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六百零三章 玩大了

王上人闻言,脸色登时一变,踌躇一下之后,抬手打出一片红光,却是没对着艳妇,而是直奔少年而去,他的面目狰狞,厉喝一声,“给我去死!”

三十年前的黑风岭,他误杀了青云观的天才弟子,收拾对方储物袋的时候,才知道斩杀了什么人,登时吓得魂飞魄散,少不得将那弟子的尸首搬到了百余里外,制造一个打斗现场。

当时他身边有两个灵仙,他直接杀人灭口。

就算如此,他都提心吊胆地过了七八年,好不容易等青云观那边传出消息,杀人凶手已经伏诛,他才松了一口气。

眼下旧事被人提起,对方的要挟之意很明显,不过,这反倒是激起了他的愤怒——又多一个知情人?老子不差再多杀一个!

他手中的红光才打出,那艳妇一抖手,祭出一条蓝色丝带来,直接裹向那红光,嘴里轻笑一声,“都说是混战了,阁下居然看不起我?”

红光重重地撞上蓝色丝带,猛地一震,然后消失得无影无踪,那艳妇噔噔地倒退几步,脸色也为之一白。

初阶天仙力拼中阶,竟然仅仅是脸色一白,她足以自傲了。

可是王上人杀人的心思极强,他打出的红光,是他祭炼的岩中火,眼见对方有冰系宝器,接下了真火,他直接改变目标,放出一道黄色飞剑,直取那艳妇。

原本,他是不想以飞剑对飞剑的,但是这女人既然阻他杀人,又有冰系宝器,那就拼一下好了。

不成想,就在此刻,一道剑光电射而至,“以大欺小,不要脸,王超你吃我一剑!”

这一剑如电光石火,瞬间即至,同时又霸道无比,与飞剑同时抵达的,是浩浩荡荡的气势。

王上人心里着急,只想着尽快解决这艳妇,然后诛杀那少年,好让他的糗事不要传出去——否则他只能亡命天涯了。

所以他根本没考虑,竟然还有人潜伏在暗处,一剑斩杀过来。

他匆忙祭出一只蛤蟆,迎上那剑光,只见白光一闪,那蛤蟆被斩得稀烂。

不过与此同时,他的身形也消失在空中,下一刻,则是到了百丈之外。

这蛤蟆是他所修炼的功法凝聚出来的,名为烂尾蛤,算是他的替身,取“烂尾求生”之意,烂尾一次,修为就要剧减不少。

然而此刻,他也顾不得许多了,身形才一稳定,肚子一鼓嘴一张,“呱”地一声大响,又是一道白光吐出。

这一次,却是用到了他的本命真元——这剑修太强大,他要玩命了。

那剑光却是不躲不避,直接斩向了白光,然后猛地一震,白光被斩开,而那剑光猛地一滞,空中现出一个矮胖男人来。

王超的脸色一红,身体猛地一震,吐出一口鲜血来,头也不回地化做一道血色长虹飞走。

打不过,那就只能直接血遁跑路了,而且他要抓紧时间,省得青云观得知消息了,再来抓捕他。

“去死吧!”这时,送亲队伍中白芒一闪,两道雷电直接劈向那矮胖男人,然后猛地蹿出两人来,俱都是中阶天仙修为,恶狠狠地冲向此人。

“我去,还有俩中阶天仙?”在队伍末尾的陈太忠见状,忍不住一呲牙,“这真是送亲的队伍?”

“好像咱们被卷入什么事里了,”言笑梦若有所思地发话。

“还是安心地看他们打斗好了,”乔任女也觉得事情有点大条。

两个中阶天仙,缠上了那后面出现的剑修,那胖子冷笑一声,“以多欺寡,真不要脸!”

“你若要脸,也不会躲在旁边偷袭了,”一个天仙厉喝一声。

三人滚滚地战做一团,而那初阶天仙的少年一棍将自己的对手扫飞,将人打得生死不知,和艳妇齐齐冲向计可乘,要将此人灭杀。

艳妇已经被王上人打得气血翻滚,生出了内伤,但是相较而言,计可乘的伤势更为严重,眼见两人齐齐杀来,他再也不敢逞强,亡命地往回跑,嘴里大喊,“主人救命!”

主人?这俩人微微一怔,他们知道这计可乘掌握东市,当然也知道此人身后有个中阶天仙——那厮也来了?

乔任女看陈太忠一眼,有点跃跃欲试的样子,“咱们要出手吗?”

“接了任务,怎么能不出手呢?”陈太忠微微一笑。

陈某人一向自命讲究人,自愿接的任务,他从来都会全力以赴,当然,强迫接的任务,那就另当别论了——比如说在桃枝镇,他只管堵住一个方向的松林盗。

“滚开!”乔任女的骨子里,是个好战分子,闻言箭一般地前蹿,她甚至没时间丢下手上的花篮,“谁敢上前,死!”

“乔任女,”那少年抬手一指她,似笑非笑地发话,“你最好让开,别以为你二级天仙,我就怕你,我只是不想招惹蓝翔!”

我擦,乔任女登时就震惊了,好半天才问一句,“你竟然认识我?”

“没有陨落在荣勋阁,你已经可以知足了,”那少年冷笑一声,“数遍西疆,我不认识的人不多,你不要自讨没趣!”

“老娘就自讨没趣了,你又要怎的?”乔任女身为曾经的天之骄子,行事也是相当狂放的,她想也不想,抬手就是一刀斩去,“凭你这杂碎,也敢威胁我?”

“主人威武!”计可乘不失时机地喊一声,这时候他才知道,自家的主人虽说是宗派中人,但其实仅仅是个小小的称派宗门。

不过,虽然有点遗憾,可这也足够了,他知道蓝翔是白驼门下,来青云观的地盘,收敛一下是必然的,一旦跟着主人去了蓝翔的地盘,倒不信别人敢追过去。

乔任女的身法差一点,但是刀法绝对不差,对着那少年,直接就是一招无欲,斩杀了过去!

事实上,她的身法也不算差,缩地成寸已然习练得差不多了,只不过缩地踏云还有待加强。

“砰”地一声大响,她手中的长刀,重重地撞向那少年的青盾,两人同时向后退了不少,不过她退了三步,而对方足足退了五步!

陈太忠看得暗暗摇头,小乔的刀法,威力还是小了一点——若让他在天仙二级使出这一刀,不说能斩杀那少年,起码斩碎青盾没有问题。

说来说去,还是现今的气修,体内的灵气不够雄浑啊。

乔任女一刀斩退少年,不见半分停留,再次悍勇地冲上去,对着那艳妇又是一刀斩去。

须知气修是出了名的能打,而她进入荣勋阁之前,一直在为蓝翔南征北战,打斗经验极为丰富,以少打多这种事,她做得也不少。

那艳妇见她一刀斩来,一抖手,蓝色的丝带又裹向长刀——软兵器正是长刀的克星。

然而乔任女这一刀,却不是那么好接的,这一次,她直接使出了半吊子的无回刀意。

虽然只是形似而非神似,可感受到这异常狂野的刀意,那艳妇还是大惊失色,丝带迎了上来,人却是向后暴退。

她的灵气未必及得上对方,此刻又身上带伤,纵然软兵器是长刀的克星,可是修者战力相差悬殊的话,克星也就不再是克星了。

殊不料,她有退却的心思,乔任女也有别的手段,她一抬手,又是一道青色丝带罩向对方,冷笑着发话,“只是你有丝绦吗?”

这是她半步天仙时祭炼的丝带,虽然只是巅峰灵器,威能却绝对不小,自打她晋阶天仙之后,一直没来得及祭炼更好的兵器和宝器,眼下使出来,倒也够用了。

“吃我一棍,”那少年大喝一声,却是他已经回过气来,再次冲向乔任女。

空中的中阶剑修一战二,而地上的乔任女也是一战二,双方打得性发,根本收都收不住。

言笑梦没有上前帮忙的意思,依旧站在陈太忠身后撑着玉伞,倒是那计可乘吞食了两枚丸药之后,游走在乔任女一边,时不时抽冷子偷袭一下。

这时的洪家才反应过来,合着自家请的这来历不明的三人,竟然是宗派弟子,一时间大喜过望。

而且现在出面的,只是一名扮作侍女的修者,还有一名侍女,以及两人口中的公子,并没有出手的意向。

当然,白驼门下修者因何遮掩身份,大家也都想得明白——不遮掩身份的话,就可能受到青云观的关注,修者们谁喜欢多事?

“还望上派大人回护洪家,洪家必有厚报!”有人大喝一声,然后又是一道剑光在队伍中亮起,一名剑修御剑而起,狠狠地斩向空中的矮胖剑修。

赫然又是一名中阶天仙!

“我勒个去的,”陈太忠低声嘀咕一句,他觉得自己来的时候,没有用天目术扫视一下队伍,是大大的失策,“越玩越大啊。”

言笑梦也被这变故惊到了,好半天她才苦笑一声,“最后这个剑修,似乎是防备咱们的。”

“嗯,”陈太忠点点头,己方无意中掺乎进这种事里,又拒绝亮明身份,对方有所戒备,实在是再正常不过的。

“我呸,三打一,太过无耻!”就在此时,空中传来一声厉喝,直震得人头晕眼花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