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五百九十一章 派外轰动

正是因为有这莫大的好处,所以围观的灵仙才觍颜发话。

他一说这个话,别人也反应过来了,于是齐齐拱手,“还望言上人成全。”

这些人既是来寻求机缘的,当然格外在意这个机会,事实上,能近距离感受登仙,对他们来说,已经是实实在在看得到的机缘了。

然而他们这个请求,有点犯忌讳,谁知道登仙的那位,愿意不愿意被围观?

蓝翔当然不能答应这个要求,言笑梦明确地拒绝,“虽然闻道谷是本派的地方,但是公孙先生不是本派中人,未得他的许可,我也是无能为力。”

“还望言上人成全啊,”这几位不住地作揖。

“你们还是先回避吧,”言笑梦脸一沉,一摆手,“要不你们就去找南执掌,执掌发出谕令的话,我就不拦着。”

这几位还是不想走,登仙这种事,可快可慢,万一不能一时半会儿说通南执掌,这大好的机缘,可就活生生地错过了。

而且就算找到南忘留,南执掌也未必能答应不是?一派的执掌,考虑的事情更多。

“找毛执掌可以吗?”有人觉得,蓝翔下一任的执掌,或许还能好说话一点——那厮才是个一级天仙。

毛贡楠即将成为下一任执掌,这是白驼门在登仙大典上认可的,不过老执掌不是陨落而是退位,那新执掌即任,也需要个过程。

“那你们去找毛执掌好了,”言笑梦一摆手,毫不介意地回答,在她眼里,毛贡楠不是没有毛病,但是这种大事上,他绝对还是会很谨慎的。

关键是想围观的人太多,若是只有一个两个,毛上人可以悄悄网开一面,这么多人,他就只可能全部卡住,要不然的话,该答应谁,不该答应谁?

事实证明,区别对待确实会令人不爽,有人眼尖,看到了墨玉还站在那里,于是抬手一指,“那个九级灵仙,怎么不走?”

“言上人……”众人又齐齐看向言笑梦,眼中有点异样,大家不是瞎子,刚才言上人就同那女灵仙交谈过——你怎么能如此徇私呢?

“她是我楚某人的侍女,”楚惜刀冷冷地发话,“她该不该在这里,轮不到你们多嘴!”

这些灵仙里,有人却是认得小刀君,不过能进了闻道谷的主儿,虽然仅仅是灵仙,身后也不乏势力,于是就有人笑着发话,“原来无锋门做得了蓝翔的主。”

楚惜刀冷哼一声,以她的身份,真的不屑跟这些小灵仙计较。

倒是陈太忠有点恼了,他一抬眼皮,缓缓发话,“楚长老是我东某人的刀道之友,东某人讲道之处,许谁来不许谁来,不须你们置评。”

小刀君能在赤磷岛的事情上一力维护他,他自然也会投桃报李。

“原来是东上人当面,”几个灵仙闻言,齐齐深施一礼,其实大家已经猜到他是谁,见他确认,这就是正好借机纠缠,“机缘难得,还望东上人垂怜!”

陈太忠无心这种小事,只是一摆手,“这个要问登仙的这位,跟我说没用!”

他的面子,能保住墨玉旁观,想必这登仙的公孙不能说什么,可是他跟这些人又没交情,凭什么多管闲事?

这些灵仙也不是一味地哀求,有人就想出了点子,“我们若能获得公孙上人伴当的认可,是否就可以旁观了?”

“对啊,”有人鼓掌附和,“最好还是能请他的伴当也来旁观,公孙兄一朝登仙,大家都跟着受益,也是一场缘分!”

这个说法大致也是没错,可问题的关键是:公孙的伴当,目前都没资格进闻道谷。

“看来还是要找南执掌说一说此事了,”顺着这个思路想下去,大家都激动了起来,“如此美谈,想必南执掌也会答允。”

话音刚落,众灵仙轰然离去——这必须抓紧了,再等下去,黄瓜菜都凉了。

一个小时之后,毛贡楠赶了过来,他带来了南执掌的谕令,额外放两人入谷,那俩是一个二级天仙和一个七级灵仙,是公孙的长辈和后辈。

这俩人答应了那些灵仙的请求——不答应的话,惹的人可就多了,反正在蓝翔派内,又有东易名旁观,大家并不担心出事。

正经是答应了的话,这七级灵仙也能跟着进谷,平白也得了一场造化。

两小时之后,公孙兄的气势开始急剧地攀升,头顶的灵气团慢慢地旋转,众目睽睽之下,白色的光柱逐渐形成,接着缓缓地向下方探去。

两天之后,公孙有约成为闻道谷中第一个登仙的派外之人。

公孙上人待气息稍稍稳定之后,缓缓站起身来,走到言笑梦面前深施一礼,“多谢言上人,一言既出,给我莫大机缘。”

此人昔日也是修炼天才,公认的登仙苗子,怎奈命运多舛,一百七十岁才抵达灵仙九级,因为心性受到了影响,此后的三十年,死活冲不上天仙。

两百岁一过,登仙的可能性就一年比一年渺茫,所以这次他才来闻道谷寻求机缘。

事实上,他的积累已经足够了,资质也在那里摆着,关键是破不了心障。

来到闻道谷之后,感受到旁人那积极向上的心态,他不知不觉地就受到了气场的影响。

尤其是在言笑梦现身说法之时,他听得有若醍醐灌顶——是啊,人家言上人都快三百岁了,还有一颗勇猛精进的心,所以才一举登仙,我又何必这么患得患失?

所谓洪钟大吕,不外如是,心障一消,又有气场影响,他自然而然地就开始了登仙之旅。

“笑梦不敢贪天之功,”言笑梦微微一笑,将身子侧一侧,“还是公孙上人的机缘到了,也扬我派闻道谷的美名。”

“这番因果,公孙有约认下了,”公孙上人笑着拱一拱手,又冲陈太忠深施一礼,“多谢东上人,长者日后有所指派,哪怕远隔万水千山,公孙必当前来报答。”

陈太忠不以为然地笑一笑,微微颔首——我要等着你报答,那岂不是越混越回去了?

“哎呀,公孙兄认了长者,现在你我兄弟也称呼不成了,你也成了我们的长者啊,”一干围观的外人笑眯眯地发话。

也有人笑嘻嘻地恭喜他登仙,还拿出了一些礼物祝贺,众人结识于闻道谷,又在对方的登仙过程中得到了好处,有所表示那简直是必然的。

公孙有约是有心障的,搁在登仙之前,他肯定不喜欢被人围观,但是此番登仙成功,他又找回了往日的自信,大喜大悲之间起落,被围观这点小事,就不算什么了。

正经是他有点遗憾,早知道此番能成功,怎么也得多带几个伴当来,让大家共同享受好处,而不是便宜了外人。

不过这些外人,便宜也不是白得的,既然从他的登仙中获得了好处,这也是结下了因果,虽然比不上他跟蓝翔的大因果,但终究是份人情不是?

公孙有约一举登仙,将蓝翔闻道谷的名声推上了一个新的高度。

虽然南忘留、言笑梦、乔任女和毛贡楠四人心中有数,此番登仙纯粹是阴差阳错,但是别人不这么看,一说就是蓝翔的闻道谷,有种种神奇之处。

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,无数人想要来这里问道,向蓝翔请托的人络绎不绝。

墨玉也受到了影响,跟自家主人请示,说想在闻道谷多勾留些时日。

楚惜刀倒是看得明白,就说你也不用太着急,以平常心对之即可,只要心性不乱,登仙可期,把闻道谷看做一块砥砺心性的磨刀石即可。

在墨玉修炼的这几天里,陈太忠和楚惜刀坐而论道,期间两人又小小切磋几次,彼此都有不错的收获。

这一天,两人坐在小院里喝茶,小刀君表示说,这七叶针也就那么回事,我喝不出来好坏,你要是喜欢,我那里还有一些,是昔日去真意宗切磋时赢来的。

“多久的茶?”陈太忠还是很喜欢七叶针的,但是,“茶叶这个东西,不能放得时间太长,损失点灵气倒不算什么,关键是口感不好了。”

“茶的好坏,不光在茶的本身,也在于水,”楚惜刀不以为然地回答,“比如说千年玄冰融化的水,冲茶是极好的,但是只能取其中段……上段之水过浮过躁,下段之水过重过浊。”

“咦,”陈太忠奇怪地看她一眼,“你不是不会喝茶吗?”

“可是我对玄冰了解,”楚惜刀白他一眼,“对了,冰泉城你们新得的冰洞,万年玄冰多不多?”

陈太忠想一想,然后缓缓摇头,“不算特别多,什么事?”

“无锋门中有上人修练冰煞,希望能得到一些,”楚惜刀回答道。

“你无锋门用的都是钝器吧?”陈太忠愕然。

万年玄冰是极其稀有的,很多修者得了之后,会用在锐器上,甚至是针式暗器上,至不济,也是像月古芳那样,自己凝练玄冰珠什么的。

用在钝器上的话,这就有点浪费了,而无锋门走的是重器无锋的路子,十有八九是钝器。

“所以一直不敢想这种事,”楚惜刀笑一笑,其实她过问此事,是临走之前掌门的授意。

以小刀君的性格,并不习惯替他人担忧,也就是掌门说了,她才开口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