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五百八十九章 声名远扬

陈太忠有了这个打算,了结恩怨之后,也没着急回蓝翔,而是在赤磷岛待了几天。

这一日,跟无锋门签好占用灵地百年的协议,他又将楚惜刀请了来,“看在你的面子上,这事儿就算结束了,接下来,我想去中州走一趟,可以用无锋门的传送吗?”

无锋门的传送,是到真意宗的,而真意宗那里,有直达晓天宗的传送,也可以传送到中州几个道治的所在。

“传送好说,不过从真意宗去中州,你得用蓝翔客卿的身份,才可能免检,”楚惜刀淡淡地回答,“最好是白驼门跟真意宗打个招呼,蓝翔小派,在真意宗眼中,还真不够看的。”

她知道他的身份,情知他借传送,是要图身份免检,但是无锋门真的不方便为他作保。

陈太忠听得难免有点遗憾,他在白驼门没什么关系,要找的话,只能找方应物帮忙,但是凭良心说,他还不想跟少门主多打交道。

楚惜刀看他的模样,心里就猜出了大致原因,于是提示他一句,“你若不想通过这种方式,那就只能找别人想办法了,比如说……白驼门有鹏人,你知道的。”

“那货?”陈太忠马上就想起个姓彭的家伙来,说不得冷笑一声,“我宁可等位面大战赚功勋,之后再去中州,也不会找那厮。”

“你这个选择算是正确的,”楚惜刀闻言笑了起来,“其实那厮所在的外堂,就负责跟白驼门交涉这些事,他要使坏,蓝翔执掌也无可奈何。”

“那你不早说,”陈太忠闻言,恶狠狠地瞪她一眼。

“我楚家跟兽修是世仇,我说了,你也得信,”楚惜刀很无所谓地回答,“我看那鹏人也很不顺眼,我以为你会知道。”

那这前往中州的事,必须要放一放了,陈太忠叹口气,却还心存侥幸地问一句,“我若找方应物,他能否帮得上忙?”

“他只是掌门之子,又不是掌门本人,”小刀君很随意地一摆手,“鹏人若是有意阻挠,他的作用也有限得很……上一次你是怎么来西疆的?”

“这个可不能跟你说,”陈太忠笑一笑,岔开了话题,“你好像对白驼门很熟悉?”

“那只大妖白驼,跟我楚家不友好,”楚惜刀轻喟一声,然后笑一笑,“不同的门派,相互提防很正常,你蓝翔三人同时见真,庆典也没邀请我无锋门。”

“下派身不由己,这很正常的,”陈太忠无所谓地耸耸肩,“帮你若想去,我现在可以邀请你前往。”

“现在去可是有点晚了,”楚惜刀随口回答,然后微微怔一怔,眼珠一转,笑眯眯的发话,“也行,去你那儿走一走,见一下大名鼎鼎的闻道谷。”

敢情陈太忠在山谷讲道时发生的奇迹,已经传出了白驼门,西疆不少门派都听说了,一个小小的下派,竟然在二十余日内,连续三人登仙,还有十余人晋阶,这个消息实在太震惊人了。

蓝翔弟子对东上人顶礼膜拜,将那山谷称为闻道谷,也有人将其称之为登仙谷。

“以讹传讹罢了,我只是对上古气修比较了解,”陈太忠笑一笑,“不过小刀君愿意前去的话,我还是欢迎的。”

“我把墨玉带上,看看她有没有机缘,”楚惜刀笑眯眯地回答,她的侍女是九级灵仙,下一步也面临登仙的问题。

不过陈太忠也知道,墨玉的年纪还小,现在大约才一百五六十岁,晚点登仙也不算什么。

“那里可能只有气修有机缘,”他笑着回答,“墨玉想碰一碰运气,那随便你了,但是她也不能白去,这个赌场,她帮我管起来吧,我分你两成利润。”

如此一来,他的利润就又只剩下五成了,不过说句实话,陈太忠就不是个在乎钱财的人,他在意的是要活得率性。

有小刀君的侍女帮忙看着赌场,谁再敢胡来,那就要考虑一下后果了,而他也不需要分心关注这里。

“好吧,”楚惜刀点点头,她不怎么关心外物,但是送上来的钱财,没有不要的道理,更别说这岛原本就是归在她的账上,只是划到了某人的名下而已。

她正要通知墨玉前来,猛地远处飞来一只通讯鹤,她接到手中一看,脸色微微一变,冲陈太忠一点头,“董掌门有事相召,你稍等一阵。”

下一刻,她驾着太玄刀凌空而去。

无锋门的掌门,平日不怎么在大殿内,只是在门中的一处山庄修行,山庄花团锦簇、小溪清澈,看起来是个很普通的游乐之处,并没有掌门所该有的奢华。

楚惜刀飞到山庄门口,降下身形,冲一个门童微微颔首,直接就走了进去——她身为门中长老,有直接进入的特权。

这还是她比较注意规矩,其他的长老,可以直接飞进庄子里,当然,这也是因为她的辈分低了点,总要适当地表示一下对前辈的尊重。

她一进门,就看到不远处有一个长髯道人,站在一座小桥上,正背着手看着小溪中的青莲和游鱼,一副悠然自得的模样。

此人正是无锋门的掌门董耀璋。

“见过掌门,”楚惜刀走上前一拱手,“不知掌门何事相召?”

“清风谷那边的交流时间快到了,这次还是你去吧,”董掌门并不看她,而是淡淡地发话,“和南门长老一起去……他负责沟通。”

清风谷跟无锋门的关系极好,两家在西疆一南一北,相互呼应,每隔十年,有固定的技法和论道交流,互换心得。

清风谷以剑修为主,而楚惜刀是西疆难得的刀道天才,而且还稳压了剑修一头,刀剑殊途同归,剑修们也最愿意跟她交流。

不过南门长老跟着去,恐怕就不仅仅是论道了,估计还要谈及一些合作,楚惜刀虽然是天才,但是与人沟通不是她的强项。

“好的,”楚惜刀点点头,并不多问。

长髯道人沉吟片刻,又问一句,“那东易名,是否有招徕的可能?”

“此人身上别有因果,”楚惜刀的回答,依旧简练得很。

“啧,可惜了,”董掌门叹口气,“此人能破掉隆山藏书阁,战力直追玉仙啊。”

“他已经练成无意,刀法我也见识过,”楚惜刀缓缓回答,“非常可怕,可斩真人。”

长髯道人其实知道这个,无锋门内,只要他想知道的情报,就没有得不到的,而东易名最近声名鹊起,又高调回归,在宗产里驱逐内门弟子,怎么可能瞒得过他?

在窥微镜观察之下,两人的切磋,他是目睹了的,不过这事大家心里有数就行,说出来就有点不成体统了,所以他长叹一声,“可惜此人不能为无锋门所用。”

楚长老对宗门的忠诚,他是信得过的,既然说有大因果,那肯定有不合适的地方,她不说,他也不好再问,但是心里的遗憾,那是难免的。

楚惜刀嘿然不语,好半天之后,才回答一句,“此人极为自傲,可为友,不可驱策。”

“哦,”长髯道人点点头,然后一摆手,“那你去吧……对了,蓝翔在冰泉,发现了新的冰洞,比隆山的万年冰洞强百倍。”

“知道了,”楚惜刀淡淡地回答一句,转身离开。

两天之后,陈太忠回到了蓝翔,同行的除了肩头的纯良,还有楚惜刀和墨玉。

守门弟子只是问了一下,做了登记,也不请示,直接就将人放进去了——东上人请来的人,需要请示吗?

但是在进闻道谷的时候,出现一点小状况——蓝翔有执法堂弟子在周边拦截巡查。

当听说这两个女修者是无锋门的时候,执法弟子苦着脸发话,“东上人,可否去请南执掌的谕令?自从登仙庆典之后,南执掌已经将此地设为了禁区。”

“我先带人进去,你汇报南执掌,”陈太忠很随意地一摆手,“她若不同意,你再来跟我说。”

他都这么说了,执法弟子肯定不敢拦着,只得乖乖地让开道路。

三人进了谷中,才发现谷中居然有七八十个蓝翔弟子,零零散散地坐在那里。

言笑梦、乔任女和毛贡楠登仙时的地方,已经被玉石圈起,旁边各竖一块牌子,说明这里何时有人登仙,登仙者的身份又是怎样的。

而这三处,基本上都被蓝翔弟子围着,有人低眉顺目地感悟,有人大睁着眼睛发呆。

楚惜刀看得都忍不住微微颔首,看来蓝翔果真很注意这个地方。

可是陈太忠看得有些不解,少不得抬手招过一个蓝翔弟子来,“这三处地方,是什么时候圈起来的?”

见是东上人发问,那蓝翔弟子一脸的亢奋,强压着激动的心情回答,“前些日子登仙大典,有很多人来瞻仰此处,南执掌特意要人围起来的。”

陈太忠左右看一看,恍然大悟地点点头,原来这里除了蓝翔弟子,还有十余个杂色服装的人,腰间也没有蓝翔的腰牌,而是挂着其他腰牌。

这十余个人,一色都是九级灵仙,看来也是求机缘的。

须知登仙这一个坎儿,难度之大,足以让太多人心生绝望,眼下竟然有这么个可以帮助见真的场所,大家自然是要努力尝试一下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