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五百八十一章 接二连三

在气修凋敝的时代,南忘留能修炼到中阶天仙,资质和悟性都不会差。

陈太忠也愿意帮她一把,不过他还是不得不问一句:你知道我付出真炁过多之后,会面临什么样的困境吗?

他要面临的困境,南忘留也一清二楚,真炁付出过多,会严重影响修者的战斗和修炼。

不过,真炁和灵气还是有区别的,灵气积累得够了,基本上晋阶没问题,缺少真炁的话,直接影响的是战斗潜力,推迟圆满的时刻。

直白一点说就是,真炁少的话,战斗的耐久性要差一点,证真九重天的时间,也要推迟。

但是,真炁太少,那就什么都影响了!

所以她很干脆地表示,就是言笑梦、乔任女和我,不会再有第四个人知道了,我会帮你压着她俩,因为我很明白:你的强大,才代表气修的前途!

两人刚说个差不多,毛贡楠求见,还带来了家传的玉简。

陈太忠看南忘留一眼:你走的时候,把这厮也带走吧?

南执掌其实是很信得过毛贡楠的,如若不然,她也不会让他负责荣勋阁,不过很显然,这厮此刻前来,肯定也是抱着一些目的。

刚说好的事情,她不会反悔,所以走的时候,直接将人带走了。

毛贡楠心里这个苦恼,真是没法说了,但是他又不敢跟执掌顶撞,只能在离开小院之后,婉转地提示一下,“执掌,那本来是我的机缘。”

“所谓机缘,是强求不得的,”南忘留淡淡地发话,“你既然想要机缘,我帮你试一次。”

下一刻,他的脑门一震,登时就失去了知觉。

南执掌看一眼身后的小院,轻笑一声,“成全不成全他,看你了。”

说完之后,她飘然离开,头都不带回一下。

下一刻,空荡荡的空气中,传来一声轻叹。

毛贡楠再次醒转的时候,天已经亮了,他很惊讶地发现,自己已经身处山谷中,而东上人正在从空中落下。

昨天……到底发生了什么?我又怎么来的山谷?

他仔细想一想,死活是想不起来了,他只隐约记得,南执掌说,要帮他试一下,有没有机缘,后面又发生了什么,他真不知道……

上人和灵仙的差距,也就在这里了,上人想做点什么,无须向灵仙解释,愿意解释一下的,那都是给灵仙面子。

下一刻,毛贡楠就收束心神,能把守荣勋阁的大门,他也是个有决断的,拿得起放得下——想不清的事情,就不要去想。

于是他开始内察自己的身体,看看有什么机缘没有。

好像有,又好像没有,审视了半天,毛贡楠觉得自己好像有点不一样了,但是哪里不一样,还说不出来。

他当然感觉不出来,陈太忠是在他昏迷的时候,打了一道混沌混元真炁进他的体内,然后又隐身将他拎到了山谷内。

陈太忠这么做,当然是不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混沌混元真炁,不过蓝翔派现在才四个天仙,还差一个名额,他索性就顺手施为一下,能不能成,也是看此人的造化了。

然而,毛贡楠也是巅峰九级的荣勋,资质跟言笑梦和乔任女相差无几,既然敢说只差一个机缘,那就真的只差机缘了。

陈太忠讲道还没结束,自由提问时间还没到,老毛身上的灵气,也陡然紊乱了起来。

“又来?”离他不远的一个荣勋感觉到气息不对,忍不住大叫一声,不远处的弟子们听到,齐齐侧头望了过来。

这一刻,大家都不是惊讶了,惊喜太多,众人都有点麻木了。

“下一个会不会是我啊?”有人忍不住嘀咕一句。

南忘留的反应还是很快的,马上又安排人布设聚灵阵,同时要求弟子们退开一段距离——不用退得太远,不要影响到毛贡楠登仙即可。

然而下一刻,更奇葩的事情发生了,皇甫院主的气息也不稳定了起来,他原本只是八级灵仙,气息一蹿一蹿的,显然也是要晋阶了。

这皇甫院主原本就是八级灵仙巅峰,看到派里的九级灵仙一个接着一个登仙,心里受的刺激大了去啦。

他原本就要辞去院主,在派里安心修炼,今天看到毛贡楠也马上要登仙,在气机感应之下,他居然也开始突破了。

“不是这样吧?”这下,连南忘留都傻眼了,又来一个?

“噤声,”陈太忠冷哼一声,直接将皇甫院主卷起,放到了两里地之外,因为已经晋阶高级天仙,他的力道拿捏得十分到位,一点都没有影响到即将晋阶的皇甫。

“聚灵阵,”下一刻,他指一指地面——登仙要聚灵阵,八级灵仙升九级,最好也有个聚灵阵!

他的反应极其快捷,在其他人反应之前,就妥善处理好了两个晋阶者的距离——这二人晋阶的响动都不小,离得太近会互相干扰。

别的不说,只说灵气团的形成,相互之间就存在对灵气争夺的问题,所以隔离得远一点,很有必要。

众多弟子久久没有回过神来,那些回过神来的,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什么时候,气修晋阶就跟吃喝拉撒一样简单轻松了?

这是假的吧?

真的假不了,假的真不了,下午时分,登仙的光柱笼罩住了毛贡楠,再晚些时候,天色将黑的时候,灵气团在别院院主的头顶形成。

两天之后,皇甫院主成功晋阶九级灵仙。

不过众弟子只是道了个喜,注意力还是放在了毛荣勋身上。

不少人在打赌,赌的不是毛贡楠是否登仙——现在看来,他登仙已经是铁板钉钉了,大家赌的是,毛荣勋会不会登仙之后,再次晋阶,成为二级天仙。

大部分人还是赌他只能晋阶一级,可也有人认为,既然是听东上人讲道,你登仙不连升两级,对得起这份机缘吗?

事实证明,真理掌握在大多数人手中,毛贡楠只晋阶了一级。

他得到陈太忠真炁灌注的时候,处于昏迷状态,没有及时调息,这可能是原因之一,更可能的是,他也就该是晋阶一级。

待到天上的灵气团散去的时候,毛贡楠也顾不得境界不稳,忍不住猛地跳了起来,大喊一声,“怎么才晋了一级?”

“嗯?”不远处护法的南忘留闻言,冷冷一哼,威严无比。

“哦,执掌,弟子知错了,”毛贡楠下一刻就反应了过来,也顾不得自己已经登仙,忙不迭地双膝跪倒在地,“我是期待有点高,其实能登仙,我已经非常非常高兴了……呃,我是高兴得迷糊了,还请执掌饶我这次。”

“这是你的机缘到了,”南忘留淡淡地发话,“你能抓住机缘,这很好,但是毛躁和侥幸的心理……要不得!”

“多谢执掌教诲,贡楠知错了,”毛贡楠深深弯下腰来,然后他又一侧身,就跪在那里,冲着陈太忠深施一礼,“多谢东上人赐我机缘。”

别的弟子听到这话,只当他是听东上人讲道而闻到,所以将此算作机缘,殊不知毛荣勋心里有数:那天昏迷之后的事情,才是机缘。

但是这机缘到底是怎么回事,他依旧是没反应过来,只知道自己醒来之后,似乎是有点不同了,可到底哪里不同,他真不知道。

至于说根基补完,他只当是登仙时的效果,根本没往混沌混元真炁这方面想。

毛贡楠只能确定一点,自己能登仙,应该不是完全凭着自身实力,此中因果,十有八九跟东上人有关,而南执掌应该是知情者。

不过这种事情,打死他都不会跟别人说,与此同时,他不止对东上人,甚至对南执掌都生出了浓浓的敬畏:真不愧是一派执掌,我不懂的东西,真的是太多了……

不管怎么说,东上人讲道的时候,毛荣勋和皇甫院主同时晋阶,这个现象,简直令整个蓝翔派的弟子疯狂了:这还算是机缘吗?根本是神话了!

而此后的几天里,陆陆续续也有七、八个灵仙弟子晋阶,陈太忠认为,这里面有人确实是开窍了,但也有人是积蓄已经差不多了,受到强烈的心理暗示的影响,水到渠成地晋阶。

但是蓝翔弟子们不这么看,到了这个时候,东上人在大家的眼中,已经披上了一圈神秘的光环,这根本不是修者手段做得到的。

于是就有人传言说,东上人原本是上古气修大能转世,待到其悟真之后,蓝翔就将迎来彻底的辉煌。

这个传言,其实挺犯忌讳的,大能转世在未开宿慧之前,谁敢胡乱嚷嚷?真的被对手发现的话,那就不要指望再开宿慧了。

南忘留闻听这个传言,立刻下令,严禁此传言,并且要新扎的三个天仙彻查此事,同时统一口径:东上人是研究上古气修有独特的心得,大家不要乱说。

言笑梦、乔任女和毛贡楠欣然领命,他们欠东上人的太多,执行这命令也是尽心竭力。

查来查去,三人一致认为,没有人在背后使坏,纯粹是东易名显现的“神迹”太令人吃惊了,众蓝翔弟子忍不住要脑补一下。

不过,白驼门这时也有点坐不住了,于是在东上人讲道结束之后的第五天,派来了使者:听说蓝翔又凑够五个天仙了?


阅读www.yuedu.info