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五百八十四章 赤磷变故

陈太忠原本是打算一个人离开的,但是李晓柳表示,愿意随行侍奉东上人,还说以您现在的身份,孤身出行有点不合适。

不过陈太忠想一想,最终还是拒绝了,他也挺好面子和身份,可是随身带个小灵仙,实在是太不方便了,万一遇到个什么事,保护身边人也是很麻烦的。

所以最后,他只是带走了纯良——他俩搭档,遇上真人也不怕。

才出了蓝翔派,陈太忠就觉得哪里有些不对,细细感受一下,却是须弥戒里,散放出一种怪异的气机来。

他将神识探入须弥戒,细细感受一下,才发现是那块藏经阁的玉砖,跟某种气息遥遥地呼应着。

他降落到路边,拿出玉砖来,打开天目术,细细地观看和感受,才发现这东西对着隆山方向,遥遥地生出一丝感应。

“嘿,这东西有点名堂,”这时,纯良也发现了这一点,“隆山那边,应该有人能感知到它,好像隔着储物袋都挡不住。”

“不信小世界挡不住它,”陈太忠放出通天塔来,直接钻进去,将玉砖放在大玉石上。

大玉石上,原本是堆满了残砖碎瓦,现在都已经被清理掉了,陈太忠将玉砖放下,想一想,觉得不着急琢磨这个东西,回头有机会再说吧。

用了三天时间,他来到了无锋门山门,虽然离开数年,守门的灵仙却还认识他,见状也不多说,验过玉牌之后放行。

陈太忠来到赤磷岛,惊讶地发现,赌场虽然还在运转着,但是镇场子的人,已经不是他留下的天仙,而是四五个无锋门的内门弟子。

见到他回来,那些内门弟子先是露出一丝讶异,然后就很随意地点点头,算是打个招呼。

陈太忠这就有点纳闷了,心说这些小家伙真是没礼貌,于是一指某个内门弟子,“老吴呢?”

“那边,”这弟子是个九级灵仙,冲某个方向指一指。

那里是靠近他居所的地方,老吴在这里建了一个小院,正坐在院子里喝茶。

陈太忠一眼看去,发现他比几年前老多了,不过此人两百多岁,也只能一年比一年老。

“老吴,怎么不在赌场待着?”陈太忠出声招呼一句,“还有……看场子的天仙呢?”

“嘿,别提了,天仙都让小主人拿出去做人情了,”老吴苦笑一声,站起身来,“那场子现在,也是内门接手,帮忙管理了,我就没事了……”

不得不说,于海河是个豪爽之人,比他老爸豪爽多了,典型的二代性格。

东易名一离开就是很久,就有内门的师兄弟,看上了小于的豪爽性格,出去完任务什么的,时不时就跟于师弟借个上人用一用。

于海河很喜欢交朋友,别人一求他,他就应承下来,结果他身边跟着的天仙分身乏术,他就将主意打到了看场子的两个天仙身上。

那俩天仙也不好不答应,而且帮一般的内门弟子做任务,也没多大的风险,于是时不时就离开赌场,出门去了,就当散心。

所以赌场里,那俩天仙时不时就不见了,不过赤磷赌场的名声已经传了出去,等闲也没人敢来捣乱。

后来陈太忠答应楚惜刀,将赌场的利润上交一半,内门就派了几个弟子来维护秩序,其实也算是监督收入。

久而久之,这赌场就是内门弟子说了算,吴伯还有心记一记账,不成想那些弟子嫌他聒噪,直接撵着他养老去了,还说这赤磷岛本来就是无锋门的,哪里轮得到你这外人指手画脚?

吴伯有点不甘心,就跟于海河说,你不能一直用那些天仙啊,得有两个帮着镇场子——他的意思,就是要监督那些内门弟子。

但是小于觉得,都是内门的师兄弟,有什么可监督的呢?而且好多师兄师姐跟我借天仙,我三个都不够用,哪里有时间看场子?

说到这里,老吴很是有点痛心疾首,“现在每天的收入,越来越少……这帮家伙,手脚不干净!”

“啧,”陈太忠听得咂巴一下嘴巴,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,“小于这傻样,比他老爸可是差得太多了。”

“小主人还是年轻,喜欢交朋友,”老吴不愧是个忠仆,并不怎么说小于的坏话,“他看不清人心的险恶,那些跟他借天仙的,都是利用他呢,有几个真把他当朋友?”

陈太忠听得,越发地无语了,好半天才问一句,“这些内门弟子在场子里瞎折腾,你不跟楚惜刀说一句?”

“我哪有跟楚长老说话的机会?小于倒是有,但是他没兴趣说,”老吴苦笑一声,一脸的无奈,“可能上人你不知道,在这里看场子,已经是内门弟子的任务了,贡献点不高,但是申请任务的人不少。”

陈太忠一听这话,脸就沉了下来,“也就是说,我这里是大家公认的肥差了?”

“这应该是无锋门的授意,”老吴虽然不管事了,但是天天在岛上转悠,消息还是很灵通的,“上人你约好了交一半的利润,但是我听说,他们能多扣一点利润的话,可以抽水。”

陈太忠本来火气就不小了,听到这话,火气越发地大了,“真的假的,有证人吗?”

“肯定是真的,”老吴很干脆地点点头,然后眉头一皱,“但是,咱也别指望证人出来作证……他们还要在无锋门做人呢。”

陈太忠一听,真是再也忍不住了。

他不是个在乎钱财的,事实上,他连功法都不是很在乎,像无名刀法,他就教给南忘留前两式了,真正自信的人,信的是自身的实力,不在乎这点小东西。

然而,钱财事小,面子事大,别人都把他这里当做一块肥肉,肆无忌惮地前来抢食,他若是再能继续忍下去,少不了要戴个“胆小怕事”的帽子。

于是他想也不想,一转身就走出去,来到赌场,一指那几个内门弟子,“你们几个,既然不玩,给我离开这里!”

几个内门弟子讶异地看着他,没有任何反应,好半天之后,才有人发话,“东上人,我们是领了门中任务来的。”

“我没有让谁在这儿发任务,”陈太忠黑着脸回答,“滚!”

“东上人,这里是门中之地,我们是来监督收入的,”一个弟子壮着胆子回答。

“都给我滚,”陈太忠手一挥,直接将几人卷起,扔了出去,“下次再来,我就要以大欺小了……什么玩意儿!”

扔出这几人,他也不看他们的狼狈样,而是冲着站在远处的老吴一招手,“来,我的场子,你负责起来,谁敢再撵你,你跟我说。”

赌场里玩的人不少,猛然间见到这么一出,甚至连赌博的心思都停了,纷纷张头张脑地看热闹。

“我擦,东上人回来了,”有人惊叹一声,“这可是有热闹看了。”

也有人是后期来的,根本不认识陈太忠,“敢在无锋门,对内门弟子动手?”

“别人不敢,他可是敢,”有人在一边低声发话,“他都敢冲着战堂堂主艾兹简动手,而且……艾堂主还没讨了好!”

“莫非此人就是……蓝翔的东易名客卿?”也有头脑清醒的人,已经做出了联想。

“可是在无锋门里,对做任务的弟子动手,这也太过分了吧?”也有人考虑到了此事的性质,“艾兹简之上,还有真人呢!”

有那深谙内幕的,就微微一笑,“这个事儿啊,说不得……水很深的。”

老吴倒是很快进入了状态,冲着四处作了一个揖,笑眯眯地发话,“各位上人大人,只管玩,一点小事而已……惊扰大家了。”

“老吴,我看惊扰大家的事情,还在后面呢,”有人笑着回答,这一听就是老玩家,居然还认识老吴。

麻烦比想象中还要来得快一点,不到一个小时,四五道人影从远方电射而来,打头的是一个面白无须的七级天仙,他站在空中,沉着脸发问,“东易名何在?”

“你眼瘸了?”陈太忠背着手,站在地上冷冷发问。

“是你打伤我内门弟子?”那七级天仙脸一沉,死死地盯着他。

“他们擅入我的私人地方,”陈太忠脸上泛起一丝笑容来,“被我撵走……这不是活该吗?”

“他们是执行内门任务来的,”七级天仙的脸色,越发地不好看了。

“我不知道有什么任务,”陈太忠笑眯眯地回答,“我只知道,他们擅入我的地方。”

七级灵仙真的是有动手的冲动了,不过他也知道,自己恐怕不是东易名的对手,所以要先占据大义,“他们是来监督赤磷岛收入的,赤磷岛的收入,一半要归门内,东易名你不知道?”

“我呸,你真够不要脸的,”陈太忠脸一沉,大声嚷嚷了起来,“调查收入要这么多人吗?调查收入为什么我的人被撵走了?调查收入就是收入越来越少?”

在岛上玩的,可不止是无锋门的人,这话里的信息量太大,一旦传出去,无锋门的脸上也挂不住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