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五百八十七章 面子事大

楚惜刀很是为陈太忠这一刀所惊讶,也生出了不能力敌的感觉。

不过她终究不愧是刀痴,没过多久,就精神振奋了起来,一点都不被残酷的现实所打击,“来,再来一次,让我再看一次。”

陈太忠也挺服气这女人,败了一次又败一次,还能准备连败第三次。

虽然他知道,小刀君是想琢磨刀意,但是这种事儿搁给他自己,他绝对已经掩面而走了——最起码也得是自己学有所成之后,再回来切磋,哪怕到时候又输,起码是自己努力了。

连着输……偏执狂真的可怕,他苦笑一声,“你都知道,我已经留手了。”

“那就按你第二刀的力道来,”楚惜刀也没觉得意外,这次,她拿出了自己的太玄刀,“这样的力度,太玄刀只是小损,问题不算大。”

那我得再碎一柄中阶宝刀了,陈太忠心里恨恨地嘀咕一句,不过这话他可是说不出来——楚惜刀都不在乎本命长刀小损,他怎么能小家子气?

接下第三刀之后,楚惜刀当即就闭目站在那里,良久,她的嘴角溢出一丝鲜血,然后才睁开眼睛,苦笑一声,“怪不得都说悟真之前不要琢磨无意,真是……好霸道!”

“太玄刀怎么样?”陈太忠也不想伤了她的宝刀。

“小损,有点挫折,对太玄有好处,”楚惜刀轻描淡写地回答,“成长太顺利的话,对人不好,对刀也不好。”

“哈,这话够精辟,”陈太忠笑着点点头,心说不愧是刀痴,合着把刀当成孩子养了,“既是切磋完了,楚长老你可否帮我问一下,赤磷岛是怎么回事?”

“我现在就去问,”楚惜刀一擦嘴角的鲜血,电射而去。

“好干脆的女人!”陈太忠对着她的背影,忍不住伸出个大拇指。

楚长老果真干脆,第二天上午,她再次来到了赤磷岛,“此事我已经搞清楚了,有些人见你长时间不回来,又在白驼的下派做了客卿,就生出点歪念来……我已经警告过他们了。”

“警告就完了?”陈太忠听得就火了,“你不在乎他们欺负你,我还在乎他们欺负我呢,哪里有这么容易就没事的?”

同门弟子,说清楚不就完了?楚惜刀闻言,也有点不高兴了,“那你要如何?”

“知道我在东莽的规矩吗?”陈太忠冷笑一声,“吃了我的,十倍吐出来!现在看在你的面子上……两倍吧。”

“麻烦你搞一搞清楚,这是我无锋门的宗产!”楚惜刀眉头一皱,“而你现在,是蓝翔的客卿,凭什么要求双倍赔偿?”

赤磷岛算是记在她名下的,她若不支持,此事还真不好办。

“大不了你无锋门今天收回赤磷岛,”陈太忠冷笑一声,眼睛一瞪,“这双倍的赔偿,我是必须要的,尤其是阵法材料,不赔不可能!”

楚惜刀一听也火了,不过听到阵法材料四个字,她眉头一扬——这一点,门中做得可真是太差了,于是她问一句,“丢失了哪些阵法材料?”

“待我给你开个清单,”陈太忠仔细回想一下,这个大阵是他布于十几年前的,很多材料他记得不全了,但是大致的珍贵材料,他还有印象。

于是他拿出一块空白的玉简来,刻画一阵递给楚惜刀,“记得的有这么多,不记得的就不说了……我是什么人,想必你也知道,从来不占别人便宜。”

小刀君拿过玉简来,神识一扫,登时就愣住了,“玄金石、千年金纹火槿……你这阵法,是要防高阶玉仙的?”

“我布阵手法不行,是我的事,”陈太忠难得地脸一红,不过他还必须要讨个说法,“但是我的布阵材料,你凭什么拿走?”

楚惜刀沉吟一下,缓缓发话,“不若这样……以后这赤磷岛的收入,你占七成,本门允你一百年经营,这布阵材料,你就不要再提了,可好?”

她在刀道的追求上,给人一种强势无比的感觉,但是事实上,小刀君是个极不喜欢麻烦的人,她也知道,此次对赤磷岛下手的人,背景有点复杂。

所以她拿出两成利润来协调,反正这两成利润,损失的是门派的利益,并不针对个人和某个利益团体,大家装个糊涂,也就过去了。

“凭什么不提呢?”陈太忠咽不下这口气,他的那些布阵材料,有些是有灵石都买不到的,非常罕见。

当然,这个罕见也是因人而异,无锋门做为一个称门宗派,应该不差这点东西。

然而话说回来,不差这点,不代表无锋门愿意赔付出这些珍稀材料。

就像蓝翔派,也不差一点空间材料,但是想学缩地成寸和缩地踏云的弟子,想要得到这样的材料,是极难的。

材料罕见是一回事,关键是陈太忠念头不通达,“我现在就能把这个赌场砸了,无非是不来无锋门了,对那些敢偷我东西的人,我是不会放过的……老虎不发威,你当我病危?”

楚惜刀虽然想努力平息事态,但是事实上,她也能理解他的愤怒,不告而取,损失的财物倒未必算什么,关键是扫了主人的面子。

搁给她,她也未必肯罢休。

“啧,”她咂巴一下嘴巴,“你这么搞,考虑过小于的感受没有?他现在被执法堂薛堂主看重,前途无量。”

“薛堂主?不过是个九级天仙,”陈太忠冷冷一笑,“你也说了,我的刀法可斩真人!”

楚惜刀嘿然不语,她实在不擅长这种调解工作,想一想之后,她又出声发问,“除了双倍赔偿,你还接受什么样的调解方案?”

“你告诉我是谁使的坏就行了,”陈太忠微微一笑,“然后我拍拍屁股走人,赤磷岛也不要了,至于说海河……随便你们吧,大不了我带他走。”

这就是铁下心思要报复了,“散修之怒”四个字,不是开玩笑的。

陈太忠也不怕于海河受委屈,事实上,宗门弟子一旦身属宗门,家族都可以抛弃,无锋门也不会对于海河太过苛刻,了不得就是生存环境变得差一点——就是楚惜刀所说的,薛堂主可能转移了关注的目光,仅此而已。

最差最差,小于被开革出门,他没犯什么错误,不可能受到更多的惩罚。

陈太忠看了这么多书,自问自己也能教得了小于。

这些因果,楚惜刀都心里有数,而她更清楚,陈太忠一旦暴走,可能产生多大的杀伤力。

可以不卖五大宗面子的巧器门,就那么被灭门了啊。

所以她想一想之后,叹口气,“位面之战马上要开始了。”

陈太忠看一眼在不远处打盹的纯良,淡淡地回答,“我有地方去。”

他可以躲在通天塔里,也可以躲到翡翠谷里,拿这种大义忽悠他,他还真不怕。

“你若能代表无锋门出战,这个问题我帮你解决了,”楚惜刀皱着眉头发话。

“我要出战,也是代表蓝翔……我不想让蓝翔再受什么损失了,”陈太忠断然拒绝,“我的因果,无锋门未必担得起,但是蓝翔担得起。”

他的因果,上门担不起而下派担得起,只是因为他是气修——蓝翔有资格同情他。

楚惜刀长叹一声,想一想之后又发问,“我告诉你名单,你会杀人吗?”

“你说呢?”陈太忠轻笑一声。

其实赤磷岛这个产业,他并不是特别放在心上,随手送人都是有可能的,反正他手脚大。

但是肆无忌惮地偷换他的阵法材料,这个不能忍。

楚惜刀最终摇摇头,“那我不能告诉你,这样……你的材料我都帮你找回来,以后赤磷岛你占七成利润,不要让我太为难。”

陈太忠呆呆地看了她好一阵,然后点点头,“这事儿谁做的,谁来跟我道歉,我也是在乎你这个道友,给你个面子……不要拿不相关的人顶数。”

“这个没问题,”楚惜刀很干脆地回答。

当天下午,她就把人拎了过来,是个三级的天仙,不过此人的师尊,为了救掌门而身陨,掌门很是感激。

此人年岁已高,连高阶天仙都无望,所以他仗着师尊的余荫,在派中欺压些良善,属于典型的自暴自弃的类型。

楚惜刀将他拎过来,他嘴上还在狡辩,“楚长老你误会了,我只拿了一点大阵的材料……道歉是可以道歉,但是很多材料,我见都没见过。”

“那你不用道歉了,”陈太忠直接冷冷地发话,“材料也不用还了,你可以走了。”

楚惜刀冷哼一声,“此刻你若敢走,数遍风黄界,没人救得了你,这个机会是我好不容易替你争取来的……你若不是本门弟子,我才懒得你,偷盗他人财物,你不害臊?”

这位犹豫一下,终于苦着脸回答,“玄金石我已经送人了,要不回来了,我按双倍的市价赔偿,可以吗?”

“给了谁?”楚惜刀冷冷地发问。

“楚长老,我真的不敢说啊,一旦说了,比死还可怕,”这位双腿一弯就跪下了,脸色刷白,“您饶我这一次,我铭记您的大恩大德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