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六百章 嫁女

乔任女手上的人命,没有十条也有七八条了,对于杀人,她没有任何的不适。

原本她想将对方擒下做奴仆——毕竟是初阶天仙,但是耳听得对方根本没洪家的路子,一时心里就有点恼怒:你这不是瞎耽误功夫吗?

英挺汉子一听这话,登时不敢隐瞒,马上解释道,“我是认识洪家的,但是交情没到他们肯为我出头的地步……”

一郡之内,大部分的天仙都相互识得,他跟洪家的交情不算太差,在集市也注意维护洪家的利益,双方算是比较相得。

事实上,洪家需要他维护的利益也不多,仅仅是雷修资源的方面,有一些要求,反正风黄界的雷修并不多,对他来说,这也不是多大的问题。

然而,正是因为洪家要求不多,他跟洪家的交情,也就很一般。

现在他得罪了一个最少拥有三个天仙的势力,洪家绝对不会因为那点小交情,就出头为他讨公道。

乔任女一听,就知道是怎么回事,于是声音越发地冷了,“一个遥奉,你就敢征用我家公子……谁给你这么大的胆子?”

“在下是另有缘故,”英挺汉子苦笑一声回答,“我保证,征用是合情合理的。”

“哪个真人授意的?”陈太忠冷冷发话,“说出他的名字,我饶你一命。”

英挺汉子闻言,全身剧烈地抖动了起来,直吓得魂飞魄散——连真人都不放在眼里,我这次到底是冲撞了什么人?

他颤抖了好一阵,才哆里哆嗦地回答,“人名在下不敢说……在下愿意为奴!”

事实上,他也识得真人,而他的差事,隐约跟真人还有点关系,不过依旧是那句话——关系不到请不来人,他得通过自己的幕后老板,才可能请来真人。

而眼前这黑脸汉子若是真能对付得了真人,那真人若是吃了亏,绝对可以隔着他的幕后老板,抬手将他灭杀。

为今之计,倒不如乖乖认栽,为奴也好过丧命。

“搜魂吧,”言笑梦淡淡地发话,然后看一眼陈太忠,“公子你看可好?”

“在下尚有其他用途,”英挺汉子吓得高叫一声,“大人若欲找天雷洪家谈事,在下愿为奔走,定然不负所托!”

“这还差不多,”乔任女哼一声,然后显现出修为,又问一句,“我欲收你为奴,你可愿意?”

同级修者收人为奴,难度还是很高的,陈太忠当初能越阶收池云清为奴,是仗了灵气深厚和神识强大。

后来他擒下月古芳,却没有下奴印,固然是因为月古芳身份敏感,同时也是自身修为不足。

乔任女这么表示,就是要对方彻底放弃抵抗,她好能将此人收下。

不过收此人为奴,总好过搜魂或者杀掉,她希望对方能识趣一点。

“给个期限行吗?”英挺汉子苦笑一声,左右是躲不过了,他就提一点具体的条件,“在下为奴期间,一定尽忠职守。”

事实上,他心里真的想骂娘,合着这女人都是二级天仙,而不是一级——我今天凑过来,不是找虐吗?

“我收你为奴,不过是宗派需要,”乔任女凝出一滴精血来,抬手向他额头点去,“等闲也不会用你,但是若接到召唤,不来者……死!”

一听到宗派二字,英挺汉子彻底放弃了抵抗的心理,他甚至缓缓地长出一口气——失手在宗派弟子手里,真的不算丢人。

更别说人家不图带他走,只要求关键时刻用得上,他心里并不抵触这些,冒犯上位者,只得了这么一点小小的惩处,简直可以庆幸了!

他可以找人来消除这个奴印,但是高阶修者也不是那么好相求的,所以他考虑,这件事暂时不对别人说——奴印既是耻辱,也可能是机缘。

待奴印印下,他才规规矩矩发问,“不知主人身在哪个门派?”

毫无疑问,对方不是青云观的,要不然根本无须这么大费周折,他想搞清楚,自己效忠的对象,到底是何方神圣。

乔任女一捏法诀,直接让他在地上翻来覆去滚了半小时,才冷哼一声,“你最好有点为奴的自觉性,我这人最不喜欢听人吵吵!”

这位登时就老实多了,而且很快就将自己的能力解说一二——现在不说,难道等别人掐着奴印的时候再说?

简单来说,他跟洪家是有联系的,而且他也是有点头脸、有根脚的,陈太忠若是想接洪家一些任务,换取雷晶和在洪家天雷谷修炼,这并不是什么大问题。

至于乔任女所说的,希望不要引起洪家的特别关注,这个叫计可乘的家伙,提出了一个建议:洪家对西市的不满由来已久,你们无意中打击一下西市,然后再接点洪家的任务,就足够跟洪家提条件了。

乔任女怎么看,都觉得这厮有假公济私的嫌疑,于是淡淡地回答,你就负责帮我们接任务好了,东市和西市的矛盾,我们不参与。

计可乘也没办法,只得硬着头皮应了,然后他看一眼躺在泥水里的手下,战战兢兢地发问,我是不是能把他们救醒?

那是你的事,不要问我,乔任女淡淡地回答,然后她话题一转:你是我们今天的向导请来的吧?那家伙很讨厌,我不希望再见到他!

计可乘将自己的人带走,第二天,天刚蒙蒙亮的时候,一个七级灵仙冒着雨,带来了昨天那二级小灵仙的人头,恭恭敬敬地展示给三人。

其实不需要乔任女提醒,计可乘也放不过那厮——本来一个天仙做得好好的,莫名其妙地就成了别人的奴仆,这口气谁咽得下去?

乔上人见到人头,随意地摆一下手,让对方退去,才笑着发话,“这种事情,也真是扫兴……安心地做个向导,不好吗?”

陈太忠看着细密的雨丝,在那里发呆,无心回答,倒是言笑梦说一句,“欲望太多,能力有限……所以只能自取灭亡。”

接下来的时间,三人也没了去逛集市的兴趣,直到下午晚些时候,又有人送来消息,说洪家过不久要嫁女,正在家族内部发布护卫任务。

这任务听起来很扯淡,称号家族嫁女儿,带几艘灵舟飞过去不就行了?护卫的话……能要多少护卫,还要家族发布任务?

其实,风黄界嫁女儿,真没那么简单的,尤其是有身份和地位的人。

简而言之,用灵舟嫁女儿,不是不可以,事实上有太多嫁女儿的人家,根本就用不起灵舟,有点条件的小家族,才会有自备灵舟,或者是花灵石租借。

但是对天雷洪家这种称号家族,用灵舟根本不是问题,他们也不担心别人怀疑,洪家用不起灵舟。

正经洪家考虑的,是女儿嫁过去之后,会不会受委屈,会不会遭夫家欺负。

所以这个嫁女儿的仪式,一定要隆重,对一般人来说,很多嫁妆直接装进储物袋就行了,但是有条件的人家不一样,要把嫁妆摆到明面上,招摇过市。

这就是让大家知道,我女儿嫁出去的时候,给夫家带去了多少东西,换句话说,我女儿若是受了委屈,大家也能做个见证——我家的诚意是十足的。

对风黄界的修者而言,修为才是根本,没有修为的外人再怎么说,似乎也影响不了大局。

但是真实情况并不是如此——装进储物袋的东西,没几个人能看到,但是摆出来的东西,大家都看得到,谁厚道谁不厚道,一眼就知道,所谓“防民之口甚于防川”,便是这个道理。

舆论是很扯淡的,但是在有些时候,又是相当有用的,尤其是在占领道德制高点的时候。

显摆嫁妆是一方面,另一方面,有规模的人家嫁女儿,不会采用灵舟接送这种方式,嫁妆放在灵舟里,不容易被人看到,而且灵舟过于快速,不方便夸耀。

称号家族嫁女儿,多数是在路上走,灵舟不是没有,就是在送亲队伍的后方,悬浮在空中,慢慢地跟着。

我们有灵舟,可就是不用灵舟送,好让大家都知道,我家嫁女儿了,普天同庆的事儿,走到哪里,喜气就沾染到哪里。

这种情况下,女方家多招些护卫,是很有必要的,以防有那些不开眼的宵小作祟。

还有就是,除了嫁妆,女方的送亲队伍,也象征着女方家的实力,能召集到的高阶修者越多,就越说明女方家底蕴深厚。

那么男方家人想欺负女方的时候,就要考虑女方家族的反应。

甚至有些封号家族,其实只有一个玉仙,七八个天仙,但是嫁女儿的时候,有十几个天仙捧场,那么男方家族必然要掂量——小女娃娃一旦受了气,族中的真人或者不好出面,但是那么多天仙好友,就饶不过你家!

所以在人情上,嫁女儿的时候大肆招护卫,其实可以理解。

来汇报消息的灵仙还说,“计上人也要接这个任务,敢问几位有没有兴趣?”

陈太忠嘿然不语,好半天才问一句,“任务报酬呢?”

“初阶天仙十个灵晶,中阶天仙三十灵晶,高阶的……可以跟洪家单独谈,”传话的灵仙毕恭毕敬地回答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