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五百九十六章 争先恐后

隆山派提出此要求,不止是想让弟子们前来寻觅机缘,更是想推断出闻道谷的奥秘——进闻道谷参观过的人不少,传言也不少,但是不管怎么说,亲眼见证一番才是正理。

南忘留断然拒绝,绵里藏针地回答,我气修日渐凋敝,闻道谷地方不大,自己还不够用。

蓝翔不止拒绝了隆山派,也拒绝了有过纠纷的神木派,虽然神木派退地盘退得很干脆,但是气修们又怎么可能忘记昔日的耻辱?

别逗了,帮助你们的弟子登仙,好让你们来日继续欺压我蓝翔?

在接下来的时日里,请求入闻道谷的人络绎不绝,而进谷之后,也有不少人果真晋阶了,甚至在接下来的半年里,又有两人登仙!

闻道谷的名声,越发地响了,有人进了闻道谷之后一无所获,也不敢说那里根本对修者无用,那么多受益者绝对不会答应,所以他们只能表示,自己的机缘未到。

甚至有人费尽心思和财力,一而再再而三地进闻道谷,只为那飘渺的机缘。

半年之后,甚至连白驼门都坐不住了,派了内堂堂主下来,说门中近日想考察一下闻道谷,你们蓝翔准备一下。

若是闻道谷真有传言中的那么神奇,白驼门就打算下派弟子,前来修炼了——这是上门的权利,不夺你的闻道谷,但是你得给我们留些指标。

白驼门无法不心动,短短半年多时间,闻道谷里走出六个天仙,半年就六个啊。

要知道整个白驼,天仙也不过百,若是每年能有一个弟子在闻道谷登仙,百年就能有一百个天仙,而一名天仙能增寿七百年,七百年一个轮回下来,得增加多少天仙?

可是……南执掌闭关了啊,代执掌毛贡楠苦笑着表示,上门要考察,那就考察吧,不要影响弟子们修炼即可,至于考察之后的事情,那得等南执掌出关再说。

白驼门的考察,来了七八个天仙,还有一个玉仙,所幸的是,大长老杜无忌不擅天机,而杜长老一派跟蓝翔不对眼,也是门中高层知道的,所以没有派他来。

考察完毕之后,众人也没看出来什么异常,连那玉仙也只能点评一句,“这里的气场,有些生机勃发,倒是有益修行的。”

既然搞不清楚,他们就只能再次发问:南忘留什么时候能出关?

这个我真不知道了,毛贡楠苦笑着一摊双手。

白驼门有心细细检测一下闻道谷,不过现在的闻道谷里,除了蓝翔弟子,还有其他势力的人,白驼门虽然不怕事,但也不愿意无缘无故地惹人,于是只能强行按下那份不甘。

考察的人回到门中,彭堂主知道经过之后,跑到杜无忌那里歪嘴,“南忘留哪里是闭关了?我看她是有意躲避,居心叵测!”

杜长老淡淡地看她一眼,“隆山的人已经确定,南忘留晋阶五级天仙了。”

“什么?”彭堂主登时就怔住了,“隆山怎么能知道,南忘留晋阶了?”

“用你的鸟头好好想一想!”杜无忌气得白他一眼,“精血身禁气锁,你没听说过吗?”

“原来是隆山的那个倒霉蛋?”彭堂主登时恍然大悟。

此刻隆山的二长老,也是痛并快乐着,他一度以为,自己今生悟真无望,不成想前两天,压制他灵气运转的那股真炁,猛地放松了对他的压制。

在这种气机感应下,他非常确定,南忘留已经晋阶五级天仙。

这真是天大的喜事,不管怎么说,对他而言,能多晋一级就是一级,若是两人都能晋阶九级天仙的话,他还真的要拼一下,大不了先送她悟真,自己再悟真罢了。

当然,二长老心里也有点疑惑,少不得要人打探一下,南忘留现在是什么状况,而蓝翔里的探子报知说——南执掌已经闭关一个月了,还在闭关中。

他只当她在稳固境界,不成想两个月之后,南执掌还在闭关中,他就忍不住脑洞大开:南忘留不会也想一晋两级吧?

有了这个盼头,他修行的动力就更足了,于是也开始闭关。

别说,他还真的没想错,南忘留打的就是一晋两级的主意。

对于言笑梦和乔任女为何能一晋两阶,南执掌心里太明白了,是混沌混元真炁帮她俩重塑了根基,根基打牢了,此前积累又厚,一晋两级真不算奇怪。

而她自问,自己的积累也不差,唯一所虑的,就是根基能矫正到什么样子。

她身为天仙,见识和修炼上的感悟,比言笑梦二人强出太多,整整调整了一个月的状态,她才接受了陈太忠的真炁。

真炁入体,她配合着改造一下根基,轻而易举地晋阶五级天仙,这时她内视一下,方才发现,还有很大的晋阶空间,于是她继续闭关,想着是晋阶六级才出关。

堂堂的一派执掌,总不能被两个小弟子比下去吧?

事实上,乔任女和言笑梦的快速崛起,让她生出了一点危机感,我必须尽快提升修为啊,争取在尽量短的时间内,突破高阶天仙,要不然真有点没面子。

当然,她也没有阻碍两个后辈的发展,这是蓝翔的希望所在,她甚至央请陈太忠,帮着两女修习刀法。

此刻的陈太忠,就在蓝翔的后山,单独辅导言笑梦和乔任女。

事实上,因为闻道谷的名声越来越响,陈太忠的修行,受到了极大的干扰,而他所在的藏书阁清泉旁的小院,往日也不算偏僻场所,人来人往热闹得很。

所以南忘留又在后山划了一块地,供东上人修行,这里是蓝翔上一任大长老修行的地方,灵气之充沛,并不逊色于藏书阁的清泉。

在经过简单改造之后,这里就成为了陈太忠的新居,此处人迹罕至环境优雅,地域也算开阔,正合适他静心修炼。

在见识了舒真人的恐怖之后,陈太忠虽然很骄傲,自己破了对方的黑风,但是那种紧迫感,真的是压不住的——哥们儿必须得抓紧时间修炼了。

所以他大部分的时间,都用来修炼,其他的时间,才会指点一下李晓柳等四个侍女,至于说那俩新扎的天仙,他基本上无视——很多东西,我教给你不顶用,得你自己悟!

言笑梦和乔任女不但在修习无名刀法,也在修习陈太忠传下来的缩地踏云身法。

这身法在派里早已经流传开了,但是她俩是进了荣勋阁的,跟外界不怎么接触,也学不到这种新东西——说得残忍一点,荣勋就是关在小黑屋里等死,接触外界的机会少得可怜。

在身法修炼上,言笑梦稳压乔任女一头,她用了两个多月,就学到了身法第三层,而乔任女则足足用了六个月,缩地踏云都还不是很熟练。

但是在无名刀法的修炼上,言笑梦就差得多了,乔任女号称蓝翔的天骄,那真不是白给的,悟性是一等一的,尤其是这刀法,还涉及到了晋阶技,她总是能找到昔日在灵仙某个阶段的感觉,而言笑梦则是只顾埋头向前,以前的感觉,都忘得差不多了。

所以,在乔任女都开始摸索第三式无回刀意的时候,言笑梦刚习练完第一式,第二式无欲,却还找不到感觉。

不过言笑梦也不气馁,依旧是不紧不慢地练着,待摸到无欲的门槛之后,她竟然提出要求——东上人,咱们出派走一走吧,我想寻点雷系的资源,修炼束气成雷。

东上人会束气成雷,对蓝翔弟子来说,这不是什么秘密。

对陈太忠而言,他的雷引是在灵仙阶段修炼成的,还是在老易的再三督促之下,才修成的。

但是对大多数气修而言,天仙阶段修成雷引,就可以满足了,然后在玉仙阶段修成束气成雷——除了上古气修,还真没什么人能在天仙阶段修成此神通。

雷引好说啊,陈太忠随手翻一下须弥戒,拿出了酒伯南宫家的醉风雷递给她,“照着这个练就行了。”

言笑梦翻看一下,苦笑着摇摇头,“这个不合适我用,是灵仙阶段引雷的,我倒也有引雷秘法,但是缺少辅助的雷晶,还要找一块引雷之处。”

“引雷之处也不难找,不过合适天仙引雷的,就不多了,”乔任女叽叽喳喳地发话,“要不咱们出去走一走吧,从荣勋阁出来,还没有去外面逛过呢。”

说到出门,她一脸的兴奋,眼睛都是亮的,显然是憋惨了。

“要去你俩去吧,我可是懒得出去,”陈太忠摇摇头,“上次跟舒真人拼了一招,受刺激了,感觉实力还很渺小,必须加紧修炼。”

“我说,那是中阶玉仙啊,你能硬拼一记而不吃亏,还不知足啊?”乔任女瞪大了眼睛,嚷嚷了起来,“你知道吓坏了多少人吗?”

陈太忠听她这么说,心里也很得意,嘴上却是在矫情,“不吃亏……这可远远不够,这年头,拳头大的才说话有分量。”

“一个劲儿闭门修炼,也不是正道,”言笑梦也出声劝他,“多接触一下外面的社会,多经历一些生死搏杀,有助于突破瓶颈,我们需要这样,你也一样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