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六百零二章 何患无辞

对于陈太忠三人,洪家的送亲队伍中,还是有不少人感兴趣的。

他们在意的不是两个美女,而是那个面色蜡黄的中阶天仙,在风黄界里,中阶天仙已经是了不得的存在了,根本不是一般人平时能接触到的。

不过陈太忠没有跟他们接触的兴趣,因为根本没什么共同的话题,甚至别人都不知道他的身份,就贸贸然上来搭讪,这让他觉得有点无趣——你们能不那么无聊吗?

所以走了两天之后,旁人也就知道了,这三人不太好沟通,也就没什么人再来自找没趣。

第三天中午,送亲的队伍正走在路上,就看着天色越来越暗,感觉要下雨了,带队的人赶紧吩咐大家,咱们走快一点,争取能在下雨之前,走出山去。

然而,就在眼瞅着要走出这片丘陵的时候,队伍一转弯,前方道路中央,猛地出现四个人。

这四人中,有两个大汉,一个少年,还有一个艳妇,四人也不看路上的来人,围坐在一张桌子旁,居然是在那里……打麻将!

麻将现在有这么流行了?陈太忠看到这四人之后,第一个念头竟然是这个。

洪家的人登时就是脸色一变,四人公然在道路中间玩耍,将送亲的队伍视如无物,一看就是有备而来,是特地找事的。

四人的修为很快也确定了,一色的初阶天仙,而送亲的队伍里,除了两个中阶天仙,还有四个初阶天仙,基本上可以碾压对手。

然而,账不是这么算的,对方四个天仙,足以给这支队伍造成巨大的损失,而此番洪家是送亲的,一旦红事变成白事,那可就太扫兴了。

更别说,现身的虽然只有四人,谁知道附近还有没有埋伏?

于是队伍远远地就停下了,洪家的一名天仙走上前,面无表情地打个招呼,“几位朋友,天雷洪家嫁女儿,路过此地,还望行个方便!”

那四位根本理都不待理他,少年抬手打出一张牌,赫然是个二条,冷冷地发话,“长剑!”

在风黄界,麻将也有了本地独特的称呼,二条原本就像一柄长剑,所以就被这么叫,而另一个汉子抬手起一张牌,然后又打出一张来,却是个七筒。

他轻笑一声,“二郎的长剑没人要,我这宝刀应该也是平张吧?”

洪家的天仙见对方出言无忌,脸微微一沉,“几位有何需求,不妨示下,原本是我洪家大喜的日子……我们也不愿意耽误了吉时。”

听到这话,那艳妇才抬起头来,轻笑一声,“你洪家的嘉宾里,有人与我有怨……把人留下,我便不拦你们了。”

“哦?”洪家天仙的眉头一扬,淡淡地发问,“不知是哪位嘉宾?”

艳妇一抬手,指向一人,沉声发话,“计可乘,你还不乖乖过来受死?”

洪家一听是找计可乘的,心里就松了一口气,真要说起来,计上人只是洪家的半个嘉宾,此人同时还接了护送任务。

来人既然是针对计可乘的,又是四个天仙,准备得很充分,洪家就不好贸然架这个梁子——他们今天的首要大事,是嫁女,其他的事情,都可以放一放。

而且,计上人自家的恩怨,又何必拖洪家下水呢?须知计上人并没有托庇于洪家,洪家没有帮其扛下强敌的义务。

然而不管怎么说,现在计上人是送亲队伍的一员,于是洪家的天仙沉声回答,“这位上人,这是我洪家喜庆的事,能否给洪家一个面子……你们的恩怨,过了今日再说行吗?”

艳妇似笑非笑地看着他,好半天才哼一声,“我若要强留呢?洪家打算架梁子吗?”

洪家的天仙脸色一沉,好半天才微微颔首,“看来我洪家面子不够大,那就算了。”

听起来,他是要放弃保护计可乘了,但是毫无疑问,洪家也恨上这四个人了——今天不方便发作,咱们来日方长!

那艳妇也听出这怨气了,嘴角泛起一丝冷笑来:我还怕你不成?

他们在这儿说话,计可乘可是纳闷了,于是走上前,冲着那艳妇一抱拳,“阁下何人?我自问没有得罪过你!”

“我看不惯你东市对西市的打压,”艳妇稳稳地坐在那里,淡淡地发话,“就要打个不平,今天你就留下吧。”

“西市?”计可乘讶然地一扬眉毛,“没有搞错吧,西市怎么会有你这号人?”

东西两个集市竞争得很激烈,他对西市有些什么高手,以及能请到什么样得人,还是一清二楚的,首先这艳妇他就没见过,其次,能请到四个天仙出手的主儿,绝对不会简单了。

西市若是能请到这样人,早就平灭了东市。

“看不惯而已,”艳妇微微一笑,风情万种。

“那我留下好了,”计可乘干脆地做出了决定,四名初阶天仙联手,他是绝对讨不了好的,但是也未尝就不能逃脱,只要是修者,都有三分血性。

当着这么多人,他也不能服软。

然后,他看一眼洪家的车队,“他们可以走了吗?”

“那当然可以走了,”艳妇笑一笑,却是没有站起身子的意思,更别提让路了。

这时,四人中的一个汉子出声了,他笑嘻嘻地发话,“着急走什么呢?洪家嫁女,这是大喜事儿啊,我们既然遇到了,总要沾沾喜气吧?”

这时,洪家人也感觉出来了,这四位绝对不仅仅是针对计可乘来的——如此做派,分明是在一步步地试探洪家的底线。

这是早晚要动手的节奏。

然而,对方既然敢这么做,必然是有所仗恃的,洪家的天仙心中警惕,但却还有点侥幸的心思,于是一摆手,“给四位上人送上礼仪!”

洪家在路上,也遇到过其他拦路贺喜的,丢些下品灵石出去即可,沾点喜庆嘛。

天仙拦路贺喜,这就实在太没品了,负责礼仪的灵仙直接端上来十二枚灵晶——这样程度的礼仪,根本不是沾喜庆,等同于交过路费了。

发话的汉子倒是不嫌少,笑眯眯地收起了灵晶,也不见他跟其他人分。

另一个汉子见状,也笑眯眯地发话,“这点灵晶,洪家就有点抠门了……听说洪家这次陪嫁,还有一万枚雷晶?”

今天的事儿不能善了啦!洪家的天仙听到这话,终于确定了这一点,于是脸一沉,“此为道听途说,洪家族中,也没有这许多的雷晶。”

“没有吗?我却是不信,”那汉子笑眯眯地发话。

“那你待如何,”洪家天仙的脸,越发地黑了。

“让我们验看一下,”汉子慢吞吞地回答,“若是没有雷晶,我们转身就走。”

你们可能转身就走吗?洪家的天仙心里太明白了,而且翻看嫁妆一事,过于辱人,他根本不可能答应,洪家也丢不起这人。

沿途夸富,是洪家自愿的,但是被人强行检查,那就是天大的耻辱。

对方越是如此,他心中就越是警惕,所以只能淡淡地回答,“洪家的嫁妆都明摆在那里,哪里有雷晶?”

“说不定在储物袋里呢,”汉子哈地笑一声。

“真要逼我洪家动手?”洪家的天仙面色铁青,他实在不能忍了。

“是你洪家待人不诚啊,”这汉子的歪理还是蛮多的。

“看来只能做上一场了,”洪家的天仙轻叹一口气,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,退也没用了,“几场论胜负?”

“我这人最不爱占人便宜了,”汉子哈地笑一声,“既然你们人多,咱们就混战吧!”

话音刚落,他手里就多出一柄长刀来,恶狠狠地斩向面前的洪家天仙。

洪家这边见状,也早就准备好了,四个初阶天仙齐齐地扑了过来,跟对方战做一团,剩下的两个中阶天仙,则是自动一头一尾守护着车队。

谁都没想着,送亲能遇到如此场面,不过既然接了任务,也只能先打过再说,不过原先说的十枚灵晶的报酬,应该是要涨价了。

战了一阵之后,洪家的四个天仙渐渐地呈不支之状,关键是对方阵营中的艳妇和少年战力太强,直将两个对手杀得全无还手之力。

但是,洪家的天仙反而松了一口气,仅仅是这种程度的攻击的话,只能说面前这四个天仙脑子进水了——我家还有俩中阶天仙没动呢。

又打一阵,那艳妇一剑差点将计可乘开膛破肚,然后随手一掌,直打得他口吐鲜血倒飞出两丈多去。

“请王上人出手,”洪家的天仙大喝一声,“灭除此宵小!”

王姓上人,是中阶天仙之一,五级天仙,不过此人囊中羞涩,属于送亲专业户,撑场面的,目的只是赚点灵石——四五天的时间,赚三十灵晶,又没啥风险,还是很划得来的。

他闻言就有点犹豫,最后还是心一横,“须再加三十灵晶……储物袋也得归我!”

加灵晶什么的,真的好商量,储物袋更是不消说,洪家的天仙很干脆地答应,“没问题,若是能擒下这四人,加五十灵晶!”

“姓王的你想死吗?”战斗中的少年厉喝一声,“三十年前的黑风岭……要我抖出你往日的旧事吗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