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五百九十二章 争端起

“你这么说,还真是让我头疼,”陈太忠眉头一皱。

他已经决定暂时不碰新冰洞的万年玄冰了,除非在幽冥界找不到九幽阴水,别无选择的时候,才会考虑这个。

但是以他所知,蓝翔对万年玄冰如何开发,也有一定的设计,以期达到最完美的效果。

他若是为了自己,可以随便讨要,但是因外人的缘故,还真不好随意干涉派里的规划。

所幸的是,拒绝楚惜刀也不难,小刀君往日里对他多有照顾,但是公私分得很明白,该拒绝该生气的时候,绝对不含糊。

所以他也可以做个公私分明的人,“我问一下南忘留,看能给你留出多大份额。”

“是董掌门的意思,不是为我,”小刀君说话果然干脆,将事情分说得明明白白,“不过呢,你要多争取一点,我领你这个人情。”

“这东西,我自己修炼本命法宝都可能用得到,”陈太忠白她一眼,抬手放出一只通讯鹤来,“好了,我先问一问南忘留再说。”

不多时,南执掌的回信到了——“请来执掌殿一叙,正议到此事。”

“跟我来,”陈太忠看一眼楚惜刀。

两人赶到执掌的大殿,径直走进去,却发现殿上除了南执掌和毛贡楠,还有几个外人,其中几人身着玄青色衣衫,应该是青罡门的人。

另外有一个熟人,白驼门的外事堂彭堂主。

见他俩进来,那些人只是随便扫了一眼,然后一个浓眉大眼的青罡门弟子发话,“南执掌,我们并无强取豪夺之意,只是市价收购,超出一两成也可以商量。”

此人是八级天仙,不过身上的气息极强。

“那我冰洞出产的玄冰,也不可能全给了青罡门,”南忘留笑眯眯地回答,“这不是灵石的问题,而是我派中有统一安排,具体事项,你可以找毛执掌商量。”

“找他商量,他还不是要听你的?”这八级天仙冷笑一声,“我是很有诚意地在跟你商量,否则也不用请来彭堂主了。”

“买断我出产的玄冰,还要我大力生产,你这也叫有诚意?”南忘留终于不再笑了,而是脸色一沉,“阁下请回吧,这样的诚意,我蓝翔担当不起!”

“你是拒绝我青罡门的诚意了?”八级天仙脸色一沉。

南忘留看他一眼,淡淡地回答,“我又没求你们来买,青罡门虽大,还管不到蓝翔头上吧?”

这位看彭堂主一眼,“彭堂主,你说句话吧?”

“南执掌,我都说了,杜长老很重视此事,”彭堂主阴森森地发话,“青罡门管不到你,白驼门也管不到你?”

“彭堂主这话,说得就奇怪了,”南忘留看他一眼,面无表情地发话,“上门有令,我自当遵从,只是不知道方掌门的谕令在哪里?”

“在你眼里,杜真人就不是上门了?”彭堂主的脸,拉得更长了。

“杜真人如有谕令,蓝翔也自当遵从,”南执掌却并不生气,只是淡淡地回答,“彭堂主还请出示杜长老的谕令。”

“杜真人的口谕,”彭堂主咬牙切齿地发话,“口谕不行吗?”

“那还请彭堂主重复一遍,”南忘留摸出一块留影石,往桌子上一放,“杜真人对我蓝翔,到底是下了什么样的口谕。”

彭堂主愣了一愣,方始冷冷一笑,“杜真人说,青罡门和白驼门有传统友谊,蓝翔新开发的冰洞,要多照顾伙伴,优先考虑青罡门。”

“只是优先考虑,不是全面卖断?”南忘留似笑非笑地哼一声。

“全面卖断才能显示出照顾,”彭堂主阴森森地回答,“冰洞又不是只出产玄冰,还有其他功效,青罡门对其他东西不做要求。”

冰洞当然不仅仅是出产玄冰,还可以温养冰属性器物,帮助冰属性修者修炼,但是玄冰是冰洞最主要的产出物。

南忘留气得笑了,“你只须告诉我,杜真人是否说了,要蓝翔全部卖断玄冰?”

当着留影石,她要搞清楚这个问题,因为她相信,哪怕杜真人真有此意,也不敢就这么承认,开什么玩笑,上门对下派的指示,也是有个度的——冰洞终究属于蓝翔。

在某些特殊的时候,白驼门可以买断甚至征用冰洞出产的全部玄冰,但那一定要有足够的理由,由掌门下达谕令。

其他时候,白驼门不能垄断蓝翔的出产,因为下派还要靠这些资源换取其他的修炼资源,上门一旦决定垄断,那必须要满足下派在其他资源上的需求。

如此一来,很可能是上门背了包袱,若是上门和下派关系不好,不愿意承担太多责任,下派就要怨声载道,弄得双方都不满意。

而南忘留就看明白这一点了,杜无忌虽然是个真人,但却只是长老,手里的资源根本不能跟方掌门相比,也没有大肆扶持下派的权力——他怎么敢明白地要求蓝翔卖断玄冰?

没有这个道理!

“杜真人就是这个意思,”彭堂主冷笑一声,却也不在意那留影石,“怎么,难不成你还去方掌门那里告状?”

“我当然要去方掌门那里讨个说法,”南忘留微微一笑,“方掌门不给我说法,我就去上宗讨说法,总是要弄明白,这冰洞到底是属于谁的。”

“那你尽管去好了,倒要看真意宗有没有时间理你,”彭堂主哈哈大笑一声,“没讨到说法前,你出产的玄冰,必须卖于青罡门,否则的话,别怪我不给你面子!”

“没讨到说法前,我蓝翔不欲开发玄冰,”南忘留的眉头一竖,显然是有些怒了。

“那你是一定不给杜真人面子了?”彭堂主的脸刷地就沉了下来,“南忘留,你这小小的下派,有点起色就得意忘形,我警告你,千万别太把自己当回事!”

“南执掌,我无锋门有意采购些玄冰,”这时,楚惜刀淡淡地发话了,“价格都好商量,希望你能多考虑。”

“楚惜刀,这是我们白驼门的事,跟你无关!”彭堂主这才扭过头来,冷冷地发话,一双深目死死地瞪着她,“你最好守点客人的规矩!”

楚惜刀的眉头微微一扬,“有种你再直呼一次我的姓名?”

彭堂主的鼻翼抖动一下,那鹰钩鼻显得越发地尖了,这是他极为生气了。

不过,真要论身份的话,楚惜刀是无锋门的长老,而他只是白驼门的外事堂副堂主,比她要差上一截,直呼姓名确实不妥当。

当然,最关键的是,彭堂主打不过小刀君,所以他愣了一愣之后,不敢再直呼姓名,只是冷笑一声,“你我同是天仙,身份相若,你的姓名,我叫不得吗?”

“原来是身份相若,”楚惜刀身形一闪,抬手就是一记脆响的耳光,“那我打你,也不算大欺小了?”

彭堂主的身法是极好的,但是楚长老的身法也不差,又是有心算无心,这一记耳光,真是打得结结实实的。

“混蛋,你竟然敢打我!”彭堂主登时勃然大怒,“楚惜刀你想死?”

“打的就是你这个扁毛畜生!”楚惜刀冷笑一声,眼中放出冷冽的目光,“敢再出言不逊,我就杀了你!”

“你敢在我白驼地界撒野?”彭堂主怒吼一声,“是想挑起两门的争端?”

“这里是蓝翔派根基,在这里,由不得你嚣张,”陈太忠冷冷地发话,“不服气的话,你和楚长老上生死台,别总拿白驼门陪绑,就你这副德性,也敢张嘴闭嘴代表白驼门?”

“东易名,你……”彭堂主气得脸红脖子粗,“原来你果然勾结外门。”

“你不是也在勾结外门吗?”陈太忠看一眼那几个青罡门弟子,冷笑一声,“勾结外门压榨本门下派,真不要脸!”

“你……”彭堂主真的很想发作,但是他自问,打不过楚惜刀和东易名中的任何一人,直气得脑门青筋直蹦,却也不能动手,只能咬牙切齿地发话,“你竟敢藐视杜真人谕令!”

“别拿着真人谕令吓唬人,”楚惜刀不屑地哼一声,“我就问你一句……你当我是平辈,敢跟我上生死台吗?听说扁毛畜生只会欺软怕硬。”

彭堂主气得胸口不住地起伏,却偏偏地无法发作,好半天才咬牙切齿地发话,“行,楚惜刀,你等着!”

“何须等着?”这时,那浓眉大眼的青罡门弟子发话了,他冷笑一声,“久闻小刀君大名,可否切磋一二?”

“这事跟你无关,”楚惜刀看他一眼,冷冷地回答,“你买你的玄冰,我买我的玄冰,要不咱们就赌一把,谁输,谁以后就不要来蓝翔买玄冰?”

这位听得眉头一皱,他对自己很有自信,但是对方是大名鼎鼎的小刀君,他若是输了,传出去倒也不丢人,但是……玄冰可是门中必得的东西,他赌不起。

微微愣了一愣之后,他才哼一声,“这里的玄冰……原本就不该卖给你,白驼门的大长老,已经答应将玄冰全卖给我青罡门了。”

“巧了,东上人也答应,将玄冰全卖给我无锋门了,”楚惜刀淡淡地回答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