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五百九十章 又来

陈太忠能理解这种心情,因为他就亲身感受过登仙不成者的绝望。

最典型的例子,莫过于酒伯南宫家的南宫锦标,因为登仙无望大寿将尽,疯狂地在郁州和积州抢夺其他家族,后来被他亲手斩杀。

那种心态就是:我已经登不了仙了,无法再多活七百岁,能折腾一阵算一阵,谁敢不服气就来,我怕个啥?

但是现在……这是在蓝翔派里啊,陈太忠有点疑惑了,“这些家伙难道不知道,我在这里讲道,针对的是气修吗?”

“怎么可能不知道呢?他们心里想的是万一……万一得了机缘呢?”那蓝翔弟子闻言就笑,“当时要进闻道谷的,起码有一百多个……”

合着蓝翔的登仙典礼,吸引了相当多的人来参加,有很多都是不请自来的,起码有四五百号人,想要看一看,三上人同时登仙的闻道谷,有什么奥妙。

南忘留本来也无所谓别人观看,不过很多人看了一阵之后,直接落地打坐感悟气机,这就让她有点不能忍了——喂喂,这里可是蓝翔派!

所以她将人请出去,又将三上人登仙的地方围起来,这里不但可能有气机的存留,更有极高的纪念意义,她可不能让人毁了去。

这个谕令,得到了蓝翔弟子的热烈支持——是啊,这是咱派里的资源,外人凭什么进入?

对于那些外人来说,既然不能公然进入,那就要想法进入了,南执掌不堪其扰,索性派出执法堂弟子,将山谷围了起来,划作了禁区。

但饶是如此,还有一百多人直接提出要求,我们真的想感受一下,寻找一下机缘。

对这种要求,蓝翔不可能答应,但是全部拒绝也是不现实的,所以在这一百多人里,根据关系的远近和修为,选出十余个九级灵仙来,让他们在这里感悟。

现在的闻道谷,可以算是蓝翔一等一的禁地,想进这里,必须得南执掌首肯。

也就是东上人带人来,执法弟子不敢拦着,换给别人,那真是想都不用想,就算是大长老祁鸿识,说话也不顶用。

听了这样的话,楚惜刀倒还无所谓,墨玉却有点心动了,她走到距离乔任女登仙不远的地方,直接坐下感悟——这么做,可能没收获,但是不做的话,绝对没收获。

事实上,就连小刀君,都不会拦着她这么做,风黄界的修者,很多时候都是比较唯心的。

墨玉坐下没多久,一道白色人影从远方电射而来,待落下之后,才看出是新扎天仙言笑梦。

她并不看别人,而是冲着陈太忠作个揖,脸上有难以抑制的激动,“东上人您回来了?”

“嗯,”陈太忠点点头,“最近境界巩固得如何?”

“托上人的福,境界巩固得尚可,”言笑梦笑眯眯地回答,然后看一眼楚惜刀,“这位是?”

“无锋门小刀君,我的道友,”陈太忠轻描淡写地回答,“过来看一看,她的侍女也九级灵仙了……尝试一下机缘。”

“呵呵,”言笑梦轻笑一声,“这原本是气修的机缘。”

小刀君在西疆好大的名头,但是她的言辞中,竟然没有多少恭敬,似乎也就是看在东上人的面上,才有了这么一句。

“新天仙吧?”楚惜刀哼一声,她一看对方的修为,就知道这绝对是新天仙之一。

楚长老不是个爱生事的,但也绝对不会任人骑在脖子上,天才自有其傲气,她淡淡地发话,“我没得机缘,不到一百三十岁就登仙了,你多大了?”

“登仙早一点,很了不起吗?”言笑梦不怎么生事,但是骨子里也是极为狂傲的,她冷笑一声,“小刀君是吧……咱们比一比谁先证真?”

这就是说,看谁能先成就玄仙了。

“你能证真?”楚惜刀嘴巴撇一撇,都懒得多说——我都不敢说自己能证真。

“我的血脉,有资格证真,”言笑梦傲然地回答,言家可是有飞升九重天的修者的,虽然这仅仅是“祖上曾经阔过”,可也足以证明,她的血脉肯定有不俗之处。

楚惜刀闻言,看她一眼,也懒得多说了,她没有兴趣谈论祖上过去的辉煌,而楚家的直系祖上,也确实没出过玄仙。

可是墨玉闻言,就不答应了,她斜睥对方一眼,低声嘀咕一句,“卖弄祖上的辉煌……”

“是我主动卖弄吗?”言笑梦冷哼一声,她都敢跟小刀君顶嘴,对于这个小跟班,她自然也不会客气,“是有人质疑我,我才不得不说的……其实我说得还是比较保守的。”

“原来是飞升大能的后裔,”墨玉出言讽刺她,殊不知,对方的身份,还真是如此。

双方有一句没一句地斗嘴,声音却是都不高,原因无他,坐在这里感悟的弟子,实在太多了,他们也要注意,不要影响别人的情绪。

“登仙晚一点,并不一定说以后就慢,”言笑梦轻哼一声,抬手一指不远处的玉圈,那是她闻道的地点,跟乔任女登仙处离得极近——她俩听讲道的时候,就是挨着的。

她微微一笑,“很多人只差个机缘,机缘到了,以后就一切顺畅了。”

话音刚落,有个九级灵仙的身子就是一震!

没过多久,此人的气息就开始激荡,周围数十名的蓝翔弟子微微一怔:又来?

不过这个英挺中年,腰间挂着的腰牌,并不是蓝翔的,也就是说,这是派外之人。

蓝翔弟子们登时就惊呆了,有人甚至低声惊呼,“这不是对咱气修机缘吗?怎怎怎……怎么外人也可以?”

他们这番议论,将几个深度感悟的外人都惊醒了,感觉到英挺中年人的气息紊乱,他们再也无法保持镇静了:原来……真的能登仙?

这些外人之间,原本是不熟悉的,不过大家能在蓝翔的闻道谷一起修炼,肯定也是追求精进之辈,又同样被卡在灵仙巅峰,这几天大家在感悟之余,相互之间交流了一些,彼此就算熟悉了。

“真是……能够能登仙啊,”有人愕然地发话,眼中充满了浓浓的惊愕,惊愕之后,是更加浓烈的艳羡。

即将登仙的这位虽然闭着眼睛,但是反应却不慢,一旦感觉到自己要冲瓶颈了,一抬手就丢出个聚灵阵的阵盘来,“借蓝翔宝地一用,日后必有回报。”

他的动作很娴熟,根本没有任何的迟疑,由此可见,此人为登仙,做了不少的准备,一旦有机缘,毫不犹豫地冲击天仙。

言笑梦见状,也吓了一跳,然后她马上就反应了过来,掣出一柄玉如意,直接蹿到那人身边不远处,大声发话,“有外面的朋友跟本派结缘,还望其他的朋友回避一下,蓝翔不胜感激!”

众所周知,一般的修者若要登仙,必然要找一个灵气充沛的地方,而且还要有人护法。

可眼下这位在闻道谷登仙,根本没人看护,只是撒了一个聚灵阵出来,以求有充足的灵气供应。

这么做的修者,无疑是有点托大了,闻道谷中修者众多,而且除了蓝翔弟子,还有其他杂七杂八的人,他就敢这么登仙,对自己实在太不负责了。

且不说这些外人里,有没有跟他结怨的主儿,只说别人还在苦苦悟道,他已经开始登仙,这就太拉仇恨了——凭啥你就能登仙?

然而登仙的这位,其实也有不得已的苦衷,他身边本来是可以有人护法的,但是蓝翔对闻道谷看得太严,他能进来就不错了,还指望能有人跟进来护法?

而且他也没想着,自己进来就一定能登仙成功——本来就是很飘渺的事情,只是听说蓝翔有这么个地方,来碰碰运气罢了。

闻道谷中大部分的外人,都是单身进来的。

然而眼下,他的机缘还真的到了,那么就只能毫不犹豫地登仙,这个时机绝对不能错过。

那么保护他的责任,就落到了蓝翔派的头上。

蓝翔这么做也不亏,借他人地方登仙,本身就是一桩大因果。

别说是这种悟道登仙的,就连那些为了登仙,不得不找人借灵地的修者,一旦成就天仙,都要欠借灵地一方的因果。

所以蓝翔是必须保护这个人的,而言笑梦知道此事的轻重,毫不犹豫地做出了保护姿态。

她一说这话,蓝翔弟子肯定要表示支持,而那些外人不管心里是怎么想的,也不能出声反对,不过,他们的表情都很奇怪,也很复杂。

众人默默地起身,离开此人一段距离。

眼看此人的气息越来越强。不住地向上翻涌着,言笑梦再次发话,“本派的因果到了,还请派外修者出谷回避……蓝翔感谢大家配合。”

“言上人,在下有意见证一下公孙兄登仙,”有个魁梧的汉子一拱手,小心翼翼地发话,“贵派若有驱使,在下万死不辞!”

对灵仙修者来说,能见证登仙,并且现场感悟,对自家将来的登仙,有着难以形容的好处。

但是这种机会,极为难得,修者登仙之际,往往会做出很周密的防护,就算不担心人偷袭,也要考虑可能受到的干扰——这是不容有失的时刻。

像蓝翔弟子那般,能接二连三近距离围观和感受登仙过程的,只能说他们有天大的造化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