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五百九十八章 多嘴之祸

经历了这么一出之后,小灵仙明显收敛了很多。

陈太忠喝了一阵茶之后,淡淡地发话,“知道哪里能买到雷属性玉晶吗?”

“雷晶?”小灵仙讶然地扬起眉毛,愣了一愣才回答,“这个东西,可不能在东市上买……其实你们要买,最好去洪家,没人敢在屈刀城随便买卖雷晶。”

“洪家这么霸……厉害?”乔任女本来想说“霸道”的,后来硬生生改为了厉害。

“整个张州,只有洪家是雷修家族,”向导压低了声音,小心地解释,“外人收雷晶,是跟洪家过不去……有坏人基业的嫌疑。”

乔任女气得笑了,“合着雷晶对他家有用,别的雷修就不能动了?”

“风黄界又不止张州有雷晶,其他地方也有,”小灵仙一摊双手,“你在其他地方收,当然就没问题了……嗯,你也可以去洪家买,你身份够的话,洪家没准会白送一部分。”

“能帮洪家做任务吗?”言笑梦借机问出了最想问的话。

“洪家的任务,这个我可以问一下,”向导还真敢大包大揽,他侧头看一眼黑脸大汉,“还未请教,公子的修为到底有多高?”

“你问那么多干什么?”乔任女眉头一皱,不高兴地发话了,这厮从一开始,就是各种的试探,现在倒好,直接问修为了。

“你不说修为,我如何打听任务?”小灵仙也有点不高兴了,“我问到一个天仙任务,知道该不该回来报告吗?知道了修为,我才好有针对性地去打听。”

“你把能打听到的任务,都回报过来,”言笑梦淡淡地发话。

“那就太多了,”小灵仙摇摇头,很干脆地拒绝,“我又不是洪家的人,怎么敢问那么多?再说……我打听消息,也要有花费的。”

“既然你没能力,那你的工作就到此为止,”陈太忠一摆手,很干脆地发话,“我要换个向导,你可以走了。”

“公子你……”向导登时愕然,心里也生出一份羞怒来——你竟然敢这样撵我走?

“嗯?”陈太忠眉头一皱,淡淡地看他一眼。

小灵仙再次感受到了那种极不友善的目光,心里登时一抽,于是二话不说,起身就走,只不过看他离去的神情,很是有点悻悻。

陈太忠三人当然不会在意,蝼蚁的愤怒,需要在意吗?他们不暴露身份,只是不喜欢麻烦,谁若是不开眼到找上门来,莫说陈太忠,言笑梦和乔任女,也都是杀人不眨眼的主儿。

三人又坐一阵,觉得没什么意思,乔任女就建议,要不咱们找店小二问一问,看他是不是知道洪家发布任务的渠道。

正说着,有丝竹之声响起,一楼的高台处,走上来几个女子,身着轻纱翩翩起舞,举手投足之际,曼妙之处若隐若现,看得人血脉贲张。

“哼,”乔任女看得哼一声,撇一撇嘴,很是不屑的样子,“这里也有这种庸俗脂粉,真是令人扫兴。”

一边说,她一边悄悄地瞥东上人一眼。

陈太忠对这玩意儿,实在没有半分的兴趣,在地球界的时候,他曾经好奇过,从网上下载过一些资源,也曾经潜入一些风月场所,暗暗地看实战。

然而,他是修童子功的,看了那些玩意儿,发现除了让自己有点心猿意马,肿胀难受之外,实在没有别的好处,也就渐渐地淡了那份心思。

一曲舞罢,一个油光粉面的帅哥走上高台,用不男不女的声音发话,“现在又到了粉红搏杀的时间,惯例是贵客提供女仆八名,这个规矩,老食客都知道了,但终究还有新食客前来,小的我就再解说一遍……”

原来这个饭店,每天晚上都有这样的节目,由食客提供自家的女仆,上台跟对手竞技。

八进四的时候,是无修为肉搏,选手只能穿轻纱搏斗,四进二的时候,是无修为木制兵器格斗,着装不变。

待到争夺头名,则是要现场观众拿灵石捧场,谁收获的灵石多,谁就是头名。

优胜者可以回到主人身边,做主人的还可以挑拣两个战败者收下,其余五个女仆,则是归了店家所有。

这种节目,店家是最大的获益者,不过在风黄界,大部分的奴仆地位很低,食客们都是来屈刀做买卖的,大多都豪气得很,也不介意丢出个女仆来,随便玩一玩。

正经是能得了头名的话,不但自家没损失,还能赢两个女仆,更是能在集市里收获一些面子,所以很有一些豪客,愿意尝试一下。

不男不女的家伙介绍完毕,不少人的目光就投向了二楼——二楼和一楼同处一个大厅,相当于一个大房间有个加层,二层只是绕着一层转了一圈。

看到二楼上有女子起身,向楼下走去,又听到别人议论,陈太忠才明白过来,合着上了二楼的主儿,就是打算参与这个节目的。

他看一看言笑梦,又看一看乔任女,干笑一声,“好像咱们也得派个人下去。”

他这话其实是开玩笑,不过不少食客,确实是将眼睛扫了过来——乔任女和言笑梦,都是登了仙的主儿,虽然说风黄界无丑女,但是登仙之际可重塑形体,这两女比起其他的女仆,强得不止一点半点。

不过,让天仙身着轻纱肉搏,给食客们观看,这也太那啥了一点——在两女的眼中,在场的食客,基本上都是蝼蚁。

果不其然,两女对他的话毫无反应——让天仙参加无修为搏斗,这是脑袋被驴踢了吧?

他们三人没反应,店小二忍不住了:对于店家来说,参与的女仆肯定是越漂亮越好,实在普通的女仆,食客们都不会买账,会要求换人。

这种节目,每天都在上演,奴仆嘛——大家已经习惯了拿美女养眼。

于是小二就走过来,小心翼翼地发问,“这位贵客,您要哪位女仆下场?”

“我是来吃饭的,”陈太忠轻描淡写地回答一句,再没有别的解释。

“那您怎么上二楼了?”小二愕然地发话——你这不是逗我们玩吧?

上二楼的客人,未必就一定要出女仆,但是眼前这位身边两个美女,都是没有修为的——这不是摆明要下场的吗?

事实上,二楼有些食客,还就是看到言笑梦和乔任女了,才派出自家的女仆,想的就是一旦赢了,要把这两个女人收下来。

现在这三位居然不肯玩,小二也有点着急——你让我怎么跟别人解释?

“我们吃饭没花钱吗?”乔任女眼睛一瞪,老大不高兴地发问了,“你二楼又没拦着我们上来,这也就是在屈刀,换个地方,你这么说话试一试!”

“现在就是在屈刀,”小二冷笑一声,他劝不动这俩女人出场,心里也有点恼火,“既然这么玩人,就是不给我们屈刀人面子了。”

言笑梦终于没有忍住,她淡淡地看小二一眼,不屑地撇一撇嘴角,“不过一群蝼蚁。”

“那行,我知道了,”小二点点头,转身下楼了。

食客们派出的女仆,有十个人,其中两个样貌有点普通,直接被食客否决掉了,而店小二和掌柜的,则是冲着楼上陈太忠的位置,指指点点。

陈太忠其实很不喜欢这种节目,女人对于他来说,真是无所谓的,赢了又能怎么样?

事实上,他看不起拿下属做赌注的行为,若是那些食客敢亲自上台,他不介意亲自出手,直接将对方轰杀至渣。

总之,陈太忠这一桌的三人,令其他食客很失望,不过没过多久,肉搏战就开始了,大家的注意力,纷纷转到了高台上。

就在三人觉得有点无趣,打算离开的时候,门外匆匆走进四个人来,噔噔拾阶而上,来到了他们面前。

带队的是个九级灵仙,一看到陈太忠,登时瞳孔一缩,心说坏了!

他都看不出对方的修为,这十有八九……是天仙啊。

但是四个人气势汹汹地来了,断无退缩之理,于是他沉声发话,“据说你们三人,有意收购雷属性玉晶?”

陈太忠看他一眼,懒得回答,倒是乔任女接话了,“你有吗?”

“想收购雷晶,跟我来吧,”九级灵仙绷着脸回答,一转身就直接下楼了。

三人交换一个眼神,言笑梦直接发话,“那就走呗,倒要看看,他们想做什么。”

还是那句话,他们遮掩修为,只是不想多事而已,否则的话,天雷洪家算什么东西,三人足够拔掉这个家族了,到时候往蓝翔的地盘里一躲,看谁能奈何得了。

三人结账走出饭店,那四人已经堵在了门口,见他们出来,九级灵仙直接沉声发话,“这位上人,你来屈刀,到底是做什么来了?”

“你不是要卖雷晶吗?带路!”陈太忠一摆手,不耐烦地发话,“既然知道我是上人,蝼蚁,看顾好自家小命。”

那九级灵仙深深地看他一眼,转头疾走,“还请三位跟上。”

“这是……下雨了?”陈太忠摸一下脸,抬头看一眼黑漆漆的天空,然后一抖手,裹起言笑梦和乔任女便走——既然要装是无修为的,就要装个彻底。

乔任女离他较近,被他裹着前行,嗅着他身上的刚阳之气,忍不住觉得身体有些发软……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