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五百八十五章 有名堂

那七级天仙也没想到,东易名如此赤裸裸地撕下了脸皮,脸上有一道红晕闪过——他也知道此事中间的猫腻。

但是既然来了,他就做好了各种准备,于是冷笑一声,“该怎么调查收入,是我无锋门的事,东上人你不是门中人,无权指手画脚。”

“那么,我的老仆也被撵出赌场,这就是你们的调查收入?”陈太忠一指吴伯,冷冷地发话,“你们就是这么调查的?我的权益如何保障?”

七级天仙愣了一愣,才冷哼一声,“这话,你不该跟我说,我只知道,这里是无锋门的宗产,而你阻碍了弟子们执行任务。”

“我只知道,这里是我的地盘,”陈太忠针锋相对地回答,“这是楚惜刀给我的地方,我有权维护它,终于你有什么话,跟楚惜刀去说,我现在郑重通知你,滚!”

七级天仙闻言一皱眉,想一想才回答,“楚长老也要遵守……”

“滚!”陈太忠口吐白光,直接将此人击出老远,然后直挺挺地掉进了泥淖里。

来的几人,登时七手八脚将人救起,也不敢再说什么,直接远遁而去,而赌场里的赌客们,眼睁睁地看到这一幕,真是兴致昂扬,都顾不上赌博了。

大家都在猜测,无锋门会有什么样的反应,毕竟赤磷岛主不过是六级天仙,而无锋门并不缺高阶天仙,更是还有三名真人——无锋门咽得下这口气吗?

约莫天快黑的时候,战堂堂主艾兹简来了,他站在空中,面无表情地发话,“东易名,你擅自对内堂供奉出手,跟我走一趟吧。”

“嘿,”陈太忠冷哼一声,“你算什么东西?我警告你,赶紧滚,别给你艾家招灾,明白不?”

“看来你是一定要吃点苦头了……”艾兹简狞笑一声。

不等他说完,地上白光一闪,一道刀芒直接斩向他了,那刀芒似缓实急,仿佛跨越了空间的界限一般,才刚刚亮起,眨眼就到了他的面前。

“我擦……”艾兹简根本没来得及有任何的防范,见状没命地远遁,同时抖手打出一道白光,“东易名,你竟然敢偷袭!”

白光被陈太忠一刀斩做两段,然后他微微一笑,“我已经留手了,要不然,你以为你还能活着?再跟我呲牙,我杀你全家!”

“你不想你侄儿在无锋门修炼了?”艾兹简大叫一声,却是躲得远远的,不敢再上前半步,因为他能感觉到,对方这一刀,已经远远超出了无回刀意的范畴。

若不是他退得快,绝对会身首分家。

至于对方是不是留手了,他真的判断不出来,这一刻,他的脑瓜似乎已经僵化了,而且,他也没有那个判断的能力。

他只是心里忍不住一凉:十几年没见,这厮的刀法,竟然精进到了如此程度?

“不在无锋门修炼,又怎么样?”陈太忠冷笑一声,于海河渴望入宗门,庾无颜也是这意思,但是入了宗门之后,小于收获了多少?

没有多少收获,反倒是被别人忽悠得学会装大头了,这样的收获,没有也罢。

倒不如哥们拎住他,在以后的岁月里好好造人,也算偿了庾无颜的遗愿。

“东易名,你且狂着……”

不等艾兹简说完,陈太忠又是一刀,匹练一般地斩去,“都说了不要呲牙,你非要挑衅?”

暗夜里,艾兹简闷哼一声,头也不回地走了——这一刀,比刚才那一刀还要厉害。

第二天,东易名强势回归的消息,就传遍了无锋门的宗产,无数人等着看好戏。

不过,无锋门的三个真人很是沉得住气,都没露面,倒是在中午时分,于海河赶了回来。

“叔父,你这是何必呢?”他苦着脸劝陈太忠,“这赤磷岛,无锋门早晚是要收回的,您没时间在这里盯着,我在门中也要做人,就由他们去吧,又没多少收入。”

“你真是给你老爹丢人!”陈太忠听他还这么想,登时就火了,“你当我是在乎灵石和贡献点?我就问你一句,你这么忍让,别人领情了没有?”

“老吴关心了你这么久,现在他在岛上,都无权干涉赌场的事了,你也觉得很正常,有你这么做人的吗?”

于海河打内心深处,还是极为惧怕这个叔父的,闻听陈太忠这么说,他只敢小声回答一句,“我也是感觉他年纪大了,想让他安心养老,这不挺好的吗?”

“他走不动了吗?他闲着就好?”陈太忠一听,越发地火了,“我告诉你,别人抢夺你的财产,你无动于衷,最终是你自己丢人!”

于海河也承认,叔父说得有道理,然而他也有自己的苦衷,“可是您这么做,让我在内门的那些师兄弟面前,没法做人了啊。”

“你搞清楚,是他们先没脸在你面前做人才对!”陈太忠快气死了,“你要是我儿子,敢这么说话,我先打你个生活不能自理。”

“你愿意交朋友,这我不反对,但是你只知道付出,你朋友的所作所为,并不在意你的付出,你也没必要在意他们,友情不是乞讨来的,不珍惜你的人,你何必在意他们?”

面对陈太忠滔滔不绝的言语,于海河哑口无言,他心里其实还有些说法,但是对上自家叔父,他还真没胆子辩解。

说不得,他只能长叹一声,“叔父你说的,我都懂,也知道有些人不识好歹,不过损失一点小钱,能看清楚他们的为人,也算不错。”

“你懂个毛线!”陈太忠毫不客气地发话,“我告诉你,你只能调动一个天仙,其他俩天仙,都给我来赌场守门,你要是再不听话,小心我把你的护符收回去!”

“叔父你这么搞,我没法在朋友们面前做人了!”于海河大声叫了起来,他现在三个天仙都捉襟见肘。

“把自己的修为提升上去,比什么都强,没有修为,那都是虚的,”陈太忠冷哼一声,“我警告你,你要是再这么不务正业,我直接把你抓走,让你专心生孩子去!”

于海河终于不敢再说话了,只不过眉眼间,看起来还是有点不服气。

“把你弄走的那俩天仙交回来,”陈太忠也不管他的感受,大喇喇地发话,“还有,你联系一下楚惜刀,我这次回来,是专门跟她切磋来了。”

“楚长老出门做任务去了,”于海河意兴索然地回答,“若不是这样,内堂也不会派我来跟叔父沟通,我正在外面历练呢。”

“沟通个屁,偷我的灵石,这还有道理了?”陈太忠气得冷哼一声,“这个事儿,是谁的主意?”

“这我就不知道了,”于海河摇摇头,“师兄师姐们谈起此事的时候,都是避着我。”

“嗯,这就是你交到的朋友,”陈太忠看着他,是又好气又好笑。

于海河出面相劝未果,又过两天,他将两名天仙召回来,重新安排在赌场。

内堂那边,也没什么太大的反应,好像此事就这么过去了。

陈太忠有点纳闷,心说无锋门的弟子被我这外人欺负了,连一点反应都没有,这也有点太不讲上门威严了吧?

殊不知,他是有点过于小看他自己了,事实上蓝翔客卿东易名的名头,最近在西疆还是很火爆的,影响都已经不仅仅限于白驼门了。

能将凋敝的气修门派,扶持得重新崛起,这样的人,别人想不注意也不可能。

而且东易名最早在西疆出现,就是在无锋门,来此打听消息的人也很多。

正是因为如此,无锋门对东易名的战力,有比较清晰的认识,甚至三个真人都知道,此人难惹到了什么样的程度——新近到上宗修行的马真人,似乎都不愿意直接面对此人。

有名堂的修者,和没名堂的修者,就差这么多,若是换个名不见经传的六级天仙在无锋门撒野,分分钟就要被镇压。

可东易名已经闯出了好大的名堂,无锋门就要斟酌一二。

尤其是东上人跟小刀君还交好,又有侄儿在无锋门修炼,门中认为,本派跟此人有渊源,那么能不采取极端行动的话,尽量还是不要采取。

于是陈太忠在赤磷岛住了下来,然而一住下来,他才愕然发现,合着赤磷岛的大阵,都被人修改过了!

修改过的大阵,跟以前肯定不同了,但是更让陈太忠恼火的是,他布阵的很多材料,都被别人替换掉了。

修改大阵的人,阵法造诣比他高不少,不是说大阵的威力提高了多少,而是人家化繁为简了,用许多普通的材料,代替了珍贵材料,而且丝毫不影响效果。

陈太忠登时就毛了:哥们儿的阵法材料呢?

然而,他再生气也没用,在无锋门,他交好的只有楚惜刀,还有几个天仙跟他说得上话,但是指望从那些人口中得到消息,就太天真了。

他在赤磷岛上住了七日,这一日,楚惜刀终于回到了门中。

楚长老一回来,就听说了东易名来找她,于是住了一宿之后,直接来到了赤磷岛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