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五百九十五章 真人之威

“我青罡门四名弟子何在?”一个九级天仙冷冷发问。

“人已经带回雪峰观了,”符上人半步不退地回答,“青罡门想要人,去观中讨要吧。”

“看来只能请符上人走一趟青罡门了,”另一个九级天仙狞笑一声,抬手掣出一把长剑来,“到时候两家就能坐在一起,好好谈一谈了。”

“只要你敢动手,我不介意将你俩也擒下,”符上人冷冷地回答,“不信的话,你可以试一试。”

她只是八级的天仙,不过到了高阶天仙这个层面,小级别上的差距,不会对战力有绝对的影响,最关键的还是看个人修习的战技,以及临场发挥和应用。

然后,符上人就跟一个九级天仙乒乒乓乓战在了一起,而且隐隐还是压着对方打。

另一个九级天仙想上阵,楚惜刀在一边冷冷地发话,“若是要二打一,莫怪我看不过眼!”

话音刚落,符上人一连串七颗冰珠,打得对手连连后退,脸也涨得通红。

“小丫头,够了!”晴空里传来一声闷哼,一道青光闪过,直接将冰珠卷得无影无踪,“乖乖地跟着走,那姓楚的丫头,你若敢多事,我不介意连你也擒了。”

这一声闷哼,连在派里的陈太忠都被惊动了,他眉头一皱,身形一隐,就直奔山门而来——一听响动就知道,这是玉仙来了。

“好大的口气,”天空中又传来一声轻叱,一道黑风在空中闪现,狠狠地扫来,“吴老鬼你堂堂真人,竟然以大欺小,今天就把你也擒下,让你跪在我雪峰观门口!”

“哈哈,既然是舒真人驾到,那我就饶这些小辈一遭,”那青光长笑一声,卷起几个青罡门人,眨眼间化虹飞去。

“无胆鼠辈,”一声冷哼之后,那黑风登时不见了踪迹,舒真人也不露出身形,只是淡淡地发话,“好了,吴老鬼被我所伤,你们无须再担心。”

“多谢师伯,”雪峰观三名弟子齐齐一躬身,恭敬无比,再也不见平日的狂傲。

这就是玉仙之威?陈太忠看得暗暗咋舌,然后又忍不住打开天目,搜寻一下那舒真人的所在。

扫了两眼之后,他隐约捕捉到一抹晶莹的物事,隐藏在空中,影影绰绰看不分明,不过大致是个人像的样子。

那一抹晶莹正在离去,下一刻,却猛地停了下来,迅疾无比地倒射而回,抖手打出一团黑风,冷笑一声,“原来还藏着一个小虫子!”

陈太忠哪里想得到,此人说动手就动手?只觉得一股奇大的威胁,向自己罩了下来。

这个时候,他根本来不及解释,若是用缩地踏云的话,恐怕也躲不过黑风的追踪。

刚才那一幕,他看得明白,青罡门那姓吴的玉仙,都没躲过黑风的追踪,而且一击之下,就受了伤,不得不飘然远遁。

这一刻,他再也顾不得许多,使出缩地踏云,身子猛地向前冲去,抬手就是刀法第五式,恶狠狠地向对方斩去,同时长笑一声,“原来不止青罡门会大欺小!”

躲那黑风,根本是不可能的,倒不如硬拼一记,还有幸免的希望。

雾蒙蒙的亮光一闪,那黑风竟然被他劈了开来,虽然很快又合拢起来,但是陈太忠的身形,在黑风中硬生生地穿了过去!

“咦?”空中传来一声轻哼,紧接着,一尊晶莹的人像现身,此人云鬓宫装,仿佛像一块巨大的水晶雕塑而成,煜煜生辉光彩炫目,令人简直无法直视。

然而这尊雕塑,却是鲜活的,她抖手打出一柄玉色罗扇,硬生生地接下了这一刀,眼中现出一抹异色,“小辈,报上名来!”

“师伯,此人乃是蓝翔客卿,名唤东易名,”符上人见状,赶忙发话,“青罡门四人,便是被此人所擒,是友非敌!”

那舒真人闻言先是一怔,然后就反应了过来,此人因何会藏身暗处——肯定是想着万一青罡门势大,就暗中出手。

要说起来,这隐身跟她的隐身一样,绝对是善意的,不过她身为堂堂的真人,绝对不承认自己出手错了,只是冷哼一声,“果然有些门道,难怪敢窥探于我!”

天仙窥探玉仙,可算不敬,她点出这一点,证明自己不是大欺小,但是,对方果然才是七级天仙,又是己方盟友,她也实在没办法再出手了。

“舒真人不愧是雪峰观的高人,”陈太忠皮笑肉不笑地拱一拱手,“当真了得。”

他这话也不是什么好话,听起来像是夸奖人,实则却是在说:真人又如何,还不是没有奈何了我?

舒真人淡淡地看他一眼,她心里也非常惊讶,刚才那一记玄阴罡煞,她已经使出了七成的力道,虽然不像偷袭吴老鬼时,使出了九成力道,但也根本不是高阶天仙能接得下来的。

此人不但安然无恙,甚至还斩开了玄阴罡煞,逼得她不得不祭出灵宝,才挡下了这一刀,而且这一刀的力道之大,意念之精纯,气势之浑厚,也远远超出了她的意料。

要是搁给一般的前辈,少不得要赞一声好,哪怕以陈太忠不太宽广的心胸,遇到了这种事,也要赞一句——确实是神来的一刀。

可舒真人偏不,雪峰观的修者多孤傲,而她尤甚,不过,她也不会说什么“我只用了七分力道”,淡淡地看一眼之后,她直接化虹而去!

陈太忠看着虹光远去,良久才微微颔首,“已经修至阴极而阳生,这位真人的修为,真是不俗啊。”

雪峰观的中阶男天仙闻言,登时看他一眼,“你怎么看出来的?”

“呵呵,”陈太忠微微一笑,“至阴之气,修出琉璃之身,我的眼光,不至于连这都看不出来吧?你们这舒真人,是几级玉仙了?”

三名雪峰观弟子并不答话,倒是楚惜刀回答,“以前是六级玉仙,现在不知道突破七级了没有。”

“哦,”陈太忠点点头,不再说话,转身进了蓝翔派。

事实上,他的心里也在后怕,好家伙,最少六级的玉仙,哥们儿居然硬生生斩了人家一刀,这亏得是友非敌,要不然麻烦就大了。

要不说修为才是硬杠杠,哥们儿才区区的七级天仙,还得加倍努力啊。

今天的见闻,让他莫名地增加了一股紧迫感。

不过雪峰观这些人,真的是一个个眼睛长在头顶,也不知道哪儿来那么多的优越感!

他离开了,雪峰观的弟子却还待在门外,他们一时真的有点接受不了:东易名的一刀,竟然斩开了舒真人的玄阴罡煞?

好半天之后,符上人才问楚惜刀一句,“小刀,你这刀道之友,到底是几级天仙?”

“六级吧,也可能前一阵晋阶了,”楚惜刀不动声色地回答,“这家伙的实力很强,但是喜欢藏拙……今天的事情,纯属意外。”

三个雪峰观弟子交换一下眼神:这岂止是实力强?简直是强到吓人。

总之,东易名这一刀,直接将三人的傲气斩掉了一多半,此刻他们才真正相信了那句话:果然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。

想到蓝翔派里的一些传言,以前符上人并不看在眼里,现在却忍不住问一句,“你说墨玉在闻道谷锤炼心性,不知我们可否能进去参详一下?”

“这个事情,我却做不了主,”楚惜刀苦笑着一摊双手,“必须要南执掌点头,或者让东易名带入谷中,再无第三种可能。”

“那就算了,”符上人终究保持着雪峰观的傲气,她摇摇头,想一想之后,又问一句,“他这一刀,算是什么名堂?”

楚惜刀想一想,估计舒真人也看出这一刀了,她就不再遮掩,“刀意大成。”

“无意?”符上人惊讶地吐出两个字,看她没有否认的意思,顿了一顿之后,才又接着发问,“好像我印象……你也没有到达无意境界吧?”

这是明知故问,雪峰观也是个古老门派,岂能不知,玉仙才修得成无意?

“东易名此人,乃是惊才绝艳之辈,”楚惜刀淡淡地回答,这就是自承不如了。

不过她也不气馁,而是笑着表示,“正是因为有这样的天才横空出世,我才会更有前进的动力,这样的心情,符姐姐你该知道的。”

“没错,”符上人傲然地点点头,“有这样的天才在后面追赶,是你我的幸事!”

追赶吗?楚惜刀扬一扬眉毛,人家的战力已经超过你了,而且修为超过你,也用不了多久——该是你我奋力追赶他才对!

又过两日,雪峰观人和楚惜刀一起离开,隆山剑派再次上门,追讨藏书阁的藏书——他们已经知道,东易名将藏书复制分类完毕了。

此次隆山前来,就恭敬了很多,自打蓝翔派三弟子登仙,气修的崛起已经是肉眼看得到的了,更别说现在蓝翔又多了一个神奇的场所——闻道谷。

交换很快就完毕了,在灵晶矿转让契约签订之后,隆山派来人甚至试探着提出,我们的弟子想进闻道谷修炼,不知道该付出什么代价?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