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五百八十三章 选执掌

南忘留这话,不是单独对着陈太忠说的,她将本派内的其他四个天仙都召集在了一起,外加东易名这个天仙客卿。

大长老祁鸿识似乎已经预见到了这一幕,所以坐在那里一言不发。

乔任女却是很激动,直接站起来身来表示,“师尊,这执掌你干得好好的,为什么不干了?我全力你支持你!”

“我还想全力支持你呢,”南忘留瞪她一眼,“你觉得这位子好,你来啊。”

“我这个……不是还想修炼吗?”乔任女干笑一声,硕大的胸部微微颤了两颤,又瞟一眼陈太忠,“我打算跟着东上人修行,尽快提升自己。”

“你需要修炼,师尊就不需要修炼了?”南忘留白她一眼,“你想悟真,我就不想?”

她的话说得很不客气,但是大家一听就明白,她是真的想卸包袱,不是假巴意思玩虚的。

“我不想做执掌,”言笑梦不看她师徒俩的表现,直接表态,“南执掌已经就此事问过我,为蓝翔出生入死,我没有话说,做执掌……我不具备能力。”

“我也不做,”乔任女接着表态,她发现师尊是真的想让这个位子,登时就惶惑了起来,“真的没那些时间。”

众人的目光,就齐齐地聚集到了毛贡楠身上。

这个……你们看着我做什么?毛上人有点毛骨悚然的感觉,“你们这眼神?”

“那就麻烦毛上人了,”南忘留很干脆地发话,用的是不容拒绝的语气,“此后蓝翔一脉的发展,就麻烦你费心了。”

“不是这样吧?”毛贡楠闻言,登时高叫了起来,他对这个谕令,实在太感到意外了。

凭良心说,他对执掌这个位子,并不是完全不感兴趣,毕竟派里大多的事情,是由执掌来决定的,提拔弟子、分配资源什么的,一言九鼎,话语权是很大的。

但同时,执掌这位子,杂事确实也比较多,肯定会影响到修炼。

是求一时的权力,还是在修炼的路上走得更远?这是个两难的选择。

毛贡楠比较喜欢交际,也很喜欢被别人尊重,更喜欢热闹,想他在荣勋阁这种死气沉沉的地方,都能做管理,可见他的性子,还是比较跳脱的。

而且此前,他也没想到,自己能登仙成功,现在不但成功了,更是有登上执掌宝位的可能,若是搁在两年前,这大约就是他的终极梦想了。

悟真什么的,他根本就不会考虑,太不现实,他也不认为自己有那资质。

但是当这一天终于来临的时候,他反倒犹豫了,于是他结结巴巴地说一句,“五个天仙里,数我的修为最低了……怎么能当执掌呢?”

“但你是最年轻的,”大长老祁鸿识淡淡地发话。

毛贡楠确实是新天仙里最年轻的,三人中言笑梦年纪最长,乔任女要小十来岁,而毛上人比乔上人小五六岁。

“这点岁数也算差距吗?”毛贡楠据理力争,“她俩都二级了,我才一级。”

天仙晋一级,那是真的不容易,哪怕是初阶天仙,二三十年都算惊人的速度了,中高阶的话,时间更久,如楚惜刀那般绝世的天才,六级晋阶七级,都用了四十年。

“你是欠收拾吧?”乔任女火了,冲他一瞪眼睛,“你抢我的位置,我还没找你算账呢,现在咱俩都是初阶天仙,我揍你也就不存在大欺小的问题了。”

“我是大力支持乔师姐当这个执掌的,”毛贡楠马上举起双手来,“我抢你的位置不对,这次就把位置让给你。”

“本师姐忙着悟真,顾不上理你,”乔任女见他放低了身段,也懒得再计较,“你安心当你的执掌就是了。”

“我也想悟真啊,”毛贡楠一着急,就把心里话说出来了。

其实在听东上人讲道之前,他连登仙的希望都放弃了,现在登仙成功,不但修为大涨,还平白多了七百年的寿命,真的可以说是此生无憾了。

可是不知道为什么,他对执掌这个位置,真的提不起兴趣来,尤其是在看到大家都不想当执掌的情况下,他更是下意识地抗拒。

直到把这话说出来,他才反应过来:内心深处,我也想悟真啊。

这种奢望,是他从来不曾有的,但是不知道为什么,见识了东上人的神奇之后,他的潜意识里就有一个念头:若是紧靠着东上人,将来也许有更大的机缘。

别人都能悟真,我为什么不能?

“你悟真,时间有点紧张吧?”言笑梦讶然发话——说实话,她想悟真,都要紧赶紧地修行,就别说毛贡楠了。

“就是这个道理啊,”毛上人苦笑着一摊手,“我哪有时间分心?”

“多了七百年的寿数,还不知足吗?”南忘留脸一沉,阴森森地发话,显然有点不满意了。

其实搁在大多时候,毛上人此刻应该欣欣然接过执掌的位子才对,陨落之前得了机缘见真,再捞一个执掌的位子,真的就是人生巅峰,死而无怨了。

要知道,他头上还压着四个高等级的天仙,别人都不求执掌位子,真是老天对他的青睐。

然而问题的关键,也在这里了:为什么别人都不想做执掌?

因为有东上人在,大家觉得还能往上冲一下。

相较提升修为而言,这个执掌的实权,也就变得不怎么重要了。

陈太忠的存在,实在改变了蓝翔太多太多,甚至出现了眼下这种奇葩的场面。

“按理说,应该是知足了,”毛贡楠苦笑一声,“但是,管理蓝翔派,压力真的好大,我觉得乔师姐就很合适。”

“荣勋阁你就管理得不错,”南忘留淡淡地发话,“要不,咱们表决一下?”

表决……毛贡楠听到这俩字,也只有苦笑了,你南执掌都这么说了,五个天仙上人里,起码有四票选我啊。

他想一想之后,才问一句,“我若为执掌,本派是否还要保持扩张势头?”

这问题也很关键,若蓝翔还是执行前一段的扩张政策,他又接替了执掌,可就有得忙了。

关键是,蓝翔这么扩张下去,什么时候才是个够?

“那就是你要考虑的问题了,”南执掌也没架空他的打算,表示自己没兴趣过问这种事,“我只有一个要求,不堕蓝翔威名,重振气修。”

毛贡楠沉吟一下,最终还是发话,“执掌能否给我段时间,让我好好地想一想?”

“气修做事,何必这么婆婆妈妈的?”乔任女忍不住冷哼一声。

你不婆妈你来啊,毛贡楠狠狠瞪她一眼,心里却是生出一丝不好的感觉来:没准我会成为蓝翔有史以来,最弱势的执掌。

“不能考虑太长时间,”南忘留淡淡地发话,“最迟在你们三个的登仙庆典之前,就定下来,到时白驼上门肯定要来人,不过我可以给你段熟悉的时间。”

“登仙庆典,”毛贡楠轻声嘟囔一句。

不过想了两天之后,他最终还是决定,做这个执掌。

因为他问了南执掌一句:我若为执掌,可否将东上人聘为供奉?

他认为,以东易名的修为和见地,只将其聘为客卿,实在有点不尊重人,当然,他这么问,并不仅仅是单纯地想为东上人打抱不平。

结果南忘留看他一眼,淡淡地表示,东上人都没觉得不妥,你也不用多事了,不过你一定想尝试的话,那也随你。

得了这个答案,毛贡楠很快地做出了决定:好吧,这个执掌我当了。

千万不要误会,他这么做是为了替东上人打抱不平,而是他最终意识到:东上人身上有谜团,这个谜团,南执掌知道,其他人可能也知道,但是他绝对不知道!

毛上人没有窥人隐私的兴趣,但是这隐私若关系到自家的修为,那无论如何要在意一下。

他非常清楚,自己跟东上人之间的关系非常浅,促近关系的行动,他已经在做了,但是效果如何,实在不能保证。

那么,接受这个执掌的位子,也是必然的选择了,做了执掌,他有了跟东上人直接对话的机会,而且他手里会拥有很多权力,也方便交好东上人。

待他做出决定之后,南忘留就将本派即将更换执掌的消息,汇报给了白驼门,同时又向上门发出了邀请,拟于十日之后,在派中举行登仙庆典。

这个登仙庆典可是非同小可,要知道,这次庆贺的是三名上人一起登仙,这样的场面,别说是在称派的宗派,就算是称门的宗派,都是极难碰到的。

白驼门的上人,也不过才几十人。

当然,这样的邀请,不止是送到了白驼上门,其他白驼门下的门派,也接到了邀请,就连隆山派都收到了。

就在这个时候,东上人却是打算出一趟门,因为他自觉第五式刀法已经大成,打算去无锋门会一会小刀君。

南忘留想一想,最终还是同意了他的请求。

此次来观礼的人肯定不少,若是有人猜出了陈太忠的真实身份,蓝翔难免也要被动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