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五百八十八章 惊人消息

陈太忠还是想卖楚惜刀个面子,玄金石虽然贵重,但还看不到他眼里,洄水密库里就有几块,他只是气不过此人的行事手段,不计较的话,好像他很好欺负似的。

他闻言,便冷笑一声,“宝物无价,我也不缺灵石……这样吧,你有什么能让我心动的东西,我就饶你这一遭。”

三级天仙马上就去张罗了,没用两天,就带来一堆乱七八糟、奇离古怪的东西。

陈太忠翻看两天,发现真的没什么好东西,也是有点不高兴,“你找的这些,是要让我考校我的眼力?”

这位也有点苦恼了,想一想之后,心一横,“我这里还有一件宝物,是仿制品,涉及一个天大的秘密……阁下若是觉得不划算,就当没听到我说,可否?”

“你要敢欺瞒于我,楚惜刀拦不住我杀你,”陈太忠已经习惯失望了,并不正面回答,他冷冷地发话,“不是随便什么东西,都可以当得起宝物的。”

这位闻言也踯躅了,他可不想说出秘密之后,还被对方看不起,于是先试探着问一句,“能帮灵仙锤炼躯体的,算不算宝物?”

“灵仙?”陈太忠眼睛一瞪,冷笑一声,“你是在开玩笑,对吧,不过我不喜欢这个笑话,别挑战我的底线。”

“能帮很多灵仙锤炼身体,”这位强调一句,“对现在的蓝翔,是很有好处的……你用得着,而且,极可能对天仙也有好处。”

蓝翔的灵仙弟子不少,但是想增加登仙的概率,弟子们多锤炼身体,也是很重要的,此人知道东上人是蓝翔的客卿,这个建议,还是很投其所好的。

“我时间很紧,没工夫听你说废话,”陈太忠很直接地表示,“说重点!”

“阁下可知……”说了这四个字之后,此人忍不住东张西望一下。

虽然此刻周围并没有人,但是他将声音压得极低,“阁下可知晓天宗的子午阴阳谷?”

“你这不是废话吗?”陈太忠冷笑一声,晓天宗有这个东西,他当然知道。

当初他要修炼天目术,就需要用到子午阴阳潮,南忘留告诉他,这个东西只有晓天宗有,别的宗门想用,只能去晓天宗排队申请。

而且去子午阴阳谷的,多半都是灵仙,图的是淬体。

陈太忠有通天塔,通天塔里就有子午阴阳潮,所以他直接就修成了天目术,并没有去晓天宗排队,但是他对这个说法,还是有深刻的印象。

“阁下可知,为什么风黄界,只有晓天宗有子午阴阳潮?”这位微笑着发问,“这便涉及了一桩秘密……我知道晓天宗子午阴阳潮的来历。”

“你若是知道,晓天宗放得过你?”陈太忠气得差点笑了,子午阴阳潮这东西,说鸡肋是很鸡肋,但架不住是晓天宗独有的。

哪怕价值再低,只要是垄断的,利润就低不了,晓天宗怎么会允许别人知道这个?

“这个秘密,是我的长辈阴差阳错得知的,”这位面无表情地发话,“当时机缘巧合,看到了子午阴阳潮的根源,长辈也留下了一些记载。”

“我对你说的东西,一点兴趣都没有,”陈太忠断然摇头,子午阴阳潮对别人来说或许很稀罕,可他还真不在意,因为……他有这个东西啊。

哪怕目前,并不合适暴露通天塔出来,但是他真的有。

这位并不因为他的话而气馁,而是再次左右看一看,将声音压得越发地低了,“如果我告诉你,这子午阴阳谷,其实可能是昔日天极宗通天九霄塔的一部分,你依旧不感兴趣吗?”

“什么?”陈太忠忍不住眉头一皱,脸色也拉了下来,“这种借刀杀人的手段,你也想得出来,真以为我好欺负?”

“我是在说真的啊,”这位闻言,委屈得叫了起来,“我也知道,您不可能去那里,怎么可能借刀杀人呢?”

他说这个秘密,纯粹是想了结恩怨,说句实话,没有谁认为,一个区区的天仙,敢打晓天宗的主意——不带这么开玩笑的。

陈太忠想一想,也确实是这个理,于是点点头,“你若是敢开玩笑的话,别以为我刀不快……说吧,你掌握了些什么。”

“家长辈机缘巧合,窥到了子午阴阳谷的真相,并且发现了通天塔碎片的本来模样,”这位沉声回答,“留下了一件仿真的碎片,正好在我手上。”

仿真的碎片?陈太忠沉吟一下,面无表情地缓缓点头,“拿出来看看。”

这位却是不着急拿出来,而是确认一句,“看过之后,恩怨算是可以了结了吧?”

“我哪里知道,你给我看的是真的假的?”陈太忠哼一声。

不过,他对通天塔的碎片,也是颇为好奇,而且小塔里也有子午阴阳潮,要说两者有些联系,也是极为可能的。

所以他沉吟片刻,方始点点头,“算了,还是看一看吧……我在晓天宗内也有好友,此事实在不便跟他求证,你若有胆子,就尽管骗我。”

“我怎么敢,”这位苦笑着回答。

两人商量妥当之后,找一处僻静地方,放出了那碎片的仿真模型。

陈太忠一见就呆住了:这不是……又一个小塔的基座吗?

那模型大约有三四个立方大小,比他手上的两个基座大得多,不过一看色泽和样式,他就可以断定,这绝对是通天塔的第三个基座!

第三个基座若是能收回来,通天塔大约就算完整了。

可是……这个基座,是位于晓天宗内的,这收回的难度,可不是一般的高。

他呆呆地想了好一阵,才扭头看向那三级天仙,眉头一皱,冷冷地发话,“你想告诉我,这么小的东西,能影响整个子午阴阳谷?”

“这东西可大可小,”这位见他不高兴了,忙不迭地解释,“还有更小的时候呢,在下长辈对此,还写了点东西……我真不敢骗你。”

“唔,”陈太忠点点头,皱眉“沉思”了一阵之后,才又发问,“你家长辈是如何说的?”

合着此人的长辈,昔年去子午阴阳谷办事,正逢阴阳谷封闭,说是在修改阵法。

他只能在那里等着,结果一天晚上,晓天宗下门的两个玉仙,因为点小事大打出手,甚至波及了阴阳谷。

不少人躲得远远的,看玉仙掐架,这位却是操心阴阳谷什么时候能修改完阵法,多关注了几眼,就发现两个阵法师,在围着这么一个东西忙碌。

玉仙的争斗,波及到了阴阳谷,一个负责守护的中阶玉仙,吩咐那俩阵法师,“你俩看好通天塔碎片,我去制止他们。”

玉仙吩咐的声音不大,但是远处偷窥的这位,正好会读唇语,心里的惊讶无以言表,原来这子午阴阳谷,是来自通天九霄塔的碎片?

通天九霄塔,在风黄界真是大名鼎鼎,天极宗的镇宗宝物。

后来天极宗烟消云散,这通天塔也受到了波及,风黄界最流行的传言就是:有上界大能人物出手,将此塔打得四分五裂。

但是风黄界天仙以上的人物,并不怎么相信这个谣传,地位不同,眼界就不同:这种镇宗宝物,就算上界大能人物,也不会轻易损毁——拿回上界去,交给自家人用,不行吗?

所以高阶修者中的传言就是,天极宗知道大难将至,宗里玄仙将此塔分解开来,交给弟子们零散带走,以求为天极宗留下点火种。

偷窥的这位,也是这么认为的,看到通天塔碎片之后,暗暗记在心上,回去就做了一个仿真模型,他希望后人看到类似的东西的时候,千万不要忽视,一定要想方设法弄到手。

一旦弄到通天塔碎片,哪怕自己没有能力守护,交给当地的上门或者上宗,也是好处无穷。

而这三级天仙之所以愿意将这模型拿出来,也不过是想告诉东上人:通天塔的碎片,就是这个模样,将来你若能遇到,当不至于失之交臂。

这个关于通天塔辛秘的消息,说宝贵是很宝贵的,说扯淡也很扯淡,风黄界这么大,谁能保证自己能遇到通天塔的碎片?

而这三级天仙已经将通天塔碎片的模样牢记在心,现在告诉东上人,只不过是分享一个情报,对他而言,损失不是很大。

当然,他做梦也没想到,这个消息对东上人而言,意味着什么。

听完他的解释之后,陈太忠沉思片刻点点头,“好吧,希望你不是骗我,我若能得到碎片,借此去上宗修行,一点玄金石就不算什么了,不过……我不希望更多的人知道此事。”

“这个秘密在我心里藏了五百年,”三级天仙赌咒发誓,“东上人你就放心好了……”

陈太忠也没想到,自己有心放人一马,居然得到了通天塔碎片的消息,不过再想一想,以他现在的实力,想要去晓天宗虎口夺食,不啻于痴人说梦。

可是,听说了通天塔碎片的消息,却只能干干地看着,这让他的心里也相当地不是滋味,能想个什么法子,去晓天宗了解一下情况就好了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