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六百零一章 二公子

前文说过,风黄界的行情,二十灵晶,基本上就可以请初阶天仙出手,执行一些难度不怎么高的任务了。

送亲任务,难度当然不高,所以才是十个灵晶,须知有些天仙,囊中并不是很宽裕,十个灵晶让天仙走几天,也不算冒犯。

不过天仙之间的往来,并不是单纯地看灵晶多少,也要看这个人的身份背景,是不是能借什么事,搭上什么关系。

打个最简单的比方,地球界的中国,嫁女儿的时候,有几辆奔驰车是很有面子的,这奔驰车若是从车行租的话,那只涉及到金钱,但是从朋友那里借到,就不仅仅是金钱了——可以衍生出一些关系和往来。

所以对洪家来说,若是中阶天仙愿意送亲,根本不是灵晶的问题,三十灵晶只是为了应付一些送亲专业户,而开出的价码。

至于说高阶天仙,咱们就别说灵晶了,只要你肯给这个面子,什么都好商量。

陈太忠对此是愚钝的,不过他身边有乔任女和言笑梦,很快就理解了其中的含义。

“我要购买雷晶和借洪家天雷谷修炼,”他很干脆地表示,“至于等级嘛……你就说是中阶天仙好了,同行者三人。”

那灵仙战战兢兢地表示,洪家或者还会问起来历——您三位怎么称呼?

“你这个心,操得有点多了,”乔任女毫不客气地发话,“我就算接不到任务,抢他家的嫁妆总是没问题的,你放心,洪家人比你懂事。”

这位得了这么个回答,真的是哭笑不得,这话他当然不敢跟洪家人说,但是在见到计可乘的时候,他还是将乔任女的话复述了一遍。

“蠢货,那可不止是中阶天仙,”计可乘毫不客气地呵斥他,不过下一刻,他眼珠一转,“也是啊,洪家人应该比咱们懂事……天雷谷又不是有多神秘。”

天雷谷是张州一个很神奇的地方,经年雷霆不断,甚至晴空万里的时候,都经常有雷霆劈下来,煞是神奇。

正是因为如此,借用天雷谷修行的雷修很多,就像不少冰属性修者,在万年冰洞修行一样,连隆山派都不敢拦着。

蓝翔新发现的冰洞,也是如此,不少冰属性的修者预定了修行时间,以蓝翔现在的强势,也不过是调整一下大家的修行时限,约定一下谁先谁后,至于说拦着,那是万万不能。

而天雷洪家,也不能独霸天雷谷——雷修们承认洪家对天雷谷的实际控制,这就足够了。

洪家在第二天得到了消息,知道一个中阶天仙提出了这样的要求,自然是不能怠慢,于是派了一个九级灵仙前来了解情况。

他们对借出天雷谷并没有抗拒的心理,正经是交易雷晶,反倒让他们心生警惕——你们打算交易多少雷晶?须知若是交易太多的话,洪家这边,弟子要受委屈的。

了解情况是真,看是否能交好,也是真的。

陈太忠不欲跟洪家打交道,听说有人前来,就安排乔任女去跟来人交涉。

这九级灵仙识趣得很,不敢因为她没有修为,而生出半点的小看之心,商谈一阵之后,他见对方没有暴露身份的意思,就谈起了雷晶的买卖。

乔任女要修习的是引雷入体,按说是消耗不了多少雷晶的,但是不管怎么说,也是个天仙的修炼需求,需要差不多近百块的雷晶,基本上够一个雷修从灵仙六级冲到七级了。

这数量不算大,可也不算小,尤其是她还要为言笑梦和派里其他人考虑,于是开出了一千块的收购需求。

这数量有点大,九级灵仙跟她讨价还价,最后双方敲定六百块,洪家拿出这么多雷晶,不至于捉襟见肘,但是诚意也不小。

乔任女也没什么不满意的,她和言笑梦修引雷入体,了不得也就是两百块,剩下的四百块,可以照拂派里的弟子,虽然不多,但也不少了。

而且这雷晶并不是只有洪家有,蓝翔派弟子想要修习引雷入体的话,也可以去外面收购,或者直接发布任务。

她更在意的,还是去天雷谷修炼,这个条件须得满足。

双方谈妥之后,九级灵仙又提一个要求:那个啥,我想见一下你家公子,你说他是中阶天仙,总得让我看一眼吧?

这个要求不算冒犯,虽然天仙之下皆为蝼蚁,可双方是平等交易的,所以他有资格要求验货——总不能你说是中阶天仙,就是中阶天仙,我连你的身份都不知道!

乔任女让他稍等,然后去找东上人商量。

陈太忠正坐在不远处的树林中喝茶,听到她的汇报,就又看一眼言笑梦,“这个……是不是得见一下?”

言笑梦和乔任女齐齐点头,两人若是亮出宗派弟子的身份,肯定就不需要见了——这涉及到宗派弟子的尊严,但是不亮明身份的话,完善一下手续,还是很有必要的。

“那……你俩稍等,”陈太忠沉吟一下,丢出一个幻阵来,站起身施施然走了进去。

不多时,幻阵里走出一个身材高瘦,面色蜡黄的汉子,身着长衫,手执一把玉伞。

言笑梦和乔任女见状,齐齐就是一怔,最后还是乔上人反应快,“东上人你这改容易貌的本领……真的名不虚传!”

她俩已然离开荣勋阁,对于东易名的往事,自然听说了不少,包括易容去隆山派大闹。

但是听说是一回事,亲眼见到则是另一回事,尤其是东上人不但面容变了,连身材和胖瘦都变了,却看不出一丝一毫的不自然,若不是两人亲眼看到他进了幻阵,真的不会相信两者是同一人。

“那计可乘是见过我的,”黄脸汉子一开口,果然是东上人的声音,“我不想让更多的人知道,我隐藏了修为,所以,你们就叫我二公子好了。”

“我现在都有点怀疑,东上人你是不是真的只是六级天仙了,”乔任女捂嘴轻笑,“没准你已经是玉仙了,在游戏红尘,对吧?”

“笑傲风尘,原本就是奇人异士的率性行为,”言笑梦也跟着笑了起来,“我倒是更好奇,东上人你前一番的容貌,是否是本来面目。”

她原本是开玩笑的,但是说完这句话的时候,总觉得哪里有什么不对,说不得看一眼乔任女,却发现她也将目光扫了过来。

两人面面相觑,均是若有所思。

“真真假假,谁又说得清楚,”陈太忠笑着一摆手,他性子粗疏,并没有发现两女的小动作,“所谓假作真来真亦假,人间正道是沧桑。”

他不缺警惕心,但是他心里认为,这两人根本不可能算计他,也就放松了警惕,反倒将手里的玉伞递出去,“谁帮我撑一下伞?中阶天仙,多少总得有点谱,对吧?”

乔任女和言笑梦又交换一个眼神,两人配合多年,早已知彼此心思,言笑梦走上前,默默地接过了玉伞撑开。

这九级灵仙见到三人之后,特意拿出一个物事,歉意地笑一笑,“上人……冒犯一下啊。”

这物事是测修为的,他扫了一下,然后就收了起来,谄笑着点点头,“真的冒犯了。”

陈太忠也能感觉到,自己被那物事窥探了,不过那东西实在很粗陋,也就是供那些修为不足的人,大致查一下修为和气息,并不能破解了他的敛气术,所以他也就不放在心上。

言笑梦淡淡地发问,“查证完了吗?”

这就是撵人了,那灵仙心里也清楚,不过犹豫一下,他还是问一句,“我听计上人说起,上人的身材并没有这么瘦,莫非最近遭遇了什么事?需要我洪家配合吗?”

看看这话说的,明明是置疑身份,都要说得这么委婉动听。

“这是二公子,”乔任女淡淡地回答。

“原来如此,小的冒犯了,”九级灵仙恍然大悟地点点头,又忙不迭地拱一拱手,心说这中阶天仙还真不能小看,合着所属的势力,不止一个天仙。

“去吧,”言笑梦一摆手,淡淡地发话,“十日之后,我们自会前去汇合。”

接下来的几天,也没什么可说的,三人又在集市上逛一逛,还撞到过一次计可乘,不过乔任女没理会他,他也只是远远地微微颔首。

然而陈太忠总觉得,身边的两女,似乎变得有些怪怪的,可真要说怪在哪里,还说不出来,纯粹是一种感觉。

这一日,乔任女在一个新到的客商摊子上,发现了一个物事,“哎呀,这个东西我要买下来,太好看了。”

陈太忠看一眼,却发现那是个藤木制成的花篮,目光微微一暗,却也没有多说。

然后他的身边就是,言笑梦手持玉伞,而乔任女挎一个花篮,实打实的两个侍女模样。

送亲的日子很快就到了,三人来到临云城外洪家峪,也不进去,只等大队人马出来,好上路。

这种情况也是常见,护送者只是图了报酬前来,不想跟主家有什么别的纠葛,那么不进庄也是很正常了,倒是有洪家的修者,招呼这些人。

吉时一到,一列浩浩荡荡的队伍,从大门走了出来,陈太忠见状,裹了乔任女和言笑梦,凌空飞起,默默地缀在队尾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