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六百零五章 大逃亡

石真人的想法很好,然而追了一段时间之后,他觉得哪里有什么不对。

下一刻,他内察一下气血,登时勃然大怒,“混蛋,竟然敢用毒?”

魔修对毒不是很敏感,大部分的魔修,身体都有或多或少的变异,用毒的效果也不是很好——了不得我抛了这具肉身,再找一具。

但是被人用毒算计,对玉仙来说,却是很耻辱的事情,石真人的长幡在空中变大,眼看着那厮的速度越来越慢,可是他依旧觉得不解气,抖手再打出三颗化血珠。

化血珠此物,其实也是相当于魔修特有的剧毒,爆裂开来之后,有气血的东西,沾上它就会化为脓水,而且血气特别重,沾染上的人,就算能阻挡血毒发作,却是逃脱不了追踪。

石真人还有别的杀人手段,但是他觉得,眼下这两种手段是最合适的,而且也最有效。

然而下一刻,他猛地发现,面前竖起了一张铺天盖地的大网,对着自己罩了下来,而他引以为豪的百魂千魄幡,面对这张大网,根本毫无抵挡之力,眼睁睁地被大网消去,真正的如汤沃雪。

而那大网吸收掉百魂千魄幡之后,变得越发地大了,网格也变得小了许多,似乎在转化百魂千魄幡的能量。

观察到这一点之后,石真人直吓得魂飞魄散,“不会吧,诛诛诛……诛邪网?”

在他印象中,只有上古十大杀器的诛邪网,才能有如此功效。

诛邪网是人族上古修者所制,扫荡一切古修认为的“邪气”,别说魔修,就算是蛊修、兽修见了诛邪网,也得撒丫子跑路。

就在他不可置信的时候,那诛邪网又吞掉了三颗化血珠,狠狠地向他罩来——当然,这时候的诛邪网,就越发地大了。

没办法玩了!

所幸的是,石真人活了这么久,又长期在别人的围杀中,该有的经验,一点都不缺,他追前面黄脸汉子的时候,就不是衔尾直追,而是错开了一点点方向。

所以诛邪网正面扫荡的对象,也不是他,他只不过算是被边角捎带了一点。

现在必须跑了!石真人一转身,撒丫子跑路,因为他知道诛邪网的特性,还不敢用血遁,就是纯粹靠着快速的身法脱身。

至于说围攻的洪家?真是顾不上了!

诛邪网的凶名太盛,他就算空手而返,也必须得回去通知其他魔修:诛邪网再现风黄界!

他一转身,陈太忠就感觉到了,原因无他,陈太忠刚才打斗的时候,在石真人身上,附着了一个小神识!

现在陈太忠身边的小神识,足有十六个之多,毕竟他在晋阶的时候,有事没事就多弄出几个来,到现在就有这么多了——万一真到自爆神识的时候,这点神识也不算太多。

反正他觉得没啥负作用,就多弄几个出来,因为没有这方面的知识引导,他就直接地认为:多弄几个无所谓。

正经是乔任女给他的那本神念运用玉简,让他心里忍不住一荡:哥们儿有十六个小神识,岂不是可以同时跟十七个女修……那啥?

咳咳,这种事情,想一想就行了,哥们儿真不是那种人。

石真人并不知道,自己身上还附着了这种东西,他若是能平心静气地感受,没准能发现,但是诛邪网突兀地出现,他怎么能静得下心来?

石真人足足跑出去有八十里地,才找个地方停下来,一边解毒,一边暗暗琢磨,怎么才能尽快把消息传出去:这个,大家真要谨慎了!

陈太忠和石真人才一离开,现场的大战就再起,有俩洪家一方的天仙,驾起遁光,没命地逃了,洪家受了重伤的剑修则是大喝一声,“围杀他们!”

此刻的围杀,就容易得多了,战力最强的矮胖剑修,被陈太忠一道束气成雷打落在地,而那悍勇的少年天仙,也被一记神识攻击打得头痛欲裂。

矮胖剑修被洪家用缚灵索绑住了,而那少年强忍疼痛,跟艳妇双战乔任女。

然而,就算洪家跑了俩天仙,可是两个中阶天仙的战力被解放出来,战局发生了根本性的翻转,眨眼之间,就是拦路的四个天仙苦苦挣扎了。

就连言笑梦都收起玉伞,攻了上去。

“言上人,”那受伤的剑修大喊一声,“敢问你家公子,可否胜得了那石真人?”

“我家公子之能,不是我能揣测的,”言笑梦一个缩地成寸出去,正好拦住一个试图逃跑的天仙,抖手一刀斩了过去,“此路不通!”

“既是如此,留两个活口!”那剑修登时做出了决断,“要快!”

留活口总比杀人费时间,但是今天的事情委实有点奇怪,洪家的人当然想搞清楚,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,所以决定冒险也要擒拿两个人。

与此同时,送亲的队伍已经开始向灵舟涌去,这时候谁还再惦记夸耀?正经是把人装了,尽快跑路为上。

然而就在此刻,一道灰烟奇快地划空而过,大家心头猛地一揪:这又是谁?

“笑梦和任女,注意保护自己,”一道声音传来,眨眼间,那灰光就去得远了,只留下有若滚滚雷声的余音,“我去追那魔修!”

我擦,在场之人登时就震惊了,他们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刚才可是此人跑,石真人在后面追的,这这这……眨眼之间,攻守就易位了?

这声音传来不久,四个天仙就被拿下,两个汉子一死一重伤,那少年天仙见已无退路,就想自爆,不成想言笑梦手疾眼快,身法更是惊人。

她直接缩地踏云来到他身侧,抖手一掌,正正地击中他的丹田,然后才冷哼一声,“真当我看不出,你是魔修余孽?”

这句话还没说完,乔任女的丝带就将此人绑了一个严严实实,两人的配合,那真是没的说。

那艳妇想血遁而逃,殊不料一个中阶天仙一拍腰中兽袋,放出一只尺许长的蚂蝗,那蚂蝗黑白相间,不住地扭动着,他冷笑着发话,“你试一试血遁!”

“缀灵血蝗?”艳妇大惊失色,“你们是青云观的人?”

这缀灵血蝗乃是洪荒之兽,战力约莫是中阶灵兽,不过可怖之处在于,这玩意儿从来都不是单打独斗的,而且擅长隐匿偷袭,智慧又低,一旦嗅到血腥气,那是死战不退。

在洪荒之时,这东西是极为恐怖的,因为有微量的毒素,不乏有大妖和玉仙身死在血蝗的围攻之下,后来还是人族大肆养殖碧眼金蟾,才将血蝗灭杀到绝迹。

这碧眼金蟾,天性跟血蝗相克,金蟾小的时候,是血蝗最爱吃的精血,而金蟾大了,最爱捕杀的就是血蝗。

这些洪荒上古之事不必多言,现今的风黄界,血蝗已然绝迹,只有青云观因为要炼制一些独有的丹药,养殖有少量的血蝗。

而这血蝗,也不是随便谁都养得了的,洪荒时代血蝗肆虐,但是眼下养殖不得其法的话,活生生的血蝗能被养死。

养殖血蝗的秘法,也只有青云观才有,据说极为不易,花费极大。

就连昔日阳明宗下风黄界第一门——驭兽门,都养不了这东西,所以艳妇一见血蝗,登时就吓坏了:这是青云观的人啊。

而这血蝗除了可以被炼制为丹药,还有一个特点,就是各种血遁的克星。

你透支气血跑了?没事,我放出血蝗来追踪,看你能跑到什么地方。

于是艳妇乖乖地束手就擒,洪家那剑修见状,立刻高声发话,“先去小岭城,城东门汇合!”

一时间灵舟穿空,天仙横飞,送亲队伍化作一团散沙,奔向两百余里之外的小岭城。

小岭乃是山北郡的郡治,郡守府在那里,这样的城市,可能没有玉仙,但是城市的防御力极强,再加上战兵系统,就算玉仙前来,一时半会儿也未必拿得下。

只要稍有拖延,山北郡就能发出求救信号。

若是因为其他事求救,旁人可能延迟或者袖手,但是魔修是风黄界人人喊打之辈,别人的救援,反应速度绝对是一等一的。

花开两朵各表一枝,洪家的人在上演“胜利大逃亡”,而石真人却在胆战心惊地排毒。

毒不是很强,估计三五天的时间,就排得干净,但是他不想等这么久,想的是等天黑之后,将毒性控制住,就马上漏夜奔逃。

原因无他,诛邪网重现风黄界,这消息对魔修来说,简直糟糕到了极点,普通的修者拥有诛邪网,都可以越阶灭杀魔修!

正是因为如此,石真人在停止逃跑的时候,连简单的防御都没有做,只是选了一条小溪边的阴暗树林,又选了一处不起眼的半人高灌木丛,直接钻了进去。

他只是丢出一个幻阵的阵盘,让这里显得自然一点,因为不想引起灵气的波动,他选了一个很普通的阵盘。

就连他排毒的时候,都有点气血翻涌心绪不宁,效果极其不好。

所以他并没有发现,自己身边,其实有一个小小的神识,散放出极其微弱的波动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