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五百八十六章 说好的迎难而上

楚惜刀一见到陈太忠,就直奔主题,“听说你来找我交流刀法?”

“没错,我刀意练成了,特来跟楚长老切磋,”陈太忠笑着回答,不过他是个肚子里藏不住事儿的人,“可是我这赤磷岛,怎么成这样了?”

“成哪样了?”楚惜刀表示不理解。

陈太忠哇啦哇啦一说,小刀君也有点挂不住了,“我只是说你会交出百分之五十的利润,没说内门可以接管你的产业啊……这事儿我得先了解一下。”

她醉心刀道,也能优先得到门中得资源支持,自身又没有什么家族,对产业这些东西,并不是很看重。

“你不光得了解一下,还得问一下,谁上我赤磷岛做小偷了,”陈太忠真是一肚子的怨气,“我的大阵都被人改动过了,材料也被替换了不少。”

“改动你的阵法?”楚惜刀眉头一扬,登时有点不高兴了,这个性质实在有点恶劣了,“变动很大吗?”

“具体应用变得不多,但也有变化,”陈太忠沉着脸发话,“最关键的是,我很多的珍贵阵法材料,不见了去向。”

“哦,阵法变动不大,”楚惜刀略带一点轻松地点头,这就不是太大的问题,“是你的阵法造诣不够高,有点浪费材料吧?”

她这句问话,也不能说就是错了,反正小刀君醉心刀道,有时候说话确实比较直接。

“浪费材料,那也是我自己的事,关别人什么事?”陈太忠一听,这火气越发地大了,“我愿意浪费,谁请他们来偷了?”

“也是,起码要先打个招呼,”楚惜刀心不在焉地点点头,然后眉头一扬,“这些事都往后放一放,现在,让我先见识一下你的无意?”

所谓无意,便是刀意大成,跟陈太忠说的刀意,其实是一个意思,无回刀意可以视为刀意雏形,而无意却是跟无欲一样,将刀意修到了大成。

陈太忠倒也不奇怪她的反应,小刀君不愧是被称为刀痴,听到有刀法可以见识,什么事儿都能放到一边。

于是他微微一笑,“出门比试吗?”

“你随我来,”楚惜刀一转身,驾着她黑色的太玄刀飞走了,陈太忠紧随其后。

两人来到一处山谷,楚惜刀降下身形,转身就是一刀,“看我无回刀意!”

她这不是偷袭,对方已经修成无意的话,这一刀是伤不了人的,要知道,陈太忠在还没修成无意的时候,就可以完全接下她的无回刀意了。

她只是想用这出其不意的一刀,激发他的反击,看他的无意有多么娴熟。

但是非常遗憾的是,陈太忠只是使出了防守一招,轻描淡写地接下了这一刀。

楚惜刀眉毛一扬,不可思议地看着他,“你……晋阶了?”

要不说天才就是天才,她对战斗气机的微弱感应,真的是太明显了,陈太忠已经隐藏了修为,让自己看起来像是个六级天仙。

但是小刀君只一刀,就感应出了他的真实修为。

“有点机缘罢了,”陈太忠干笑一声——哥们儿不是个爱骄傲的人。

“切,”楚惜刀白他一眼,下一刻,她神色一整,“你怎么不用无意接我的刀?”

陈太忠沉默一下,然后一指她手中的黑色长刀,“你最好换把刀。”

第五式刀法太过凌厉,楚惜刀的太玄刀,并不是他手上的大路货,可以随便损毁,那是她一直温养的本命兵器。

“嗯?”楚惜刀先是眉毛一扬,惊讶地哼一声,然后她明白了他的意思,脸色一沉,“修刀修的便是一往直前的气势,哪怕太玄有所损毁,我也不会在意……没有挫折,谈何成长!”

“佩服!”陈太忠手提长刀,刀头向下,冲着她一抱拳,正色发话,“我很少佩服什么人……但是小刀君你这敢于迎难而上的心态,当得起我的敬重!”

楚惜刀深吸一口气,缓缓将太玄指向前方,“好了,我等你的攻击。”

“接我刀意,”陈太忠静气凝神片刻,猛地一刀斩去。

他体内的灵气,比旁人充沛得太多,第五式原本随时可以发出,但是为了表示对切磋对手的尊重,他又刻意凝聚了片刻气势,这一刀就越发地悍勇。

“来得好……”楚惜刀轻喝一声,才待接下这一刀,却是硬生生止住了身子,猛地向后退去,眼睛也瞬间瞪得老大,身子又诡异地向斜后方一飘。

气机已然锁定了你,跑不了的!陈太忠循着气机的牵引,刀光折向,气势却是丝毫不减。

“我去,你这是要杀人吗?”楚惜刀尖叫一声,抖手向旁边打出一道青气,身子又是再次一躲,大喊一声,“快住手!”

“啊?”陈太忠听得一怔,我说,咱不带这样的……说好的迎难而上呢?

他心里觉得奇怪,但是丝毫不影响出刀,然而这一刻,他也发现,楚惜刀是真的慌了,紧接着,他猛地感受到,那道青气隐约能影响气机的锁定。

于是他索性调整目标,强行一刀斩向那青气。

砰的一声巨响,直击得草木横飞,乱石四溅!山石被他斩出一道长十余米,宽有半尺,深不见底的裂缝。

“真是……好精粹的刀意,”好半天之后,楚惜刀才回过神来,看向陈太忠的眼中,充满了震惊和愕然。

“你这……怎么不接刀啊?”陈太忠的眼中,也有浓浓的疑惑,“说好的迎接挫折呢?”

“你这一刀,能斩真人!”楚惜刀狠狠地瞪他一眼,“太玄刀也得崩碎,刀修不怕挫折,不代表要蠢到自寻死路!”

“那你话说得那么满!”陈太忠哭笑不得地回答,然而下一刻,他就眉头一扬,美不滋滋地发问,“这样一刀,可斩真人吗?”

楚惜刀却是愣在那里,不知道在想什么,好半天才回答一句,“当然可以斩真人,不过,你的每一刀,都能这么凌厉吗?”

“我刚才凝神片刻,威力要大一点,”陈太忠实话实说。

“战斗中哪里有凝练气势的时间?”楚惜刀闻言,松了一口气,心里的惊愕也减轻了一些,然后又看向他,“再来,这次你不要凝练气势了。”

陈太忠想一想,还是指一指她手中的黑色长刀,“其实不凝练气势,也相差不大。”

楚惜刀想一想,还是收起了太玄刀,掣出一柄高阶宝刀来,“我说,你能把你的刀,换成中阶的吗?我感觉会安全点。”

陈太忠换上一把中阶宝刀,一抬手,身子前蹿,就是一刀狠狠斩下。

事实证明,换成中阶的也不甚安全,两刀相交,顿时同时化作齑粉,但是陈太忠手中的刀,再次碎而复合,狠狠地斩向楚惜刀。

而小刀君跟他两刀相碰之际,身子猛地就是一震,脸色一白,身形向后飘去,待见到刀气追来,又是一道青气打出,“好了,停!”

这次陈太忠只用了七分力气,说停就停了下来。

楚惜刀这次恢复得挺快,不过她的脸上,有点不正常的红晕,歇一歇之后,她才心不在焉地发话,“最后是刀气裹住了刀?”

“第一次使出这招的时候,我感觉自己化身为刀了,”陈太忠正好要请教这个问题,“不过以后就再没有出现过,使不出那种感觉了。”

听到这话,楚惜刀又愣住了,好半天才眉头一皱,轻声嘀咕一句,“化身为刀的刀意……岂不是进了化真的境界?我即是刀,刀即是我?不可能啊,那是真人才能有的刀意!”

“好像刀意本来就是真人才能有吧?”陈太忠斜睥她一眼,洋洋得意地发话。

“这倒也未必见得,”楚惜刀摇摇头,“以我所知,中州曾有两个刀道天才,天仙阶段就掌握了无意,可惜均是中道陨落了……你最后那个刀气,怎么裹住刀的?”

“是我气修的法门,”陈太忠沉声回答,他自然不能说,这是本命法宝的加成所致。

“好精妙的法门,”楚惜刀闻言,不无遗憾地点点头,既然是气修法门,她也没办法再问,然后她又想起来一件事,疑惑地问一句,“第二刀,你似乎未使出全力?”

她对刀法、气机的直觉,真的是当之无愧的天才。

陈太忠也懒得回答她,而是问一件自己不了解的事,“你打出的那道青光,是什么东西?居然能牵引气机。”

“是我炼化的刀炁,”楚惜刀淡淡地回答,“就是为了牵引气机,你也知道,刀修一旦出招,有我无敌,很难半路中止,而我又经常跟别人切磋。”

陈太忠对她这种痴迷精神,真的是无语了,“亏得你有这种手段护身。”

“你搞错了,”楚惜刀面无表情地发话,“我用这种手段,主要是帮别人护身,省得误伤他人!”

原来她知道,自己在切磋中无法留手,所以特地凝出刀炁,她收不住手的时候,并不强行留手——这样会损坏她的刀感,甚至破坏修行。

这时打出一股刀炁来,就能主动将攻击引歪,这也是她保护切磋对手的手段。

小刀君打遍西疆,还是第一次用刀炁保护自己,引偏别人的攻击,陈太忠足以自傲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