地生存,比现在的日子还滋润。

既然有这样的心思,那么打压风黄界的战力,就是魔修要考虑的,而洪家是雷修家族,是幽冥界最不喜欢的对手,提前铲除很有必要。

此番袭击洪家的送亲队伍,就是想引发轰动,让洪家找人来援,最终要达到的目的,则是最大程度地削弱洪家,如果可能的话,还要把洪家储蓄的雷晶资源消耗光,破坏天雷谷。

这段隐情,被二郎死死地保护在识海最深处,一旦被搜魂,就会自行泯灭,同时做出巨大的反击,一般玉仙根本不能得手。

所幸的是,西留公府上的玄机真人在掌道大人府上做客,闻说山北郡杀了魔修真人,还捉了魔修,兴致一起,来山北走了一趟。

玄机真人虽然只是六级玉仙,却擅长推演天机,而他推演一个小小初阶天仙的天机,并不会带给自己多少不便,几番推演之下,找到了迂回搜魂的方式。

洪道格听到这样的消息,心情可想而知,情绪好得了才怪!

而乔任女和言笑梦同兽人作战多次,遭遇过人奸的算计,一听这种论断,基本上就猜出因果来了,勃然大怒也就正常了。

“切,”陈太忠不屑地撇一撇嘴,不过此时此刻,要说他一点不心寒,也是假的。

“可惜那厮知道的委实不多,”掌道府蔡上人淡淡地发话,“若是东先生能尽早将魔修真人的头颅送来,没准还能搜到更多的信息。”

陈太忠听得眉头一皱,“你什么意思?”

“没准魔修已然跟幽冥界有了接触,找出接触的途径,很有必要,”蔡上人面无表情地回答,“听说那魔修真人的尸身,已然被轰杀?”

“我把首级都拿回来了,你们都搜魂不出,还说什么尸身?”陈太忠眼睛一瞪,有点恼了。

“若是能早拿回来一些,就好了,”蔡上人说这话的时候,脸上依旧没什么表情。

玄机真人有神鬼莫测的手段,如是新鲜斩下的首级,没准真能搜出什么东西。

我欠你的?陈太忠斜睥他一眼,皮笑肉不笑地回答,“石原还有魔修真人,蔡上人如有意的话,何不前往那里一行?”

蔡上人被这话噎得不轻,登时有点恼了,“你知道我是谁吗?”

陈太忠笑了起来,上下打量对方两眼,饶有兴致地发问,“你知道你在跟谁说话吗?”

蔡上人冷冷一笑,“正要请教。”

“等你能斩杀了真人,再来请教吧,”陈太忠呲牙一笑,“现在嘛……凭你还不配!”

“玄机真人乃是我叔祖,”蔡上人眉毛一扬,淡淡地发话,“你东家有真人吗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