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五百九十七章 出行

陈太忠最终还是被两女说服了,因为两女出门,还存在一个问题,不够安全。

她俩是才晋阶的天仙,虽然都是天仙二级,但是境界提升得太快,有点不稳,需要磨练,而且尤为关键的是,她俩正是蓝翔崛起的希望所在。

她俩一起出去,真要被有心人盯上,突施辣手的话,蓝翔可是后悔都晚了。

陈太忠挺讨厌做保姆的,但是南忘留闭关了,代执掌毛贡楠又是做不了主的人,这个时候,也只能他自己拿主意了。

算了,反正暂时也晋不了阶,他正好出去转一转,自从来到西疆,他还没有好好地了解过这块地方。

三天之后,三人从蓝翔出发了,毛贡楠很是羡慕她俩能跟东上人出去,不过他也只有羡慕的份儿,代执掌可是不能轻易离开本派。

而且他们三人离开,南执掌又闭关,整个蓝翔的天仙,就只剩下大长老和他了,若是再走一个,一旦有事根本调派不过来。

穆珊等三个侍女,也想要跟东上人出去,但是李晓柳很坚决地留下了,她要继续修炼,其他三人见状心有感触,于是也留了下来。

此次三人出行很低调,直接漏夜而出,不让他人窥破蓝翔的虚实,连续赶路几天之后,出了白驼门的辖区,才减慢了速度。

这一日,三人来到了地北道的道治张州,商量一下,决定去天雷洪家走一趟。

天雷洪家是比较强大的称号家族,明面上有四个天仙,但是家族中是否有隐藏的战力,这是外人不清楚的。

不过这四个天仙中,有一人在青云观做客卿,还有一人在张州郡守府效力,族中现在只有两名天仙。

像这样的称号家族,陈太忠三人不便亮明身份去拜访,原因很简单,地北道的大部分,属于青云观的势力范围,而张州是道治,官府的战力也很不俗。

小小蓝翔派,还真不合适在这里放肆。

“咱们还是扮作散修吧,”乔任女提出了建议,“先去屈刀城外,了解一下天雷洪家发布了什么任务没有,若是有难度极高的任务,可以接下来,换取在洪家的修炼,顺便换点雷属性的玉晶,笑梦你说呢?”

“那就这样好了,”言笑梦无可无不可,“没有合适的任务,咱们还可以换一家……东上人你怎么看?”

“其实我想去西疆的戈壁看一看,不过……无所谓了,”陈太忠对此,也不是很在意,“可惜不方便进城。”

按说言笑梦和乔任女是宗派弟子,只要亮出身份就可以进城,不过在白驼门的地盘上,三人都不想声张,而出了白驼,其他门派对白驼门又不是很友好。

“屈刀城外,也很热闹的,”言笑梦笑着回答,“是西疆一大交易市场,临云的位置太过敏感,那里的交易量,比屈刀差了很多。”

张州是地北的道治所在,而临云则是张州的郡治,算戈壁和西疆中心之间的交通枢纽。

按说临云才该是大的交易市场,不过就是言笑梦说的那样,临云做为道治和郡治中心,管理得太过严格,倒是同处在张州的屈刀城,交易更火爆一点。

“那就去看看吧,”陈太忠有点无奈,合着哥们儿就是不能进城的命?

他若是无锋门的客卿,那真是城市随便进,有个客卿的身份牌,谁敢拦着?

他现在倒是有蓝翔的客卿身份牌,但是架不住,蓝翔现在的处境,实在太微妙了,有太多的城市,不方便进。

下午时分,三人抵达屈刀城东门口,只见门外有个极大的集市,长宽各有四里地的模样,人头攒动,怕不有两三万人。

搁在地球上,这种程度的集市或者算不上热闹,但是在风黄界这地广人稀的地方,这样的密集度,就可以算是顶尖的贸易场所了。

陈太忠将修为压到了天仙一级,两女身为宗派弟子,并没有修习过敛气术,索性将气息全部收起,就像两个没有修为的凡人一般。

三人才刚刚进入集市,旁边就有人过来打招呼,“大人想采购点什么物品?可需要向导?”

陈太忠心里有点愕然,这里的商业氛围倒是不错,居然有人主动帮着撮合买卖。

不等他说话,乔任女已经直接开口,她面无表情地发问,“你比别人强在什么地方?”

“我的消息灵通,服务周到,”这位是个二级的灵仙,他笑眯眯地发话,“三位一看,就不是普通人,想做大买卖,尽管找我就是。”

能干了这一行的,眼力价都是一等一的,他看不出三人里黑脸汉子的修为,而那俩女人身上半点修者气息都没有,就要陪着逛集市,明显是有点蹊跷。

也有其他的人看到了这桩买卖,不过只有他是灵仙,其他人只是游仙,自然不敢来抢。

“费用怎么算?”乔任女还真不客气,直接谈到了细节,一般来说,宗门弟子并不在意灵石的多寡,但是大多数时候,他们的灵石也不是特别宽裕。

而两女所在的蓝翔,灵石更是相对拮据,尤其她俩进了荣勋阁之后,灵石都没有太大意义了,这次出来虽然准备了点灵石,但还是算计着用比较好。

反正她俩在当打之年的时候,也频繁出派做任务,应付这种小场面没有问题。

“不知贵客打算做多大的买卖?”二级灵仙笑着发问,“若是数额巨大,就不算费用了,自有人给我。”

这家伙的手段很是不同寻常,一般而言,没人会问这种问题,太犯忌讳。

可他偏偏就问了出来,脸上还带着点无所谓的神情,潜台词就是说——你别嫌我这么问,你要是没多少灵石,爷就不伺候你了!

但是凭良心说,这样的激将法往往还真能奏效,他是现场唯一的灵仙导购,若是真正的大客户,考虑的是信息的可靠,心里原本就会倾向于相信他,他若不表现出几分傲气,反倒是于身份不合。

“你说费用!”言笑梦不耐烦地开口,蝼蚁一般的存在,哪里来的那么多话?“有大买卖,少不了你的好处,就怕你挣不到!”

“一天五十中灵,不二价,”二级灵仙眉毛一扬,果断地喊了一个“天价”——我就是值这个价钱,嫌贵你别用啊。

“行,就五十中灵,”乔任女漫不经心地点点头,“你要不值这个价值,别怪我们不客气!”

“你尽管放心好了,”这位笑一笑,不把她的威胁当回事,很是自信的样子。

三人雇了此人,在集市上一通转悠,言笑梦和乔任女一开始还有点克制,但是逛着逛着,注意力就冲着女修的饰品和衣物去了。

这是人之常情,女修虽然是修者,但爱美是女人的天性。

陈太忠初开始还跟着她们转悠,走了一段之后,直接懒洋洋地在路边等了,倒是那灵仙向导丝毫不以为意,跟着跑前跑后——他总要对得起他赚的灵石。

到天擦擦黑的时候,两人才买了两件小饰品,也就是五个上灵的样子,但是向导已经高兴得合不拢嘴了——这又是十几个中灵落袋!

天色渐暗,就要找歇息的地方了,陈太忠和两女原本习惯了在外面扎营,省心也清净,不过既然是要打探天雷洪家的消息,还是住在集市上比较方便。

这十余里方圆的集市,有七八家小饭店,而且还集中在一处,有点地球上美食街的意思。

三人选了一家看起来还算好一点的饭店,走了进去,那二级灵仙见状,才待开口说什么,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口。

所谓的好一点,其实也就那么一点点,这个集市里,基本上就没有什么正式的建筑,属于那种支个雨棚就可以摆摊的地方,这家饭店不但有院落停放坐骑,还是二层结构的,算是相当不错了。

四个人走上二楼,随便点了几个菜,那向导很不见外地主动坐下了,乔任女看他一眼,又看一眼东上人,发现上人没什么反应,就不再计较。

吃喝一阵之后,陈太忠摸出一套茶具来,言笑梦见状,主动去找店家拿了热水来,给他冲上,别看她俩是新崛起的上人,是蓝翔的骄傲,对东上人,她俩异常地恭敬。

“给我也来点,”向导笑眯眯地发话,这货还真不见外,黑脸汉子能让他生出点忌惮来,但是对这俩没有修为的侍女,他还真没有多少恭敬。

言笑梦淡淡地看他一眼,就当没有听见了,她不想摆出架子,但是她曾经在江湖行走不短的时间,知道对有些人不能惯着——你的忍耐,会让对方越发地肆无忌惮。

事实上,她更怀疑这小灵仙是有意试探,通过这种稍微过界的行为,试探己方的底细。

“嘿嘿,那我自己来,”向导干笑一声,探手就要去拿茶壶。

陈太忠的脑袋微微侧一下,淡淡地扫他一眼。

只是这么一眼,小灵仙的身子登时就僵住了,只觉得一股极其庞大的杀气,若有若无地锁定了自己,他不能断定自己的感觉是否真实,但他也绝对不敢乱动。

“我家公子的茶,旁人是不能随便喝的,”乔任女貌似随意地说了一句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