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六百零四章 石原魔修

随着一声厉喝,空中出现一道红光,迅疾无比地飞向最后一个出手的剑修。

那剑修也不含糊,直接一道剑光斩去,两者猛地相撞,剑修的身子一颤,如受重锤一击,倒着飞出老远去,噗地一口鲜血喷出。

然后空中现出一人来,黑袍高冠,面色惨白,他扫视一眼现场,皱着眉头看向陈太忠,抬手一指,“二郎……此为何人?”

“启禀石真人,此人不似东易名,”少年天仙一边抵挡着乔任女的攻击,一边大声回答。

他跟普通初阶天仙相斗,战力极其强悍,但是对上宗门天仙,就力有不逮,尤其是遇到了战力超群的气修,二打一都抵挡得很吃力。

然而“石真人”三个字出口,现场打斗的人身子齐齐一震——不是吧,惹出了玉仙?

那半空中吐血的剑修,闻言又是一口鲜血喷出,眼睛张得老大,“石原……魔修?”

西疆有魔修,分布在戈壁的石原中,被宗派和官府剿杀得不敢露面,不过据说里面还有两名玉仙,擅长隐匿踪迹,手段极为阴狠,若没有真仙出动,一般人也不敢轻易踏足那里。

旁人听到“魔修”二字,心里越发地惊恐了——居然是魔修?

“今天在场的人,就都留下吧,”石真人背着双手,站在空中狞笑,“若是有人敢反抗,本真人正缺少血食!”

一边说,他一边抬手一招,直接将被少年打晕的天仙吸到了手上,抬掌向对方的额头印去。

那天仙身体猛地一震,不多时,身体就逐渐地干瘪了下去,不过半盏茶的功夫,一具魁梧的身体,就缩成了半人高的干尸。

石真人深吸一口气,缓缓地睁开了眼睛,眼中皆是陶醉之色,他满足地呻吟一声,“真是久违了,还是人类修者的味道好啊……有谁不满意吗?”

“贼子,”言笑梦将牙齿咬得咯咯作响,却是不敢大声说。

大致来说,撇开利益之争的话,气修的正义感大都是比较强的,养浩然正气也好,气血之勇也罢,都要有较强的是非观念,否则在修炼上不易取得长足进步。

当然,这是非观念不一定要符合所有人的认知,关键是要符合修者自己的认知。

言笑梦愤怒了,魔修吸人精血的行为,触怒了她,然而,两者的修为差得太远,她甚至连大声说话的胆子都没有——她不怕死,但是无谓地找死,那叫不智。

“嗯?”那石真人的耳朵却是好得很,抬眼扫了过来。

在他现身之后,场面上的打斗就渐次停了下来,拦路的这帮人都将对手看得死死的,严防对方逃跑,而洪家的天仙,也不敢随意动作。

僵持期间,谁都不肯说话,方圆四五里地之内,异常的安静,所以言笑梦这一声叹,就被人听了一个真真切切。

石真人阴森森地一眼扫过来,不料想那黄脸汉子轻笑一声,“你的意思是,我也不能走了?”

玉仙什么的,陈太忠是很头疼,但是他就是看不惯对方如此得瑟。

那石真人也没想到,一个区区的中阶天仙,竟然敢对自己如此说话,他并没有特别生气,而是上下打量了对方一眼,然后才狞笑一声,“宗派弟子?”

“还请上人出手!”洪家一个九级灵仙叫了起来,这是他们唯一能指望的救星了,虽然希望也极其渺茫,但是洪家必须牢牢抓住住。

事实上,此人敢对真人这么说话,没准还真的有点底气,所以洪家直接开出条件,“若能保得住大家,我洪家愿意出五百灵晶,外加一千雷晶,全家任凭上人驱策!”

陈太忠刚才发问,等的就是洪家这一句,陈某人也极为痛恨对方如此残杀修者,不过,多问一句,可能换来洪家的悬赏,那为什么不一举两得?

“记住你说的话,”他淡淡地看人一眼,又看向对面的真人,“宗派弟子?算是吧。”

“真意宗哪个真仙门下?”石真人的眼睛眯了起来。

他之所以不着急出手惩戒,就是不想招惹了真意宗的真仙,真仙对看好的弟子,往往也会赐下护符什么的,未必伤得了玉仙,但是从玉仙手下逃生,可能性还是极大。

万一被下了血引追踪的法门,他若敢动手杀人,会直接引来真仙的追剿。

所以他有必要问清楚,须知石原的魔修,也是被真仙杀得怕了——若不是后来发生了天魔大战,众魔修会被真仙生生困死在石原中。

“石真人,此人极可能不是真仙弟子,”这时,那少年模样的天仙发话了,“那女修乃是蓝翔派新近登仙的乔任女,另一女很可能是蓝翔又一个新天仙言笑梦……她是否也是二级天仙?”

石真人微微颔首,二郎看不出对方收敛的气息,可绝对瞒不过他这真人的眼睛。

“那此人十有八九是跟东易名有关!”少年天仙做出了判断,“不过是蓝翔的一个客卿而已。”

石真人眼睛一眯,淡淡地看着陈太忠,“是这样吗?”

“我就不能是地北道掌道的人吗?”陈太忠轻笑一声,然后猛地大喊一声,“死!”

他这一次暴起发难,对的不是石真人,而是那个矮胖的中阶剑修,现场除了石真人,就数此人难缠,一个人竟然缠住了三个中阶天仙。

只要结果了此人,那石真人再是强横,被他缠住的话,其他人的风险就小了很多。

那矮胖剑修对他还是很警惕的,但是再警惕,两人之间的距离也有点远,他完全想不到,对方说话之间口一吐,一道白光眨眼就到。

束气成雷神通,是上古气修神通,没有名列九大神通之内,但是论威力绝对不俗,论速度更是神通里排名前三的——这可是有雷电属性的神通!

有心算无心之下,矮胖登时被劈了一个正着,身子向下方掉去。

陈太忠一招得手,更不答话,身子猛地前蹿,缩地踏云身法使出,一刀斩向那石真人,同时神识猛地撞向那少年天仙——嘴多的人,就该死得快一点!

“蝼蚁,你惹恼我了,”石真人被他突起的发难弄得有点愕然,紧接着就是勃然大怒,抖手打出一片红云,“给我去死!”

然而,他还是低估了这一刀的威力,直到刀光斩开红云,他才切切实实地感受到了这一刀的悍猛,忍不住讶然地一扬眉,“好凶的刀法!”

由他这一句可以得知,雪峰观的舒真人有多么小气,魔修都要忍不住称赞的一刀,舒真人竟然半点表示皆无!

而这石真人的修为,比舒真人要差上一些,不但红云被斩开,他甚至不敢硬接这一刀,身子一闪,竟然避开了刀锋,然后抖手打出三颗血色圆珠,同时掣出了一面暗红色旗幡。

陈太忠的这一招无意,是可以自动锁定对方气息的,不过眼见三颗圆珠打来,他情知不是什么好路数,于是直接放弃锁定,身形一闪,已然到了两里之外,同时大笑一声,“石原魔修不过尔尔,等着真仙的讨伐吧!”

“混蛋,竟然敢如此戏弄我?”石真人二话不说,直接追了过去。

须知他也是活了近千年,若是对方二话不说就逃跑,他未必会追,但是此人是袭击了两人之后,又用极其悍勇的一刀,吓退了自己,然后才逃跑,这个……真的不能忍!

玉仙有玉仙的骄傲,对方以进为退,相当于是戏弄了他一把,若是再逃跑成功,他的面子就不知道丢到哪里去了,他心头暴戾之气顿起,“小子,我若捉住你,要用一百年时间,一点一点地杀死你!”

殊不知,陈太忠正是要引他追来——两人一旦离开,言笑梦、乔任女和洪家,就都有逃脱的可能了。

什么,对方不追?那也好办,他逃走之后隐身回来,再诛杀此真人不迟。

魔修是很让人忌惮的,但陈太忠还最是不怕魔修,暗暗祭出诛邪网,哪个魔修能抵挡?

哪怕对方是中阶玉仙,他都有信心让对方吃不了兜着走,哥们儿一旦隐身,可不止是有诛邪网,束气成雷、老易的剧毒以及无名刀法,那都是一等一的强悍。

对上雪峰观的舒真人,他不合适使出剧毒,但是对上魔修,那是怎么用都行,而且魔修的路子偏阴邪,雷系的神通,通常也能起到很好的效果。

当然,最好的结果还是眼下这样,对方恼羞成怒之下,居然追来了!

因为有气息锁定,石真人追击的速度不算慢,眼看对方离自己越来越近,他狞笑一声,抖手又打出一道红雾,同时祭起手中的长幡,“死吧!”

长幡一祭起,陈太忠就觉得不对了,他逃跑的速度,顿时剧减,而且脑袋一阵一阵地发晕,似乎魂魄都要离体一般。

这正是石真人手中长幡的奇异之处,此幡名为“百魂千魄幡”,除了可以吸食修者精血,更是能将魂魄摄入,化为长幡的养分。

因为石原的资源匮乏,此长幡目前还只是宝器,再吸食足够的精血,以及十余天仙的魂魄,才可能有机会炼化为灵宝。

石真人决心拿前面这厮开刀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