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六百零六章 两张诛邪网

要说石真人这番遭遇,跟月古芳有点像,都是堂堂的真人,却被陈太忠的剧毒所阴,不得不亡命奔逃,而且并不知道身后有人追踪。

但是事实上,并不完全是这么回事,石真人是三级玉仙,修为比月古芳强一点,真是要论战力的话,他比月真人高得多了。

严格来说,是月古芳的战力太低,月真人是个聪明人,在修炼上也非常有想法,但是胆气不壮,很少打硬仗。

而石真人打过不少硬仗,非常了解自身的实力,若不是发现了诛邪网,哪怕他是中了毒,也不介意跟对方硬拼。

所以他只是布了一个幻阵,根本没有做任何的防御。

然而,他的自信,彻底地断送了他的性命。

他坐下在一炷香的工夫,猛地心生警兆,抬眼一看,只见一道刀光,匹练一般地斩了过来,一时间只吓得魂飞天外:这种凌厉的刀势,一看就知道是诛邪网主所发出的。

他怎么能追到这里?石真人的身形不动,猛地向斜后方暴退十余丈,然后抖手打出三颗化血珠。

化血珠是没用的,甚至会成为诛邪网的养分,他非常清楚这一点,但是他打出这三颗化血珠,是冲着人去的,不是冲着网去的。

对方不但有诛邪网,刀法也极其强悍,配合其诡异的身法,对他的威胁,实在太大了。

从严格意义来讲,他若有防备的话,并不是特别担心诛邪网,这个东西对魔修来说是很可怕,能制约很多魔修的手段,他甚至连逃跑都不敢用血遁。

但是不用魔修手段,这诛邪网也就是那么回事了,只说修为的话,他要高出对方很多很多,不用魔修手段,胜之也不难。

而且因为对方修为低,导致诛邪网的战力也降低不少,起码这个速度就跟不上,他若是想跑,诛邪网追不上他。

所以他不是很在意诛邪网,正经是对方的身法和刀法,令他颇感惊艳,若是没有中毒的话,他哪怕不用魔修的手段,也愿意跟对方周旋一下,未必就会吃了亏。

可是眼下中毒了,就不能硬撑着了,他打出化血珠,是防着对方近身,要是被诛邪网吸收走,他看到诛邪网,自然知道该往哪个方向跑。

至于说对方为什么能追上来,等跑了以后再细细琢磨不迟。

不过饶是如此,他心里也憋屈得紧:一个小小的中阶天仙,就敢这么追我——小子,以后咱们慢慢地算账!

那黄脸汉子见到化血珠,果然不敢轻易靠近,而是嘴一张,一道白光吐出,“咄!”

去尼玛的!石真人的身子猛地一折,他对这个手段,也有所提防,这大约是上古气修的束气成雷神通,天仙使出来,应该是会打折扣的。

但是既然称之为神通,就算打折扣,也是他不愿意硬接的,所以他强行避开,所幸的是,对方囿于修为,无法用神通锁定他。

所以折向之后,他猛地加速,试图再次逃离。

然而,跑了没两步,前方猛地出现一张大网,对着他就罩了下来——此路不通!

终于拿出来了吗?石真人的心里,不怒反喜,于是张口一吐,一道浑厚的灵气打出,身子却是硬生生地停了下来,然后转身疾走。

他这一系列动作,奇快无比而且极其违背物理认知,若是盯着他看的话,修为差一点的,起码要头晕眼花,没准会吐出来。

但是对石真人来说,这真的是小儿科了,玉仙的修为,承受这点转向毫无疑问,正经是他看到诛邪网出,就直接敲定了窜逃方向。

“小辈,魔修不会放过你的!”他咬牙切齿地大喊一声,发动了身法。

他只要顺着诛邪网扑杀的方向跑就行——那小子的身法也不错,近身搏斗令人防不胜防,但不管怎么说,终究是修为有限,比赛长途跑路的话,他一点都不把对方放在心上。

等着被灭派吧!他心里恶狠狠地诅咒,这种上古十大杀器,搁在别的修者眼中,可能会生出强抢的心思,但是一旦被魔修知道,绝对会不计代价地毁掉这东西。

小小的称派宗派,很难保住诛邪网,起码也得是称门的宗派,才勉强有资格,而且还得保存在真人手里。

想到恶毒之处,石真人心里咬牙切齿:上古气修这种恶心的修者,早就该灭绝了!

他正在YY,猛地发现前方有什么不对,抬眼一看,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,“我艹,又一张……混蛋啊~~”

话音未落,他就被迎面而来的大网裹得严严实实,他知道自己这次,是彻底的完了——他真的做梦也没有想到,对方手里不但有真的诛邪网,还有一张假的!

泥煤,咱们不带这么卑鄙无耻的吖……

这是石真人在风黄界的最后一个念头。

陈太忠心恨此人出手狠毒,抓住人之后,直接一刀枭首。

与此同时,在石原深处的一个地下洞穴内,一块本命牌砰然裂开。

“这是……这是……”一个高阶灵仙正在石室内打坐,听到些微的声音之后,缓缓地睁开眼睛,疑惑地四下看看。

待看到开裂的本命牌,他愣了足有半分钟,又揉一揉眼睛,再看一看,然后猛地跳了起来,状若疯狂地大声喊了起来,“啊……长老陨落了,长老陨落了……”

对陈太忠来说,有些人不把旁人当人看,他也不会将其当人看,他将石真人的尸身收进须弥戒,手上只拎了一个脑袋,然后直奔当时的打斗现场而去。

须弥戒里的尸身,他打算回去给纯良吃了,想到小猪口水淋漓的样子,他的心情居然好了不少,反正哥们儿这就当是抓了一只大妖回去——这种玩意儿,不配称之为人。

来到被打劫的地点之后,发现空无一人,他眉头皱一皱,这该如何寻人呢?

先放一支焰火吧,陈太忠从储物袋里摸出一团焰火,打上天空。

非常遗憾的是,此刻众人已经跑了一多半的路,到了一百多里之外了,而他放的焰火,只是蓝翔用来召集同门普通焰火,要是在夜间,差不多能传百里左右,白天也就是五六十里地。

那就坐在这里等吧,他倒也不着急,放出一个聚灵阵来,打坐调息。

不过这次仓促分开,倒是提醒了他,再见到二女,要约个汇合的地点,或者他给两女两块带有神识标志的玉牌,也是个不错的主意。

他在这里打坐,乔任女和言笑梦却是提心吊胆,两人一边没命地飞着,一边低声合计,“他不会有事吧?”

“能跟舒真人硬拼一招,应该不至于有事……起码跑是能跑得掉吧?”乔任女如此猜测。

“若他是那个人的话,应该跑得掉,”言笑梦眉头紧皱,目光有些游离,“甚至可能越阶斩杀此人,那人就擅长越阶杀人。”

“那人越阶杀人,用的是蘑菇术法啊,”乔任女轻叹一声,然后又眼睛一亮,“你说他是不是有绝对把握杀人,只是怕误伤了咱们,才会……将人引走?”

“你先别高兴好不好?”言笑梦明显地有点不耐烦,一摆手打断她的话,“东上人现在生死未知,你倒有嚼舌根的兴致。”

“我倒是想哭呢,有意义吗?”乔任女闷哼一声,一时兴致全无。

在众人没命的赶路之下,差不多用了两个小时,就赶到了小岭城。

看到一大片人和灵舟乱哄哄地飞来,连小岭城的门卫都吓了一大跳,一个八级灵仙赶忙驾着飞翼迎上去,“止步,城市上空禁止飞行!”

“我们知道,”那个受伤的剑修不耐烦地回答,然后指挥前后赶到的人和灵舟,“先在城外落地,落地……汇合一下,再讨论进城不进城的问题。”

走到城门口了,大家就不怎么担心了,于是渐次地落下来,不待那八级灵仙发问,剑修拿出一块腰牌来一晃,“天雷洪家,在距此两百里左右的函山中遭遇魔修真人……快通知你们郡守,早作准备。”

“天雷洪家,久仰了,”八级灵仙笑着点点头,下一刻,笑容就在他的脸上凝固了,“什么,魔修真人?”

怪不得以天雷洪家的名头,都得没命地奔逃,魔修真人……这尼玛也太恐怖了吧?

不过,若是真的遇到了魔修真人,你们……跑得出来吗?八级灵仙想了一想,还是壮着胆子发问,“上人你……确定吗?有哪家真人在跟魔修周旋?”

“怎么确定不了?我亲眼目睹同行的上人被魔修吸干精血!”中阶剑修眼睛一瞪,不怒而威,“还不快去汇报!”

说完之后,他侧头看一眼蓝翔派的两女,心说她们既然遮掩身份,我也不好点出有个中阶天仙在跟魔修周旋——人家救了大家一命,我们保守点秘密,岂不是应该的?

不多时,城中哗啦啦走出一大片人来,起码有三个天仙,以及一大堆的灵仙,打头的是个儒雅的中年人,四级天仙,人还没走近,就开口发话,“谁发现了魔修?这事儿可不能开玩笑!”

“我们都见到了,”中阶剑修本来在地上打坐,恢复伤势,闻言不耐烦地回答,“我天雷洪家,还不至于拿这种事开玩笑!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