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六百零七章 人心惶惶

一阵纷乱之后,小岭城的人终于相信,对方是遇到魔修了,本来嘛,以天雷洪家的名头,送亲的路上被人袭击,这事儿真的是丢人到不能再丢人了,怎么可能自曝其短?

更别说,这帮人里有六名天仙,还擒下了四名天仙,真的做不得假。

虽然送亲用到这么多天仙,委实有点夸张,但是有俘虏在手,不容人置疑。

而且,领头的中阶剑修天仙,还是青云观的弟子。

很快地,郡守和城主都出城了,来了解情况。

事实上,青云观来了不止一名弟子,还有两名也是青云观的,他们是受到洪师兄邀请,来帮衬同门的,没想到差点把性命丢了。

对于洪家为何邀请这么多天仙前来,甚至是暗中保护,洪家给出了答案:最近洪家的暗线听说,有人在针对洪家,做出了一些不好的事情。

洪家发现,对方的势力不小,于是才大张旗鼓地送亲,想借这个机会引蛇出洞,狠狠地加以打击,正是因为如此,队伍中悄悄地藏了三名中阶天仙。

不成想,直接惹出了玉仙,引出的蛇太大了,差点葬送了整支送亲队伍。

“你们抓到的俘虏,可否交予我山北郡?”郡守直接发问了。

“这个实在有点不方便,”洪家人断然拒绝,“不过我们审问的时候,掌郡大人可以派人旁听。”

将郡守称为掌郡,也算是尊称了,至于说把俘虏交出去,那真不可能,洪家还要找出自家被人惦记的缘故呢。

“留下缠斗那魔修的,不知道是何人?”郡守也不好强迫洪家,洪家四名天仙,有在官府的,也有在宗派的,身份不比他差。

洪家的剑修不会说出蓝翔,但是送亲的人太多了,里面除了洪家人,还有亲友团、夫家派来引领的,以及外聘的一些专业人员。

这些人嘴就不严,闹哄哄乱成一片,于是就小岭城的人就知道,还是有人留在当地,跟那魔修真人周旋,大家才得以逃生。

“我也不知道,”洪家的剑修,嘴巴确实很紧,不过他心里也有点好奇,于是冲言笑梦和乔任女一伸手,“这两位是那位的侍女……还是请他们说吧。”

“白驼门下蓝翔派言笑梦,”白衣女子一拱手,同时显出修为。

“我是笑梦的师妹,乔任女,”乔任女也有担当,显出了修为。

泥煤,合着送亲的有八个天仙?郡守都愣住了,少不得看那中阶剑修一眼:你这洪家是惹了多大的麻烦啊?

他没想到的是,洪家这送亲队伍,其实有十一个天仙,其中死了一个,跑了一个,还有一个留在当地,跟那魔修纠缠。

听到她俩确认身份,小岭乡的阵营里,一个天仙才愕然发话,“原来真是蓝翔双娇……敢问那阻敌的,可是闻道谷谷主东上人?”

蓝翔闻道谷的威名,最近实在太火爆了,东易名的名声,在西疆不胫而走,风头甚至盖过了很多的玉仙。

“东上人……那不是无锋门的赤磷岛主吗?麻将的玩法,似乎就是出自赤磷岛,”有人想起了方才的情形,少不得看一眼那四个俘虏,然后又犹豫着发问,“但是……东上人的样貌,好像不是那样吧?”

“今天阻敌的,是东二公子,”言笑梦白衣飘飘,整个人显得清冷无比,谁也想不到,言上人此刻竟是在撒谎。

“咝,”大家听得倒吸一口凉气,好半天之后,那郡守才讶异地问一句,“东姓……敢问是何方家族?”

这话不问不行啊,东易名搞出闻道谷,就已经名震西疆了,再加上一个能力敌真人的东公子,任是谁听到这消息,也要打听一下,这东家是怎么回事。

“这个不便说,”言笑梦淡淡地回答,心说他若真是那人的话,我胡诌一个东姓家族,也是对他最好的保护,想到这里,她的心里,竟然忍不住生出了一丝甜蜜的感觉。

不过下一刻,那一丝甜蜜,就被担忧所代替,她沉声发话,“还请掌郡大人尽快派出战兵,前去函山打探清楚情况……若是魔修肆虐,山北郡要面临生灵涂炭。”

“可是……战兵也圈不住真人啊,”郡守此刻坐蜡了,他很为难地表示,“战兵的修为虽低,但是精血旺盛,正是魔修的最爱。”

“战兵的气血之勇,也正是魔修克星,”乔任女忍不住了,大声发话,“我姐妹愿意随同前往,掌郡大人,你要考虑自身职责,我们也担心东上人一怒。”

“啧,”郡守咂巴一下嘴巴。

自己的地盘上出了魔修,又有人汇报上来,他若是不闻不问,那是绝对不行的,尤其是这汇报的人是洪家的,想向上隐瞒也是不可能的。

而蓝翔双娇愿意搭一把手,这就是难得的臂助了,须知官府中的修者,论单独战力,还要差宗派弟子一筹。

别的不说,有她俩配合和牵制,战阵就很容易展开,否则的话,以魔修真人的能力,一旦突施偷袭,战兵有了损伤,展不开战阵的话,那就是巴巴地给魔修送精血去了。

“青云观弟子愿助之,”一个中阶天仙走了出来,咬牙切齿地发话,正是那个手里有血蝗的主儿,“此仇,我青云观不能忍。”

青云观和官府,是两个体系,一般是不存在什么交集的,但是对上魔修的话,两家绝对可以配合,谁都不能说不对。

这弟子的表态也没错,往大里说,青云观的地盘里,出现魔修了,这不能忍,往小里说,魔修敢对跟青云观有瓜葛的洪家下手,还差点捎带了青云观另外两名弟子,这仇也不能忍。

“我去给观主汇报消息,”洪家的中阶剑修走到一边,咬牙切齿地发话,“实在不行,请出师尊来,地北道哪里容得魔修猖獗?”

“我山北郡也容不得魔修,”郡守终于拿定了主意,大声发话,“既然是这样,出战舟吧,我先出一百零八战兵,你们前去探路,此事我要尽快上报掌道大人,掌道大人若是允许,还可以加派战兵。”

郡守可以授权战兵出动,不过有个名额限制,最多能自主地调动一百零八名战兵。

一百零八名战兵虽然不多,但是也足够摆出三个天罡战阵了,而郡守之下的城主,连出战兵的权力都没有。

想当初陈太忠肆虐青石,青石周家就想请城主南特出战兵,但是南城主直接拒绝了,原因很简单——他没资格调用战兵,必须郡守府首肯才行。

而郡守府能首肯的,也不过最多一百零八战兵,再多的话,必须得掌道大人点头才行。

“好的,”洪家的中阶天仙点点头,“我向观主汇报,掌郡大人向掌道汇报,总要让这魔修无处藏身,才能还一方清净!”

没用了多久,郡守就调来了战兵,分乘坐两艘战舟,身边还有五名天仙相伴,浩浩荡荡地向函山挺进。

这五名天仙里,郡守府只出了两名,其他三名则是蓝翔双娇和有血蝗的青云观弟子。

不过大家嘴上虽然说得热闹,心里还是有点忐忑,战舟行进得不是特别快,走一段就要停下来查探一番,以防被人伏击。

乔任女和言笑梦心急如焚,可是还不便催促,这一路上的探路先锋,十有八九就是她俩了。

更糟糕的是,走了没多久,天上就下起雨来,所以直走到天快黑的时候,也不过才行进了一百四十多里。

天要黑了,那就必须扎营了,尤其是魔修这玩意儿,在夜里是格外地猖獗。

战兵在那里扎营,言笑梦却是怎么都挡不住对东上人的担忧,于是她跃起在空中,手执玉伞看着远方,眉头皱作一团。

“他不可能陨落,”不知道什么时候,乔任女悄悄地来到了她的身边,她轻声地笑着,显得有点没心没肺,“我这一生的男人……师尊说了,他是注定要证真的呢。”

言笑梦缓缓地转动脖颈,扭头看她一眼,“我不喜欢你这种样子,我在为他担心。”

“担心有用吗?”乔任女笑了起来,“你我不过是他的累赘,就像王艳艳……有种的,现在跟我去找他。”

“幼稚!”言笑梦冷冷地看她一眼,又微微地一笑,左右四下无人,她也不介意说得更明白一点,“他一定是陈太忠吗?”

“陈太忠……就该是这个样子,”乔任女微微一笑,然后挑衅地看她一眼,“不管他是不是,他是我心里的陈太忠……言师姐,敢跟我往前走一走吗?”

“他若是陈太忠,我一定会杀了你,”言笑梦微微地一撇嘴,面无表情地发话,“不开玩笑,他是我的,谁都不许抢,哪怕……是你!”

“切,我俩的关系,早突破你的想像了,”乔任女对她的话嗤之以鼻。

两姐妹正在斗嘴中,猛然间,前方的雨雾中,隐约有焰火一闪一闪。

“咦?这是?”言笑梦第一时间发现了不妥,声音也颤抖了起来,“本派召集焰火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