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五百八十二章 惊动上门

白驼门这次派来的使者,是陈太忠的熟人:少门主方应物。

方应物一到蓝翔,第一件事就是索要美女相伴。

南执掌笑眯眯地表示:这个……目前没有资质太好的,好一点的,都被东上人挑走了,那些庸俗脂粉,不但污了少门主的眼,也显得蓝翔不敬。

方应物闻言,心里很是不高兴,他是习惯有美女陪伴的,小小蓝翔,竟然敢如此敷衍我?

但是不高兴归不高兴,他还是有些大局感的,他从门里抢了这个差事来,就是要继续交好东易名,将此人牢牢地绑在自己的战车上。

所以对蓝翔的不开眼,他只能暗暗地记在心里,形式比人强,现在的蓝翔已经不是以前那个软柿子了,连续出了三个天仙,新生代已经补上了,兴旺在即。

面对这样的势力,就算他是上门少门主,也要以拉拢为主,更别说现在的东上人,是蓝翔的靠山。

好歹他也是跟东易名有交情的,而且姓东的跟项成贤有明显的不对,甚至还让残雪双柱之一的郝明秀吃了苦头,若是把这样的人推到项成贤那边,那就是别人看他的笑话了。

所以他心里不喜,却也没斤斤计较,成大事者当不拘小节。

于是他抛开此事,说东上人在蓝翔的讲道,外面传得很神奇啊。

那是东上人对上古气修有研究,南执掌笑眯眯地解释,我们还没感谢,少门主将这样的一个奇人,引入蓝翔看书。

你记住欠我个人情就行了,方应物大喇喇地生受了这份感谢,然后才又发问,好久不见东上人了,他此刻可在派中?

东上人这几日在闭关,少门主多住两日,就可以见到他了,南忘留的表面文章做得还是不错的。

把你派里新晋阶的三个天仙,喊过来见一见吧,方应物摆出了上门使者的架子,他此来要了解此事,该走的环节必须走到。

三个天仙很快被喊了来,毛贡楠经过登仙柱的洗礼,已经不再是尖嘴猴腮的样子,不过也没变得有多么飘逸俊朗,只是一个普通偏瘦小的中年人,身上还有一丝鬼鬼祟祟的猥琐气息。

相较而言,言笑梦和乔任女的形象,就好得多了,言笑梦清丽脱俗,乔任女娇艳可人,都是相当令人心动的。

方应物看得食指大动,忍不住出言撩拨两句,还要请二人去上门游玩,结果乔任女大喇喇地表示,我要跟在东上人身边修行,笑梦也是这个意思。

这个回答就太不给少门主面子了,但是他还不能生气,这两女都是受了东易名的点拨才登仙的,简直可以说是东上人的半个徒弟。

他要交好东易名,对这俩天仙也不能硬来。

说不得他只能暗暗腹诽:两个接近三百岁的老女人,才登仙就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,真是可笑——我可是一百五十岁登仙的,不嫌弃你俩资质差,已经算给你俩面子了。

这么想着,他也就不把对方的拒绝放在心上了,于是他就开始一本正经地了解:蓝翔最近频繁有人登仙,到底是怎么个章法?

合着气修最近登仙的势头太猛,连白驼门都感觉有点受不了,所以要前来了解一下,这是方少门主此来的真意。

当然,上门打听下派的这些事,是有点不应该,不过也不能说上门没这个权力——谁知道你们是不是勾结了魔修或者兽修,用歪门邪道手段登仙的?

上门搞个调查了解,走个必要的过场,是很正常的。

对气修来说,这个过程没啥不能说的,三人都是在听东上人讲道时顿悟,不止有三个人登仙,还有大批灵仙现场晋阶呢。

要是方少门主不信,有绝大多数蓝翔弟子可以作证,这个真的做不了假。

唯一不太好解释的,就是言笑梦马上就要陷入闻道之陨了,怎么又顽强地登仙成功,而且还一晋就是两级。

言笑梦回答得很巧妙:怎么撑过闻道之陨的,我也不知道,当时我脑海中一片黑暗,然后不知过了多久,感觉要一直沉沦下去了,猛地就看到了一线曙光,不知不觉就撑过去了。

其时东上人在我身边,到底是怎么回事,你得问他。

方应物肯定不能对这个回答表示满意,然后按照章法,他从蓝翔的弟子簿上点了几名弟子,把人喊来一一问一遍,当时是什么情况。

这是上门调查必须要走的程序,蓝翔不能拒绝,只得配合。

好在这次来的是方应物,少门主有私心,虽然问话的时候,也是声色俱厉,但毕竟是当着南执掌的面问的,表现出了对蓝翔的基本信任。

要是换了彭堂主之流来,很可能就单独隔离着问了,十有八九还要威逼恐吓。

方应物调查此事,用了两天的时间,发现确实如南执掌所言,就不再问下去了。

事实上,这些情况,他在来之前都了解得差不多了,这事儿太大,根本瞒不住人,现在这么做,真的只是走程序。

将来万一蓝翔这里出了幺蛾子,上门也是调查过的,只是被蒙蔽了——这是白驼撇清自己的法门,程序是要走的。

当然,还是那句话,若是换了项成贤的势力来,蓝翔可能就会面临严峻的考验。

方应物做了人情,也不会憋着不说,轻轻地点拨南执掌两句:你得心里有数哈。

正事办完,东上人还在闭关,方少门主有心等着见他一面,于是又找个话题:南执掌,你派里新生力量都起来了,是不是考虑一下,下一任执掌的人选呢?

其实按照惯例,蓝翔现在的结构,祁鸿识可以升任太上大长老,而南执掌升任太上二长老或者大长老,老一辈人退居幕后,新生代可以顶上了。

不过方应物这话,也隐约有暗示之意:我帮你蓝翔考虑下一任执掌,你蓝翔也得开始考虑白驼的下一任掌门了。

我也有退下来安心修炼的意思,南执掌很肯定地回答:听了东上人讲道,我有不少心得,需要认真消化一下,不过派里天仙出得太快,我尽快调整一下,推举新的执掌人选。

这话其实没必要对着一个上门的初阶天仙说,不过这一级天仙是掌门嫡子的话,那就又另当别论了。

充分考虑一下吧,方应物笑眯眯地表示,当然,你也得考虑,派里万一出现第六个天仙,该怎么样处理。

“总之呢,选一派的执掌,还是要强调慎重,多考虑一点,不是坏事,你说是吧?”

他的话讲得明白,南执掌也心领神会,“少门主这番关爱,蓝翔铭记在心……需要我们气修冲锋陷阵的时候,你说一声就行了。”

这话听起来肉麻,其实不能当真,方应物心里也明白。

除非他逼着对方立誓,否则气修的承诺,很可能只是说一说而已——万一项成贤势大,蓝翔总不能因为一句话,而行那蚍蜉撼树之事,冒着可能绝了自家传承的风险支持他。

不过不管怎么说,有表示总比没表示强,而他的父亲方清之春秋正盛,如无意外的话,在掌门位子上,还能干三四百年。

等三四百年之后,方掌门有可能退隐幕后,去做白驼的太上,而到了那时,蓝翔的这三个新扎天仙,正值当打之年。

当然,这里面变数是很多的,但是这么计划也是没错的,方应物不着急,他打算慢慢将蓝翔收到自己旗下,眼下有个表态,就是不错的开端。

等到第三天头上,东易名结束闭关,出来之后,跟方应物坐着喝了一顿酒。

陈太忠还是那个万事不放在心上的鸟样,在他看来,若不是为了蓝翔未来的发展,根本没必要跟这个家伙喝一顿酒。

方应物对他的冷淡,也习惯了,这厮能折服八级的天仙郝明秀,肯定是有点本事的,他并不知道东易名和郝明秀之间,到底发生了些什么,不过可以肯定的是,郝明秀绝对吃亏了。

当时在安太堡灵晶矿,郝明秀追祁鸿识出去,有太多隆山弟子看到了,然后过了很久,他才回来,此后一直是只字不提蓝翔,甚至为了蓝翔而威逼隆山。

有本事的人,有资格牛气,方应物一直是这么认为的,于是他很不介意地发问:你什么时候去看血灵派的藏书?

血灵派嘛,往后放一放吧,陈太忠现在已经对血灵派兴趣不大了,血灵的太上长老,已经被他降服,而且他现在手上的藏书,已经多得看不完了——隆山的书他还没来得及看。

位面之战即将开始,你有没有兴趣参与一下?方应物再次发问。

我考虑代表蓝翔参战,陈太忠很干脆地回答。

现在的蓝翔,还很弱小,他若是能代表蓝翔一个天仙出战,就能多保留气修的一份元气。

好吧,这个理由有点高大上了,其实他想的是,去了幽冥界,他就有机会搜集九幽阴水了,这是天地间的至阴之物,对他温养本命法宝,有极大的好处!

方应物见了他一面,喝了一顿酒之后,心满意足地离开了,不过紧接着,南忘留又把他叫了过去,“这个执掌,我打算卸下了,咱们讨论一下吧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