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五百九十九章 遥奉

在雨中奔行了差不多七八里,那九级灵仙终于止住脚步,“到了。”

此刻大家已经出了集市,所处的地方是一片丘陵,到处都是百十米高的小山。

陈太忠打开天目术一看,忍不住哂笑一声,“好大的阵仗。”

“阁下为何发笑?”前方出现两颗照明珠,持在两个灵仙手中,两人中间是一个英挺的汉子,面色不愉地看着他。

雨不算很大,直视都可以看清楚对方面目,而陈太忠的天目术,更不是白给的,他一眼就看出,汉子是天仙二级。

“我自笑我自己的,干你什么事?”陈太忠冷哼一声,毫不客气地回答,“少说废话,雷晶呢?”

“雷晶都在洪家手里,”英挺汉子慢悠悠地回答,“不过西市那边,也有少许雷晶,你若愿与我合力,打破西市,所缴获的雷晶,悉数归阁下所有,你看如何?”

“打破西市?”陈太忠听得眉头一皱,他不太明白这句话的含义,不过这并不妨碍他的心中不爽,“那你就是没有雷晶了?”

“阁下稍安勿躁,”英挺汉子眉头一皱,心中很是不快,不过考虑到对方真的是可能初来屈刀城,他决定解释一下,“西市对洪家一直阳奉阴违,不像东市这边,一直奉洪家号令。”

原来这屈刀城,东门外有一个大大的集市,西门外也有一个,两边都是做贸易的,服务性质和对象,都极其类似。

那么两者的关系,也就不消说了,常年龃龉不断厮杀不已。

这英挺汉子,就是东市的幕后老板,听说有天仙打听收购雷晶,他就心动了——能找个天仙的外力,收拾西市,那真不要太轻松。

按说以他天仙的身份,管理一个小小的集市,实在有点“天仙不如狗,灵仙遍地走”的感觉,但是事实上则不然,屈刀城这里每天的成交量极大,涉及的利益极多,没个天仙,还真的不好掌控这样的局面。

严格说起来,他这个二级天仙,都不过是打杂的,他身后还有人呢。

他的话说得有点道理,但是陈太忠只想笑,“你屈刀城的事儿,我不想了解,我就问你……你有没有雷属性玉晶,别跟我扯那些有的没的。”

英挺汉子闻言,越发地恼了,不过他能管理了这么大的集市,并不是只会蛮干,所以沉着脸问一句,“阁下可否说明来历?”

陈太忠哼一声,不做回答,倒是乔任女发话了,“散修!”

“散修天仙?”英挺汉子眼睛一眯,然后呲牙一笑,“那么我现在通知你……你被征用了!”

“我在问你,有没有雷晶!”陈太忠眉头一皱,不怒而威地发话,“至于征用我,凭你还差一点,别给自己找事。”

“留不下你,还留不下她俩?”英挺汉子狞笑着扫一眼二女,同阶天仙之间的战斗,输赢容易,想要留下人却难,不过对方既然有拖累,能保证单独脱身,就已经是不容易了。

所以他的声音冷厉了起来,“不止是她俩……开罪了洪家,西疆虽大,你也无处藏身!”

“你要留下我俩?”乔任女愕然地发话,然后就发出了银铃一般的笑声,“哈哈,对两个没有修为的弱女子,你们也下得了手?”

“动手!”英挺汉子毫不犹豫地发出了命令,说完之后,他才隐约地生出一种感觉:似乎哪里有什么不对?

下一刻,他才反应过来:是有点不对,这两名女子,竟然没什么害怕的样子。

不过这时候,再说什么也晚了,他一抖手,就祭出了一面锯齿状的圆盘,警惕地戒备着对方,随时可以出手。

然而,就算他做好了准备,却是没想到,四个扑上去的灵仙,被两个弱女子眨眼之间打翻在地,口吐鲜血动弹不得。

两女动手时,不可避免地泄露出了一丝气息,英挺汉子更是吓得汗毛直竖——我去,这又是俩天仙!

二话不说,他将圆盘狠狠甩向黑脸汉子,自己则是转头就跑:这样漆黑的雨夜,希望能够安然脱身吧。

不成想没跑了两步,只听到一声大响,他的丹田猛地一颤,一口鲜血忍不住喷了出来。

坏了,遇到大麻烦了,他心里非常明白:这是自己祭炼的圆盘被毁了!

紧接着,他就觉得身子一僵,眼前一黑,在昏迷之前,他脑子里掠过一个念头:能毁了我的玉齿锯,这绝对不是初阶天仙……

待他再醒来的时候,就是身处一片树林中了,面前还是那黑脸公子,正坐在一把大伞下,伞下一颗照明珠,发出雾蒙蒙的亮光。

黑脸公子坐在一张椅子上,身边是一张高脚桌几,他好整以暇地喝着茶水,而他的身边,站立着一名白衣女子,正在为他倒茶。

另一名女子背着手,傲然地站在那里,淡淡地看着他,也不说话。

这位感受一下自身状况,发现完全没有受制,除了气血有些不畅,他依旧还是那个二级天仙,对方根本没有对他施以任何手段。

待适应了眼前的光线,他再左右看看,发现自己的其他六个伴当,都躺在泥水中昏迷不醒,还有人嘴角不住往外淌着鲜血。

对方没有施加禁制,他却是动都不敢动一下,道理在那儿摆着的:人家为什么不下禁制?因为根本不怕他跑!

这时候,他若是不知道撞到了铁板,这几百岁也算白活了。

所以他不再说话,只是默默地坐在那里,等着对方的宣判。

然而,对方也不说话,喝茶的喝茶,倒水的倒水,站着看的,就站在那里。

雨水打在树叶上,发出沙沙的响声,为寂静的雨夜,平添了几分萧瑟和诡异。

良久之后,英挺汉子情知逃不过这一关了,才抬手抹一把脸上的雨水,艰涩地发话,“我兄弟有眼无珠,冒犯了阁下,还望恕罪。”

陈太忠和言笑梦头都不带侧一下,倒是乔任女背着手,冷冷地发话,“我很好奇,若是我姐妹的身无修为,被你捉住的话……等待我俩的会是什么?”

这时,言笑梦放下手中的茶壶,端起一杯茶轻啜,鼻子里发出一声轻哼,“口不应心者……诛!”

英挺汉子登时语塞,好半天才苦笑一声,“等待的……天仙之下皆为蝼蚁,还要说什么?”

“你这小小的天仙,也不过是蝼蚁罢了,”乔任女不屑地笑一笑,“冒犯上位者,什么罪名?”

“上人恕罪,”英挺汉子抬手抱拳,不住地作揖,身子都在微微地颤抖着,“我以为上人是散修,不合动错了脑筋,愿意为上人驱策。”

这时候对方再说什么散修,他都不敢相信了,开什么玩笑,三个天仙走在一起,哪里有这么牛的散修,这根本不是散修的路数好不好?

其中两个天仙,还对另一个恭敬有加,说明那一个起码也是中阶天仙,而不是他一开始认为的一级天仙。

这样的战力,别说是他了,数遍张州,除了掌道大人和青云观出面,没什么人惹得起——郡守府怕是都够呛。

“我就是散修,你动手啊,”乔任女很不屑地哼一声,“别顾虑我们有什么靠山。”

蓝翔还真没什么靠山,白驼门也不是特别待见蓝翔,目前唯一可以称得上是靠山的,就是东易名客卿了。

英挺汉子愣愣地看了她好半天,才恍然大悟地发话,“原来你们是西市请来的。”

“这脑洞大得……很壮观啊,”陈太忠忍不住嘀咕一句。

“任女给他下了奴印吧,二级天仙,聊胜于无,”言笑梦发话。

“别介,三位,”英挺汉子着急了,“有事好商量,我是给洪家办事的。”

“洪家,那是什么东西?”乔任女不屑地哼一声,“我给你下了禁制,你把洪家人喊来,我正好要找他们,要个交待!”

“三位不用这样吧?”英挺汉子听说这三位连洪家都不放在眼里,心中就越发地懊悔了,只能小心翼翼地建议。

“蝼蚁,这里轮得到你说话?”陈太忠一抬手,一个茶杯正正地在对方脸上炸开,“跪下!”

英挺汉子犹豫一下,还是起身,不情不愿地缓缓跪下了,这个时候形势比人强,他若是再唧唧歪歪,人家真的能了结了他。

不过虽然跪下了,他还是艰涩地说一句,“还望阁下留一分体面。”

“我们若被你征用,体面何在?饶你一条贱命,你倒是话多,”乔任女背着手走上前,慢悠悠地发话。

她跟外界打交道也较多,上下打量对方一眼,果断作出决定,“下了奴印之后,你尽快通知洪家,这次的冒犯,不可能就这么算了!”

三人正愁没办法接触天雷洪家,对方就送来这么好个借口,她根本无须请示东上人,就说出了这话。

然而这话一出口,英挺汉子的脸,就变得苦得不能再苦,好半天才低声回答,“我……其实只是遥奉洪家的旗号。”

“嗯?”乔任女听得脸一沉,遥奉……合着你是狐假虎威?于是她一抬手,掣出一柄长刀,冷冷地发话,“给我一个不杀你的理由!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